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故事 > 乡村鬼故事 > 正文

亡魂交易

2020-09-02 14:17:09乡村鬼故事 人已围观本文有3103个文字,大小约为14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作者:湘西鬼王

传闻,河西村的一个半亩水塘底下,曾经埋葬着战国时期一个战败将军的尸骸。塘子四周草叶遍地,土壤湿滑,少有人逗留。自打听说这塘子里淹死过人后,就更是无人问津了。更严重的是,里头常年被一些腐化的草木堆积,水已经没有那么清澈锃亮了。
老孙在村里是出了名的老实人,只不过私下里被认为是那种无奈到无事可做而指望老婆养的可怜,平时有点小癖好。老孙和村里的哑妇结婚,生了个瘦小子;好在这小子听话又机灵,所以老孙对他很是珍惜和疼爱。
老孙偶尔去赌赌钱碰碰运气,可总是出口袋的多,进口袋的少,因此夫妻间没少闹矛盾。
平时村里人倒常看到老孙带着儿子在村后边的林子里散步溜达,说着些只有大人和小孩儿之间才会产生的常见话题;或者说,是老孙懒得去想点什么新花样逗儿子开心而选择循规蹈矩吧。
这天,天气炎热,晴空万里。老孙家的房子是老式的土墙瓦房,四周围着些许粗壮的榕树,树干上赖着几只舒舒服服地吮吸汁液的金龟子。
老孙的儿子虽然调皮好动,但对老孙的话总是言听计从。这不,夏天刚到,天气热起来,这个小就耐不住逮金龟子的诱惑,缠着老孙就要去林子里耍,结果老孙只是摇了摇头就打消了儿子的念头。他倒不是不愿去林子里,只是他打心底对林子里那方水塘感到恐惧;一想到林子他就想到那水塘,想到水塘他就想到去年那个被淹死还瞪眼张嘴的可怜人。
去年这个时候他碰巧带着儿子去林子里帮了王大爷收西瓜。王大爷在林子里搭了个木屋子,还种了一亩多西瓜,平时很大一笔开销都来自这些西瓜。可儿子听老孙说了今年王大爷有事去了县城,把收西瓜这事给耽搁下来后,整个人都蔫了。捉金龟子无望,也见不着绿油油的大西瓜,小子耷拉着脑袋。
一边想着,老孙就答应带儿子去帮摘几个西瓜,借故说是要给王大爷一个惊喜;另一边他又低头锁眉想着什么。

中午,和往常一样,老孙穿着松松垮垮的衣裳,戴着个斗帽。老孙提着瓶装水,儿子一路蹦蹦跳跳,很是高兴。
他们很快就到了小木屋,发现门已经锁上了,围着西瓜的围栏足有一个人高,想要攀爬上去显然不容易,况且还要带上一个小孩子呢。老孙焦头烂额地踱来踱去,却没注意到儿子跑到水塘那去了。
想必王大爷为了让瓜长得更好,取了个巧——在围栏后面开了个口子,旁边堆满了厚厚的腐烂的草叶,紧靠出口处就是水塘子。大概为了不让外人发现吧,洞口也被腐烂的草叶给塞住了。老孙儿子机灵好奇,转到围栏后面时,发现堆积在洞口两边的草叶干结,而堵住洞口的那堆却还是湿润的,就好奇地扒弄着那堆湿润的土,便发现了一个洞。
老孙看着儿子靠近了那个水塘子,忍不住叫了一声。儿子站起来朝回望时,脚下一滑,“咚”地一声掉进了塘子里。
老孙这个时候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快步窜到水塘子那边,衣服也顾不及脱就跳进了塘子里,这个时候也不管什么害怕不害怕了。
好在老孙水性好,塘子有两米多深,也并没对他构成多大威胁。可是儿子只有一米四左右,而且水性不熟,掉进这么深的水里只能拼命扑腾。老孙好不容易抓到了一只手,拽上来一瞧,发现是根粗壮的树枝。他正想扔掉手里的树枝,却发现身下一紧,整个儿被什么东西拖进了水里。
“老孙头,你是想救你儿子吗?我们做个交易吧。”一个诡异的闷声通过水传到老孙耳边。

“你……你是谁?什么鬼交易?我儿子呢?”老孙紧张地语无伦次。
“哼哼,你说得对,我就是一个孤魂野鬼。你儿子?放心,他已经被我拖到岸上了。但是,如果你不和我做笔交易,恐怕就自身难保咯。几千年了,自从被奸贼杀死埋到这水底,我就找不到陪我说话的人了,今天你来得正是时候。”亡魂说道。
“你别看我老实,我可不信什么鬼啊神的,怎么可能和你做交易。”说着老孙就要往水面上窜,可是身子却被什么拽着,就是动不了。
“别费劲了,在这水里你得听我的!”听到这里,老孙开始懊悔哄儿子来林子里帮忙摘瓜了。
“说是交易,实际上对你来说更像是个机会。毕竟,我看你和我倒是有点缘分。”那个亡魂又开口了。
“那你到底怎样才能放过我?”老孙有气无力地说道。
“我没想为难你,只是想做笔交易。你只要肯献出一个人的一半阳寿,我不但放你上岸,而且还满足你一个愿望。否则,嘿嘿,我就要让你葬身这塘底。”
“这算他妈的哪门子交易!我是没得选了?”老孙火气直冲脑门。
“你答不答应自己看着办,淹死了可就什么也没有了。你不是一直想要得到大笔的钱吗?哈哈。”那个鬼笑道。
“那……那就把我那小子的一半阳寿给你吧。”老孙犹豫道。
“怎,怎么?你要牺牲儿子保全自个儿啊?”
“他还太小,总跟着我过苦日子说不过去,不如就献出他的一半阳寿来交换余生的富足生活吧。”老孙低头哽咽着,似乎有些难言的苦衷。
“真是个卑鄙无耻的父亲,你难道不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半阳寿去换取整个家的幸福吗?”鬼反问道。
“我已经四十几岁了,给你一半阳寿我也活不长了。哎,你不是说做了这个交易就能放了我吗?他是我的儿子,一半的命由我说了算!”老孙似乎对什么下了决心。
“好吧,成交。”那个鬼说着,就松开了老孙。
老孙熟练地窜上岸,果然在瓜栏边看到了浑身湿透的儿子,就把儿子抱着赶回了家。


老孙妻子正在忙着赶工手织品,看到老孙急急忙忙地抱着个人窜回来,吓了一跳,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凑过去瞧。当她看到儿子湿淋淋的,浑身发抖时,张着嘴就呜啊呜地叫,脸上布满了慌张。老孙看到自己的婆娘对自己呜啊呜地半天说不出话,又手足无措的样子,忍住泪水道:“儿子没出啥事,刚才出门时跑着跑着掉个大水坑里,浑身都弄湿了,怪我没看好他。你快去拿件干的衣服来帮他换上,免得着凉了。”哑妇点点头,也不闹了,转身就去拿干净的衣服。
老孙衣服也来不及换,回头看见妻子正抱着昏迷的儿子,吩咐了几句就头也不回地出门了。
话说这老孙又急急忙忙地干嘛去了呢?只见他又朝小树林里那个木屋子跑去,最后在那个瓜栏后面蹲了下来,两只手用力刨着那个已被弄掉半边草叶的洞。不一会儿,洞口露出个人脑袋来,只见老孙慢慢抓着那个脑袋往外拖;过了几分钟,洞口变大了,一具尸体被拖了出来。尸体留着稀疏白发的脑袋上摞了个很大的口子,血污布满了脸颊;尸体正是王大爷。
老孙想把尸体拖着扔到水塘子里,不料王老头子体型臃肿肥胖,老孙一个惯性收不住,也顺势栽到塘子里。
这次,老孙似乎表现得有些奇怪,也不再挣扎窜出水面了,而是任由自己在水里下沉。
“老孙头,咱们又见面了,你就给我送具尸体作见面礼啊?哼哼。”又是那个让人听着发毛的声音。
“我不是还有个愿望没说吗?这次我来的目的之一就是来说那个愿望的。”老孙平静了很多。
“没这么容易,在我的地盘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要么许愿,要么继续和我做交易,二者选一。”听亡魂这么一说后,老孙为难起来。
“哈哈,怎么,没打定主意吗?对了,前些时候那具被泡得脸皮浮肿,惊恐万状的死尸是你抛进塘子里的吧?”那亡魂诡异地笑着。老孙不知是缺氧还是吃惊,满脸发青。
“今天你一下水,我就发现你穿的衣服就是上次那个抛尸人穿的衣服,松松垮垮的很宽大,尤其是你这顶斗帽让我印象深刻。再看看背影的话,更加肯定就是你了。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铁青的脸已承认了一切。还有,你刚才从泥巴洞里挖出的那个老头,想必也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老孙默不作声,没有去辩驳。
原来,去年的这个时候,王大爷正忙着收西瓜。恰好老孙带着儿子去林子里散步,儿子看到西瓜就忍不住上去抱,没办法,老孙只好顺势帮起忙来收西瓜。当他和另一个王大爷请来搬瓜的人一起把西瓜搬回小木屋时,老孙无意间瞟见王大爷放在房间桌子上的玻璃钱罐。恰巧这时屋里就他们俩,老孙一时就起了贪念,想说服那人合伙贪一笔;结果那个人比老孙还要“老实”,不但没有合伙的打算还扬言要告发老孙。老孙百般解释阻拦,可那人却认定要把事情抖出去;情急之下老孙就起了杀意。结果那人刚出去就被老孙用随地捡起的砖头砸死并藏尸于草垛中。等到晚上,老孙一个人蹑手蹑脚地把尸体给拖到塘边扔了。由于水塘被草木遮盖,等到尸体泡胀浮到水面上,才被人发现。开始人们争相说,人是掉进塘里淹死的;后来不知怎的,这事就不了了之了,自始至终也没追查到老孙这个“老实人”头上去。

至于王大爷,是被老孙失手杀害的。起因是老孙赌瘾犯了,找王大爷借钱。当王大爷得知老孙是为了再去赌场而来借钱的,死活不肯借。当时老孙已在惨败欠债的当儿,一心想借钱翻盘还债,见到王大爷死活不借,一咬牙,脑袋一发热,就把王大爷给杀了。由于当时王大爷在瓜地里摘瓜,尸体不便拖拉,老孙顺势就给埋在了瓜地里靠近围栏的地方。刚一放下尸体就发现,王大爷头朝下的地方没有围栏挡住,缺了个口子。为掩人耳目,老孙就抓了些塘子边的草叶腐土把口子给堵上了,想等到晚上再把尸体拖扔到水塘里。谁料,回到家,儿子吵着要去林子里,这着实让老孙惊出一身冷汗。可看到儿子耷拉着脑袋的失望表情,老孙咬牙以帮忙收几个西瓜给王大爷一个惊喜为由,答应了儿子。他想,到时候看到自己封得严严实实的围栏,没法进去,儿子自然会回去的。可是老孙冒这么大风险,也没料到儿子差点把围栏后面那个洞扒开。当时他看到儿子蹲在围栏后边,吓了一跳,就朝儿子叫了一声;谁想儿子就滑入水塘了。虽然儿子终究是没发现那个秘密,但之后在水塘深处遇到亡魂倒着实让老孙吃了一惊。
“怎么样,想好没,你是想继续交易还是许愿自保?”

“的确如你所说。我去年为财杀人,今天又因赌杀人,早已罪不可恕,怎么还会想自保呢?作为一个父亲,我居然冒险地把亲生儿子的半数阳寿给你,实在是猪不如啊!”
“什么,‘冒险’?难道你是有意为之?”那鬼吃了一惊。
“我当然可以选择把自己的半数阳寿给你,这样我就可以回家和妻儿过好日子了。但我怕自己回去之后就不愿再回来赎罪了!所以,我不得已才冒险将儿子的半数阳寿给你,为的就是逼自己回来做完最后一件事。这次回来,我就没想着出去,因为我是来赎罪的。本来,我不想借故答应儿子带他来摘瓜的,只想栽进水塘以死谢罪。但当我看到他耷拉着脑袋的失望样子时,决心有些动摇了;我想最后完成他的一个愿望,所以还是冒险带他来了。没想到下水救他,阴差阳错地遇到了你,我也就下定决心,顺势和你做了个交易。”老孙再也忍不住,痛哭流涕起来。
“只是,你为何又赶回来把埋掉的尸体拖进水塘呢?岂不多此一举?”
“我只是希望这躺在水底的两个亡魂能够时刻提醒我所犯下的罪恶……为了补贴家用,一闲着我就出去找事做,不幸被人糊弄,深陷赌局,欠下赌债。为了归还赌债,我财迷心窍,错杀无辜;为了挣回赌债,我赌瘾再犯,借钱续赌,哪料想,情急之下杀了王大爷。唉,我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老实人了。如今,我只能乞求他们的宽恕了。在这之前,是时候和你做笔交易了;你还我儿半数阳寿,我任你处置!”老孙呜咽地说道。
“你任我处置自是理所应当,你的命握在我手里。不过我看,既然你我有着相似的经历,就答应和你做这笔交易吧。”
“上次那个愿望我还没来得及说。”老孙接着满眼泪水地说。
“你姑且说吧。”那鬼此时也显得没那么可怕了。
“他们娘儿俩跟着我过了太久的窘迫日子,我只希望他们能有饭吃,有衣穿,平平安安。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我想在死之前,听听你的故事。”
“说来话长,我本是一营中将军,手握几万兵权,在战场势如破竹,屡战屡胜。后悔唯利是图,听信谗言卖与敌军十几城池,终沦落到兵败粮绝、全军覆没、无力回天的地步;最后连自己的妻儿都没能保住。
我在这水底已有千年,早已见过无数唯利是图,无恶不作之徒。只要是落入水中的人,我都会和他们做交易。他们之中有良心者我会送上岸并满足一个愿望,倘若是不知悔改的顽固之徒,最后我会吸尽他们的阳气,令其灰飞烟灭。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是第一个犯下大错又自觉悔悟的良心未泯者。你让我想起了自己以前的事,实在是和我有缘啊,就陪我一起在塘底赎罪吧。”
说完,老孙脚下一紧,整个儿被拉入水底……

最新故事

热门小说

其他小说

你应该喜欢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