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尸妖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毛求道之尸妖篇6决定管事

  (六)决定管事

  毛求道和灰衣僧人听完了小姑娘的诉说,皆是一脸复杂的神色,事情太过于复杂,谁是谁非难以分清。

  “唉——”灰衣僧人叹了一口气,说道:“小姑娘,这世间的事情本来就是如此,是非对错很难分个清楚,但不管怎样杀人总是不对的,冤冤相报何时了呀。”

  “大师,所言极是,不过,我姐夫他已经被仇恨迷了心窍——”小姑娘回道:“听不下任何劝告,这些年来,也有不少道术高人前来降服我姐夫,但都变成了昨晚你们遇见的尸体了,我见二位皆是好人,实在是不忍看到类似的事情发生了——”

  听罢灰衣僧人陷入了沉思,但毛求道却开口了。

  “姑娘,此事贫道非管上一管不可——”毛求道一脸坚定的说道:“实不相瞒,机缘巧合之际,贫道在阴间与你姐姐晓玲有过一面之缘,她有话要我带给李平安,况且,她还帮过贫道,所以贫道就算豁出自己的命也要参和这件事!”

  灰衣僧人听罢,本来严肃的脸满是愧色,想来是魙鬼和红衣女子的强大在他的心里留下阴影了,差点影响到他的道心,面对此等不平之事情,居然不是选择挺身而出,反而是选择逃避。

  “道长说的对,我们二人就算豁出性命也要管一管这事。”灰衣僧人一字一顿的说道。

  小姑娘看着面前满脸坚定的二人沉默了,许久,方才有些哽咽的说道:“也罢,我们一起走吧,拼上一拼,看着我姐夫和镇子里的人变成那样子我心里难受……”

  “姑娘——”毛求道看了看在风中显得很是瘦弱的小姑娘,道:“这事交给我们二人便可,你若是跟我们一起去,可能会被那尸气波及到的。”

  小姑娘苦笑了一下,缓缓转过身去,竟褪下了脏兮兮的衣服,这让二人脸色为之一红,但随即便转为诧异,因为他们在姑娘那如玉般的后背上,看到了熟悉又陌生的东西——

  那姑娘的背上竟纹上了四个奇异而扭曲的文字,而那些文字毛求道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些文字便是鬼篆!

  小姑娘穿上衣服,小脸微红,说道:“我背上的东西是我姐夫纹上去的,有了它镇子里的那些尸体就不会攻击我,就连尸气也不会对我造成影响。”

  李平安懂得鬼篆?!毛求道心中一凛,没想到这鬼篆还有这等用途,看来自己对鬼篆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自己身上神秘的地书又有怎样的来头?

  “我们走吧”小姑娘打破了僵局。

  毛求道和灰衣僧人点了点头,三人一起朝着镇子中心走了过去……

  在如乌云般巨大的尸气中,毛求道,灰衣僧人和小姑娘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进。

  毛求道身上泛着一层暗红的光,灰衣僧人身上也被一层白色光晕所覆盖,小姑娘则是一如常态。

  这尸气的霸道,只有走近了才能完完整整的感受到,置身其中,就仿佛进入了尸山血海,尸气犹如嗜血的猛兽,无时无刻不在企图将闯入其中的人吞噬殆尽。

  镇子的中心,满是残肢断臂,腐烂的尸体,冲天的腐味,充斥着周遭的环境,尸气中夹杂着浓烈的怨气,寒冷的可怕,意志不坚的人恐怕会在不经意间,被这怨气夺去神智。

  这到底要杀了多少人啊?毛求道和灰衣僧人对视了一下,彼此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毛求道二人在小姑娘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破旧的府邸,府邸的大门的牌匾摇摇欲坠,牌匾挂满了密密麻麻的蜘蛛网,上面写着两个金色的大字——周府。

  “就是这了——”小姑娘说道:“姐夫他这四年来,除了折磨镇子里那些人外,就一直住在姐姐的房间里面。”

  说着,她走向前去,推开了轻掩着的厚重木制大门,走了进去。

  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与府外无异的破败之景,一股浓浓的霉味扑鼻而来,整得小姑娘直呛,小姑娘免疫的只是尸气,并不包括霉味。

  小姑娘捂住鼻子,带着毛求道和灰衣僧人来到了府中姐姐晓玲的闺房,闺房的门紧闭着。

  咚……咚……咚……

  小姑娘敲了敲房门,喊道:“姐夫,在吗?我是晓真——”

  就这样喊了几声没有任何动静,小姑娘犹豫了一下,推开了房门,在场的三人都愣住了——

  这房里,东西摆放得井井有序,地板,桌子以及其他的物件皆是一尘不染,与外面的破败之景比起来,仿佛是个与世隔绝的空间。

  “这里面的东西跟姐姐在世的时候,摆放得一模一样。”小姑娘看得有些出神。

  ……

2、毛求道之尸妖篇4小姑娘晓真

  (四)小姑娘晓真

  “别问了——”

  正当二人焦急之时,从二人身后的黑暗处,传来了略显稚嫩的声音。

  二人闻声急忙转过头去,只见一个全身脏兮兮的小姑娘慢慢的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小姑娘约莫十六七岁,身上的衣物破旧不堪,脏兮兮的脸蛋看起来十分的舒服,眼睛里透露着与她年龄不相符的沧桑。

  “二位不要问了——”

  小姑娘往前走了几步,言语中带有几分悲切,道:“唉,阿婆是可怜人。”

  “你是晓玲?!”毛求道仔细地观察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孩,失声喊了出来。

  “晓玲?!”小姑娘愣了愣。

  “不好意思认错人了,姑娘长得很像贫道的一位朋友。”

  毛求道一脸诧异,暗叹这世间竟有如此相像之人。眼前这小姑娘与毛求道在鬼界中遇到的女鬼晓玲长得非常的相像,宛如是用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般,只不过,眼前这小姑娘比女鬼晓玲少了几分妩媚,多了几分稚气。

  “道长,你认识我姐?”小姑娘怪异的看着毛求道。

  “你姐?”毛求道回道。

  “我姐便叫晓玲,我叫晓真”那小姑娘沉吟了少许,有些哽咽地说道:“不过,我姐早在四年前就已经离开人世了。”

  迎面吹来一阵微风,小姑娘额前的秀发被卷起,满脸的哀伤暴露无遗。

  “小姑娘,不好意思,贫道不是故意勾起你的伤心事的”毛求道有些尴尬,说道:“贫道兴许认得你姐。”

  “道长说笑了,我姐跟我在这个小镇上生活了十多年,并未离开过这个镇子,又怎么会认识道长呢。”小姑娘脸上的忧伤敛去,似乎对毛求道起了警惕心。

  毛求道苦笑了一下,不做争辩,料想,若是说自己是在鬼界认识她姐的,那小姑娘也不会相信的,兴许还会对自己堤防的更厉害。

  “小姑娘,你可认识李平安这个人?”毛求道问道。

  “李平安,他——”小姑娘有点犹豫,不真切地看着毛求道,像是在思考着,又像是难以启齿。

  “……咯咯……咯……咯咯……”

  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待小姑娘做出回答,正扶着门板哭泣的老妪突然着了魔怔,骤然间停止了哭泣,猛地蹲在地上,蜷曲着身体瑟瑟发抖,颤栗着的双手疯狂地撕扯着她那已经糜烂得不成样子的脸,从喉咙的最深处不断的吼出一声声凄厉的咯咯声,像是在哀嚎,其状相当的可怕。

  小姑娘见状急忙冲到老妪身边,一边拍着老妪的背,一边冲着老妪说道:“他没来,不要怕,他没来,不要怕……”

  老妪在那小姑娘的安抚下,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停止了凄厉的哀嚎,但依旧蜷曲着佝偻的身体,不住的发抖。

  毛求道和灰衣僧人不约而同地退到了一旁,今夜发生的事情太多,太过突然,太过诡异,诸多的疑虑加身,他们早已有些见怪不怪,老妪突然发疯超出了二人的意料,但他们二人插不上手。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上,漆黑可怕的凶兽开始隐去,渐渐了露出鱼肚白。

  老妪在小姑娘的安抚下,似乎靠在门板上睡了过去。

  小姑娘缓缓站起身子,转过身来看着像两根柱子似的,笔直的杵在门前的二人,一个是身着灰色僧衣庄严肃穆的和尚,一个是怀里紧紧地抱着一把暗红色木剑的青年道士,小姑娘似乎有所触动,感情这一僧一道从老妪发疯起一直保持这个姿势站到了天亮。

  “道长——大师——”

  小姑娘向二人弯了弯腰,说道:“你们快趁着天亮离开这个地方,你们的本事我是看到过的,二位道行虽高,但这里不是个久留之地——”

  灰衣僧人微微一怔,说道:“难不成,那时在黑暗中的那个人就是你?”

3、毛求道之尸妖篇7尸妖始显

  (七)尸妖始显

  “呜呜——呜——呜——”

  毛求道正欲开口,猛地刮来一阵阴冷的风,风中夹杂浓郁的血腥味,一道黑色的身影,携着雷霆之势朝着毛求道的身后扑来。

  毛求道前面站着小姑娘,无法退避,只得转身仗剑相抵。

  “砰——”

  只听一声巨响,毛求道被逼退了好几步,直至后脚瞪在了门板上。

  原来的位置上,站着一个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的人,那人身着破烂的黑色阴阳道袍,他的脸一半狰狞如恶鬼,另一半却是英俊的人脸。

  在他的身上毛求道没有感受到一丝人气,却蛰伏着极其可怕的尸气,真是个危险的家伙,眼前这个家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尸妖。

  人有人道,鬼有鬼道,尸有尸道,人鬼尸都有自己的修炼法门,尸道修炼到一定程度,似人似妖。

  传说中,鬼道和尸道修炼到极致,已经再也不能靠尸气的积累来提升了,只能借助阳刚的天雷来除去身上的阴气和鬼气,称之为天雷化阴,随着天雷化阴的程度加深,鬼和尸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阳气,进而出现人的特征,到最后,甚至可以再次为人,这样的家伙是极其可怕的。

  那个深不可测的红衣妖艳女估计差不多就要完成天雷化阴了,至少毛求道面对着她是感受不到她身上的尸气的,而眼前这个家伙应该是刚刚接触天雷化阴,全身只有半边脸出现了他本来的特征,可即便如此,也要比之前遇到的摄青鬼厉害的得多。

  那人的眼神透露着浓浓的凶光,嘴里不停的低吼着:“死死——死——死——”

  他的手臂不停地挥舞着,举手投足之间,环绕着霸道的尸气。

  毛求道心中暗喜,刚刚那尸气似乎并没有对自己起作用,难不成是因为自己与地书合二为一的原因。

  “姐夫,住手——”毛求道身后的小姑娘开口了。

  听罢,身着黑色阴阳道袍的尸妖微微一愣,随即眼睛里再次布满凶光,“死死——死——”

  “没用的——”灰衣僧人神情凝重的对小姑娘说:“他已经杀红了眼,身上戾气重的很,他现在认不出你来。”

  “大师你保护好晓真姑娘,让贫道会它一会。”

  毛求道有点跃跃欲试,他很想知道,从鬼界回归,拿到一部分记忆的自己能够达到怎样的程度。

  “天地有正气,鬼怪皆降服,急急如律令——”

  毛求道催动口诀,手中暗月暴涨,化为两米长的巨剑,暗红之光大作,此时的暗月与以往稍有不同,巨大化的剑身上,紫色的电光隐约可见,看来是上次被天雷劈打之后,沾上了些许圣神的气息。

  “祖师爷在上,求道借法——”

  毛求道同时催动了两个口诀,只觉身上天地正气鼓荡,心中充满无穷战意,双手握剑便朝尸妖劈去。

  面前的不速之客,竟敢率先动手,尸妖看来极为愤怒,目中凶光有如实质,不避暗月的锋芒,随手一爪便往毛求道砸去,这看似随意的一击似乎蕴藏着无限的杀机,似有无穷伟力,速度之快令毛求道不由得暗自赞叹。

  毛求道不敢硬接这招,侧着身子,躲开了尸妖的利爪,顺势将巨大化的暗月往其腰间劈去。

  “砰————”

  又是一声宛若金石碰撞的巨响,尸妖不闪也不避,生硬的凭着如钢铁般的身躯,将这迅猛的一击接了下来。

  毛求道见这一击未见成效,反手又是一击。

  “砰————”

  尸妖只手一挥将暗月格挡开来,电光火石之间,另外的那只手已然抓向了毛求道的胸膛。 1/3123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