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故事 > 乡村鬼故事 > 正文

谁来救救我

2020-09-02 14:17:16乡村鬼故事 人已围观本文有1719个文字,大小约为8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作者:湘西鬼王

  明朝嘉靖年间,有个名叫钱贵的人,老家在太和。他以贩卖粮食为生,脑筋活络,生意越做越大,在省城开了十几家米店,日进斗金。

  这几天,钱贵觉得莫名心慌,就上街找了个算命的。算命的给钱贵算了算,头摇得像摇晃鼓:“恕我直言,你吃不上八月十五的月饼了,快回老家预备后事吧!”钱贵听罢,吓得面如土色,慌里慌张回到店里,把账目和生意交给管家,带着满足的银子,骑着枣红直奔太和老家而去。

  这天,钱贵来到颍州地界,遇见一个古怪的人。此人看样子有五十多岁,长相奇丑,尖嘴猴腮,留山羊胡,衣帽穿戴如同是衙门里的人,倒骑着一头瘦骨嶙峋的毛驴,手也不牵缰绳,就坐在驴背上打瞌睡,只见他被颠得岌岌可危,十分吓人。

  钱贵想超越他,可不管怎样打马,枣红马就是不敢跳过那毛驴,仅仅跟随在毛驴屁股后边。钱贵有点疑惑:我这枣红马但是日行千里的良驹啊,素日可见不得其他马在它前头,今儿怎样蔫了,如同自愧不如?他垂头往地上看看,便发现了奇怪:他与枣红马身边都有影子,而山羊胡和毛驴的身边却没有影子。他心想:这人一定有来头,我得在他面前好好体现,说不定能绝处逢生呢!

推荐阅读:倪冬萱讲:窗边的女人

  所以钱贵主动搭讪那人说:“老人家要去哪里呀?”

  山羊胡并不睁眼:“太和呀!”

  钱贵说:“这么巧!我也是回太和的,老人家当心点,别摔着!要不你骑我的马?我的马膘肥体壮,坐着舒服。”

  山羊胡摇摇头说:“你的马虽肥,却不能驮你到家,你信不信?我的驴虽瘦,却能畅通无阻。”

  钱贵听得一头雾水,他没敢多问,岔开了论题:“老人家,你夜里没歇息好吗?干吗走路时打瞌睡?多风险啊!”

  “我每天抓差办案日理万机,哪有你这经商的悠闲啊,算盘一响,白银万两。牢记:不义之财君若取,多行不义必自毙啊!”

  钱贵听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如同自己的事山羊胡都一目了然,他更深信这人不简单,能料事如神。

  就这样二人结伴同行,一路上不管吃饭、喝茶、住店,钱贵都各样殷勤,争着出钱,可山羊胡仍是对他爱答不理。钱贵琢磨着,这山羊胡劝自己不要贪财,看来也不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儿,也就放下了用钱讨好他的想法,转而做起了功德,见到街头讨饭的乞丐就给钱,碰到賣唱的穷人和赶考的寒门学子也给旅费钱,最终连枣红马都送人了,也算是积点福。

  这一天他们到了一条河滨,只要一位老叟在摆渡,老叟说,由于船小,每次只能载不超越两百斤的东西,要分三次把钱贵他们运曩昔。钱贵一听,对山羊胡佩服得五体投地,真是神了,枣红马有六百多斤,必定过不去的。

  过了河,不觉天色已晚,他们来到悦来客栈,老板领他们进了一间洁净的雅间,好酒好菜服侍。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二人都已醉眼蒙,山羊胡动身去了茅房,钱贵见四下无人,便悄悄翻开山羊胡随身的包袱,只见里边有一封公函,公函上赫然写着本年太和县要逮捕的十名要犯,钱贵竟名列榜首。

  钱贵看罢,吓得浑身哆嗦,倒吸一口凉气。他急中生智,急速找来账房先生的毛笔,企图把自己的姓名涂黑,可就是涂不上墨水。他回身又把公函放在店家的炉火上,想让它化为灰烬,可公函根本烧不着。钱贵吓得满头大汗,又拿起公函预备扯碎,这时,山羊胡回来了,笑着说:“别?a >蚜α耍挥玫模馐茄滞跻锰厥庾柿现瞥傻摹?rdquo;

  钱贵大声问:“你到底是什么人?”山羊胡不慌不忙地说:“实话通知你吧,我不是活人,是阴间的衙役,奉阎王之命来阳间抓人归案的。”

  钱贵不服气地说:“我一没踹过寡妇的门,二没挖过绝户的坟,凭什么把我列为榜首?”山羊胡虎着脸说:“那两样你是没干过,可你干过的比那两样还严峻。调戏良家妇女,贿赂官员,趁粮食歉收抬高米价、发国难财……还要我给你详细列出来吗?”钱贵哑口无言,低下了头。

  山羊胡摇摇头,收起公函回身要走,钱贵“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先生,念在我一路陪你,做了不少功德的分上,饶了我吧,我对天发誓,往后每年向朝廷捐一万石军粮,多做功德,再也不做丧心病狂的事了。”

  山羊胡捋了捋胡子,口气缓和了下来:“咱得公事公办,不能由于你我有一段往来而徇私舞弊。不过,一路上我调查你,尽管罪孽深重,但善心未泯,不是病入膏肓。给你个机会吧,我通知你,这公函上的十个人,排名不分先后。我最终一个逮捕你,最终期限是七月十五太阳落山时。假如你的举动能感动阎王,就能够革除死罪,假如你做得不可,我也没办法。看在你我的友情上,一有音讯我就通知你。”

  钱贵一回到家,就再接再励地找到知县大老爷,求问全县一共有多少个桥梁要建,建筑费用由他全包,立马开工。他还开粮仓布施大众,捐粮食给朝廷,最终,钱贵重金找来一位画家,在牌位上画了山羊胡的像,每天晚上都烧香烧纸,请求山羊胡能保他平安无事。

  日月如梭,转瞬七月十五到了,钱贵心慌意乱,左等右等也不见山羊胡。这天上午还晴空万里,下午却乌云密布,不一会儿,雷声由远及近,下起雨来,房梁上的土被震得沙沙直掉,钱贵的妻子和孩子吓得抱成一团。

  钱贵看到这情形,不由泪如泉涌,心知自己罪孽深重,怕是逃不过死罪了。他想着不能殃及无辜的妻儿,便不管劝止,冲出家门,滂沱的大雨把他浇成了落汤鸡。他拼命地跑,看到前面有一棵碗口粗细的树,树枝上还拴着一根绳子,一旁还有几块砖,他想:这大概是为我预备的,与其被雷劈死,还不如吊死面子呢。

  所以,钱贵做好预备,擦了一把泪水和雨水交错的脸,把头伸进了绳套,蹬倒了脚下的一摞砖。

  就在这危如累卵之时,只听到“咔嚓”一声,树枝断了,钱贵摔倒在地,愣了半响。他抬头一看,山羊胡笑嘻嘻地站在那里:“你咋自寻短见呢?好死不如赖活着。”

  钱贵抱着山羊胡号啕大哭:“你怎样才来啊?再晚一步我就没命了!”山羊胡绷着脸说:“都是你惹的祸,本来我把你做的功德通知给你们县的城隍了,他又通知了阴间的巡察使,阎王在你的卷宗上指示:良心发现,幡然醒悟,所做功德确凿,可延长寿命,删去公函上的姓名……”

  钱贵打断他:“那你咋不早通知我?”山羊胡气得拍了钱贵一下,说:“我正要把这个音讯通知你呢,结果有一个捣蛋告发说,他听到一个叫钱贵的人在烧香烧纸时老想念山羊胡的姓名,阎王把阴间一切留山羊胡的鬼都抓了起来,一向审了七天七夜也没审出个名堂,这不,我才被放出来。”

  钱贵听罢,“扑哧”一声笑了:“看来在哪边都得做功德儿。”

  山羊胡严厉地说:“留意呀,往后你再烧香烧纸,可不能再想念我的姓名啦,也不能挂我的像了,这是逼我犯错误呀!”

  钱贵爬了起来,说:“我想念阎王爷的姓名,总能够吧!”

  山羊胡吹了吹胡子:“那也不可!阎王爷是咱们顶头上司,不一马当先行吗?”说罢,他和钱贵一起放声大笑起来。

最新故事

热门小说

其他小说

你应该喜欢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