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谁是真凶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鬼魂询问谁是真凶1

  “砰……”

  “小文啊,别玩太晚了,早点休息好。”二楼的声音传到三楼。

  “唔……”女孩的瞳孔放大,嘴巴被捂着放不出声音,眼里满是惊慌。

  “臭小子,小点声,机灵点,等会坏了老子的事,有你好看的。”一名男子对着另外一名男子道。

  “知道了,老大。”看起来比较瘦弱的那名男子忙点头,,借着窗外一丝薄光他打量着女孩,然后说“老大,这妞还真漂亮。”

  被称为老大的人也跟着打量了女孩一下,然后捏住女孩的下巴“不错嘛,长得挺标志的。”

  瘦弱的男人咧嘴笑“这让人办事的人也挺大方的,居然给咱们这么多钱干了她,还真是可惜呢。”

  女孩害怕的缩了缩自己的身子,到底是什么人想对自己下手呢?她到底得罪了什么人,而且那人居然知道自己住在哪里。

  “老大,我们都好久没有近女色了,这个小妞长得还不错,要不……咱们……”瘦小男人猥琐的望着女孩那白皙的肌肤,口水都快流了出来。

  男孩听到自己的手下这么说,望着女孩的眼神更是大胆了起来,女孩那精致的脸蛋五官搭配的很好,像是上天一件得意的做品一样,她有一双美丽的杏眸,一个高挺的小鼻子,更诱人的是她那粉嫩的小红唇,让人止不住的想要蹂躏,想要占住这一美好的地方。

  女孩看到男子贪婪的眼光,心中更是不安,不停的扭动着身子,但是,男子却是笑得更开心了,捏着她的下巴“乖一点……”

  “好了,时间不早了,赶紧办正事完走人吧。”这位老大也觉得是,看了看时间,不早了,得赶紧闪了,不然人家发现就完了。

  “是。”虽然有所不舍,但是比起性命安全来说,他也好动手做事然后收拾完走人。

  清晨,阳光洒落在床上,床上的东西很凌乱,鲜红的床单满是皱纹,那床单红得让人感觉有些可怕,床上的女子光着身躯,白皙的皮肤无一处完好,处处是淤青,更重要的是她那美丽的眼睛里是空洞的,她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

  “小文,该起床了。”小文爸爸到房门前敲了敲房门,但是里面却是没有什么反应,他再敲了敲,里面还是没有反应,心里觉得有点纳闷,低头一看,在门缝里,有血液流了出来,她的心再也不平静了“小文……”看到这里,小文的爸爸再也无法冷静了,用力的撞开小文的房门,房门打开后,看到的是自己女儿那冷冰冰的尸体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整个身体的血流得一滴不剩,身体也已经变得有些僵硬、冷青,小文美丽的瞳眸睁得很大,像是不甘心,仇恨一样。看到这里,小文的爸爸再也支持不住了,身子倒了下来。

  刚好小文妈妈来到了楼上,看到老公倒下,急忙的跑过来扶起来“快来人啊,老爷晕倒了。老爷,老爷你别吓我啊,你这是怎么了。”

  等小文爸爸醒过来的时候,却是不开口,眼里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小文可是他的心肝宝贝啊,怎么会这样子呢,为什么?小文已经够命苦的了,是谁还这么狠心的想要小文的命呢?

  “老爷,你别不说话啊,你别吓我啊……”小文妈妈看到老公这样子,心里更是胆心,女儿已经去了,如果老爷还……她也不想活了。

  小文爸爸闭上双眼,即使是闭着眼睛,泪水还是溢了出来,小文……在昨天那么一个晚上……自己那漂亮懂事的女儿就这么离开了自己,他的心不由得更痛了。

  小文这事很快的警察就入手调查,但是奈何凶手留下的痕迹是很得不可以,所以这破案的机率是百分之五不到啊。

  小文已经下葬了,自从小文离开后,家里要多冷清就有多冷清,这家,就像一朵失去生机的花一样,失去鲜艳,在开始枯萎。小文的爸爸因终日思念小文,也病倒了,人也变得有些痴呆,不爱说话,有时候甚至一整天拿着小文的相片发呆一整天。

  小文的一位发小听闻小文的事也赶了回来,他们两个是青梅竹马听到小文出了这种事,立马就订了机票赶回来。

  傍晚时分,他到达了小文的家里,看着这房子,跟以前一样,但是……却是少了欢乐的声音,思成摇了摇头,以前小文还在,这家就是欢乐的,现在这家……这唯一欢乐开心的小公主走了,还有什么欢乐可言。走进院子,他看着花园里小文最爱的花也快谢了,那花朵,像是被吸干了水分一样,少了红艳。

  走进房子里面,大厅里摆着小文的遗像,小文很漂亮,照起像来也很上镜,不过……这副遗像,思成总感觉有哪里不一样,感觉有一股冷气逼人的眼神,但是又摇了摇头,自己在想什么,这毕竟是相片而已啊,小文也已经不在了,怎么可能有这种感觉。

2、鬼魂询问谁是真凶2

  “来来来,思成啊,你多吃点,别客气。”小文妈妈笑着给思成夹了很多的菜放在他的碗里,那碗里可谓是堆成一座小山丘了。

  “阿姨,你别忙活了,我自己来,你快吃吧。”思成望着小文妈妈这么坚强的样子,心里也放心不少,只不过……叔叔这样子,会多久呢?苦了阿姨这个女人家了。

  “恩,好咧,你先吃着,我给你叔叔弄点吃的送上去,看看他有没有胃口吃。”小文妈妈说着就把饭端到了书房里。“老爷子,来吃饭了。”

  思成看着小文的妈妈的背影,半响才端起饭碗慢慢的吃了起来,他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小文会遇害呢?而且在自己的家里,这让他很是不解,小文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了,人家想要至她于死地呢?一顿饭,思成吃得可谓是忧心肿肿的样子。

  “哎……”小文妈妈看着老伴这个样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阿姨,我来吧,你先去吃饭,或许叔叔看到我,愿意吃饭呢。”思成看着小文妈妈的眼框红了起来,就知道她心里又难受了,赶忙出口道让自己来。

  “思成啊,你真是好孩子,可是……你叔叔这个样子已经好多天了,整天叫着小文,女儿都已经走了,可是……他……”说到这里,小文的妈妈终是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女人终究是女人,一夜之间,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再坚强再能干的女人,也会受到打击的。思成轻轻的拍了拍小文妈妈的肩膀,然后接过碗筷“小文妈妈,别哭了,会好的。”

  小文妈妈点了点头,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然后起身走了出去。

  思成望着叔叔这个样子,目光浑浊,不像以前小文在的日子,眼里总是神采奕奕的,下巴长满了密匝匝的络腮胡子,像一丛被踩过的乱糟糟的茅草。以前的他哪里是这一副样子,哪一次不是穿戴整齐的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就算在家里,也从未有现在这落魄的样子啊。“叔叔,来,吃点东西吧,就算是为了阿姨,你也吃点好吗?”

  “小文……小文,是你吗?”在思成说完话的时候,小文爸爸突然情绪激动了起来,指着房门外大叫小文的名字。

  “叔叔,别这样子,小文已经不在了,为了阿姨,你要振作起来啊。”思成并没有转身向门口看去,他认为这是叔叔过于想念小文而出现了幻觉,然而一切并非他想象的那样。

  “小文……真的是小文,小文,爸爸很想你,你怎么可以丢下爸爸就走了呢?小文……爸爸的心肝宝贝。”小文爸爸站了起来,想要拉住女儿。

  思成看着他这样子,也忍不住的转了过去,然而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到,这下子,他更相信是叔叔出现了幻觉了“叔叔,我带你去看看心理医生吧,你这样子下去,阿姨怎么办啊?”他按住小文爸爸,看着这位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叔叔变成这个样子,心里也是难受之极。

  “我没病,真的是小文,思成啊,你看,小文就在那里。”小文的爸爸却是固执的望着门口,指着门口。

  思成望着他的瞳孔,看到了身着白衣的小文,他猛的转头回望,但是门口却什么也没有,他的心里有些激动,走出去找了找,怎么也找不到小文,无奈之下,他只好回到书房。“叔叔,你太累了吧,吃饭吧。”

  “不,真的是小文,是你把小文吓跑了,你这坏小子,干嘛欺负我们家小文。”说着,小文爸爸随手拿到了书桌前的烟灰缸砸向了思成。

  思成用手挡了一下,烟灰缸落地砸碎的时候,小文妈妈就跑了过来“怎么了,老爷子,这是怎么回事啊思成……”

  “没事,阿姨,叔叔可能是太想念小文了,出现了幻觉,我们找个时间带他去看下心理医生吧。”

  “你们滚,你们都要欺负我的女儿,我没病,小文没死,是你们把小文给吓跑了,你们都给我滚。”小文爸爸听到这里,情绪更是起伏不定了,把桌上的书本都扫落到了地上,眼珠子快要奔出来跟人拼命。

  “老爷子……思成都是为你好啊,你……小文已经不在了,你终日这样子下去,小文也回不来了啊。”小文妈妈再也忍受不了,指着丈夫,大声的哭、指责。

  “小文她没有死,她还在,她刚才还来看我了,是你们吓跑了她,你们这些坏蛋,快走,你们在,我女儿就不来看我了。”小文爸爸起身把思成和小文妈妈都赶出了书房。

  两人看着他这样子,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好做罢,只不过心更酸了,这样子的家,让人怎么再维持下去,一个家,没有生机的样子,以往的快乐生机像是被什么吸光了一样。

  “思成啊,算了吧,让他静一静,真对不住啊,让你看到了这样子的笑话。”小文妈妈擦了擦眼泪,握住思成的手“孩子,刚才没有伤到哪里吧?”

3、鬼魂询问谁是真凶3

  吃完早饭,思成跟小文妈妈说想到处走走,小文妈妈也没有说什么,恩成来到了后山,他记得小时候,他经常跟小文跑到这里来玩,还记得有一次晚上拉着小文一起来这里的耍的时候,一只小野猫把小文吓得不轻,那时候的小文,胆子很小的,所以啊,他就跟小文说,别怕,思成哥哥会保护你的。想到这里,他的嘴角带着一丝微笑,仿佛这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可是如今却是人走茶凉。

  “不是跟你们说了吗?小心一点,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

  思成听到有声音,赶紧的躲了起来,他看到了两个男子和小文家的保姆,看他们神色慌张的样子,让思成不得不怀疑,这其中有所诡异。他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

  “对不住啊姐,那天晚上走得匆忙,就不小心掉了,前些天警察总在这附近溜达,我们两就没敢来,直到今天实在是忍不住了。”

  “哼,今晚十二点过后,你们再来找,还有,你们两个,让你做了小姐,并没有让你们凌辱她,这件事,事后再跟你们好好算账。”

  “姐,这事日后再说,先把东西找到要紧,要是被别人先找到了,可完了。”两个人对着保姆又鞠躬又道歉的。

  “晚上你们再来吧,赶紧走,让人看到了,你们一样得完。”保姆说完就了回去。

  听到这里,思成赶紧躲在草从里,他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听到这些,这个保姆,为什么要害小文呢?为了钱?但是,为了钱也应该是绑架小文才对啊,怎么会杀了小文呢?小文,你这是让我帮你查请楚真相吗?

  一整天,思成都心不在焉的样子,在外面逛了许久才回到小文家里,他想了想,决定今晚去看看这两个人要回来找什么东西。

  吃完晚饭后,思成回到房间等待着午夜的到来,他躺在床上,越来越觉得奇怪,这个保姆到底是有什么企图呢?为什么要这样子对小文下手呢?小文的死,他总觉得不是这么的简单,小文死了,谁最有利?难道……他的心里浮现出一个想法,但是又摇了摇头,这个怎么可能呢?从小到大她对她的疼爱,他是一点一滴都看在眼里的,所以……这个应该是不可能。

  很快,午夜时分就来临了,思成躲在三楼的一处地方,静静的望着周围的一切动静,不一会儿,两个黑衣人从三楼的阳台爬了上来,摸索到小文的房间门口。

  “老大……我……我有点怕,我觉得这里……阴森森的感觉……”男人的声音有些颤抖。

  “怕什么,哪里阴森森的,给老子打起精神来,今晚再出错,给不了你好果子吃。”比较高大一点的男人倒是镇定多了。

  思成听到这两个声音,就认出来了,是白天的那两个人,他们来了……他的呼吸有些不均匀,他只有一个人,要怎么办?如果抓到了这两个人的话,他或许可以考问出小文的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是,看起来胜算不大,他咬紧下唇,汗珠一滴一滴的掉了下来,手心里也全是汗水,可看出他很紧张。

  两个人推开小文的房门走进去,感受到一股冷气,禁不住的缩了缩身子,比较瘦小点的男人忙拉住高大的男人“老大……这屋子,好像……怪怪的。”

  高大的男人虽然有些怕,但还是强忍着“怪你个头,还不快滚进去把东西找出来。”

  瘦小的男人就被推进房间,当他望到小文床头上的红色照片的时候着实的吓了一跳“啊……”

  “叫什么叫,等下人来了你就知道了。”高大的男人厉声的呵斥着瘦小的男人。

  “老大……你……你看……”瘦小的男人看着小文的话,说话都结巴了,因为他看到的正是小文穿着红色的裙子,眼神犀利的瞪着他,而且好像恨不得立马出来咬死他一样。

  高大的男人转过身也吓了一跳,身子抖了一下,但还是强忍着说“赶快找完东西走人。”

  “是……是……”瘦小的男人已经吓得不行了,走起路来两条腿都在不停的抖动着。

  思成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推开门进去“你们两个是谁……到这里来想干什么。”

  两个人本来就有点怕,就思成这么突然推门进来,直接坐地上了,看到了是思成,他们才拍了拍胸膛“妈的,吓死老子了,原来是人啊。”

  “快说,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思成见他们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又重新吆喝了一遍。

  “老子来这里干什么?需要告诉你?”高大的男人胆子也回来了,说起话来也十分有力。

  “小文是不是你们害死的,你们又是受谁指使。”思成紧皱眉头,他的心里有一个答案,但是却不肯去承认那个答案。

  “是又怎么样?臭小子,你太多管闲事了,哼,虎子,动手,这小子不能留。”高大男人目光阴狠的看着思成,一点也没有想要放他走的样子。 1/3123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