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山屋惊魂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山屋惊魂

暑假的一天傍晚,外面下着暴雨,我们坐在一起吃晚饭。

“砰”的一声──酒瓶重重地砸在桌子上,我们三个人都哆嗦了一下。继父粗暴地呵斥:“他妈的,酒呢?怎么只有半瓶!你去给我把酒拿来!”

妈妈战战兢兢地说:“只有最后半瓶了,今天雨太大,没有到镇上去买……”

“什么!没有了?老子正喝得带劲,你跟老子说没有了?”

妈妈像做错事一样小声地说:“今天少喝点吧,明天雨停了我到镇上去买。”

“不行!没酒喝我今天怎么办?”继父蛮横地叫嚷着,“你现在就去!”

妈妈紧紧地咬着嘴唇,我和哥更是不敢开腔。继父面红耳赤地一拍桌子,怒吼道:“臭婆娘,你反了是不是?”他将空酒瓶“砰”的一声砸碎,拿着半截尖刀似的酒瓶指着妈妈:“你到底去不去!”

妈妈吓坏了,赶紧连声应允:“好好……我这就去买。”

她在床边的破柜子里找出些零碎票子,拿起伞就要下山。

我着急起来:“妈,这么大的雨,你怎么下山?”

“没事,这条路我走了十几年了。”妈妈安慰我。

“可就算你现在去买,一个来回也要三个多小时。”我回过头望了一眼继父,担心地问,“他忍得了这么久吗?”

“那又有什么办法?”妈妈叹息道,“你也看到他那个样子了,要是我不去,今天晚上消停得了吗?”

酒鬼已经不耐烦地叫嚷起来:“磨磨唧唧地干什么!还要我等多久?”

妈妈叹口气,在我的脸上摸了一下,匆匆地走了出去。

那恶棍丢下筷子,骂骂咧咧地离开桌子,躺在床上等酒。

我们住的是一间大敞房。东边靠墙是妈妈和继父的床,西边靠墙是我和哥哥的床,两张床周围分别扯起一块破布,就算是各自的“房间”了。

11点了,妈妈已经出去了三个小时,按理说应该回来了。窗外划过一道闪电,随后是一记震耳欲聋的惊雷。我的心猛地揪紧,惶恐地望向哥哥:“哥,你说……妈,她会不会……”

“别瞎想,不会的。”

继父猛地问道:“现在几点了?”“11点。”我冷冷地回答。

“这么久都不回来,她是存心要让老子难受!看她回来我不好好地收拾她一顿!”

我全身的血一下涌了上来,咬牙切齿地说:“她是为了给你买酒才出去的,你到底是不是人?”

继父怔了一下,随即从床上跳了起来,冲到我面前,抡圆胳膊,一巴掌打得我摔倒在地。哥哥赶紧扑过来护住我,也被他踢了一脚。那恶棍破口大骂道:“你个小畜生,老子供你吃、供你喝,你现在翅膀硬了,还敢教训起老子来了!我看你是好久没挨抽,皮子又痒了……”

就在这时,家里唯一的电灯突然熄灭了,房子陷入一片黑暗。继父转移了注意力,又去骂那虚无的电。快12点了,继父见实在等不来酒,摸索着朝床边走去,一脚踢到被他砸碎的玻璃瓶,又爆了句脏话。

我和哥哥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急如焚,盼着妈妈下一秒就会推门进来,但等到将近一点钟,妈妈还是没有回来。

我再也按捺不住了:“哥,我们去找妈吧!我觉得她肯定是出事了!”哥哥茫然无措地说:“可是家里只有一把伞,已经被妈拿去了。这么大的雨,我们怎么出去?”

就在这时,我们听到一记闷响和继父的一声惨叫。我没好气地说:“肯定是发酒疯摔下床了,别管他。”可是许久继父都没再发出任何声音。黑暗之中,我们俩疑惑的目光碰在一起。半晌之后,哥哥说:“过去看看?”

哥哥点了一根蜡烛,和我一起朝继父的床走去。到了床边,他略微犹豫一下,掀开那块破布。

“啊──”我们俩一齐惊叫了出来。继父面朝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头边有一摊鲜血。哥哥把蜡烛给我,将继父翻过身来。

眼前的景象实在骇人到了极点──继父的脸上有像尖刀般锋利的半截酒瓶,正好深深地插进了他的眼睛里。

哥哥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问我:“怎么搞的?”

“是不是他刚才迷迷糊糊地摔下来,正好插在了碎瓶子上?”

我们俩合作完成了对继父死亡的猜测,几乎是同时问出一个问题:“现在怎么办?”

我要马上下山找到妈,然后通知警察这里出了人命。哥哥犹豫不决:“不行,要是我们和妈刚好错过了,她一回来,发现家里有个死人,我们又不见了,不被吓死也会急死的!”

哥哥说的确实有道理,我们商量之后决定,今天晚上哪儿也不去。其实我们也没地方可去,这是半山腰的独门独户。

我瞥了一眼死状恐怖的继父,实在是不愿跟他共处一室。于是,我们把继父的尸体丢到屋后的房檐下,匆匆地返回屋内。

2、山屋惊魂

  我小时候住的地方因为是在雅安,靠近少数名族的地方,所以就在很多废弃的房子里,有些少数名族的人就搬到了那里面去住,这些人也比较守规矩,和我们那里的人相处的也不错,久而久之变得像是我们那里的人一样。

  我记得我们那里有个地方叫做崖上,那是一个村,不过是一个荒村,在哪儿的旁边有一个煤矿,煤矿没倒闭的时候还很热闹的,自从煤矿倒闭了,也就没什么人去那个荒村了。

  后来搬了几户人家在哪个地方,都是少数名族的人,似乎还牵扯到了什么恩怨,有一家的男人就没怎么见他出过门,也不到山下来和其他人一样,和我们村的人一起上班聊天或是怎么。

  他的孩子倒是挺不受人待见的,因为那小子手脚不干净,偷鸡摸狗的,以前还偷过我家的东西,被抓住了,大家都看在他还小的份上也就没怎么他。

  就是这样的一家人,注定会是一个悲剧结尾。后来那人的老婆也许是受不了一个人没田没地还要扛起一个家,所以就跑了。就只剩下了那个男人和孩子。

  两人经常是一饿就饿好几天,我们村的人心肠也不错,很多时候都会去给那家人送东西吃。我也去过一次,拿了一些米和一些菜,跟着几个好朋友,去了他家。

  他家应该说不是一个家,就只是一个棚子,就连雨都不能完全遮蔽。那个男人虽然在躲着我们,但是这样的房子我们也是能够看到里面。我记得很清楚,他的手好像有伤,并且已经烂了。

  我亲眼看见他把手里的钢片拔出来,然后又插进去。看得我是一身发麻想要赶紧的离开那里。其实那地方以前我们也很爱去的,因为有很多的鸟,孩子嘛,都喜欢打鸟。

  只是在后来不知道谁喂了一条很大的狗在路中间,久而久之这条路就荒废了,即使是那条狗被牵走了以后,大家都习惯了,也没人去那个地方了。

  送完吃的给他家,我们几个赶紧就离开了,看见他我总有一种比看见鬼还恐怖的感觉。离开那地方回到家里,那场面好几个星期我都不能释怀,基本闭上眼睛就是那钢片。

  时间差不多过去了半年,这天我们在山上玩儿,雅安景色特别好,冬天鸟儿也多,山上也干燥,我们几个就把网鸟的网架好,然后跑去拔了一些萝卜,围在一起就在山上打牌了。

  期间去看了几次鸟网,取下来一大堆落网的鸟儿,一边烧烤一边打牌,还啃着萝卜,然后就把时间给忘了。眼看天就要黑了,可我们还在山上。

  因为山上可能有熊,现在又是冬天,还不是深冬,熊在这时候为了即将的冬眠可是什么都吃的,晚上我们看不清周围,这会增加危险程度,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就做几个火把,然后打着回家了。

  上山的路有很多条,最安全平坦的一条路在百里堰过去,老人家都说过晚上不要去百里堰,我们也都知道怎么回事,就把那条路放弃了,然后就是我们上来时候的那条路。

  那条路上来很容易,但是下去就有些危险了,因为坡度大,还有几条深沟在旁边,在大晚上的,搞不好掉沟里就危险了。思前想后,我们还是决定走崖上那条路下去。

  哪里以前是煤矿,有大路,虽然荒废了很久,但是至少在马路上走路我们要安全的多。正好这里距离崖上也不是太远,笔直向下走个五六百米也就到了。

  商量好了路线我们就开始做火把了,火把的材料和工具就很容易搞到了,雅安到处都是竹子,随便砍一跟,然后一人拿上一节,把竹子最顶上的一端破开。

  塞上破布条,再倒一点柴油在上面,我们带柴油是为了更容易的生火,毕竟雅安虽然再干燥,也是雨城,山上的东西可没那么容易点燃的。

  在我们做好火把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几个人一人打着一个火把,直接就把周围好几米的地方都给照亮了,这火把还挺亮堂的。

  有了这火把我们都可以不用下山了,不过这也是想的,如果我们不下山,父母肯定就会一起来山上找我们了,这大晚上的就不要麻烦父母了,我们还是自己回去吧。

  我走在几个人的中间,就在快要到崖上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前段时间那个人好像死了。”一听我这话,大家都愣了一下。好像是这样,他儿子自从被接走之后,好像就没人理过他了,我们也没有再去送过吃的。

  尸体好像最后是被他兄弟叫人拉走的,这才死了没多少时间。大家都想起来,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杨随志胆子比较小,颤抖着声音说“要不我们在绕一圈,到周家湾下去,然后从公路回家?”

  他说的路是另外一条,这一绕我们都快绕道学校的后山了,显然这条提议我们都不赞同。我想了想说“硬着头皮走吧,我们这么多人还有火把,怕什么,就算有鬼他打得过我们几个么?”

  虽然我这样说,可我也是没有底气,跟鬼打架,我可不知道谁打赢过。可也没别的办法,我只能说这样的话安慰,我们几个继续硬着头皮走着。

  公路旁边的煤矿,在旁边就是荒村,我路过的时候不由的看了一眼里面。突然,就在这时,如同瓢泼的大雨侵染而下,一瞬间我们几个的火把就熄灭了。

  雨声就像是有人在哭泣一般,像是要穿透我们的耳膜。说时迟那时快,我拔腿就跑,也不管什么前面看得见看不见了。其他几人也是这样,在我身后奔跑了起来,大家这时都不敢回头。

  就在我们的身后,哭声,笑声,在雨中慢悠悠的传来了。跑了一会,接下来的路几乎是七八十度的石阶梯,有两三百米长,四五米宽,我们几个这么跑,又在下雨还是晚上,阶梯旁边可没有护栏,说不定就直接掉下去了。

  我赶紧换了个方向,朝着煤矿跑去,他们几个知道我的想法,就跟在我的后面。

  我们几个跑进了煤矿,躲在了一个以前放雷管的房间里。就在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房间的外面,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这脚步声一瘸一拐的,很不协调,那人生前就是个瘸子。我们围在一起声音都不敢发,他的脚步声走到门前,停在了门口。然后还敲了两下门。

  我们几个屏住呼吸,敲门声停止了,可是没有离开的脚步声。就在这时,我听到有人在叫我,还有叫杨随志的声音,我们的父母来了。

  与此同时,外面的脚步声就像是离弦之箭一样,迅速的就跑了。我们几个对视了一眼,赶紧大叫了起来。

  从那以后,崖上,我是再也没去过了。

  
        共1页/2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