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女鬼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别担心是女鬼

  人一倒霉起来,喝水都塞牙缝。这几天什么乱七八糟的倒霉事情接踵而来,凯宾也不知道是得罪了哪路神仙。

  自从上次在外婆家度了几天假回来,运气就开始走下坡了,半路单车爆胎,出门把钥匙锁家里了,这都不是事。他可是男子汉,这点小事都承受不了哪还能叫男子汉啊。

  可是……

  “啊!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这运气也实在是背得有点过头了,进更衣室之前明明看好的是男更衣室,一进到里头的怎么整个更衣间都是女的了。打算以她们入错更衣室为由把她们若干人等轰出去,不过到头来,好像是自己走错地方了。

  在自己被轰出更衣室外,贴在门上的竟然是:“女更衣室。”

  老天非要把自己整死就是了,游泳进入更衣室换衣服还要被人当色狼对待,整个人都不好了。

  更换不了衣服的凯宾只好坐在游泳池边发呆,看别人在游泳池里逍遥快活。

  “哎!呆子。”凯宾好像听到有人在说话,不过这呆子的称号应该不是说自己吧。

  他试过了被轰出女更衣室后进入男更衣室,但是好像无论他进了多少次男更衣室,进去里面之后,在场的都是女的。面对这种情况他也是见怪不怪了,对正在走霉运的自己,什么都有可能会发生的。反正也只能看不能换衣服的下水,凯宾准备离开。

  脚却移动不了了,脚腕处就像被人拉住,怎么都移动不了。

  “喂!呆子。”又一声叫喊,这次凯宾明确的意识到这个来自未知的地方发出来的声音确实是呼唤着自己,因为声音刚响起,他的背部就明显被人大大的推了一下。

  但是他回过头,身后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吓得他哇哇直叫,游泳场里面的人都以为他是神经病,巴不得远离他。

  脚被定住了,两只手不停的乱划,场面别提有多滑稽了,就像小丑。

  “我有那么可怕吗。”话刚落,一个一米多高,穿着碎花裙子,绑着两条麻花辫的女孩站在面前,不,应该说是浮在半空中。

  见到这一幕,凯宾的嘴像抽搐般的抖动,迟迟才说出一句话:“鬼……鬼……鬼啊!救命啊”

  “闭嘴,再不闭嘴,我让你倒霉一辈子。”

  凯宾立刻乖乖的闭上嘴了,虽然不知道这个女鬼为什么会缠着自己,但很肯定的一点,自己最近的倒霉事迹跟她绝对是脱不了干系的。

  “你是谁,为什么要害我。我跟你无冤无仇。”听着凯宾的话,女鬼倒是乐了,这小子观察力不错,这么快就发现是自己搞鬼的,还真是低估他了。

  “这个嘛!其实也没有什么啦,就是在阴间待太久,来人间散散步,玩玩,上来的时候刚好碰见你在土地公公庙前拔他的胡须,这是土地公公让我好好教训你的,等玩够了,我就会走的。”

  晴天霹雳啊,为什么跟朋友打赌拔土地公公的胡须会被这个黄毛丫头知道呀,莫非,真的是土地公公让她来教训自己的。

  既然知道了病根,那根治起来就容易不少了。

  “大姐,你饶了我吧。你看我屌丝一个,弄死我你也得不到什么。”凯宾软磨硬泡,图的就是眼前的女鬼可以大发慈悲,看在自己倒霉缠身,霉运不断的辛酸日子里,放自己一条生路。

  结果呢!女鬼的一句话,分分钟回到解放前。

  “好吧,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那我就多“照顾照顾”你几天。”

  凯宾:我后悔了,作者,刚才的话能不能收回?

  作者:调戏我的鬼还想调戏我的人,不行,没门。

  于是乎,凯宾灰溜溜的把这只突然驾到的鬼带回家了,一番盘问后,得知自己如此倒霉果真是她在搞的鬼时,真恨不得当场跑上去把她掐死。

  不过她现身过后,自己好像没那么倒霉的样子。就好像刚才回来的路上,无惊无险,安全到家。

  之前每次出街,他都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才可以出门,现在居然例外了。想到这里凯宾不仅内心有点小激动了。

  激动个什么劲,她没出现的话自己还不是过得好好的,至于么。

2、假面女鬼

  刘玥趴在床上,看着手表,现在已是深夜一点了,宿友竟还没回来。

  “她该不会出事了吧!”刘玥有些担心。

  那是因为宿友姚雪今天失恋了,被男友甩了,而且男友的新女朋友是她的好闺密,好闺密抢走了她心爱的男朋友,这个事实她久久不能接受,自己的男朋友和她好了后,竟背地里也和自己的闺密好上,自己的闺密还装的什么都没发生事。姚雪被这件事打击后,在宿舍难过了好几天。

  刚才,说要出去走走,但现在都几点了,还没回来,该不会做傻事了。

  想到坏结果,刘玥有些后怕,她从床上起来,披好外套正要开口去找姚雪,可刚一开门,就看见了姚血。

  “姚雪,你回来啦!”刘玥紧张的心情一下子轻松了好多。看到她平安回来,有点开心。

  但是姚雪,并没有理会刘玥只是沉着脸,目光空洞的望着前面,没有看刘玥,然后径直朝自己的床铺走去了。

  刘玥有些失落,她关好门,然后走到姚雪的床边慰问到“姚学,你去那了,现在都几点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但是姚雪还是默不作声,静静的做在哪儿,好似一具洋娃娃,没有灵魂了。

  “唉!姚雪,你有必要这样吗?不就是被男朋友甩了吗?干嘛要为这种人难过,这种渣男我们看清就好,不值得我们浪费时间去难过。”刘玥控制不住情绪,大声呵斥。

  只见,姚雪,睁大瞳孔,然后用一双恶狠狠的眼睛瞪着刘玥。

  这让刘玥着实一惊,从来就没有看见过她有这种表情。

  突然,她注意好姚雪的头发明明是短发,好像变长了,干才都在注意她的表情也没有注意好她的头发。

  “你,你去接了长发吗?”刘玥有些吃惊道。

  但只见姚雪,拉开被子,然后把被子盖在全身,然后就睡下,不理会刘玥了。

  刘玥无奈的叹了叹气,只好自行离开。回到自己的床铺,刘玥想,姚雪,现在还没从失恋的泥潭中脱离,还是不要烦她了,过俩天想开了,也许就不会这样了吧!

  夜已深,刘玥,没有想太多就睡了。

  突然,凌晨的动静吵醒了刘玥,刘玥睡衣朦胧,眼睛疲惫的起床,只见,姚雪往洗手间去了。

  刘玥也起来,也来到了洗手间,但是她也不知来洗手间干嘛?难道是要看姚雪干嘛?

  她躲在墙后面,向里面望去,只见姚雪打开水龙头,洗脸,刘玥转头要回去,但是她又回头看了眼姚雪,那知回头过后,竟隐约看见了,血,对,看见姚雪洗着脸,然后那水是红色的,就好像是血一样。

  她屏住了呼吸,回头,然后为了再次确认 ,她装过头,突然姚雪的脸就近在咫尺了,

  “啊!”刘玥吓的就叫了。

  而姚雪也没有说话,只是冷淡扫过姚雪的脸后,就回到自己的床铺了。

  而刘玥呆泻乐趣,她站在哪儿,神色慌张,于是她到洗手间去,看见那水是干净的,并不是什么红色的血。

  一下子提起的心,又松了回去。

  刘玥肯定到“刚才一定是自己看走眼了,一定是的”。于是她又回到了床铺。

  这一夜,刘玥睡到根本不安稳,她睡不着,望着对面的姚雪,她就越发奇怪,她感觉姚雪有点奇怪,跟平日里的姚雪大相不同。

  就这样,刘玥以为姚雪会变得好些,但是姚雪每天都是这样表情,冷淡的要命,从那晚回来后,就从没和自己说过话,而且也不会自己,连她平日里的好友都不理会。

  而且更奇怪是她那短发变长了,刘玥之前以为是接的,但她根本就看不到,接的位置,因为接发,哪儿至少都会有一些看的清的位置,但是没有,难道是买了假发,为了探究这个问题。

  刘玥曾经就在姚雪睡觉后,偷偷爬到她的床去,那张刚要检查她的头发,鬼使神差的,她就醒了,而刘玥被吓了一跳每次她就特别明锐明明已经看见她睡了的,但是等她来到她的身边后,她就睁开了眼睛了。

  不过有一件事,让刘玥有点奇怪。那天,夜里很晚了,姚雪也没有回来,而刘玥早早就睡了。

  半夜,姚雪回来后,把刘玥给吵醒了,只是她那是很困,睁开眼睛时,隐约看见了她的手红红的,衣服也红红,第二天她有没有印象,只是隐约看到,不确定,而且那天还死人。

  据说一男一女死在了学校的一个废弃的房间,死因惨不忍睹呀!

  男人的脸皮和女人的脸皮被撕下来了一样,只剩红血血的肉,简直超级恐怖,正在吃饭的刘玥差点就要吐了,而且那俩个死人正是姚雪的男朋友和闺密。

  他们死的时候是深夜。那时候,姚雪也不在寝室里。难道是姚雪干的。随后,刘玥赶紧摇头否定“不,不可能,姚雪不可能干出这种事,但是记得昨天夜里她的手好像沾有血迹,还有衣服上好像有,虽不是有印象,但种种符合的因素不得不是刘玥怀疑。”

  这一天夜里,姚雪去了洗手间,刘玥偷偷跟在后面,她躲在后面看她,只见她隐约在干嘛?

  这画面,让刘玥到吸了一口冷气,她看见姚雪把自己的脸皮撕下后,竟是另一种脸的模样。此刻的脸好像全身被烧伤的疤痕,简直恐怖到让人作呕,她洗完了脸后,又把姚雪的脸皮给贴上去,变成了姚雪了.

  难道她不是姚雪.就在疑惑的同时,姚雪出来了,刘玥赶紧躲了起来.

  姚雪出去了,而刘玥一直紧跟在她的身后,突然在一条小巷的拐角处,不见了。

  刘玥正疑惑人出哪儿了,这时,姚雪出现在了她的背后,一双眼睛冷冷的盯着姚雪。

  “你是谁,你不是姚雪,你干嘛假扮姚雪。”

  女鬼冷冷一笑说“呵呵,我不是姚雪,我是鬼,我的脸之前是很漂亮的,可现在被烧丑了,所以我要找到美丽的人皮才替代我这张丑脸。”

  说着,把姚雪的脸皮给撕了下来,露出恐怖的脸,她虎视眈眈的逼近刘雪,邪恶的声音说“呵呵,我觉得的皮也挺美的呀!我已经讨厌这张人皮。”

  之后,她把刘玥给杀了,然后撕了她的人皮沾在自己的脸上,后来用刘玥的身份呆在校园。

3、游行女鬼

  小春在女子高中上学,她原本是一家大户人家的小姐,父亲是一个商人,家里的生意做得很大,都已经做到国外去了。

  在那个年代,能上得起学的人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他们从小在好的家庭环境里面长大,对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很强,他们接受了新的思想,新的教育,对现在的落后思想是很排斥的。

  小春也一样,她原本是一个非常听话的女孩,从小就是爸妈眼中的乖乖女。但是自从上学以来,她接触了很多以前没有接触到的东西,了解了很多以前没有的新思想。她渐渐的感觉到,自己生活的这个环境已经严重的病态了,那些没钱没势的人,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他们完全就没有一点的人权。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习惯了一直被奴役,习惯被人欺负,习惯了不被当做人看待。这该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这样的国家,这样的名族要是被外来的民族侵略了,那还有反抗的余地吗?

  小春和同学们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们想要唤醒迷茫的人们,让他们人知道,他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应该被人尊重,没有人可以随便剥夺他们的权益。但是这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大多数的人没有这个意识,这么多年以来,他们都是这样生活的,习惯了别人的大骂,也不懂得反抗。

  那些有钱有势的人,为了继续可以奴役这些可怜的人,大多数人都是非常反对的。现在的生活很好,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天堂,越是不公平的地方,他们就越能享受在其他地方享受不了待遇。小春的父亲也是其中的一个,他极力的反对改革,极力的反对自己的女儿去游行示威,去唤醒那些愚昧麻木的人。他不想自己现在的地位收到威胁,不想那些人不听自己的话。他们还梦想着要统治这些呆呆傻傻的人,要让这些傻傻的人为自己赚钱。女儿这样的举动无疑是要断了自己的财路,这样怎么能行呢,背叛自己的,竟然是自己的女儿,他怎么能不生气呢?

  晚上,小春回家的时候,看见父母正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他们的表情很严肃,小春能够感觉到他们的生气。小春理解他们,父母创下这样的家业实在是不容易,她这样做,很有可能会让他们失去这些。

  父亲严厉地说:“我让你去上学,是为了让你长知识,你倒好,跟着一群同学瞎胡闹,你不是明摆着让你父亲难堪吗?”

  小春说:“你送我去学校,不就是想让我学习知识,明白到底吗?当今社会,有太多的不公平,老百姓的日子太苦了,他们没有一点人权,人家西方的国家,他们的人民生活幸福,人人都能得到尊重,所以他们现在才这么强大。”

  母亲也生气了:“小春,你怎么跟你父亲说话的,你知道吗,你这样闹下去,咱们家都要破产了。你这孩子真不懂事,只会给家里找麻烦。”

  小春委屈的说:“母亲,你这样想就不对了,那些西方国家这么强大,现在已经蠢蠢欲动,对我们虎视眈眈,我们的人民又习惯了被压迫被奴役,我们怎么能保卫自己的国家和我们的家产呢?”

  父亲气得直咳嗽,“反了你了,打仗有国家的军队去,跟我们老板姓有什么关系,我们只管自己的财产自己的钱,你一个女孩子,整天抛头露面的,成何体统?”

  小春不知道怎么才能说服固执的父母,世世代代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突然要让他们改变过来,还是很困难的。小春暂时还不想跟他们争论,因为一时也无法说服他们,这样的事情虽然急迫,但是也是急不来的。

  第二天,小春就去参加游行了。这是一次学生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参加的基本上都是小春学校里面的同学。他们都是爱国的有志青年,为了唤醒愚昧的百姓,他们毅然决然的走上街头,宣传民主。这无疑是很危险的,他们这样做会影响到很多人的利益,而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他们不会放任任何人损害到自己的利益。他们才不管什么国家民族。

  政府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他们派出了警察镇压,武力镇压。他们把这群学生当做了入侵的侵略者,他们拿出武器,对着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他们丝毫不留情。战争结束以后,地上沾满了血迹,躺着好几具尸体。其中就有一具是属于小春的尸体。

  许多年以后,这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里推掉了又新建,已经完全改变了以前的样子。小春和同学已经在这里呆了很长时间了,时间长的连她自己都快不记得了。她很多事情都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她还记得自己的使命,她要让人民得到自由,要让受苦受难的人们得到公平公正的待遇。她知道这些很难做到,但是大家都还在一天一天的在坚持,虽然没有人看得见他们,他们还是在坚持着,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因为没有人看见他们,这些心里装着理想的人,为了今天的和平,做出了高尚的付出。

  他们就这样,每天都重复着同样的痛苦,重复着同样的大义凛然。他们不断的重复着痛苦,周而复始,可惜现在的人都看不见了,他们现在在和平的年代,很难以想象,那个时代的人们是怎么用自己的生命捍卫今天和平的。

  知道有一天,一个剧组在这里拍戏,晚上的时候,他们看见镜头里面出现了出现了不存在的东西,他们震惊了。他们将这些东西整理出来,看见的是一群年轻的人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为了捍卫人民的权利,他们在流血,他们在奋斗。

  在场所有的人都震惊了,他们将这件事当做一件灵异事件,但是专家却立即站出来解释这些想象。小春看着那些道貌岸然的专家在解释着这种现象的存在。她听不懂,也觉得非常的好笑。他们做这些不是为了被人分析的,而是为了心中的那种理想。那些专家根本就找不到重点在什么地方。

  这件事以后,小春他们火了,有不少的人开始组织吊念他们的活动。小春觉得非常的开心,她以前的付出总算是没有白费,她做了一件伟大的事情。他们的心愿也总算是达成了,也不必留在这里了,他们微笑着看着眼前和平的社会,满意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