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苗疆鬼事之情花蛊

  江浙以北,有一四面环山的山寨,由于山路难行,寨中苗人多是深居简出,撇开上了年纪的不算,往下走出过村子的扳着手指头都能数过来。

  也就是因为道路崎岖难行,衍生了行脚商人这号儿人物,每逢三月初,不管刮风下雨,行脚商人都会背着个大篓子,如约行到村中,这篓子里装满了各种稀奇的小玩意儿,还有些日常的村寨不常见的护手霜,雪花膏等物,在村中很受欢迎。

  这一日,临近三月,行脚商人钱万千捯饬了些城里的小玩意,放进篓子里赶赴常年行往的苗寨之中贩卖,却不料行至半路,山腰之间,天色骤然大变,晴空万里忽而阴雾弥漫,片刻功夫豆子大小的雨珠争相恐后的打落下来。

  钱万千仰头看一眼磅礴大雨,忙遮住背后的篓子,暗骂一句晦气,赶紧找了个凿空的山洞避雨,进到山洞这才歇息了半盏茶功夫,山洞外便又进来一道身影,钱万千定睛一看,见着个身着银器服饰约莫十八九的小姑娘捂着脑袋跑了进来,小姑娘穿的单薄,被雨一打,浑身都湿透了,薄衫下那诱人的酮体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了钱万千的眼下。

  小姑娘匆忙进来,还不曾知道洞中有人,她一脸恬怒的看了一眼外边的大雨,急的跺了跺脚,刚想褪去湿透的衣裳,结果一回头赫然瞧见一脸呆愣的钱万千,惊的赶紧提起了衣裳,就要往外面跑去。

  “姑娘,上哪儿去!”钱万千见得小姑娘惊人的举动,忙放下篓子,手疾眼快的一把拉住小姑娘的柔糯的胳膊,劝慰道:“外边下着雨呢,你放心好了,我不是坏人。”说着话,钱万千似是怕小姑娘不信,拉过篓子,拿出了几罐雪花膏,笑道:“你瞧,我就是走商路过躲雨的行脚商人。”

  小姑娘不经人事,少有跟山外人打交道的经验,她羞红了脸,不着痕迹的收回了被钱万千拉着的手儿,也不往外边跑了,娇羞的找了快石头坐下,不过此时衣裳湿透,才坐一会,一股冷风刮来,便冻得止不住的颤抖。

  钱万千看得娇滴滴的小姑娘不由得心中一荡,他大咧咧的坐在了她旁边,将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递给小姑娘。

  小姑娘犹豫片刻后,偏头看着只余一见薄衫的钱万千,担忧的问了句:“你把衣裳给我了,你不冷吗。”

  “不冷。”钱万千咬着发紫的嘴唇,强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正当钱万千缩手缩脚的时候,那小姑娘做出了一个破天荒的惊人举动来,钱万千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会一把抱住了瑟瑟发抖的自己。

  小姑娘本意是想抱着这个好心的男人相互取暖,待得雨后天晴,大家一别两欢,不定还能不能见面呢。可钱万千不这么想,他常年混迹在城里这个缤纷的大染缸里,哪里会知道小姑娘如此单纯,权当是这小姑娘对自己一见钟情了,在加上身体摩擦的燥热,还有女子胸前酥软的高峰,钱万千只觉得心中一阵酥痒,两只手不在顾忌什么,紧紧的抱住了小姑娘,竟是往衣裳内游去..

  小姑娘被这番动作惊得目光呆滞,待得反应过来推脱,钱万千的手已在内衣里享受的搓揉,小姑娘拼命的挣扎着说:“不能,我们不能,你会没命的。”

  钱万千此时已经是精虫上脑,不顾不听,脱衣解裤,便是在这大雨磅礴的山间,在这人影稀了的洞中,和女子推囊着过了这男欢女爱的鱼水之欢。

  事后钱万千心生愧意,从篓子里那些许雪花膏给小姑娘,小姑娘抱着雪花膏愣愣发神,她不知是恬怒,还是幽怨,询问道:“你明年三月会来娶我吗。”

  钱万千一愣,忙点头应允说:会来。

  小姑娘脸上露出喜意,抱着雪花膏就离开了山洞…

  钱万千则行了两里山路,去往苗寨变卖了篓子里的玩意,连夜赶回了城中,岁月蹉跎,一年时光匆匆而过,眨眼间又到了三月初,这时候的钱万千已经放下了行脚商人的担子,在城里开了一家小面馆儿,生意不算红火,却也比做行脚商人舒坦不少,期间经人介绍,他和一瓷器店老板的女儿好上了,两人你侬我侬,没多久便打算结婚同住,而当初山洞的香艳一幕,还有那羞涩的承诺,钱万千早已忘到了脑后。

  又是三月过去,到了大婚的日子,钱万千换上了一声喜庆的大红衣裳,准备去迎接未来的新媳妇儿,不想刚走出几步,还没迈过门槛,钱万千心口突然如刀割一般阵阵刺痛,他捂住胸口,脑中划过一道白芒,猛然间想起了山洞之中的小姑娘。

  揉了揉胸口,待得痛楚缓和了些,钱万千不禁自嘲一笑,权当做了一出美梦,不以为然,便要迈出门槛,脚才抬起,肚中马上翻江倒海,一阵接着一阵的刺痛席卷全身,肚子竟然慢慢的肿胀了起来,好似一个待产的孕妇。

  周遭人见到这古怪一幕,不胜惶恐,好在人群中有个走南闯北多年的算命老头儿,众人忙让他断一断病根,算命老头儿只看了一眼,满脸便是鄙夷之色,哼了一下,留下句,风流债,情花蛊,就气冲冲的离去了,众人不解,想要去寻医,结果大夫还没赶到,钱万千就先断了气,而那臌胀的肚子也扑哧泄气,一条白黑的大虫竟是从钱万千的肚脐眼钻出了头!

  与此同时,一处避雨的山洞之中,一名花季的少女,捂着肿胀的肚子,活活疼死在了山洞中,临死之际少女也未曾等到那个被她种下情花蛊的负心人儿...

  世人只知道苗疆女儿家持有一情花蛊虫,若是两人结合,蛊虫便会一分雌雄,雄性留在女子肚中,雌性留下男子肚中,若是一年中雄雌蛊虫不能相聚,便会发狂噬主,除两人相见否则无药可解,有人批判苗疆女儿自私,无情,可又有多少人知道,这世间就属苗疆女儿最痴情,一夜是他,这一生也是他..

2、儿子的鬼魂

  小罗和老婆离婚以后,就独自带着一个儿子生活。

  小罗并不爱自己的老婆,也许老婆也同样不爱自己。他们之所以在一起,是因为有了儿子。他们在一起,完全是一个意外,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就是那么一次,就有了孩子。

  没办法,既然孩子都有了,他们也就只能在一起了,婚礼以后,在别人的祝福中,小罗结婚了,他想,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只要两个人在一起生活的时间长了,他们也会爱上对方。但是,实际上却不是这样的,他们即使是每天都生活在一起,但是却没有办法爱上对方。

  久而久之,小罗开始讨厌老婆,更加的讨厌儿子。为什么儿子要这么早的来到这个世界,要不是因为他,小罗应该可以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结婚,他现在的生活就不是这样的。每天和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生活在一起,他没有欲望,没有幸福感,甚至高兴不起来。这样的生活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同样,老婆对自己似乎也没有什么感情,两人只是这样的维持着没有感情的婚姻。终于,他们实在是受不了了,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婚。老婆也不想要这个儿子,于是这个儿子就判给了小罗。

  小罗不知道怎么带孩子,他对这个儿子没有什么感觉,甚至觉得这个儿子就是自己的负担。他没有刻意的照顾这个可怜的小孩。但是儿子却显得非常的懂事。他会自己做饭,自己上学,他没有玩具也不介意。他虽然年纪小,但是已经拥有了和年纪不符合的成熟。

  小罗每天只顾着工作,他从来没有管过儿子。只有等到需要交费的时候,儿子才敢小心翼翼的跟父亲说话。他知道,父亲不喜欢自己,但是,毕竟是自己父亲,他对自己不好,但是还是会尽一个做父亲最基本的责任,比如说,他会缴纳相应的费用。

  不久以后,小罗遇见了一个很喜欢的女孩。女孩是客户公司的员工,因为工作的原因小罗开始和女孩接触。女孩漂亮,热情,并且非常的聪明,工作能力很强。小罗就喜欢这样御姐般女孩。

  小罗对女孩发起了疯狂的追求,但是女孩一直对小罗不温不火的,对小罗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是也不拒绝小罗。小罗使出了浑身解数,将自己所有的脑细胞都用来想追求女孩的办法。

  一般优秀的女孩子,都不是那么好追求的。普通的女孩,小罗看不上眼,优秀的女人,小罗又追不上。他想要想这么漂亮优秀的女人做自己的女朋友,不下点功夫是不行的。他想用自己的真心来感动女孩。

  每天,他会给女孩叫外卖,给女孩送花,买女孩喜欢的礼物,带女孩去吃好吃的。女孩本来对他是爱理不理的,但是架不住小罗的疯狂追求,女孩终于答应和小罗接触一下看看。

  女孩第一次去小罗家里的时候,男孩正在客厅写作业。他看见女孩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女人以后很有可能会成为自己的继母。他心里的母亲只有一位,就是他的亲生母亲,虽然母亲也不爱自己,甚至都没有怎么来看过自己,但是,血缘关系是一个非常奇妙的东西,至少对于男孩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他害怕再次被抛弃。

  男孩表现的很乖,很懂事,他也尽量的讨好女孩。他知道,要是女孩不喜欢自己,他就很有可能会被送去其他的地方,他真的不想再失去父亲了。女孩表面对男孩比较好,但是心里却很不喜欢这个男孩。并不是因为男孩不懂事,只是因为这是小罗和前妻生的孩子。

  女孩知道,做人家的后母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不管怎么做,都会招人话柄。男孩现在看上去非常懂事,以后要是发生什么矛盾,自己一定会被人指责的。她不喜欢这个男人,不管他是什么样的,只要是小罗前妻的孩子,她都有一种排斥的厌恶感。

  女孩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小罗。小罗有一点点犹豫,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不过,女孩的态度很明确,只要有这个孩子,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小罗的。小罗很爱这个女孩,他本来就不是很喜欢男孩,他心里想着将男孩送到其他的地方,最好是送去自己爸妈那里,每个月给点生活费就好了。

  小罗将这件事告诉了男孩,男孩知道小罗不想要自己了,他被送去爷爷奶奶那里,以后就会被爸爸嫌弃。他说什么也不肯,小罗非常生气,他恶狠狠的说:“你不愿意也要去,我不想看见你,你不想去爷爷奶奶那里,就去你妈妈那里吧。”

  男孩哭着说:“我不要去,我不离开你!”

  小罗更加生气了,他对男孩大打出手,但是男孩都不答应离开他。小罗失去了控制,他使劲的摇晃着男孩的身体,等他冷静下来的时候,男孩已经变得软绵绵的了。

  小罗很害怕,他本来只是想送走自己的儿子,但是却没有想到却失手将孩子打死了。他看见儿子的尸体,悲愤交加,他后悔万分,但是事已至此,无法挽回了。他安慰自己,知道和自己心爱的女孩结婚了,以后还怕没有孩子吗?

3、铃铛招鬼

  有人喜欢铃铛的吗?有人喜欢听叮叮当当的声音,可是晚上有哪位美女喜欢带铃铛出去逛的吗?

  方晨打扮好自己在镜子前美美的转了一圈,带上了花千骨同款的铃铛,又照着镜子四下的打量了一下,然后满意的走出房间,对着在看电视的父亲说一句。

  “爸,我去同学家了”。又转身对厨房洗碗的母亲说“妈,走了啦。”

  “嗯,早点回来。”父亲看着电视没有抬头“嗯?你怎么带着铃铛?”听见铃铛声父亲转头看着方晨问。

  “样子好看啊,声音好听啊。”方晨摸着手腕上的铃铛说。

  “晚上别带铃铛出去,叮叮当当的不好。”父亲看着铃铛说。

  “哎呦,爸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提那些老论啊,我走了。”方晨转身不以为意的转身出门。

  在微黑的天色下,方晨走向了自己同学的家,说是同学其实比方晨大一届,两家是邻居又是同岁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很好,因为两家都搬了新家离得就远了些,但是一点不影响他们的友谊。

  方晨从同学家出来已经黑透了,索性道上经常有车经过倒不觉得害怕,方晨独自走着听着铃铛的令铃声很悦耳,不知不觉从大陆上拐下来走进了通向自己的小路,小路上没有路灯很黑,也很吓人,此时悦耳的铃铛声也变得有些恐怖,像极了国产恐怖片里的招魂铃。

  方晨不禁心里有些发紧,越响越觉得害怕,就把铃铛取下来紧紧地握在手里,铃铛的响声就不那么大了可以忽略。铃铛不响了整条小路就更加安静了,方晨心里还是有些害怕,耳朵里只剩下自己“啪嗒,啪嗒”的脚步声,方晨想起有人说走夜路不要害怕,越害怕越紧张,越紧张九月害怕,就是一个恶性循环会吓坏自己的,老人还说走夜路害怕会让一些东西跟上自己。

  方晨停下脚步站在原地很呼吸了几次感觉好多了,继续往前走方晨想找点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试了很多办法想事情不行想着想着就会想到从前看过的恐怖片,最后发现听自己脚步声感觉节奏很不错,越听心里越踏实有种在走秀的感觉,方晨专注的听着自己脚步声没有发现被紧握在手掌里的铃铛还在闷闷响个不停

  听着听着方晨感觉脚步声对,怎么不止自己的脚步声还有别人的脚步声,方晨回头看了看没人,方晨继续走脚步声继续响起,方晨又回头还是什么人也没有,方晨转过头又走了两步脚步响想起猛地一回头什么也没有,方晨彻底害怕了转头家里跑,越跑越快也越来越害怕,害怕就跑的越快,跑的越快就越害怕,又一个恶性循环。方晨不自觉的张开嘴呼吸,感觉嗓子的水分快速流失好像是在沙漠里跑一样。

  方晨看见家就在前面了用快的要飞起来的速度向家里跑去,打开门就往屋里冲连门都忘了关也可以说是害怕不过敢关,本能的往有光的地方跑,一口气跑到正在看电视的父亲身边坐下,瞬间据感觉踏实了,坐在那就像一滩泥一样浑身软软的。

  “你这孩子回来怎么不关门呢?”母亲从厨房里端着果茶出来。

  “我渴了,你去管关一下吧,好妈妈。”方晨拿起果茶半撒娇半无赖地说。

  “你这孩子啊。”母亲说着去关门。

  方晨看着母亲去关门心里想着,我才不会说自己害怕的连去关门都不敢。

  方晨陪着看了一会儿电视,遗忘了刚才的恐怖遭遇,就困的哈欠连连,回到房间睡觉了,方晨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听见有好几个人在耳边幽幽的问。

  “什么时候放我们离开啊?什么时候放我们离开啊?”一声比一声的急切一声比一声的幽怨。

  方晨吓的猛地跳起来,蹲坐在床上缩着脖子瑟瑟发抖的四处寻找打量着周围,整个房间异常的安静,只有自己粗重的呼吸声,方晨感觉气氛很压抑,好像有很多眼睛在看着自己,方程把被子蒙在脑袋上还是能感觉到目光的注视,方晨不断地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不断的安慰自己说是幻觉,可是没有用,最后方晨收不了了,抱着被子跑到父母的屋里才感觉好点,度过了这难忘的一夜。

  之后的几天夜里方晨总会被那样的声音吓醒,然后面对着屋子里虚无的眼睛,感受着眼睛的注视,因为不能总去父母的房间里住,只能在醒后抱着被子瞪着眼睛等到天亮。

  后来不知道是方晨的适应能力太过强大,还是方程胆子变大了,每天一夜到天亮,睡眠质量恢复了,不会每天顶着黑眼圈了,有时候还是会被喊醒,他就会把被子蒙在头上然后怒气冲冲喊一声闭嘴基本上就消停,百试不爽。

  安静了一段时间后家里出现了奇怪的声音,有的时候是很多人在一起说话的声音,有时候是开门关门的声音,还有开灯和关灯的声音,最多的是做饭时锅碗瓢盆的碰撞声,而且做饭声是每夜都有的,家里其他人也不止一次的听见,每次出去看什么也没有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