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吊死鬼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吊死鬼找替身

  传说那些枉死的冤魂恶鬼,是没有办法进入地府轮回的。

  特别是自杀的人,会永远受着死时的痛苦。上吊的人死后,会一直吊在房梁上。意识永远清醒,受着比死时痛苦数倍的折磨。而唯一的解脱方法,便是找一个人来做替身。那么个便可以得到解脱。

  所以,世间一直流传着找替身害人性命的恶鬼传说。什么水鬼找替身、吊死鬼找替身、跳楼鬼找替身等等。而这些找替身的恶鬼,无一例外。都是自杀而死的,那些他杀的人,死后只要报了仇,完成心愿便可以去投胎了。

  这样的鬼,冤有头债有主。往往并不可怕,正所谓平日不作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接下来要说的故事,便是吊死鬼找替身的故事。

  杨克是一个北漂者,初中毕业以后便南下广州去找工。挣着吃不饱又饿不死的工钱,每天白班夜班两班倒。每天累得跟一只狗似的。由于宿舍里太乱,所以自己到外面租了一间小屋。当晚便搬了进去。

  下了班,回到出租屋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简单洗了个澡倒头便睡。

  睡着睡着,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便被吵闹的声音吵醒,杨克从床上起来。向窗外看去,杨克的房间是一个单间。厨房、厕所、卧室全在一个房间里面,墙上只有一个小小的窗户可以透进来一点光。

  窗外传来非常热闹的声音,此时已经是临晨两点多钟了。杨克非常生气,大声骂了几句。那声音小了一点,正准备继续睡觉。那声音又吵起来了。

  只听得外面似乎在搞什么活动一般,有唱歌的、有跳舞的、有小孩子的叫喊、有大声说话大笑之声。敲锣打鼓的,听着就特别热闹。看这样子,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停下来了。

  杨克索性不睡了,透过窗户。想看看处面到底在搞些什么,可是,杨克发现。这窗子有这么高吗?难道自己白天租房子的时候记错了。

  明明记得那窗户也就一米五左右,站起来完全可以看清楚外面的景物。难道是记错了,杨克摇了摇头。现在的窗户至少有两米高,只听得外面那热门非凡的声音一直传来。从高高的窗户外来传来灿烂的光芒,非常吸引人。

  杨克左右看了看,发现离自己不远处正好有一个凳子。站在凳子上应该可以看到窗户外边,杨克便搬过凳子到窗户前。站到凳子上去,够得着窗口了。借窗子上有防盗网,脸贴在防盗网上。因为角度的原因也看不清楚,

  杨克扭转了几个角度也是不行,这时,杨克发现那防盗网上有一个洞。正好有脑袋那般大小,便将头伸了过去。好像这个洞就是专门为杨克准备好的一般,正好让脑袋伸出窗外。

  果然很精彩,唱歌、跳舞、小品、相声。好多的人,一个个是那么的高兴。突然眼前一黑,什么都没有了。

  外面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了。刚才的那么多人,现在一个人影也不见了。而自己的脖子也传来痛感,呼吸越来越困难。底头看去,自己不知何时脖子已经吊到了吊扇上边。任他怎么挣扎也没用,只感觉呼吸越发困难,而意识慢慢模糊。这是要死了吗?

  就在这时,门被打开了。房东走了进来,看到杨克吊在那里吓得半死。赶紧将杨克给救了下来,一翻抢救,杨克清醒了过来。房东气得狠狠的给了杨克两巴掌,问道为何要上吊自杀。

  “自杀?”杨克猛的站起来,:“我活得好好的自杀干嘛?”

  “那你刚才?”房东问道

  “我是看到窗户外边非常热闹,伸出头去想看看、、”杨克没有说下去了,回头一想。顿时吓得脸色发白、混身冷汗。

  那哪里是什么热门的活动,分明是吊死鬼在找替身。先用绳子挂在吊扇上面,然后做出很热闹的样子。影响杨克的视力,让他认为那上吊绳就是窗户。所以才会觉得窗户高,需要搬凳子才够得着。然后引诱杨克将头伸进绳子里面,将杨克吊死作自己的替身。

  也还好房东起来撒尿发现杨克不对头,过来看看。否则,那吊死鬼就得手了。

  杨克哪里还敢再呆在这屋里,当晚倒搬走了。房东看了看空空的房子,叹了口气也离开了。等两人走后,一个人形慢慢显现出来。

  只见他脸色发青、舍头伸出老长。嘴角还涌出黑血,不住的痛苦吼叫,而那脖子上,还死死的吊着一根上吊绳。这次找替身失败,又不知下次的机会在哪里。也不知道这种痛苦何时可以终结。

  PS;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个鬼也是一样,他是痛苦。但这就是他应得的,生命多么可贵,大千世界多么美好。连自己的生命都不知道珍惜的人,也就没资格得到别人的同情。

  作者寄语:警示自杀者,生命可贵

2、两个吊死鬼

  老桑家房后有一块树林,树林里杂草丛生,晚上老有乌鸦在树上怪叫,相传曾经有一对夫妇在树林双双上吊自杀,晚上树林经常闹鬼,或许是老张经常听到怪鸟之类的叫声习以为常,什么鬼不鬼的他觉得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老桑并不害怕,也不相信世界有鬼这种说法,可是自从经历了一件事之后,老桑就没胆说自个不害怕了,他后来还因此搬了家。

  有一天,天上下着蒙蒙细雨,老桑去街上赶集回家,由于阴天的原因,天比以往晚得早。

  老桑一手撑着一把伞,一手拎着点从街上买到的吃喝东西往家赶,在经过树林的时候,那茂密的枝叶遮住了光线,显得更加昏暗,一股冷风吹过,老桑不禁打了个寒战,心里莫名的升起一种害怕的感觉,他加快脚步,只想尽快走出树林回家烧个火暖和暖和。

  不知什么原因,原本只需要十分钟就能走出树林,可老桑走了快半个小时也没能从树林走出去。

  他纳闷着,见鬼了,原来不信邪的他默默的想,莫非是遇上鬼打墙了,这个想法让老桑更加感到害怕,乌鸦也在这个时候阴阳怪气的叫了起来,吓得老桑出了一身冷汗。

  老桑在树林里转悠了一阵还是没能出去,就在这时,他看到前头有一个男子,老桑正疑惑这里怎么会有男子呢,一个想法让他猛的一惊,该不会是传说在树林里上吊的男子吧?

  老桑吓得头皮发麻,不敢朝男子走去。

  “大哥,这里好冷,能否带我去你家烤会火。”

  男子一身白衣,全身湿嗒嗒的,正背对着老桑,低着头话语阴森的说道。

  “这……这……”

  老桑因为害怕,话语支支吾吾的。

  “怎么,你不愿意吗?”

  男子不容拒绝的声音,老桑都快吓尿了,哪敢不答应。

  “可……可以……”

  老桑胆战心惊道。

  老桑没敢看男子的脸,他硬着头皮走在男子前头,居然,走出了树林。

  老桑带着男子回到家,烧了一个火给男子烤火,他则因为害怕一直颤抖个不停。

  两人无话,男子依然低着头,坐在火炉边自顾自的烤火。

  不一会儿老桑家的门响了,老桑正奇怪是谁来敲自家门呢,打开一看,是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女子,她低着头,和屋子里烤火的男子一个样。

  “我丈夫来你家烤火也不喊上我,我只有跟过来了。”

  女子阴森森的说,之后没有理会老桑,直径走到男子身边坐下,两人一声不吭的烤火。

  夫妻两人就那么不声不响的坐在火炉边烤火,只到天快亮的时候,夫妻两才起身离开。

  “我们每天晚上都会到你家烤火。”

  男子冷冷的说完,拉着女子走出老桑家,朝树林走去了。

  老桑大骇,谢天谢地这两吊死鬼没把他吓死。

  后来老桑搬了家,他哪敢再接待那两个上吊鬼在自家烤火,他说鬼不惹我我不惹鬼,鬼若缠上我我就搬家。

3、百鬼传之吊死鬼

  1955年提出“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成为后来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口号。从这一年开始共青团开始组织农场,鼓励和组织年轻人参加垦荒运动。1962年开始有人提出要将上山下乡运动全国化地组织起来。

  “红星闪闪放光彩,红星灿灿暖胸怀,跟着毛主席跟着党,闪闪的红星传万代……”十来个知识青年,唱着欢快的歌曲,漫步在乡间小路上。

  “政府要他们来干啥呢!啥都不会做,整天只会唱歌。”远处稻田里,几个农村妇女,手上插着秧,嘴上议论纷纷。

  “老王同志,今天我们干啥呢?”队伍里一青年问道。

  “学习,学习,继续学习,努力学习,好好学习。”老王回道。

  “咋还学习呢!都来十多天了,我也下田去插殃试试。”一女同志显得有些迫不及待,想去尝试一下这干活是什么滋味。

  “得了吧你,你插那秧苗子,来年别把人给饿死了。”队伍里青年开着玩笑,大家迎合着“哈哈。”大笑起来。

  唯有队伍最后面的刘凯,仍是一脸迷茫,直勾勾的盯着远处一小山包上,山包上一颗巨大的黄果树,每根分支都歪斜着,村里人都叫它歪脖子树。

  傍晚时分,大家回到集体宿舍内,一栋十分古老的四合小院子,男男女女十来人,挤在一张八仙桌上,吃着晚饭。

  晚饭很简单,就两馒头加几片青菜叶子,刘恺嘴里包着一大口馒头,这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八仙桌对面一漂亮的女知青看。

  这女知青叫桃子,她也没避开刘恺的眼神,反而眨了两下,这熟练的挑逗是一种暗号,一看这默契就知道这两人可能之前就认识了,而且关系还不一般。

  天色渐渐暗沉下来,刘恺瞪大了眼睛躺在床上,看了看手表,10点整,其他床铺上的人都已经开始呼呼大睡,刘恺偷偷摸摸的穿上衣服,手上拿着微弱灯光的手电筒,蹑手蹑脚走出寝室。

  刘恺轻轻拉开四合院的木门,朝外看了看,慢慢抬脚走到四合院外。

  “嘿!”桃子不知道从哪里跳了出来,拍了拍刘恺的肩膀,本来想吓吓他,看样子并没有吓到刘恺。

  刘恺转身抓住桃子的小手,温柔的摸了摸,含情脉脉的看着桃子说道:“带你去个好地方。”

  “恩!”桃子声音显得十分的娇嫩,她被刘恺那双风情万种的眼神,迷的神魂颠倒,什么事都顺着他,想干嘛!就干嘛!可能这就是一个女人的初恋热恋期吧!

  “走吧!”说完,刘恺左手拉着桃子雪白光滑的小手,右手拿着手电照着路,就这么朝着村口走去。

  月光洒在这乡间小路上,空气十分的清晰,路边长满了野花野果子,一阵阵薰衣草的香味,扑鼻而来。

  刘恺带着桃子就这么走着,他并没有注意,身后,几双红彤彤的眼睛,一直跟随在他们身后。

  “到了。”刘恺带着桃子来到白天自己看见的那颗歪脖子树下面。

  “刘恺,我怕,我们还是回去吧!”桃子看着眼前这棵大树,树叶茂密,枝干粗大,分支全都东倒西歪,月光穿过树叶之间空隙,阴森森的洒落一地,看着像是一只巨大的怪兽,桃子紧紧抱住刘恺。

  “别怕,有我在。”刘恺心里那个美啊!自己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喵喵!”背后突然传来猫儿的叫声,这叫声忽远忽近,感觉就在身边,又感觉在天边。

  桃子背心一凉,吓得桃子紧紧闭着眼睛,抱住刘恺,刘恺转身,用电筒照了照。

  长嘘一口气,拍了拍紧紧抱住自己的桃子说道:“别怕,就两小猫,你看看,多可爱啊!”

  这桃子慢慢松开,睁开眼睛,本想回头看看,结果这眼睛一睁开,桃子顿时“哇哇”大叫起来。

  眼睛睁开,首先看到的是眼前这珠歪脖子树啊!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吊着一个人,看不见脸,背对着两人,身上穿着白连衣裙,裙子上沾满了血迹。

  桃子浑身上下一阵颤抖,用力将头深深的埋进刘恺怀里,双手使劲的抓住刘恺喊道:“鬼,鬼,鬼啊!”

  “哎哟!怎么了这是,哪来的鬼啊?” 刘恺两只胳膊被抓的火辣辣的痛,他背对着歪脖子树,也看不见后边的情况。

  这时一阵阴风吹过,树上吊着的人,开始慢慢的转动起来。

  “喵喵!”两只猫儿叫了两声,迅速的转身跑了。

  刘恺也感觉到了,背后是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靠近自己,于是他猛烈的一回头。

  一张狰狞的面孔,刚好在刘恺回头的这么一瞬间,出现在他眼前。

  月光下,这张面孔看似一张女人的脸,面无血色,卡白卡白的脸上,一对翻白的瞳孔,如同深渊般的盯着人看,乌黑的嘴,大大的张开,能微微听见她喉咙发出:“嘎,嗝,吱……”的声音。

  “啊……”刘恺恐惧的惨叫声,然而桃子早已经昏迷过去。

  第二天,村里人找到了他们俩,桃子仍然晕厥在地,刘恺一夜没合眼,瞪着眼前的歪脖子树看了一夜,脑袋不停地摇晃着,双腿跪在地上,嘴里念叨着:“吊死鬼,吊死鬼。”

  没过多久,刘恺自杀了,桃子伤心欲绝,偷了生产队的粮票,花重粮,请来向前大师为他超度亡魂,顺便问问自己为什么逃过了这一劫。

  大师解释道:“遇到吊死鬼,你不能看他的脸,一旦你的眼睛和吊死鬼的眼睛对视,那你每天就会被它缠住,直到你死为止。”

  大师喝口茶,润润喉咙,继续说道:“桃子你运气好,没看见她正面,你要是见了她正面啊!唉!我也收不到你这几张粮票了。”

  大师在这个饥荒的年代,收了别人恩赐的粮食,也不能讲这么点就敷衍了事的,下节大师给大家讲讲,这吊死鬼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