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红马甲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红色马甲

红色马甲在一所师范大学的校园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恐怖的故事:这个故事发生的确切时间已经没有人知道,只知道这个故事发生在该校的女生宿舍的浴室里。那时,有一个女生(我们就叫她小静)刚进校,才大学一年级。你知道,大学是在九月份开学的,因此天还是很热。某专业的班长,晚上自习到很晚,回到宿舍后,就到浴室去洗澡,准备洗,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大全网校园鬼故事栏目!

鬼段子分享:妈妈的手,小明睡在妈妈睡的大床旁边的小床上,每天夜里小明的妈妈都会从被窝里伸出手拉住小明的手,小明才能睡着.有一天,有人发现小明全家都死了.小明的爸爸被砍成了肉泥,小明的妈妈也死了,小明也死了。小明手里抱着一个血淋淋的胳膊。你知道小明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您看懂了吗?


  在一所师范大学的校园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恐怖的故事: 这个故事发生的确切时间已经没有人知道,只知道这个故事发生在该校的女生宿舍的浴室里。
  那时,有一个女生(我们就叫她小静)刚进校,才大学一年级。你知道,大学是在九月份开学的,因此天还是很热。某专业的班长,晚上自习到很晚,回到宿舍后,就到浴室去洗澡,准备洗完后就去睡觉。
  洗着洗着,突然听到浴室的木门外有动静,一个奇怪的声音飘荡在浴室里:“红色马甲 ——红色马甲——红色马甲要不要?”


  小静听了,想到 进校时就有人对她说过,如果你晚上在洗澡时听到有人叫卖红色马甲,千万不要答应。当时她也不以为意,认为这只是谣传。这时听到真有人叫卖红色马甲,心里一颤,但转念一想,这肯定是同学为了吓唬自己而搞的恶作剧,也没看,就说道:“好 啊,给我一件!”
  外面的声音说道:“你确定?”
  “当然喽!”小静听了之后,更为确定是玩笑。
  “好!我给你——”之后就再也没有声音了。
  小静洗完之后,回到宿舍,见同学们都睡了,她想想刚才的事,觉得有点怪,但实在是很困,也就没再多想,睡了过去......
  第二天,同学们起床后,见小静还睡在床上,都觉得非常奇怪,因为平时她都是第一个起床的,今天怎么还不起床?同学们就到她床边叫她,可怎么叫也叫不醒?掀开被子一看,小静浑身鲜红,所有的表皮都没有了,真好象穿了一件红色马甲......
  所以奉劝大家,在洗澡时听到有人叫卖红色马甲,你可千万不要答应哦!



看鬼故事就上鬼故事大全网,微信公众号:guidaquan

读完校园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红色马甲”,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鬼大大哦!鬼段子:妈妈的手,小明睡在妈妈睡的大床旁边的小床上,每天夜里小明的妈妈都会从被窝里伸出手拉住小明的手,小明才能睡着.有一天,有人发现小明全家都死了.小明的爸爸被砍成了肉泥,小明的妈妈也死了,小明也死了。小明手里抱着一个血淋淋的胳膊。你知道小明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您看懂了吗? 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2、朱运锋讲:红马甲

本文以红马甲为主题,共有1084个文字,大小约为4KB,预计阅读3分钟,主要讲解是:10月2日,北京,闹鬼的传言吸引了许多探险者游览。不管你信不信,爷爷说后来的东北衰退,与龙巢中的小白蛇离开有很大的关系。 红马甲 ,到厨房里打开冰箱,取出水畅快的牛饮了

  10月2日,北京,闹鬼的传言吸引了许多探险者游览。不管你信不信,爷爷说后来的东北衰退,与龙巢中的小白蛇离开有很大的关系。红马甲,到厨房里打开冰箱,取出水畅快的牛饮了几口,白峰就把剩下的水丢进了冰箱,准备回去继续睡觉!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人信诸天神佛为主,也有人奉各界妖魔为尊。天地万物相生相克,我明有阴必有阳;有黑暗必有光明。

  爱,对每个人说都不同。爱可以是肉身感官中最强烈的一种,也可以非常细腻微妙。爱可以被用来创造或用来毁灭、用来操弄和控制,或是毫不限制地给予。

  当时一点都不害怕,而且也没在意,就开回家了,回家洗洗弄弄躺在床上,我心想不对啊现在已经1点多了,谁会在大半夜上坟上坟我们这里也不是光点两个蜡烛就好了我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

  08年过年的时候正月初一我们全家吃年饭,姑姑打电话给奶奶说爷爷嫌奶奶忘记20年的夫妻情分过年也不给他供上点吃的,看这一家人吃饭很开心,奶奶把桌子上的给个菜都夹到碗里点放在冰箱上面。晚上姑姑又打电话说爷爷说的饭菜很不错。

  红马甲,白若兰是原来我们村的一个未婚女性,当然那是在很久以前了,久到那时我还没出生,我爷爷奶奶带着一家子刚刚受文革的波及下放到那里。据说白若兰也是被下放,据说她很漂亮,人如其名。据说很多关于她的传说,传的最多的是他经常被仙家附身,在那里没什么凶神恶煞,毕竟是紧挨京城的京郊。所谓的仙家就狐狸精。

  84年左右北京发生了件大事,当时人们、尤其是住在劲松附近的,个个都是人心惶惶的。大家都在传说李老住的那幢楼闹鬼,每当天黑,一进那个楼门,就能听到凄惨的哭声,在你耳边萦绕,并可以看到周围鬼火闪烁,而楼道里的照明灯也忽明忽暗,足已吓破人胆。而到了夜深人静家家进入梦香时,门外却热闹非凡,聊天儿的、搬东西的、打架的、骂孩子的声音都清清楚楚,但当人们打开房门,声音骤停,只留下探头观看的邻居面面相觑。

  红马甲,大学时期另外一个系的同学,男生。有一次他告诉我,他有次回宿舍的时候,一边走一遍手无聊的在宿舍楼墙壁上拍啊拍的,结果忽然拍了一下手感到一团头发,他吓了一跳,立刻跳开想看清怎么回事,结果看见在一个较宽的墙缝里,站着一个穿裙子的女性面对他站着,但是却是身体面对他,头部则是后脑勺对着他,而且发出闷声的哼声,这鸟人当即吓尿,赶紧跑回宿舍。这事情后来真相大白是一个高年级学长在和女朋友约会,两人穿情侣装,刚好分别前在那个宽墙缝那里吻别,男外女内,两人亲得正火热的时候,忽然那个男同学手拍到学长的后脑勺,光线极差将两人看成一个扭曲的人,那闷哼声是女生堵着嘴又被撞痛了发出的惨叫。

  小编简单的介绍了“红马甲”,不要忽视想象,它是我们创意的源泉!

3、红马甲

  她不知道,大家为什么都叫她扫把星。不过她不在意,在孤儿院已经十五年了,早已麻木。她想,能让她坚持下来的,除了慈爱的院长林夫人外,就是她最好的朋友小沫了。她跟小沫同岁,而且都是从聖比医院出生的。她出生时妈妈难产死掉了,爸爸也在她两岁的时候死于车祸。也许这就是大家叫她“扫把星苏淼”的缘故吧。

  苏淼两岁进入这家孤儿院的时候,小沫已经在这里了,比苏淼更惨的是,小沫的父母都活着,但是因为小沫头上的先天伤疤,不愿意要她,托人送到孤儿院的。虽然父母双全,却没有享受一天的父爱母爱,从记事起,小沫的妈妈就是林夫人。

  两个人的相遇,应该从三岁的时候,从争夺一个破旧的洋娃娃开始。当苏淼爱惜地抚摸着洋娃娃时,受惯了林夫人宠爱的小沫一脸傲慢地站在她面前,伸着小手,示意苏淼交出“宝贝”。苏淼天生胆小善良,怯怯地举起玩具递给小沫,满眼的笑意。从那一刻起,小沫就习惯于抢夺苏淼的快乐,凡是苏淼有的,她必须有。

  而苏淼却把这种抢夺看作是分享,她把小沫当作最好的朋友,事实上,只有林夫人和小沫不叫她“扫把星”。她很高兴能有小沫这样的朋友,朋友之间分享快乐是理所应当的。

  小沫却不是这么想,苏淼在孤儿院的女孩子当中无疑是最漂亮的,老天已经给了她那么娇美的容颜,凭什么还要给她那么多快乐。小沫想,除非她也有像我这样的伤疤,否则就不配得到那些玩具,不配得到林夫人的关心。实际上,她很赞同大家叫苏淼“扫把星”,因为她的到来夺走了小沫太多的幸福,心爱的玩具,林夫人的关爱,甚至,大家对于她脸上伤疤的关注,都不及苏淼的身世了。这些都让她无法容忍......当然,她不承认自己是在妒忌这个美丽又善良的女孩。

  可是无论如何,大家都相安无事地度过了十五年。小沫和苏淼都出落得娇艳欲滴,小沫的伤疤用整齐的刘海遮盖起来,看起来也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呢!而苏淼还是安静得像一只小鹿,淡雅如青莲,在午后的阳光下,美得让人窒息。当然,一切如故,她的漂亮发卡还是总被小沫拿去,虽然小沫根本不用发卡。

  小沫唯一夺不走的,应该就是他了吧。

  柳轩来的时候,林夫人让大家列队欢迎新朋友,这是孤儿院几十年的传统。他干净的白衬衣外面,不合时宜地套着一件红马甲,看起来像劣等餐厅的侍者。大家窃笑的时候,他死死地盯着唯一没有笑的苏淼。

  十七岁的苏淼已经懂事儿很多,她跟柳轩坐在花池边上聊天的时候说,不要再穿这件红色马甲了,我知道被大家嘲笑的感觉。柳轩潇洒地笑笑,可是没得换啊,你要给我做一件新的吗?苏淼没抬头,嗯,但你要把这件红的送给我。柳轩嘿嘿一笑,他知道这只是个玩笑。

  可是苏淼没这么想,她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帮林夫人打扫卫生,求林夫人选了一块好看的花格布料,在别人睡觉的时候,偷偷做了一件马甲。她不敢白天做,她知道小沫一定会拿走这件马甲。别的东西她都舍得,但这件马甲是给柳轩的,她不舍得给小沫。

  柳轩看到这件崭新的马甲时,感动得想抱抱苏淼。可是又不敢,一时间张着双臂在那里不知所措,苏淼低着头,乖巧地靠进他的怀里,低声问道,喜欢吗?

  嗯,喜欢。

  苏淼娇嗔,那还不换上,你答应红的要给我的。

  柳轩麻利地换上新马甲,整个人精神了不少,苏淼也吃吃地笑着说,快,把红的给我,一件像服务生的马甲。

  柳轩不好意思地笑笑,他本是开玩笑的一句话,苏淼却当真了。他想,他也要为苏淼做些什么才好,他问她,淼淼,你喜欢什么呀?

  我啊?喜欢你。

  苏淼娇羞地跑开之后,柳轩有点儿发呆,喜欢我?

  一个不大的孤儿院,小沫趴在窗户上看着这一切。心里暗骂,矫情的贱人,红马甲,红马甲!今晚我就烧了你的红马甲!柳轩也是我的!你怎么配跟柳轩在一起呢!!!

  孤儿院的晚上没有吵人的喧嚣,女孩们躺在床上窃窃私语是唯一的娱乐。

  “小沫。我想我喜欢柳轩了。”苏淼躺在床上,清澈的眸子闪着亮晶晶的光。

  “是吗?我没有喜欢过一个人,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我要去厕所。”小沫冷冷地丢下这句话,蹑手蹑脚地穿好拖鞋,开门走了出去。

  阴森的走廊渗透着阵阵寒意,小沫抱紧双肩,有点儿后悔出来了,毕竟以前都是拉着苏淼一起的,现在自己往走廊尽头的洗手间走,真是有点儿害怕。可是不能回去再叫苏淼吧,那也太让她看不起了。小沫心里想着,便大步朝洗手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