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鬼爷爷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我的鬼爷爷

  这是发生在2013年的真实故事。

  那一年,爷爷患上了尿结石,后来由于情况严重,慢慢变成了癌症。医生说过老人只有不够半年的寿命,由于年纪不小,治疗也起不了多大作用。为了不让老人伤心,爸爸妈妈从来没有告诉过爷爷这个消息,每当爷爷问起,他们总是表情不自然地说着谎话:“爸,没事,医生说注意好好休息,戒戒口就好。”说完便走开了,留下脸色凝重的爷爷。是的,老人只是生病,头脑却好得很,他知道孩子们都在说着善意的谎言哄骗着他,所以他并不怪他们,也不想去拆穿什么。四个月后,爷爷的病情又恶化了,这一次,他感觉到自己的时间真的不多了。为了不吓坏我年纪还小的弟弟,爷爷坚持要在到别的地方等待他生命的终结。按照爷爷的意愿,爸爸把他安置在了以前的老房子里面,那是一间窄小的老屋,虽然破旧,却充满回忆。几代人的童年都在这里度过,爷爷的,爷爷的兄弟姐妹的,还有爸爸的。昏暗的灯光下,几个中年男女围绕着一张简陋的小床,哭泣,拭泪,再哭泣,再拭泪。 小床上,爷爷睁着空洞却还算清醒的双眼,慢慢悠悠的开口:“你们不要伤心,我算是活得够久了,村里和我一辈的人都死光了,我也应该下去陪他们了呀。”

  爷爷说的的确是真话。我们的村里很多老人都在60多就去世了,特别是爷爷那一辈。只有爷爷过了80岁。我小的时候听他们说爷爷的耳垂长,是个佛的面相。当然,那时候我不懂什么是佛的面相,只知道爷爷长命百岁就好了。村里的人都很敬重爷爷,说他真的是世界上最好,最勤劳的人(我真的没有夸张,那一年我爷爷的葬礼上,全村的人都来了,他们哭得和我们一样伤心。)

  又过了一个星期,爷爷的身体越来越弱,现在已经连话也讲不清楚,全身更是发黄,水肿起来,只有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脆弱的合着。等到子女都到齐了,他艰难地吐出几个字“见惠子。”惠子是我的名字,那时我还在市里,正读高三,我清楚的记得那是距离高考还有刚好30天的早上,我接到弟弟打来的电话“姐姐,回来,爷爷出事了。”一路上,我都在掉眼泪。等终于回到家,我立马冲到老屋,冲到爷爷身边,握着他的异常臃肿的双手,轻轻的说了一句:“爷爷,惠子回来了。”爷爷听到了我的呼唤,他吃力地张开双眼,似乎知道这是最后一次看到我的机会,然后,又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我没再说什么,只是软弱地陪着所有人掉泪。

  爷爷的葬礼上,全村的人都显得格外悲伤。奶奶更是在家里大声呼喊着爷爷的名字,哭喊着他抛弃了她,以后的日子再也过不下去。村里的习俗是奶奶不可以去参加爷爷的葬礼,所以这些撕心裂肺的话只有我和弟弟听到。那时,我想,世界上有鬼就好了,这样我就有机会看到爷爷,和爷爷说说话。

  爷爷死后不久,村里就发了一场大洪水,很多农活都被严重的水灾破坏了,庆幸的是没有人受伤。等洪水退去,我们便开始回家打扫卫生。晚上,妈妈在洗澡,我一个人在已经打扫干净的客厅里面看书。桌子上摆着一盘花生,还有其他水果。突然,很强的一阵风吹进了家里,把刚放好的茶叶和水壶都吹倒了,于是我放下书,走过去想把七倒八歪的东西放好,等我站起身子,却惊讶的发现玻璃窗外有个熟悉的人影,我不敢叫他。不是害怕,是觉得这应该是自己的幻觉。因为那分明是爷爷的身影。我怎么可能忘记我最爱的爷爷的身影呢?我从容地就那样一直看着他,看着他。他也一直看着我。然后,他慢慢开口:“惠子,你怎么还是那么胆大,就不能像你妈妈一样害怕点么。”

  妈妈?妈妈怎么了?我当时心里有着这个疑问。但我没有问出口,听着爷爷一如既往温柔的声音,我太过激动。我不想浪费时间问这个,因为我知道爷爷不会伤害家里任何人。于是我问爷爷:“爷爷,你回来看我们了吗?在下面过得好不好,有没有收到我们给你烧的大房子,还有汽车。”爷爷笑了,不像鬼故事里面的那些诡异的鬼的笑脸,爷爷的笑容就和他生前一样温和慈祥,没有一丝恐怖的狰狞。他说:“大房子很好,我每天都会叫周围的邻居过来一起吃饭,有时也会叫上老张(老张是村里的老人,和爷爷同辈,死了好几年),不过车子,手机什么的就不要了,爷爷也不会这些东西,要是可以,叫你爸烧多点元宝蜡烛吧。”说完这句话,爷爷的身影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我知道他快要走了,因为我记得鬼片里面的鬼都是这样消失的。于是我大声问道:“爷爷,你什么时候再回来看我呀?爷爷不要走,爷爷......”说着便朝那块玻璃冲去。“啊!”我突然大喊一声,快速地张开双眼,惊讶地发现自己之前在桌子上面睡着了。我环视四周,哪里有什么强风吹过的痕迹,茶叶,水壶还是一样安安静静的呆在原来的位置,再跑到玻璃窗前,哪里有什么爷爷的影子。我是失望极了,垂头丧气的回到桌子前,重新拿起书,却不经意间发现盘子里的花生少了一半,水果还是一样。一个想法顿时让我开心起来。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爷爷刚刚真的有回来。因为我很清楚地记得爷爷以前最喜欢吃的就是花生了,他每天都要吃上几斤。盘子里的少了的花生肯定是爷爷吃了。想着想着,浴室里面传来妈妈的尖叫声。她快步跑出来,眼睛里充满恐惧与惊慌:“惠子,我刚刚听到你爷爷叫我,他说知道村里发大水了,所以回来看看我们。但是我很害怕,所以就吓晕了过去。”对于妈妈的话,我没有作答,只是笑了笑,开始明白爷爷说的“就不能像你妈妈一样害怕”的话。

  第二天早上,我偷偷地拿着一大叠元宝纸钱还有一包花生跑到爷爷的坟前,一边烧一边自言自语:“爷爷,希望你保佑我们每个人都健健康康的,还有奶奶,你也托个梦给她吧,叫她不要那么伤心了。”烧完后,我又清理了一下周围的杂草,就离开了。晚上睡觉,我又做了个梦。我站在一个大房子前面,而且这间房子和之前爸爸烧给爷爷的那间竟然一模一样,不同的是,这个是真的房子。我推开大门,慢吞吞的走了进去。还没走多久,就听到了一阵阵的吵杂声和说话声,还有食物的香味。顺着香味,我来到了房子的大厅,看到大厅里面大概有 20多个人,都是老人。他们的面孔给我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突然,有只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竟是爷爷。他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变,还是和生前一样。但是此时此刻,爷爷的脸色却有些沉重,他把我拉到一边,小声问我:“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我......”还没等我回答,爷爷又说道:“快回去吧。”说完用力地敲了一下我的额头。我“呼”的一声,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意识到自己又做梦了。但是这个梦却是那么真实,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我快步跑到镜子前面,果然,我看到我的额头红了一块......

  为什么梦里爷爷的表情那么严肃紧张,还把我赶走呢? 心里还是有这个疑问,后来我问起奶奶有关死人的一些事情。才知道爷爷是在保护我。奶奶说,如果你吃了鬼的食物,或者让他们看到了你,他们就会用一切办法,诱惑你留下来陪他们,那么你也就和死人没什么区别了。

2、大爷爷遇鬼

  大爷爷是位非常和蔼可亲的老人,今年已经70 多岁了,前天我没事到大爷爷家去玩,在聊天中,大爷爷知道我在写鬼故事题材,便绘声绘色讲了个他年轻时遇鬼的离奇故事。

  大约40多年前,大爷爷是位英俊潇洒的公子哥,而且还博学多才,他们家世代做丝绸生意,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大户。

  由于他是家里的独子,将来要继承偌大的家族使命,父母视他为命根子。虽然从小在优越的环境中长大,上了最好的私塾学校,每天吃的山珍海味,可是大爷爷还是不开心,因为除读书吃饭以外,父母规定他不许和市井穷孩子玩,他的父母永远都觉得穷人家的孩子不爱干净,没文化,没修养。

  每当他站在楼台看到外面的孩子愉快的嬉戏时,他都好生羡慕。

  父母对穷人偏见和势力,从小对他执拗疼爱和自由的限制他随着年龄长大他越来越反感父母做法。刚满20岁的他趁家人里不注意,偷偷离家出走了,他想要到外面的世界历练历练,看看外面的风土人情。

  每当他看到市井街上有很多新奇玩意时,总是爱不释手花钱买下,看到乡野村庄他充满无比兴奋之情,他尽情感受浓厚的乡土气息,看到有些衣衫破烂老人他总是慷慨解囊。

  这样边走边游玩不知不觉已过了一个半月了,他掐指一算,距离家乡也有十万路程之遥,出手大方的大爷爷花光了身上的所有钱,没钱的日子真是不好过,从没吃过苦 大爷爷整天忍饥挨饿,遇到好心的人给他一点粗粮他如获至宝一口吞下,什么读书人的面子,节气,儒雅通通抛之脑后,没什么比饿肚子更难受。

  大爷爷每天沿路乞讨,他一般都去穷人家乞讨,他觉得穷人比交善良和大度,他们更能够理解乞讨人的难处,往往他们自己都捉襟见肘,一旦有人上门乞讨,他们总是很大方拿出家里最好的食物分享给别人。往往向那些大户乞讨时,有些人也还算客气,给些剩菜剩饭,有些还没来得及张口,管事的就充满一口铜气的说;“去去去,哪里来的叫花子,真是晦气!”所以碰了几次壁大爷爷再也不去大户人家要饭了。

  一天他滴米未进,早已饿得饥肠辘辘 ,他忍着饥饿,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了一个叫丁处沟的地方,他一走进沟里,就感觉沟里阴森森的,大爷爷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这沟面积很宽又很深,密不透风树木把丁处沟包围的严严实实的,周围不时传来令人不安的呜呜的鸟叫声令人心里有些胆怯.

  他踉跄的走着,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一户人家还亮着灯,他心里一阵狂喜,因为他实在是饿的快要倒下了,他想要进去讨碗剩饭吃。

  他挪着步伐来到了那户亮着灯光的房门前。

  大爷爷很有礼貌的敲了敲门,应声来开门是位60多岁的老妇人,大爷爷客套的说明了来意,那老妇人热情的让他进了堂屋。

  大爷爷一进门一看,房子里的陈设算不上奢华大气,却也古朴大方,清幽恬静,从屋子里的装饰可以看出这家的主人一定是位高雅的人,大爷爷心里一直在嘀咕在这荒郊野岭怎么会有如此发财的人家?

  就在大爷爷肚子饿的咕咕叫时,刚刚开门的老妇人手里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大米饭,紧随身后还跟了一位20岁出头年轻美丽女子,手里还端了两盘香气扑鼻小炒肉上来。

  那位年轻的女子对着大爷爷婉儿一笑说道;“不是意思,让你久等了,你饿了吧,快吃吧!"那女子声音宛如黄莺,优雅,脱俗,又不失大体,一看就是出自大家闺秀。

  大爷爷不好意思连连道谢,他看见那么美味的饭菜迫不及待开始吃狂吃起来。

  他狼吞虎咽的吃了3碗米饭,两盘小炒肉也吃了个精光,饭饱菜足后他和美丽的女子拉起了家常,从谈话中,大爷爷得知那位端庄的女子叫王颖颖,是这家的女主人,那位婆婆是王莹莹的柳妈,她们来自京城大户,后来命运无常在此处安家立户。

  当她说到命运无常时,大爷爷看到那善良美丽的王莹莹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和无奈,看她有难言之隐她的样子,大爷爷也就不好意思刨根问底的问。

  那一晚他们聊的很投机,莹莹很有学识,很有见解,她通晓古今,人文地理无所不知,是个不折不扣的才女。

  原本非常疲倦大爷爷完全没有一点困意,直到天快要蒙蒙亮时,莹莹才意犹未尽起身告别,莹莹婉约地说;“谢谢你,你是个好人,在我孤寂乏味时和你聊的很开心”,最后还叫大爷爷好好睡一觉.说完像风一样轻盈的走了。

  看到莹莹远去的背影,大爷爷总感觉有些地方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劲大爷爷也说不说不上来。

  自从王莹莹走后,说也奇怪大爷爷就有一股强强烈的困意袭来,他便倒头憨憨入睡。

  当大爷爷一觉睡醒来,恐慌发现自己睡在一片高岗上,四周全是杂草丛生,大爷爷本能的伸手去抛开周围的乱草,没想到他的面前赫然现出了两座孤坟,而两个墓碑上的主人分别是王莹莹和柳氏。

  大爷爷看到眼前的诡异的一切,脑袋像放电影一样极速快进着,他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他不敢相信自己遇到了鬼魂。

  等他思绪慢慢平静下来,他不由得心生怜悯之情,小心翼翼的把两座坟幕周围的杂草拔得一根都不剩,把周围枯木烂枝挪到远处,那时的大爷爷完全没有一丁点怕害了,他觉得自己昨晚毕竟受了人家的恩惠,就算是鬼魂又何惧?

  后来大爷爷了解到,原本王莹莹来自京城大户,在回乡探亲的路上和奶妈柳氏然染上了瘟疫,虽然花重金抢救,却无力回天。

  故事讲到结尾,大爷爷流露出异样的怜惜之情,我知道在他记忆的深处,王莹莹给她留下了非常美好的记忆,因为他一直重复着一句话,善良的鬼魂远比险恶的人心要高贵的多!

3、我和爷爷去捉鬼

  “孙子,听说明天放假了是吧!”爷爷笑嘻嘻的问道。

  “对啊,爷爷,明天开始就放暑假了,有一大堆的作业要做呢!”我故作不懂得抱怨着。

  “乖孙子!”爷爷还是笑嘻嘻的望着我。

  我大吃一惊“爷爷,你怎么了,怎么一直笑嘻嘻的,不会是喝酒喝傻了吧!”我佯装去摸爷爷的头。

  “你个龟儿子,还咒老子喝酒喝傻了,不知道我就这么一个爱好啊,被你爸妈听到了,我可有的烦了。”

  我忍不住的笑了,不过用手捂住了。“那我咋知道吗?你一直笑,我问你,你也不回答,所以我就奇怪嘛!”

  “乖孙子,从明天起你不是放假吗?所以要不要跟爷爷今晚出去见识见识。”爷爷似乎在哀求着。

  “不,不,不要了。”我连忙摇头,“那些东西有什么好见识的!平时都躲之不及,哪还有人自己吃饱着撑着去找它们。”

  “兔崽子,你爷爷我就是吃饱了撑得那个人!”爷爷怒道。

  “爷爷,我不是说你,你是专门干这事,我哪能跟你比?我说的是别人。”

  “臭小子,最近我好像经常看到你和隔壁的王二宝跑到了后面的那家网吧啊?”爷爷威胁道。

  “好了好了,爷爷我答应跟你一起去,但是千万不要和爸爸妈妈说啊!”

  “放心,乖孙子,你答应跟我一起去,我不但不告诉你爸妈,还奖励你十块钱!”

  “什么,就十块钱,好吧!走吧。”

  爷爷穿好了道服,收拾好捉鬼道具,便带着我一起出去执行任务。

  我疑惑道“爷爷,我不需要什么道具吗?万一鬼攻向我怎么办啊?”

  “哦,对了!这个你戴好,虽然你有阴阳眼,但是也容易被孤魂野鬼攻击。”说完爷爷递给了我一个用红绳系住的符纸,我戴在了脖子上。

  “陈师傅,你总算来了,按照你的吩咐,全家人都暂时出去住了,麻烦你了,那我就先走了.”一个中年男人站在一栋大楼房前面,招呼着爷爷,说完便走了。

  “好好,你放心,交给我吧!”

  这座大楼夜晚望见显得特别诡异,“爷爷,这房子一看就有鬼啊!看起来就不舒服。”

  “你怎么知道?”

  突然我从楼上的阳台看见一个披头散发腹部全是血的女人,正诡异的笑着对我招着手。

  我吓得立马后退,“爷爷,鬼,鬼!”

  爷爷立刻拿出符咒说了段咒语,然后像开天眼似的,望了望那边,“哪里啊?没看到啊!”

  “走了!”我失望的说道。

  “你看见什么了?”

  “一个女鬼,披头散发,肚子那里好像全是血。”

  “看样子可能是被人害死的,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怨气!走,我们进去!”

  我紧紧躲在爷爷的后面,来到了屋子里面,我不禁大叹“果然是有钱人啊!住的这么宽敞,这么豪华,里面灯饰华丽,装潢耀眼。

  “小恒,帮我摆好蜡烛案台!”爷爷命令道,爷爷环绕四周张望着。

  我按照吩咐摆好了蜡烛香炉,突然间屋子里一片漆黑。

  “啊!爷爷,有鬼!你在哪里啊!”我吓得大叫。

  “臭小子,瞎嚷嚷什么?我在这里。”爷爷拿起了打火机向我走来,点上了蜡烛。

  “这个屋子怨气不散,穴门暗冲,棺材钉,蛇龙卧藏,这些都是不吉利的!”

  “什么意思啊!”

  “平时让你多看点风水方面的书,就是不听,现在听不懂了吧!”

  “爷爷,接下来怎么办?”

  “我要开始做法了。”

  “乾坤万物,邪祟无处遁形,上至天庭,下至地府,冤魂现!”爷爷拿着桃木剑施起了法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