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城门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陌生的城门

阿丁是个书信官。有一天夜晚,他送完所有文件,准备回家的时候,路上突然出现一道陌生的城门,城门旁的地上还竖着一个怪怪的石碑。

“真奇怪,这城门今天出门时还没看到,怎么起得这么快?这块石碑应该是新造的呀,可是怎么这么旧?连上头的字迹都看不清楚……”

阿丁看得正出神,一只脚不知不觉踩过了界,他正想折返,这才发现路变得完全不一样了。他回过头,原本的景色也完全变了样!阿丁叹了一口气,心想,反正迷路了,那也只好继续往前走走看喽!

阿丁来到了一间破庙里,庙顶只剩木头骨架,里面有尊神像,上头的金漆已经斑驳剥落,脸部都看不清楚了。神像的旁边还有一尊雕着牛头的神像,已经完全被蜘蛛丝覆盖爬满。

阿丁顿时起了怜悯,用自己的袖子帮牛头擦去脸上、身上的蜘蛛网和灰尘,好不容易才把牛头的塑像弄干净,他也满身大汗了,阿丁决定就在这里先休息一夜,明儿个再上路。

夜里,阿丁突然听见耳边传来清澈的溪流声。他循着声音走到一条陌生的河边,看见一位妇人正在洗东西。阿丁上前仔细一瞧,这位妇人不是同乡阿梅吗?好多年都没有她的消息了!

阿梅看见阿丁,脸色发青,紧张地问他怎么会到这里来的?阿丁将经过告诉阿梅,阿梅听了,露出忧虑的神情,沉思了好一会儿。

“这里是哪里呀?这么晚了,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儿呢?”阿丁好奇地问。

阿梅没有直接回答阿丁的问题,她好似要隐瞒什么,开始岔开话题,跟阿丁闲话家常聊了起来。她告诉阿丁,她已经结婚了,和丈夫就住在不远处的槐树下。阿丁看见阿梅洗着一种紫色的菜,叶子像芙蓉,从来没见过,就顺口问那是什么?

阿梅告诉他,这种菜叫做“紫河车”,是产妇的胎盘,传说只要洗十次就可以包生儿子,将来大富大贵、做大官;洗两次、三次的就是一般人,但生活可以衣食无缺……说着说着,两人已经走到阿梅家门口,阿丁于是入内坐坐,喝杯茶。

过了不久,阿梅的丈夫回来了,阿丁看到他竟然长着一颗大牛头,吓得差点儿从椅子上摔下去。阿梅笑吟吟地向丈夫介绍阿丁,一面伸手把丈夫的牛头给摘了下来—阿丁惊叫出声,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原来,那只是一个牛造型的木偶头啊!阿丁忍不住问,阿梅的丈夫可是演戏的艺人?不然怎么戴着一个牛的木偶头呢?阿梅赶紧扯扯丈夫的手,示意他不要多说话,只向阿丁介绍说,她的丈夫叫牛哥,并且叫牛哥给阿丁倒茶,回避了这个话题。

阿丁觉得阿梅怪怪的,但是他心想,多年没有见面,又是第一次到人家家里做客,如果多问会显得没礼貌,于是低头喝茶,假装什么事都没有,虽然他还是满腹疑惑。

这时,牛哥捧着肚子直喊饿。阿梅笑着取出了三盘菜、三只碗、一壶酒和几只杯子。阿丁早就饿了,这时闻到酒菜香,忍不住直吞口水。他先夹了一筷子青菜,满口都是家乡味,这让阿丁不禁胃口大开,直呼美味。牛哥看到阿丁那么捧场,好意夹了一块红烧肉要阿丁尝尝。

阿梅突然脸色大变,激动地伸手打掉阿丁筷中的肉,露出紧张和制止的神情。阿丁手中的肉掉在桌上,抬头望向牛哥和阿梅,三人面面相觑,霎时间气氛有点尴尬。

“这肉……”阿梅捡拾起来,垂低着的脸红通通的:“它臭了!不能吃,我换一道。”

“怎么会呢?我吃起来很香嘛!”牛哥说。

“我们这儿的肉,阿丁哥不能吃!”说着,阿梅快手快脚将红烧肉收走,换上两盘腌渍酱菜。

“唉!真可怜!”善良的阿丁心想,“看样子阿梅他们家境不好,大概是觉得肉贵,不方便拿来招待客人吧……”之后,他假装吃得欢畅,不想让主人家觉得为难。

2、城门的故事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而且,这故事一直到现在都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个世界,真的有很多事情没法解释。

  在我7岁以前,母亲带着我和妹妹作为随军家属在云南偏远的一个彝族乡镇上生活,而父亲则在对越自卫反击作战前线参战。我记得那时乡镇上只有三条街,其中有一条街有一座巨大的牌坊城门,城门终年用土基泥堵着,人们从这里经过,总是要绕路走,不能直接从城门通过。没人知道这座古城门何时建的,何时堵的,以及为何要堵。

  乡长换届后,新乡长认为应该好好治理乡镇街容,下命令恢复城门畅通,搬走土基泥。可有一天来了一位道士找到乡长说,这城门不能碰,否则必遭天谴。他说,土基泥其实是为镇邪而设,很久前因为没有土基泥阻挡,很多妖邪之物经城门而过,侵害镇上居民,死了很多人,所以请务必不要碰城门。

  在那个年代,封建迷信思想一定是严厉打击的,乡长告诫道士,马上从我面前消失,否则让公安抓他进去。

  土基石被移走了,城门终于畅通了,人们也能直接从城门通过了,少部分对城门有畏惧感之人仍然绕路而行。此后的三天,镇上没什么事发生,人们也认为乡长做的是对的,封建迷信不可信,城门早该如此。

  可是从第二周开始,怪事发生了,每天深夜,总有人能听到城门处有异样声响,像是风嘶,又像是骑兵群经过的杂乱马蹄声。每一家的狗都一夜叫个不停。而每天清早,都能听到鞭炮声,那鞭炮声不是为过节而放,而是家里有老人逝去的奔丧。一周来天天如此。

  乡长加派了深夜值更的人手,并且安慰乡民们,不必恐慌,一周来每天有人逝去不过是巧合而已,况且逝去的都是老人,自然规律,这世界哪有鬼,都是唬人的。

  但是一个月过去了,还是仍然每天都有人逝去,这在乡镇的历史上,从未发生过如此巧合的事情。人们不得不相信,城门土基石其实是挡住索命小鬼通道的好东西。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否则镇上的人都得死光。愤怒的乡民们自发地重新搬来土基石挡住了城门。怪事再一次发生,从堵上城门的当天晚上开始,再也没有听到怪声音,死人事件也从此停止了。

  后来,我们全家也搬到了昆明省城。十年后,我长大了,想再去看看自己童年生活过的地方,于是就在假期和父母一起重回故地。镇上的变化真的很大,盖了很多新房子,街道面貌焕然一新,很难找到当年的痕迹了。可当我不经意间的一瞥,我看到了那座旧城门,它仍然在那,而且城门仍然是堵着的。

3、城门的故事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而且,这故事一直到现在都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个世界,真的有很多事情没法解释。

  在我7岁以前,母亲带着我和妹妹作为随军家属在云南偏远的一个彝族乡镇上生活,而父亲则在对越自卫反击作战前线参战。我记得那时乡镇上只有三条街,其中有一条街有一座巨大的牌坊城门,城门终年用土基泥堵着,人们从这里经过,总是要绕路走,不能直接从城门通过。没人知道这座古城门何时建的,何时堵的,以及为何要堵。

  乡长换届后,新乡长认为应该好好治理乡镇街容,下命令恢复城门畅通,搬走土基泥。可有一天来了一位道士找到乡长说,这城门不能碰,否则必遭天谴。他说,土基泥其实是为镇邪而设,很久前因为没有土基泥阻挡,很多妖邪之物经城门而过,侵害镇上居民,死了很多人,所以请务必不要碰城门。

  在那个年代,封建迷信思想一定是严厉打击的,乡长告诫道士,马上从我面前消失,否则让公安抓他进去。

  土基石被移走了,城门终于畅通了,人们也能直接从城门通过了,少部分对城门有畏惧感之人仍然绕路而行。此后的三天,镇上没什么事发生,人们也认为乡长做的是对的,封建迷信不可信,城门早该如此。

  可是从第二周开始,怪事发生了,每天深夜,总有人能听到城门处有异样声响,像是风嘶,又像是骑兵群经过的杂乱马蹄声。每一家的狗都一夜叫个不停。而每天清早,都能听到鞭炮声,那鞭炮声不是为过节而放,而是家里有老人逝去的奔丧。一周来天天如此。

  乡长加派了深夜值更的人手,并且安慰乡民们,不必恐慌,一周来每天有人逝去不过是巧合而已,况且逝去的都是老人,自然规律,这世界哪有鬼,都是唬人的。

  但是一个月过去了,还是仍然每天都有人逝去,这在乡镇的历史上,从未发生过如此巧合的事情。人们不得不相信,城门土基石其实是挡住索命小鬼通道的好东西。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否则镇上的人都得死光。愤怒的乡民们自发地重新搬来土基石挡住了城门。怪事再一次发生,从堵上城门的当天晚上开始,再也没有听到怪声音,死人事件也从此停止了。

  后来,我们全家也搬到了昆明省城。十年后,我长大了,想再去看看自己童年生活过的地方,于是就在假期和父母一起重回故地。镇上的变化真的很大,盖了很多新房子,街道面貌焕然一新,很难找到当年的痕迹了。可当我不经意间的一瞥,我看到了那座旧城门,它仍然在那,而且城门仍然是堵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