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活见鬼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捉鱼活见鬼

  小时候在老家乡下,那里经常好发大水,村里的大多数年轻力壮的男人,都有涨水捕鱼的习惯,他们常用的捕鱼工具是一种用竹子编的叫“鱼罩”,下口大上口小,在大水退去后的浅水里,用这种捕鱼工具一人或多人,下到浅水里去罩鱼,当鱼被罩进鱼罩后,惊慌失措的鱼会在鱼罩里,乱冲乱撞,持罩人就会从上口伸手进去,正好浑水摸鱼,一抓一个准。

  我有个堂兄弟,比我大十多岁,那时正直壮年,是村里的捕鱼能手,只要发大水后,他一出去,基本上都是满载而归,可惜那时候,自己抓的鱼只能自己吃或送人,不准买卖,否则是要犯法的,所以在我们老家,一场大水过后,几乎家家户户的门前,都有晒鱼干的。

  记得在我八岁那年,老家发了一场大水,整个村子成了一个孤岛,村子为了躲避水灾,都建了很高的庄台,村上人家可以大水来时高枕无忧,但农田里都可以跑船了,这场大水足足持续了近一个月才开始下退,有道是水旺鱼肥,村里的家家户户纷纷拿起各种捕鱼工具,倾巢出动,农田里整天是黑压压的捕鱼人,我这堂兄,更是不分白夜,背着大鱼筐,掂着鱼罩,忙的是一塌糊涂,几天后,大水快退完了,农田见地,鱼少捕鱼人也少了,堂兄听说,在我们的村西头的“五叉路”水还不少,因为那地方地势比较哇,又有老年人说那地方比较阴,是个“乱葬坑”很少有人敢到那去捕鱼,堂兄当时二十多岁,仗着年轻气盛,不信这个邪气,当晚就拿起鱼罩带着装鱼的家什去了。

  “五叉路”的大水还没有完全退下去,在月光的映照下,现出灰茫茫的一片,微风吹过,唤起层层涟漪,常言说“鱼头上有火”,堂兄把鱼筐往腰后一扎,掂起鱼罩就下了水,不一会功夫,堂兄竟然罩住好几条鲤鱼,大的足有三斤重,堂兄心里这个乐啊,照这样捕鱼,不要个把小时,鱼筐就装不下了,正高兴着,又罩住了一条,堂兄正要下手进去抓,这鱼却从鱼罩下面“跐溜”一下,窜跑了,带起一窜水花。堂兄凭经验,断定这条不是黑鱼就是鲶鱼,不会少于五斤重,看着水花在前面突然消失,堂兄举起鱼罩,轻轻的淌着水过去,对准水花消失的地方就是一罩,鱼大劲头也大,竟然又钻跑了,同刚才一样,带起两步远的水花后又突然消失,一连四罩,罩罩如此,堂兄来火了,他把鱼筐从腰里解下,压在水里锁住口,重新举起鱼罩,轻轻的,慢慢的,猛的一罩下去,紧接着整身体一下扑在鱼罩上,用身体的重量,死死压住鱼罩,这一招果然管用,这条大鱼在罩内猛撞了几下后,就不动了,堂兄终于松了口气,心里这个美啊。

  短暂的休息后,堂兄把手伸进鱼罩,左抓右抓,却一点有鱼的感觉都没有,堂兄有点纳闷了,没见鱼跑掉啊,又抓了几下,还是没有,堂兄又把鱼罩使劲向下按按,确认没有任何漏洞,再次把鱼罩里摸了遍,还是没见鱼影子,堂兄抽回手,想看看鱼罩里的究竟,这时,鱼罩里忽然翻起一股水花,一张灰白色的,惨笑的人脸浮出了水面,对着堂兄还说了句:兄弟,你还没玩过瘾吗..........

2、活见鬼

  每当回想起这个经历总让我冒冷汗,看故事人可能觉得不怎么恐怖,带劲,那只是你没经历过而已!有句话不是这么说嘛,站着说话不腰疼。

  00年夏季的暑假,我们农村的穷苦孩子没其它事干,但抓鱼摸虾的事可没少干,平时没有零花钱,只能靠暑假钓龙虾 ,抓鳝鱼,赚取点零花钱。

  抓鳝鱼用的是塑料编制成的笼子,为了节约成本都是买材料自己编制而成,笼子呈凸状,凸字的两边是两个圆圆的进入口,装了圆锥型的塑料刺,鳝鱼只可以进,不可以出,凸字的顶端是一个让鳝鱼存活的地方,因为顶端那截是要留出水面一些的,为的是让鳝鱼不闷死。

  用细铁丝串了蚯蚓玄挂在笼子里,然后找鳝鱼喜欢待的田渠,河道,下在水里,因为笼子比较轻放在水里容易飘起来,所有上面要盖点土,水草什么的。夏天热,串了蚯蚓就得马上就下笼子,不然笼子里的蚯蚓放置时间太长会失去气味,还会干瘪掉,鳝鱼是夜间活动,最好等到傍晚去下笼子,为的就是保证蚯蚓在水里泡的时间短一些,气味重一些。

  那日摆弄好我16个笼子已经6点多了 ,拿着铁锹穿着大自己脚两码的雨鞋就出门了,由于雨鞋大自己一码走路呱唧 呱唧的响,用笼子抓鳝鱼的人不止我一个,而且天天抓,但哪里有那么多鳝鱼可抓呢!所以必须找一个好地方,最好没人去下过笼子,可想来想去你能想到过的地方必定也有人想到,突然灵光一动我想到一处地方,黑水沟,不过这个地方很can,can指这个地方经常死人,而且死因不明不白,当然我只是听长辈说,也没见过,或许是吓唬人也说不定,于是我出发了。

  每一个笼子我都下的很认真,终于还有最后三个笼子了,我找了一个小渠,看着里面浑浊的水和枯枝败叶,我知道肯定会有大收获,下好了笼子我刚要上岸,可雨鞋陷入淤泥里,拔不出,用了很大力气,就是拔不出。吃奶力气,使劲 ,我脚出来了,鞋子还在淤泥里,只好用铁锹挖,终于鞋子拔出来了,不知道哪里冒出一条水螥头,就是水蛇,这种蛇毒性小,可呗咬到你也不好过,会起一个大包,甚至呗咬的那块肉肿的老大,我也不怕就用铁锹去砸它,很快被我砸死了,还没轮到我上岸,又冒出一条,我又去砸,死了 ,然后又冒出一条,砸死,又冒出来一条,打死……不知不觉,终于再打死十一条后蛇不再出来了 ,天也变得麻麻亮了,那时还小,也没多想,就赶忙把另两个笼子搞定,回来路过那个沟边,扭头看了一眼,刚才打死的蛇一条也没了,我不禁冒出一身冷汗,又一想刚才的蛇,突然觉得不对劲,冷汗流了下来,眼睛再从水沟移开,我打算奔回家里,抬头只看到远方一百五十米开外的地方突然多了一个人,穿着白衣服,背对着我不知道在干嘛,看到人我剧烈跳动的心平复不少,回家的路在那个方位,我就朝那个人的方向走去,然而我走离他一百米左右的时候它突然就不见了,那种在你视线范围内蒸发,那种可怕你真的想不到,只觉得心跳到了嗓子眼,浑身颤抖,脖子突然就挨了一口凉气“鬼啊~”一声大叫,我吓的拔腿就跑,不敢回头,因为听大人们说人身上有三盏灯,回头就熄灭了,鬼就能上身把人害了,我拼命的跑,由于雨鞋大自己两码不合脚,跑的很费力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被野草拌倒了,吓的立马爬起来继续跑,跑到住人只有100米远的一座桥上我跑不动了,远远的狗叫和灯火让我胆子大了些,回头看看只看到一个老头挎着一个篮子往这走,走近了才看到是住在我家后面的村里里的刘老汉,我叫了一声刘伯,他也没应我,只顾走自己的,我家的大黑狗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过来,朝着刘老汉一直狂吠,我训斥大黑狗,大黑狗还是一直叫唤,我踢了大黑狗一脚,它的样子仿佛很委屈,不再叫了,刘老汉也不闻不问,只顾走自己的道。

  回家我把这件事和我爹说了,他没说什么,就把我领到厨房,那时的厨房是用砖块漆的,都是大锅,有灶台 ,我爹就叫我在里面烤火,大夏天很热,让我围着灶台我有些不情愿,但我知道肯定是有道理的,我照做了。

  第二天天不亮喇叭就吹了起来,这是死人的喇叭声,好像就在后面,后知道是刘老汉,我惊的说不出话,上午我爹带我去收了笼子,收获挺大,鳝鱼都老粗,等我把雨鞋陷入地方的笼子里打开里面都是蛇,足足十一条,活生生的。

  见鬼

  故事发生在六年前。

  六年前我正直二十七岁,年轻气盛,不信什么神鬼之说,在我看来这些都是人们虚构拿来吓唬人的,而真正作怪的还是人心而已,但不久我的信念就被突如其来的怪事打破了,事情是这样的。

  六年前的夏季十分炎热,可能是近百年来最热的一年,村里的老人很多招架不住都一一离世了,到处都在办丧宴,哭哭啼啼,加上天热的厉害,闹心的很,烦不胜烦之下吃好午饭就溜了出去,打算去大河洗个凉水澡,降降火。

  烈日当头照,地皮都冒着热气往上升着白烟,突然感到晕呼呼的,可能酒劲上来了,晕的厉害,走不动了,就坐在了眼前的白杨树下。

3、黑段子-鬼说诡话一(活见鬼的空调)

  我家的空调坏了

  于是我从二手市场买了一个旧空调

  我的工资很微薄

  所以我的生活过的一向都很节俭

  我只能买得起二手的空调,二手的电动车

  我的房间里所有的东西几乎都是二手的

  二手的东西

  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毛病

  这个二手空调也是

  时常自动关闭

  时常又自动开启

  有的时候一分钟内都可以反复个四五次

  我也只好反反复复的跟着按着遥控器

  我真是受够了这个二手空调

  活见鬼的空调

  真是活见鬼

  “你看见我了?”

  我听到了有人在说话

  又像是在窗外

  又像是在屋内

  我的房间里只有我自己

  除了我再没有别人

  我确信这不是我自己的声音

  我眼睛开始环顾四周

  看向我屋子的每一个角落

  最后我目光聚集在了空调的吹风口处

  里面黑黑的,什么都看不见

  也许看不见的地方

  正是藏匿的好地方

  因为看不见

  所以藏起来才更加的安全

  “你不用看了,我就在这个空调里。”

  嘿,这家伙知道我在找他

  一个我叫不出名字的东西

  竟然就匿藏在我买的这个二手空调里

  鬼知道它是什么

  “你是谁?”我壮着胆子挺直了腰杆

  对着那个黑黑的吹风口说话

  如果你当时在场的话

  你一定听得出来

  我说话的声音是那么的颤抖

  甚至连我自己都听不清我在说什么

  它不说话

  它竟然不说话

  “你为什么躲在空调里?”

  这次它说话了:因为这是我的空调

  “那你是谁?”

  “我是活见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