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深宅惊魂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深宅惊魂

  凌晨三点半,正是北方冬季夜里最黑暗的时刻,也是人们睡眠状态最佳的时候,清扫工老王头正在打扫街道,忽听“砰”的一声闷响,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重重地砸在雪地上,溅得雪屑乱飞。

  老王头吓了一跳,揉了揉有些昏花的眼睛望去,看见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谁这么不讲公德,从窗户扔垃圾,砸着人怎么办?”老王头气呼呼地嘟囔着走过去,借着昏暗的路灯,他发现那个物体正在汩汩地向外面流淌着液体,液体渗进积雪,白雪染上了颜色。

  老王头一屁股坐在地上,借着昏黄的路灯,他终于看清楚了,那是一个人,一个女人,确切一点儿说,是一具女尸。头颅已经摔得变了形,鲜血和脑浆散发着丝丝缕缕的热气缓缓地向外流淌。老王头哆嗦了半晌,才想起应该报警。

  这个女人是从临街的窗子跳下来的,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事发当晚,家里没有其他人,警方找到死者老公的时候,他正泡在网吧里玩得热火朝天。

  听说妻子跳楼自杀,赵凡先是不信,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道:“不会的,她刚刚给我挂了电话的。”直到亲眼见到血泊中的尸体,他才傻眼了,捂住脸瘫软地上,不敢再看第二眼。因为那张面孔实在太恐怖,怎么了也不能同他再熟悉不过的小云的美丽脸庞联系起来。

  他们结婚四五年了,赵凡始终就没玩够,搓麻将、斗地主,后来沉迷于老虎机,曾经一次就输光数万元。小云一次次地原谅他,一次次地为他还债,因为她爱赵凡,总盼望着有一日浪子回头。

  终于有一天,赵凡再次囊空如洗地回到家,咬牙跺脚指天立誓再也不去赌了。可是仅仅消停了半年,他就又无可救药地迷恋上了网络游戏,从此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近一年的时间里,赵凡几乎没在家里过过夜,每天下班回家吃完饭,嘴巴一抹直奔网吧而去。实在太乏了,就在网吧或者单位眯上一觉儿。为此,他早已成为网吧里人人称羡的“铁甲战士”。

  尽管家里有电脑有网络,却拦不住赵凡奔向网吧的脚步。用他的话讲,家里没有游戏氛围。小云哀怨的叹息、缠绵的泪水以及夜半时分打来的电话,对赵凡来说已习以为常,丝毫动摇不了他在网吧包宿的意志。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小云会真的走上绝路。

  他努力回忆小云最后一次打来电话的情形,近乎于哀求的语气,似乎同往常一样没什么异常。对了,他突然记起她讲的最末一句:“不回来,你会后悔的。”语气竟然平静的出奇。

  现在,赵凡真的后悔了。回到家里,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油然而生,是愧疚?是痛楚?还是恐惧或是别的什么?他也说不清楚,只是隐隐地感到些许不安。

  夜里,他没有去网吧。躲在床上,一合眼就仿佛又看到小云那具血肉模糊的躯壳。赵凡强迫自己什么都不去想,仍然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桌上的座钟已然敲了十二下,喑哑的声音有如耄耋之年的老人。其实这老座钟如同这套老房子一样,都是赵凡祖上传下来的,有着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了。懒惰成性的赵凡从来没有打理它们,现在阴暗的色调随着沉寂无边的夜晚弥漫开来,令人毛骨悚然。

  赵凡用力揉了揉了胀痛的太阳穴,尽力想摆脱这种不良感觉,闭紧眼睛开始数绵羊: “一、二、三……”数到九的时候,眼前“唰”地闪起一道刺目白光,紧接着又消失了,瞬间又亮,瞬间又暗,如此反复。赵凡心中一凉,急忙睁开眼睛,只见屋顶的灯管忽明忽暗闪烁不定。怎么回事?赵凡发根有些发乍。

  随着灯管的急速闪烁,赵凡的脑子也飞速旋转。他想起这只灯管是有毛病的,小云曾和他说过换灯管的事情,只是他一拖再拖,始终没换掉,那么刚才是不是忘记了关灯?他壮着胆子爬起来,下了床摸到开关,果然象他推测的那样。

  他暗自松口气,不禁为自己刚才的胆怯感到可笑:世上哪有鬼啊?都是自己吓唬自己。揿下开关上了床,冷不丁觉得黑暗中好象触到了什么冰冷的东西。伸手去摸,竟然摸到了一只手,一只冷如冰块、寒气侵骨的手!他“妈呀”一声滚落到地板上,体若筛糠,不敢往床上张望,却分明能够感觉得到那两束无限哀怨的目光的逼视。

  “小……小云,你饶了我吧,我知道你恨我……我一定给你烧很多很多纸钱,让你在阴间过得开心,还……还有,我保证不再去网吧了,我发誓,我发誓!”赵凡好不容易从不住颤抖的嘴唇和上下碰撞的牙齿中挤出这样几句语无伦次的话来。

  “回——来——吧、回——来——吧、我——好——孤——单——啊——”冰冷而凄楚的声音象是从某个遥远的地方传来,但钻进耳鼓又是那么的清晰。惨白惨白的月光洒满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残缺不全的身影摇曳于地板、四壁之间,如风中的烛火一般。

  整个屋子变得冰冷浸骨,赵凡感到自己已经冻僵了。一滴咸腥而粘稠的液体落在他的脸上,慢慢地流进嘴里,并且还在继续不断地滴落下来,墙壁、窗帘、家俱、地板……所有的一切都渐渐变成血色,一片猩红!

  
        共1页/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