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真实鬼故事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河南农村真实鬼故事-我的胳膊

  事情还要从三年前说起!

  当时的我肚子一个人来到河南这个地方打工,在这个地方打工了近两年左右,手中也有了一些钱,所以就想要定居在河南,但是去看房子的时候却发现手中的前根本不够买一间好一些的房子。

  厚着脸皮的我给父亲去了一个电话,问父亲要了六万块钱左右才算是买了一栋差不多一点的房子的,之后的几天联系售楼小姐交办合同,然后联系搬家公司把出租屋内的一些家具搬到了新家中,然后还特意去附近的家具商场买了一些衣柜和一张很大的床,待一切都做好以后我懒洋洋的躺倒了自己的那张大床上,心中感叹万分。

  沉浸在搬入新加的喜悦中的我连家里的东西都没收拾就躺在那张大床上睡了过去,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来了,简单的洗簌了一下便往公司赶去了!

  刚到公司后在公司里玩的一些好的同事纷纷祝贺我搬入新家,而我也是一一的答谢了,之后走到自己的位置上面工作着,心中美滋滋的,但是我却没有想到,我搬入新家后只高兴了几天却再也高兴不起来了!

  搬入新家三天左右后,同事们相约来到我家庆祝,而我把早已准备好的水果饮料端了出来,之后又去楼下买了一些吃的,就这样我们在我的家中玩到了十一点左右众人才以明天要上班的借口纷纷离去了,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躺在床上打算睡觉了,因为我喝的实在是太多了,因为太高兴了,不然我也不会一次性和这么多!

  躺到床上的我很快就有点晕乎乎的了,双眼也不由自己的合在了一起,但是忽然一阵敲门声响起,我没理会他而是继续睡觉,但是敲门声继续响起。

  没办法我只能从床上爬了起来去给他开门,当我走到门口刚刚准备开门的时候敲门声继续响起,我不耐烦的说了生。

  “不要敲了,来了!”之后我打开了房门却发现我外面空无一人,我挠了挠头关上门往寝室走去,才刚刚躺倒床上却再次响起敲门声,我再次走到门口打开门却发现外面依旧空无一人,我有些恼火的对着外面骂了一声“谁啊,是不是有毛病啊,大半夜敲什么门啊!”

  之后我刚关上门,手还没有离开门把手的时候忽然再次响起的敲门声,这次我毫不犹疑的八门打开了,映入眼帘的确实一个小女孩。

  我看着她,发现她很瘦小,嘴巴边上有一棵米粒大小的黑痔.特别是那双带长睫毛的眼睛,使他增添了几分稚气.他瘦瘦的身体却撑着一个大大的脑袋,真让人担心弱小的身体能撑的住吗?他的脸白白的,最引人注目的要属他那双手了,因为他的两个袖口空荡荡的,明显是残疾人!

  这次我也舍不得骂她了,温柔的对她说道。

  “小妹妹,你有什么事情么!”

  “叔叔,你压着我的手了!”

  “什么,小妹妹你说什么!”

  “说说,你的门夹着我的手了!”

  我听他这样说低头往门缝看去,却发现那里有他的手,我以为小女孩在和我开玩笑便心情不好起来,让她赶紧回家去,之后我便关上了门,之后我趴在猫眼上面看着门外的哪个小女孩,却发现她孩子外面站着。

  我正打算走向寝室的时候却再次响起敲门声,这一次我真的生气了,打算走到门口去口那个小女孩的时候门慢慢的自己开了,之后哪个女孩的身影映入了我的眼帘,她就那样站在门外,浑身是血,而她的一双胳膊就掉在门外!

  作者寄语:咳咳,灵感来于自己今天被门夹到脚了,然后再这里写成被夹到脚了!!!!!

2、真实的鬼故事

  今天,我要为大家讲述一段我亲身经历的真实的灵异事件!事件发生在27年前,那年我和我弟弟刚好17岁。哦!对了,还有我和我弟弟是双胞胎,而且还是同一个学校同一班,呵呵。

  记得那年,刚好是快要入冬的季节,由于我家地处和田,而且新疆到了冬天比较寒冷,每家每户都会在这个时候开始挖菜窖,准备用来储存蔬菜和瓜果,过冬时好食用。当时因为我们的父母都在昆仑山上的布雅劳改支队工作,很难有时间回家。再说奶奶年纪也大了,所以生活起居基本都是我们自己打理。日子虽然艰苦但很快乐!

  那是几月几号我已记不太清了,只记得那天下午我和弟弟放学回家,我们互相分担些家务。我来做饭,他来挖菜窖。我们各自忙活着。过了没多久,院子里的菜窖快挖到一个人身高的时候,我弟弟拨拉着从土里拿起一块白色的骨头在院子里喊我,我赶忙跑到院子里问他:喊我什么事啊?他拿着块骨头坏笑着让我猜猜这是什么?当时我没怎么考虑就拿了过来,看了看后回答他说:不就是块骨头嘛!反正就是块肉骨头就是。说完我随手就把骨头扔到了柴房屋顶上去了。这时他又坏笑着对我说:那是一块死人骨头。听完我愣了愣,回答他说:你少骗人,什么死人骨头,净胡说八道,那肯定是羊肉骨头。可他又一本正经地对我说:那肯定是一块死人骨头。我看了他一眼没再搭理他就独自回屋继续做饭去了。

  吃完晚饭,我们各自做完自己的作业,看看这时天色已经很晚了。我说:不早了,我们快睡觉吧,明天还得起早上学呢。说到睡觉,我来简单描述一下我家房子。我们的家是直筒的里外两间平屋。里屋大一点,外屋小一点,我和我弟都睡外屋。里屋我奶奶一个人睡。外屋的床是双层的,下面睡两个人,上面还可以睡一个。床头靠里屋的墙,床头右边是去里屋的门。床左边也靠墙,床尾正对着窗,窗外面就是院子,窗台下方就是刚挖的菜窖。床尾的右边是去院子的门。我和弟弟都睡下面,我睡靠墙这边,他睡外边。做饭吃饭也都在外屋。外屋的摆设基本就是这些,没有别的了。

  一晚上时间好像很短。感觉刚躺下一睁眼天就亮了。我赶忙起床洗脸刷牙。奶奶一早已经弄好了早饭。吃完早饭我们就得往学校赶。可是,我却发现我弟弟有点不对头?他怎么还躺在床上不起来,这才发现他的脸色发白,摸摸他的额头有点发烧。我赶忙问他怎么回事,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不舒服了?他睁开眼慢慢地回答我说:昨天夜里有个鬼来抓他。听他这么一说,当时把我吓了一跳,但随后冷静一想,不对是不是他发烧说胡话呢。这是我就对我弟说:不可能的,你说胡话呢!这世界上那有什么鬼啊!肯定是你把窗外射进来的月光或者是床上面耷拉下来被子看花了眼或者是你做恶梦了,不要自己吓唬自己了。我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所谓的鬼魂。可我弟弟却还是很坚定的告诉我他看到的鬼这事是真的。当时我还是不相信!。。。

  而后我让我弟弟跟我讲述了他昨晚见鬼的经过。他说:昨天夜里,他睡到半夜两点左右的时候感觉有什么声音在叫他,突然自己就醒来了,睁开眼透着月光看了看四周,没发现什么,心里还在纳闷,正想要闭眼再继续睡的时候,忽然看见从通往院子的门缝闪进一个灰白色的人影,他当时先愣了一下,再仔细看了看,这一看啊顿时看得他毛骨悚然,头皮发麻。魂都快没了。只看见那人影平举着干瘪的双手,长长的灰白色指甲,全身破烂不堪的衣物,就像破布条一样,看不见它有表情,空洞的眼睛没有下巴,露出残缺不齐的牙齿,披着凌乱肮脏的灰白色头发,带着一股寒气无声的向他飘了过来。当时他拼命的推我,想把我叫醒,可随他怎么叫我推我都弄不醒我。急得他只好拿起被子把头一蒙,感觉到那双手已经触碰到了他的被子。他只好卷缩在被子里不敢动弹也不敢出声,一直保持着,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他又慢慢地睡着了。早上醒来就如我看见的情况。听完他的讲述,我还是不相信这世界上有这些东西存在。我笑着说没事:今天我帮你请个假吧,你就在家休息养病吧。然后又半开玩笑地对我弟说:等我今天回来,晚上睡觉你睡我的位置,我睡上床。我倒要看看到底有没有鬼来找你。说完我就去上学了。

  终于放学回家了,回到家,我弟还是和早上一样,躺在床上没有一点好的变化。我还是吃完晚饭做功课,然后睡觉。出于好奇也想探个究竟,我今天要睡到上面一层。让我弟弟睡我的位子。临睡前,我从书包里拿出我自己做的飞镖,(那时男孩子都喜欢看武打片,觉得电影里武侠使用飞镖好帅,所以自己也模仿做了一个。)我用飞镖在离床大约有一米的地方画了一根线,一直画到墙头。我那天是头冲着床尾正对着窗睡的。向外一望就可以看见院子里的菜窖。我躺下前也没怎么多想,和平常一样躺下睡觉,只是我把绑有红绳的飞镖直接插在了我睡觉的床边。说来也奇怪,我也就睡到半夜两点左右,突然自己真的就醒来了。当时月光好亮,斜着从窗外照射进来,我看了看四周,没发现异样。然后我想干脆坐起来仔细看看,可就在我想坐起来的动作做到一半身体还是斜着的时候,就怎么也坐不直了。就像仰卧起坐只做了一半,腹部的肌肉一直紧绷着。这时我下意识扭过头往通往院子的门看去,就看见忽然从门缝飘进来一个灰白色影子,当时我心里一惊!再仔细一看那不就是和我弟所描述的他看到的那个一摸一样的鬼影吗。对就是那个鬼影!这时候我感到全身发冷、发颤、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只是心里本能反应我不能怕它!我壮着胆子用手指着它喊着:你是谁,你来干什么?你是谁,你来干什么?只看见这个鬼影子向我飘了过来,说来也怪它一直飘到我划线的地方愕然停止不动了。这时我又对着这个鬼影子喊到:你来干什么!你给我滚,你给我滚出去。你快给我滚出去。我就这样大约和这个鬼影对峙了有十几秒钟,见它慢慢转身又从门缝飘了出去。这时候我感觉全身一下子摊软了,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待到我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了。我一醒来就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我嘴里不停地叫喊着,我昨天看到那个鬼影了,我看到那个鬼影了,它被我赶出去了,赶走了。这时候我弟弟被我吵醒了。听到我的叫喊声,我奶奶也走了出来问道怎么了?怎么一回事啊?一大早就叫叫嚷嚷的?再看我弟弟,嘿!没事一样的,病也好了。这我们才跟奶奶讲了这两天发生的事。等我奶奶听完我们讲的事后,哦了一声说:原来是这样。这才听奶奶给我们讲了这地方解放前原来是个坟墓地。解放后,土地改革把这块地推平了,建造了现在的家属院。奶奶也告诉了我们,既然你们挖到了别人的东西,你就应该还给别人,不能随随便便扔掉。要尊重逝去的人。听完我奶奶这么一说,我和我弟赶紧爬到柴房顶上找到了那块白骨,从新又把它埋了回去。从那以后好几年,那个鬼影再也没出现过。再后来我们就搬家离开了那里去了新家属院。为了搞建设现在那儿又被推平了,而且修建成了一条的公路......!

3、监狱里真实鬼故事

  我出生在一个很穷很穷的小山沟,十七岁那年,为了美好的生活,为了心爱的女人,我铤而走险,与越南人合作,开始贩卖毒品。后来……后来,也就锒铛入狱。

  全国的监狱的监室,可能都差不多,十二个人一间,六张上下两层的铁床,分摆两边,每人一张凳子,放在床前,中间是一条很狭窄的通道。

  监狱里的生活虽然很有规律,但是,劳动却没有任何规律可言。一般分为手工活和农活。手工活大部分是打毛衣、钉扣子、绣花、做纸袋、做信封之类的。农活很杂,就看你分到什么活,有管理果园的,有种稻田的,有养兔子的,有养鸽子的,反正,五花八门!

  监狱里,一天只有两顿饭,中午饭和晚饭,每顿饭只有三十分钟的吃饭时间。每个监室有一个室长,到了开饭时间,先由室长去把十二个人的饭菜打来,然后再分给每个人。

  在全中国,任何一个监狱,都有自杀自残的事情发生。自杀自残是监狱里的头等重大事件,如果有这样的事情,上至监狱领导、大队中队干警,下至大队所有的犯人都要受到很严重的处理。

  在监狱,任何一个犯人都会想家,想亲人,想朋友,想吃一顿好的,也想好好睡上一觉。偶尔有没活干的时候,大家总是会站在监室的铁窗前,遥望天空。

  服刑的六年中,其中的酸甜苦辣自不消说,自己也不想说,读者也不要多问。

  在我入狱的第三年,我姑妈帮我托关系,转到“秋城监狱”。为什么要转到“秋城监狱”呢?因为,离家近,监狱里,还有亲戚照顾,日子会好过一些,至少不会被人欺负。

  而监狱遇鬼的真实事情,也是从转进秋城监狱开始的。

  秋城监狱有很多楼,一般以方位来称呼,至少犯人是这样称呼的。我就住在东楼三层的一间监室里。监室约二十平米,住十二个人,六张上下铺。我在房间一角的上铺。

  东楼一共有四层,第四层是被封住的,贴着封条。为什么封的,不得而知。

  我刚搬进去的时候,就听“难友”说,四层楼经常闹鬼。我不太信,因为我从小就胆大,根本不信鬼神那一套,要是信也不会去贩毒,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

  有一天晚上,刚躺下不久。四层楼上就开始有动静,非常清晰,是人在走动的声音,在不紧不慢的拖步。不一会儿,走路的声音变成跺脚的声音,而且跺得很猛烈。

  按理来说,不管跺脚声,还是拖步声,都很正常。但是,在监狱里发生这种事情,就绝对不正常。不要说犯人不允许那样做,就是狱警也不行。

  我们监室的人可能已经习惯了,只是静静地听着。

  “是人的,走开!是鬼的,就过来!”我说道。

  结果,那脚步声慢慢走到我这边。然后,在我头顶上的四楼,猛跺一阵后,就拖着步,慢慢走远,直到声音彻底消失。

  我以为,他怕我,以后就不会再有声音了。没想到的是,那声音越闹越烈。甚至,有几次,我连做梦都梦到一双脚,踱着步,来到我面前。

  我与狱警也聊过此事。他们说,以前就有。他们曾经在有动静的时候带着警棍冲上四楼,但什么也没有,现在已习惯了。

  有一次,狱警叫我们上四楼打扫卫生。可能是因为晚上他们值班也害怕。所以,也想看个究竟。两个警察和一个杂务带着我们上到四楼。通道的大铁门被一把大锁锁住,残破的封条瑟瑟的抖动着。从铁栏向筒道里望去,每个人都不禁打了个冷战。

  好阴森的地方。虽然是大白天,但是里面却是雾蒙蒙的,好象看不通透的样子,地上全是灰,厚厚的灰,死一般的沉寂与死一般的阴冷,让我们每个人都不寒而栗。

  杂务打开了锁。没有办法,在监狱里,让干什么就必须干,没得商量。我们一个接一个走进去,开始扫地。一间一间的清理。为了壮胆,我们整个班都在一起扫,扫完一间,再一起到另外一个屋子清扫。扫到我们监室的楼上的那间,发现地上有一张画。

  上面是一个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人。他在笑,很怪的笑,怪得让人不敢多看一眼。我本不想多看一眼,可是,偏偏却让我看到了那双脚。那是一双看似熟悉的脚,因为在梦里,我似乎见过很多次。

  我叫着跑出来,手里抓着那张画。我哆哆嗦嗦,把那张画递给带队警察。他只看了一眼,说:“他是一个画家,这是他的自画像,可惜几年前就吃了枪子!大哥,回家去吧!”

  带队警察说完,一把火,把画像烧了。

  画被烧时,通道里发出一声大响。像一个大木墩子重重摔到地上的声音,我们都能感觉到震动。所有人面面相觑,包括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