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食人草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食人草

  蕊蕊,是天立医院的一名员工,职位是一名护士,她长得很漂亮,一双柳叶眉下面,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有一个挺挺的鼻子,下面有着一个樱桃般的小嘴巴,就连明星都逊色三分。

  (故事就此开始)在蕊蕊所在的医院里,有着一个非常喜欢他的人(暂时叫他秦末),便想着送蕊蕊一些东西,于是,他想了想,上街随便找了一个花鸟店,奇怪的是,这家花鸟店一个人都没有。秦末试探着往里面看了看,发现里面没有一个员工,只有一个满脸是皱纹和疮的老人,在幽绿色的灯光下,显得格外阴森,秦末咽了一下口水,便颤颤巍巍的走了进去,却全然不知,老头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面前,对秦末说:“要...什...么?”秦末说:“我...我想要一...一个盆栽。”老头说:“跟...我...来。”秦末跟着老头一直往里走,秦末发现,这里的东西都没有了生命,花草都枯萎了,甚至被风一吹都有可能被吹成灰,这里的鸟,躺在笼子里,一动不动,老头一直带秦末走到了尽头,秦末这才发现,这里还有一个房间,老头用钥匙开了锁,让秦末进去,秦末发现,这里只有一盆非常好看的盆栽,没有一点枯萎,他心想:“既然这么漂亮,蕊蕊一定喜欢。”便捧了起来,给了老头千,高高兴兴的跑走了,可他却没注意,老头的嘴角,翘起了一个异常诡异的弧度。。

  秦末回到医院,对蕊蕊说:“蕊蕊,你猜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蕊蕊说:“什么啊,这么神秘?”(秦末吧盆栽给了蕊蕊)。“哇,这个盆栽真漂亮啊,秦末谢谢你。”蕊蕊高兴地说。被自己女神夸奖的秦末,脸红了起来。

  蕊蕊把盆栽带回了家,放在了床头柜上,开心的欣赏这个盆栽,看着看着,便入睡了。。这时,午夜12点整,那个盆栽突然动了动,叶子蔓延到他的手指上,划开了一个口子,便贪婪的“舔”起来,此时,叶子发出了微微红光,又长高了1厘米....而蕊蕊的伤口,却以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愈合了。

  蕊蕊晚上每天躺在自己的床上,只要到了12点整,那个盆栽吸食蕊蕊的血液,然后长高1厘米。就这样,过了好几个月,蕊蕊的脸色也越来越白,走路也越来越摇晃,同事觉得她病了,可是好强的蕊蕊却说自己一点事都没有,同事也不敢再问了,只好叹口气,回到自己的工作室口。又过了几个星期,蕊蕊甚至已经走几步都会晕倒,同事硬把她推进医院,蕊蕊也一直挣扎,说着:“我不要去医院,我不要去医院。”最后,同事还是把蕊蕊送进了医院。医生说只是缺血,输点血,休息休息就好了。过了一段日子,蕊蕊终于好了起来,他回到了医院,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工作,然而,她的眼睛,一直闪烁着一种恐惧的光芒。当天,蕊蕊回到家后,站在门口找钥匙,突然看见自己的影子旁边,多出了一个人,把蕊蕊吓坏了,他上拿出钥匙,开了门,躺在床上,蜷缩在被窝里发抖,说着:“是我不好,请不要来找我,求求你了。”

  原来,蕊蕊原来有过一个男朋友,她的男朋友上街,看见有一个女的勾引他,她就忍不住心里的那种欲望,就径直把她带到宾馆里,和她 xxoo,可是,这个事情都被蕊蕊的哥哥映入眼帘,他打电话给蕊蕊,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蕊蕊当时就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崩塌了,她便找到了那个旅馆,拿起自己手里的菜刀向那个女人砍去,女人一声尖叫后就死了,蕊蕊的男朋友却吓得连衣服都没穿就跑了,本来这件事情已经被蕊蕊忘了,但是,在他输血的一个晚上的噩梦,让他唤起了那层记忆,随后,就有很多事出现在她面前。

  几天后,邻居发现经常锻炼的蕊蕊一直在家里没有出来,邻居敲门蕊蕊也不开,便找了一个开锁专家来吧蕊蕊的家门撬开后,发现蕊蕊已经惨死在家里。。。

  (完)

2、食人草

校园鬼故事《食人草》讲述了一场夏天的大雨让凤莱这座饱受雾霾困扰的北方内陆钢铁城市感到一丝清新,空气中弥漫着花草的香味,傍晚,银行会计许斐忙完了一天的工作,准备下班回家,她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从一座海滨城市的三本院校毕业之后回到,鬼段子分享:A小区死了一个人,家属准备火化的时候,死人不见了。晚上,娜娜的门被敲开了,一群人在外面说,有一个死人跑了,我们看到一个黑影跑进了你的房间,所以……娜娜吓得脸都变色了,和这群人在房间里仔细找,但没有找到什么。“可能跑到别的地方去了。”这群人没找到就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心里还在想,到底尸体会在哪儿呢?这时候娜娜收到一条短信,短信上写着:别侧睡,看着我。您看懂了吗?阅读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大全网校园鬼故事栏目!

一场夏天的大雨让凤莱这座饱受雾霾困扰的北方内陆钢铁城市感到一丝清新,空气中弥漫着花草的香味,傍晚,银行会计许斐忙完了一天的工作,准备下班回家,她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从一座海滨城市的三本院校毕业之后回到家乡过着安稳惬意的生活,她皮肤白皙,扎着干练的马尾辫,身材高挑,虽然不是什么耀眼的美女,但是却有种独特的清新气质,妩媚动人。今天的天气格外好,她心里琢磨着,虽然暂时还没有另一半和自己分享这清新和安逸,但是她决定下班后自己去散散步,好好呼吸这难得的好空气。换下了银行的工作装,她换上了自己心爱的衣服,把一身西服换成了一条刚去省城大商场买的Lee牌蓝色低腰小脚牛仔裤和一件H&M的白色T恤,把一双黑色的尖跟鞋换成了一双粉红色平底鱼嘴鞋,虽然隔着一层肉色的丝袜,但还是能看到她白皙的脚趾以及红色的脚指甲。蓝色的紧身牛仔裤配上那双亮色的平底鞋,简约而不简单,看到镜子中这样的自己,许斐也一阵微笑,将来会有人欣赏我的!

走出银行,许斐穿过一片嘈杂的菜市场,她来到了一个小公园,小公园靠着一座山,公园里面都是夏天出来乘凉的大爷大妈们,他们有的下棋有的有的打扑克,人们都在享受着这雨后的夏日傍晚。许斐是个爱安静的女孩子,她听着轻音乐,对眼前的嘈杂有些不满,她试图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品味这难得的好天气,她独自一人向小公园的山上走去,山里面的空气非常清新,这座山不高,许斐很快就爬到了山顶,虽然已经接近6点,但是太阳依旧高高挂在天上,远处几片火烧云让天空变成了红色。好美,许斐自言自语道,她听着《歌剧魅影》里面的曲子,独自享受着这份安宁。太阳渐渐落山,越来越红,一丝血红….

忽然,一阵香气袭来,这种香气不同于刚才的那种混杂着泥土味的清香,而是种带着甜味的香,虽然很淡,但叫人闻了感到迷恋,许斐很好奇,哪里来的这种香味,这种香味正是许斐最爱的香味,淡然,清爽,又有一丝甜味,叫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畅和迷恋,如果我遇到一个有这种香味的男人,我就嫁了!许斐暗暗得说。她仔细的闻着,并且环顾四周,寻找着香气的来源,原来香气是从山的另一边传来的,不对呀,山那边不是个化肥厂么,怎么会有香气,但是她不顾那么多了,因为她已经彻底被这股香气迷倒,她决定去山的另一边去一探究竟。正要走,电话突然想起了,是她老妈。

“斐斐,今晚怎么还没回来,不是约好了要和你张阿姨他们一家吃饭么,他儿子也和你一样刚刚大学毕业,现在去了市政府,她儿子也要找对象,正好,咱两家晚上聚聚,你张阿姨家条件很好,她儿子也很懂事,而且是公务员!斐斐,你也该早点为自己打算了!”

“妈,你看我现在一个人挺好的么不是,我不着急,真的不着急,我相信我自己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人!今天空气那么好,我自己出去散散步,真的好开心,晚上你们吃好哈,你就不用管我了!”没等他妈继续说她就挂掉了电话,摇了摇头,心想,说不定那个人就在山的另一边呢,一丝微笑划过她的嘴角….. 香气越来越浓,许斐也越来越兴奋,那是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感,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渐渐的有点轻飘飘的,眼前的树林忽然变成了一望无际的薰衣草花园,她仿佛来到了法国的普罗旺斯,小时候练过舞蹈的她,在薰衣草从中情不自禁的翩翩起舞,远处,乡间小道上面,一辆马驶来,缓缓停在许斐面前,驾驶马车的是一个穿着19世纪绅士服装的中年男性,棕色的眼睛,黒色的头发散发出独特的魅力,他的身上也散发出那种清香。

“你好,小姐,我们家主人在远方等您!请上车!”

许斐惊呆了,这个法国佬竟然说中文?!但是她却难以拒绝他的邀请,她踏上了马车。

“坐稳了!”

呼一声,许斐惊呆了,马车一下垂直飞到了云端,地面的一切都变得那么渺小。

“这是要去哪里,我要下去!”

“没关系小姐,我要带你去见我们家主人!”

“这”许斐虽然害怕,但是马车也出奇的安稳,她张大嘴也说不出什么了…

马车开始向前行驶,地面的一切像慢动作一样,开始她不敢向下看,慢慢的,她突然发现在这里看到的才是绝世美景!

蓝蓝的天,白白的云,这种天气比起家乡最好的时候都好了10倍,再看地面,一片片葡萄酒庄园,一片片城市,欧洲风情的景色也只有在电视上面她能看到,紧接着又是峡湾,然后是北极的冰冠,还好我地理高中时候学的不错,就是我数学和英语学不会呀,唉,许斐慨叹道。

“极光!这是极光吗?”许斐指着远处的那片绿色的光线惊叫,车夫点点头。

“我见到了极光了!此生无憾!此生无憾!”许斐激动的流泪了“.....此生无憾……”

马车继续前行,远处绿色的极光好似摆出了一副笑脸,一种诡异的微笑…….

一阵困意袭来,许斐在马车上面打了个小盹,可没一会儿一阵嘈杂的汽车喇叭声就吵醒了她。眼前的情景让她惊呆了,刚才还身处田园风光的她现在忽然置身于车水马龙中!刚才的马车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辆辆的汽车,大街上都是形形色色的行人,各种她听不懂的语言,马路两边都是各种服装品牌的商店,远处,各种知名企业的广告牌交相辉映,灯红酒绿,鱼龙混杂,这是她这个小城来的孩子这辈子都没见过的景象…..

“我在哪里?”许斐紧张的有些发颤,但是她知道这里不是说汉语的地方,很少和外国人对话的她根本不敢开口…..

“welcome to New York”一个年轻的男声从嘈杂的声音中传入她的耳朵。

许斐下意识得回了一下头,一个年轻的亚洲面孔的少年在向她微笑,他穿着一双黑色的休闲皮鞋一条深绿色的商务休闲裤,低调奢华有内涵的感觉,许斐也笑了笑,这时,她又闻到了那股香味,这香味不是从别人那里散发出来的,正是从这个少年身上发出来的,许斐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少年,他个子很高,五官都端正,眼睛不大但却有种独特的忧郁气质,这正是许斐最喜欢的类型…..

You are Chinese?

许斐用蹩脚的英文问那个美少年

“斐儿,你忘了我了?”少年一阵微笑,走到了许斐面前,那双忧郁的眼睛盯着许斐,仿佛有很多故事要诉说….

“你,你是,不会吧,真的是你?”许斐有点感到不可思议“你不是已经…..”许斐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少年就紧紧拥抱了许斐,眼含热泪得说:“没想到我们可以在纽约相见!”

两行泪也从许斐的脸上滚落,原来是他,她小时候青梅竹马的玩伴,从幼儿园到高中,他们一直在一个班里,然而高三的时候,男孩子母亲改嫁美国,他也随母亲来到美国,开始了全新的人生,而许斐却因为自己的爱慕对象的离去相思过度而导致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最终高考只考了一所三本院校。

“子强”许斐有点哽咽了,“他们都说你已经除了车祸,去世了!”

“傻瓜,我不就在你的面前么”两个人紧紧拥抱…….

时代广场的摄像机拍到了这对久别的情侣,全世界人都看到了这一慕…..

“斐,我买了今晚百老汇《歌剧魅影》的情侣套间票,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去看吧!”

“陪着你,我干什么都高兴!”

两人双手合十,穿过了几条纽约的狭窄街道,来到了灯火通明的百老汇剧院,演出已经开始,两个人迅速对号入座,此间情侣套间的设计极为别致,从外面看,就如同一个张开大口的瓶子,无端端的竟有些阴森恐怖的感觉,也许是有个性吧,许斐也没多想,有他在,我什么都不怕。两个人就这样进了昏暗的“瓶子”。许斐完全不懂英语,也对该剧没有任何兴趣,她的心中只有子强了,而子强亦是如此,二人在昏暗的包间里面激情相拥着。

“把鞋脱了,坐到我腿上来”子强坏笑着说。


(图文无关 如有侵权 联系删除)

3、食人草

  蕊蕊,是天立医院的一名员工,职位是一名护士,她长得很漂亮,一双柳叶眉下面,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有一个挺挺的鼻子,下面有着一个樱桃般的小嘴巴,就连明星都逊色三分。

  (故事就此开始)在蕊蕊所在的医院里,有着一个非常喜欢他的人(暂时叫他秦末),便想着送蕊蕊一些东西,于是,他想了想,上街随便找了一个花鸟店,奇怪的是,这家花鸟店一个人都没有。秦末试探着往里面看了看,发现里面没有一个员工,只有一个满脸是皱纹和疮的老人,在幽绿色的灯光下,显得格外阴森,秦末咽了一下口水,便颤颤巍巍的走了进去,却全然不知,老头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面前,对秦末说:“要...什...么?”秦末说:“我...我想要一...一个盆栽。”老头说:“跟...我...来。”秦末跟着老头一直往里走,秦末发现,这里的东西都没有了生命,花草都枯萎了,甚至被风一吹都有可能被吹成灰,这里的鸟,躺在笼子里,一动不动,老头一直带秦末走到了尽头,秦末这才发现,这里还有一个房间,老头用钥匙开了锁,让秦末进去,秦末发现,这里只有一盆非常好看的盆栽,没有一点枯萎,他心想:“既然这么漂亮,蕊蕊一定喜欢。”便捧了起来,给了老头千,高高兴兴的跑走了,可他却没注意,老头的嘴角,翘起了一个异常诡异的弧度。。

  秦末回到医院,对蕊蕊说:“蕊蕊,你猜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蕊蕊说:“什么啊,这么神秘?”(秦末吧盆栽给了蕊蕊)。“哇,这个盆栽真漂亮啊,秦末谢谢你。”蕊蕊高兴地说。被自己女神夸奖的秦末,脸红了起来。

  蕊蕊把盆栽带回了家,放在了床头柜上,开心的欣赏这个盆栽,看着看着,便入睡了。。这时,午夜12点整,那个盆栽突然动了动,叶子蔓延到他的手指上,划开了一个口子,便贪婪的“舔”起来,此时,叶子发出了微微红光,又长高了1厘米....而蕊蕊的伤口,却以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愈合了。

  蕊蕊晚上每天躺在自己的床上,只要到了12点整,那个盆栽吸食蕊蕊的血液,然后长高1厘米。就这样,过了好几个月,蕊蕊的脸色也越来越白,走路也越来越摇晃,同事觉得她病了,可是好强的蕊蕊却说自己一点事都没有,同事也不敢再问了,只好叹口气,回到自己的工作室口。又过了几个星期,蕊蕊甚至已经走几步都会晕倒,同事硬把她推进医院,蕊蕊也一直挣扎,说着:“我不要去医院,我不要去医院。”最后,同事还是把蕊蕊送进了医院。医生说只是缺血,输点血,休息休息就好了。过了一段日子,蕊蕊终于好了起来,他回到了医院,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工作,然而,她的眼睛,一直闪烁着一种恐惧的光芒。当天,蕊蕊回到家后,站在门口找钥匙,突然看见自己的影子旁边,多出了一个人,把蕊蕊吓坏了,他马上拿出钥匙,开了门,躺在床上,蜷缩在被窝里发抖,说着:“是我不好,请不要来找我,求求你了。”

  原来,蕊蕊原来有过一个男朋友,她的男朋友上街,看见有一个女的勾引他,她就忍不住心里的那种欲望,就径直把她带到宾馆里,和她 xxoo,可是,这个事情都被蕊蕊的哥哥映入眼帘,他打电话给蕊蕊,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蕊蕊当时就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崩塌了,她便找到了那个旅馆,拿起自己手里的菜刀向那个女人砍去,女人一声尖叫后就死了,蕊蕊的男朋友却吓得连衣服都没穿就跑了,本来这件事情已经被蕊蕊忘了,但是,在他输血的一个晚上的噩梦,让他唤起了那层记忆,随后,就有很多鬼事出现在她面前。

  几天后,邻居发现经常锻炼的蕊蕊一直在家里没有出来,邻居敲门蕊蕊也不开,便找了一个开锁专家来吧蕊蕊的家门撬开后,发现蕊蕊已经惨死在家里。。。

  (完)

  
        共1页/3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