当前位置: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正文

幼儿园的死亡名单那

2020-09-01 18:09:22校园鬼故事 人已围观本文有1390个文字,大小约为7KB,预计阅读时间4分钟作者:湘西鬼王

  “小朋友,你过来。”一双双肮脏的手伸向了深渊,那未知的领域你可能叫他罪恶,而之后的我叫他——报应。

  张启达一大早起来吃过早饭,将脸上的新胡茬在洗手间嗡嗡嗡挂的干干净净,四十多的脸是干净白胖的,但是目光浑浊露出一种圆滑。

  “你看看你吃的饭,不收拾干净?!”从厨房出来的女人披散着头发,敷着面膜朝张启达喊。

  这个黄脸婆。张启达心里想,嘴上却道,“老婆今天幼儿园有重要领导来,我得早去准备,这不是着急忘了么。”

推荐阅读:项浩邈讲:绿化山川结良缘

  女人一脸不屑,如果不是因为她爸爸,他能有钱整个私立学校,还当校长?

  “去吧。”

  张启达到了学校里,却是打电话找了他的几个朋友。电话嘟嘟几声响后。

  “到了吗,今天新报名了几个特别可爱的小孩子,来么?”

  说好的重要领导呢?每年的审查就那么一两次,早就被张启达应付过去了,在他心中,现在的世界没有什么是钱和虚伪解决不了的。电话里的人开心的应下了。

  “彤彤,你该检查了,快把衣服给脱了吧。”偌大的房子,几个被父母刚送来报完名的小孩,三岁的脸上还是一脸天真无辜,大人说啥就是啥。

  “我不想脱。我害怕,呜呜呜。”彤彤看着满屋子光着身子的大人小孩开始放声哭起来。

  “你看别人都不哭,别哭了,不然我就叫你妈妈来了。到时候回去打你。”

  孟子君的脸上开始凶起来,“你妈妈不是叫你在幼儿园里乖乖听老师话吗?”

  彤彤乖乖的被脱下衣服。一群恍惚的肉体飘忽起来,三个自称医生的人,一女两男,加上张启达。

  孩子闹,孩子哭,“医生”乐,校长笑…………

  孟子君率先玩够回去,身为里面唯一的女子,她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要求是所有人都光着才公平,不过张启达这批孩子的确很嫩,孟子君穿上衣服送男孩出去的时候告诉他:“不要和别人说今天的检查哦,不然很容易大病一场的,到时候没人管你。”

  三岁的小杰蒙蒙的点点头,为啥检查不能说,为啥容易生病。

  回到家,孟子君脱下外套,看着空空荡荡的房子,有自由真好。

  忘记了回来的路上吃饭,现在看看表,已经六点半了,该吃饭了,叫个外卖吧。点完外卖躺在床上的孟子君很快就晕晕乎乎睡过去了。

  一道道疤痕甩在墙上,玻璃上,血腥味充斥在房间。大肚腩的男子喝醉了酒,骂骂咧咧的朝着所有东西发火,怒瞪圆目,地上的女人委屈的小声哭泣着,不敢做声,只有鞭子的声音,打在皮肉上。

  她小小的身影隐藏在门后边,小小声的哭着,却不敢说任何话,忽然那圆目倏忽瞪向她,皮鞭和酒味扑向自己,还有女子的嘶吼声。

  吓得醒了过来的孟子君冒出一身冷汗,看看表,才刚刚七点,外卖还没有来。

  她挣扎着起来,肚子却在一瞬间疼的要命,她低头看去,肚子居然在以每五秒一斤的速度增长着,膨胀膨胀,越来越大,直到似乎有人住进了里面。

  好,好痛!这时候似乎是有便意,她蹒跚的挪向厕所,艰辛的坐下来,鼓着腮帮子压紧牙根,温热的东西出来,一截一截,似乎还有温热的液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破羊水?!

  孟子君站起身冲桶往里瞅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将她吓得蹲在地上。那哪里是大便,明明就是一截一截的小肉体,小孩白嫩的一段胳膊,一截小腿还连着小脚丫,泡在马桶现在是一滩血水里!

  “叮铃铃。”猛然间,门铃响了,外卖,太好了,有人来了!孟子君跌跌撞撞的扑向房门,打开的一瞬间映进眼帘的是一张十分稚嫩帅气的脸庞,有点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你好,孟子君吗?你点的外卖。”快递小哥微笑着,却给孟子君一种诡异的感觉。

  “你能别走吗?我,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肚子大了生出来一些段块婴儿。”

  快递小哥依旧是微笑的回“好哇,可是您这身材不像是生孩子的。”

  孟子君惊诧,一低头看肚子果然恢复了自己平坦的小腹,血腥味似乎也消失殆尽,那莫非是自己出现幻觉了?慢慢冷静下来的孟子君谢过快递小哥。

  关上门,想要吃饭,刚打开饭盒眼睛里便全是红色,房子是红色的,墙壁是红色,面前小孩头也是红色的,让她分不清这个小脑袋上的五官。

  你还要吃吗?那个小孩的头在饭盒里慢慢变大,然后从小到大的变化,在幼儿园里的小男孩,变成刚刚那个帅气的快递小哥,他依旧是微笑着,诡谲阴森的微笑。赤果果的站在她面前,洁白的身体上最显眼的是那隐私处的红肿不堪。

  “啊!!!!”孟子君从梦中醒来。

  “叮铃铃,你好是孟子君吗?你的外卖到了。”孟子君听见门外的声音,虚乏的从床上浑浑噩噩起来,小心翼翼的打开门,映入眼帘的……

  张启达和另外俩人也玩够了,张启达满面的笑容不全然是因为这种刺激,也是因为这种面子不是谁都有的,就好像很多男人喜欢找小三认为这是有钱之后权利面子的象征。

  他不知道自己的思想已经像锈掉的铁,时间越久越腐烂,到时间到的某一天一根羽毛落上去也会戛然碎掉,化成粉末。

  “我刚刚走看见一个小女孩很可爱呀,等下次我挑挑,不过这次的很满意了。”

  单一鸣打着领带,穿着鳄鱼,他的老婆已经再催他回家吃饭了。

  “爸爸,今天我学会了算法,一加一等于二,嘻嘻嘻嘻。”回到家里的单一鸣一开门便是儿子的熊抱,可惜是个男孩还是个傻儿子,这都初中了才学会一加一等于二。

  单一鸣面对着美丽妻子的温情目光,下意识装的很开心夸赞了句他儿子,“洛洛真棒!”。

  “老婆,能不能再生个女儿,最好长得像你,那最好不过了。”

  倒在地上睁大眼睛的女子被诊断是取完外卖因为地上的水迹滑倒,向后仰过去,脑溢血而死。

  接下来,谁呢?

最新故事

热门小说

其他小说

你应该喜欢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