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故事的故事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深山里的故事

  桃花村是一座大山里的偏僻小村落,村子里只有少少的几十户人家,村子里的孩子如果想要上中学就要用一个多小时翻过大山去另外一边的桃李县上学。

  那年,桃志只有十六岁,正是要升中学的时候。他的父亲抽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旱烟,第二天终究是厚着脸皮借了几十块钱把桃志送进了中学。

  桃志在踏进中学的第一天就下定决心好好学习,报答父母。但也是因为他整天只知道看书,从来不和班上的同学打闹,所以几乎所有的同学都不喜欢他。当然,也有人例外。她就是班里最受同学喜爱的雪莉。雪莉一向富有同情心,自从她发现桃志在后操场啃着馒头看书的时候就不自觉的去注意他。也许是同情,也许是因为他的身影让人看起来很心疼。

  她想要帮助桃志,但她发现桃志自尊心特别强。从不接受任何人的帮助。她试着去接近他,在他去操场吃馒头的时候也去操场边吃馒头边读书,并且试着去问他问题,这样果然吸引了桃志的注意。慢慢的,他们成了很好的朋友。

  一转眼便是六年,他们已经成了情侣,桃志也知道了雪莉并不像她一开始那样的贫穷,但他选择了原谅。他在想着等他大学毕业了挣到钱了就向她求婚。但是命运总是喜欢弄人,桃志的父亲病了,在桃志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第二天. 这就意味着桃志无法再继续上学。他一声不吭的看完了家里的来信,第二天便没了踪影。

  雪莉在怎么找都没有找到桃志的时候,便猜到桃志家遇到了什么困难。她偷了父母的钱打算去找桃志。她想无论什么事都要和桃志一起承担。

  桃花村不像桃李县车来车往,一天只有一班车。雪莉到车站的时候,车子刚刚启动,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班车离尘而去。她无奈的看着班车离去的方向。耸拉着肩膀打算离开。

  “小妹妹,去桃花村吗,我去桃花村送货,拉你一程吧”一个三十四五的白背心男人笑着问。

  “好啊,谢谢叔叔”雪莉高兴的点头,坐上了男人的货车

  车子是绕着山走的,所以比较顺畅一点,男人闲来无事和雪莉唠起了嗑,两人相谈甚欢,转眼中午了,雪莉由于出来的匆忙一口饭都没吃。此刻的她已经饿得饥肠辘辘。

  “小姑娘,饿了吧。喏,吃吧,你阿姨做的”男人随手拿给了雪莉一个水煮蛋。

  “谢谢”雪莉冲着司机甜甜的笑了。毫无防备的吃下了手里的鸡蛋。不一会,雪莉就觉得眼皮很沉重。

  “叔叔,我好困”雪莉模模糊糊的说。

  “困,就睡会吧,到了我叫你”司机依旧笑着说。

  “哦”雪莉说完头一歪睡了过去……她没有发现司机的笑容有那么一丝诡异。

  雪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山洞里,一个男人正背着他在脱衣服。他认出男人就是那个司机。意识到自己碰到了坏人,雪莉连忙想趁男人不注意往外冲去。但是却被早有发现的男人一把拽住了头发。男人粗鲁的把雪莉拖进山洞的最深处。雪莉不停的叫喊着。但是在空无一人的深山里,根本没有人回来救他。

  雪莉感到了无尽的恐惧,她死命的挣扎,指甲在男人的胳膊上留下了长长的印记。她的腿踢在了男人的要害。男人脸上出现痛苦的神色,双手捂住了紧闭着双腿的下体。雪莉趁这个时间跑了出去。但她只来得及跑到洞口。

  “砰”一声重物砸击的声音。雪莉倒了下去,男人手里拿着铁楸出现在她的身后。满脸狰狞的看着倒在地上的雪莉。

  铁楸一下,一下,又一下的击打在倒在地上的雪莉的后脑勺上,在她头颅的下方已经出现了大量的鲜血,白色的脑浆和凌乱的头发混杂在一起,堆积在已经变形的头颅上。

  男人看着已经和身体分离的碎头颅,终于停下了手。转而拉着雪莉的腿拖向了深洞。他的性致并没有因为雪莉惨不忍睹的尸体而减少半分,反而越加强烈。然而,就在他把尸体拖进黑洞的一瞬间,一个模糊的白色影子摇摇晃晃的出现在洞口。影子看了一眼山顶。一块巨石从山顶轰隆隆的滚了下来,严严实实的堵住了山洞的洞口。白影在听到洞内发出了喊叫声的时候,冷笑了一下,渐渐的消散在了空中。

  此刻,桃志正在家里收拾行李。他明天就要出门打工了。

  “志娃,要不咱再借点。这都考上大学了”父亲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精神,萎靡的躺在床上。

  “您别说了,我已经决定了”桃志头也不回的说,然后走了出去。

  天,慢慢的黑了。桃志已经漫无目地的走了好久。他看了看漆黑的天空,紧了紧衣服转身掉头回家。

  “阿志”很轻很轻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听起来特别清晰。

2、梦的恐怖故事之出租车司机

  “赵四啊!最近赚了不少啊!看来兄弟长了不少见识啊!”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龇着大黄牙,羡慕起同行的小赵,那小赵可是他一手带出来的。

  “虎哥啊,还不多谢您的指点啊!我才明白了门门道道啊,来,抽支烟。”那个叫赵四的男人说着递给了洪虎一支烟并点上,洪虎满意的点了点头。

  “师傅啊,去威宁路多少钱啊!”正谈笑间,一位矮矮的中年模样的小胡子走过来询问赵四。

  “老板,那段路可不好走啊!收你80元吧,上车吧!”赵四望着小胡子,心里盘算着宰他一下。

  “师傅,这也太贵了吧,前几天我打车去那边只要30元啊!太贵了!”小胡子埋怨道。

  “随你便,不走拉倒!”赵四不削道。

  “这位师傅,去威宁路多少钱啊!”小胡子又转向去问洪虎,赵四向他眨眼,“低于100元不干,而且现在都已经到了12点钟了,我都准备回家睡觉了,这天气太冷了。”

  “咋更贵啊!”小胡子心想这些司机真不是人,看来被人逮了,想趁机宰自己一笔。

  于是他在路边等了一会,一样的,价格不是80就是100,有的甚至还说要200的,看来今天自己倒霉透了,之前在公司被老板骂了,加班到现在才回家,没想到路上有碰到这两个无良司机,他转过身,问了问赵四,“师傅,80是吧,到温岭路,”

  “不好意思啊,老板,我准备回家了,你看时间也不早了,”赵四打着马虎眼。又加了一句“现在上路至少要100了。”

  望着这个奸商,小胡子恨得牙痒痒,望了望表,明天还要上班呢“好吧,100就100,去威宁路。”

  “好嘞,来老板,上车,马上就到!”

  只花了二十分钟赵四就把这位财神爷送到目的地了,看着收到的一百元,心情大喜,看了看钟,凌晨一点钟了,便去宵夜摊吃宵夜了。“老板,来一碗混沌。”“好嘞,马上就到!”

  “这打的车师傅是哪位啊!请问一下。“一位姑娘模样的女孩问道。

  “我的,姑娘。啥事啊!”赵四不满道,吃碗馄饨都不安稳。

  “师傅,送我到越峰路人民医院,快!我妈妈生病了,我得赶过去!”女孩焦急的说道。

  “300元跑一趟,少一分不干!”赵四抓到弱点,疯狂的宰客。

  “好好好,快!快,师傅。”没想到小女孩一点没犹豫,立马催赵四开车。赵四听后,感觉像吃了蜜似的,没想到今天这么幸运,立马打开车门,疾驰而去。

  “小姑娘,你母亲咋了,被车撞了,肇事司机跑掉了。”赵四听后心里一颤。“你母亲现在怎么样了,”“医院打电话过来说骨折是免不了的了”说着哭起来了,突然赵四想到一个问题,这女孩看起来就中学生模样,怎么会有300块钱呢?急忙问道”小姑娘,你带钱了吗?要不先给我吧!”“不好意思,司机师傅,我没钱,你先将我送到目的地,待会我打电话给我大哥,让他给您送钱,好不好。”

  噗嗤一声,赵四立马踩紧刹车,嚷道“你个小姑娘,你没钱,做啥车啊!赶快给我下来。”

  “师傅,求求您了,你先送我去医院,我哥马上就来,再给你钱!你放心,我哥哥很有钱。”

  可是今天赵四向发了神经病似的,“你马上给我下车,快。”望了望外面,居然是一片荒郊野外,但赵四仍狠心的叫道“你个小姑娘,别不知好歹,别怪我动手啊!”说着,赵四硬生生的扯着女孩的衣服将她从车上拉了下来。女孩哭着喊着求赵四救救命,送她去医院看她母亲。

  赵四不顾小女孩一人在荒郊野外,可能有危险。踩下油门,疾驰而去。直到那句“师傅,求求您了,求求您了!”声音慢慢消失在脑海中时,赵四心里才算平静下来。小女孩的要求并不过分,而且她说她的哥哥有钱,赵四本可以不用担心,换做以前,早就去发这笔财了,但今天他不舒服,他累了,想回家睡觉了。

  “老赵,快起来啊!出大事了!快起来啊!”赵四模模糊糊的听见了妻子的哭喊声。揉了揉眼睛,咋睡个觉就这样不安稳呢?

  “孩子他爸,明明今天放学给车撞了,肇事者逃逸了。”看见赵四醒了,老婆哭诉着。

  “什么!难道是有人报复!不可能,不会有人知道的!”他立马开着出租车奔向医院,让他吃惊的是,外面的天是黑的,“老婆,几点了?”“十二点啊!孩子他奶奶打电话来了。”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睡了一天一夜啊!赵四犯着迷糊,“老婆,今天几号啊!”“十三号啊!”赵四听到那个三字时,头皮一麻。怎么会?难道刚才在做梦。嘿!看来最近太累了,导致梦多啊!这行真不好做啊!说着心里安稳了一点,便开车疾驰医院,路上赵四心疼着这个宝贝儿子,想着,想着,又来到了梦中的那个地方,荒郊野岭的。

3、鬼说的鬼故事

  “快过来陪我!我都快无聊死了在家里,整天待在家里看电视人迟早要发霉,家里人又都不在。”周思雨拿起电话拨通了男朋友的号码。

  “哦,好吧,就来。”声音却是略显低沉。

  “你怎么啦?感觉声音有点怪怪的?”周思雨担心地问道。

  “没事没事,我就过来。嗯,就来。”嘟嘟……电话挂断了。

  周思雨莫名其妙地放下手机,唉,算了,还是等他来了再说吧,反正都要过来的干嘛要浪费电话费呢?想着她就开始收拾屋子,弄干净点,免得男朋友看到“脏乱差”的景象会有点……

  似乎男朋友离她家并不远……

  差不多十分钟过去了,她收拾完屋子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都快累死了!她自言自语感叹道,以后一定要把家务事都给男朋友做。

  忽然,她感到眼前一黑,当然伴随着的是脸上的触觉。明显,一双大手从背后捂住了她的眼睛。可是……这双手为什么这么的冰凉呢?屋子里好像只有一个人啊……

  “猜猜我是谁?”好熟悉的声音。很明显,这是她男朋友。

  他坐了下来,两人对面坐着,犹如梦中。

  “你无聊嘛?那我来跟你讲个故事吧。一个鬼故事哦!”

  “好啦好啦我才不怕,你快点啊!”周思雨扔了个枕头过去。

  “很久前,一个人因为天色太暗不能再继续行走便去一个旅馆住宿,周边并没有其他的旅店了,仅此一家。可是等他走了进去之后才发现,客房却是被占满了。今天人有点多诶,他自言自语地感叹,转身就欲离去再往前走看能不能碰到别的旅店,可是旅店老板却是叫住了要走的他。

  怎么了?

  我这还有一间房子,不过不是客房,只是多出来的一间。你要是不嫌弃就过来住吧。不过切记,一定不要去开里面那张通往里间的门,千万不要。

  住宿者盘算了一下,这样也好,免得奔波,反正只有一晚,凑合着吧。于是他便当即入住。关了灯,屋子里黑黑的,以往倒头就睡的他今天却是莫名其妙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想着想着他就想到了那门,究竟有什么不能开的呢?可是他却是又想到了老板的告诫,千万不可以。

  可是,人的好奇心往往能坏掉很多事情,这一次也不例外。

  他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向那张门走去。他想,既然不能开门那就不开吧,我透过钥匙孔看总行了?透过钥匙孔,他看到里面的灯是开着的,可是椅子上端坐着一个女孩,而她的眼睛已经溃烂,七窍流血。可是面对的方向却是门这边。他能够感受到她正瞪着偷窥的他!

  他一阵心慌,赶紧就回去睡觉。第二天一大早把事情和老板一说,却只见老板的脸顿时阴沉下来:都怪我没有和你说清楚。那里面是我女儿的房间,她已经死去很久了。她得的是一种怪病,就像你见到的那样。而,每一个看到过的人,都会以同样的方式死去。她不能够让别人看到她那样的模样。

  住宿者心里暗暗吃惊,打算快点离开这里,八成这个老板疯了,他也在怀疑这个说法的真实性。

  当天他就离开了这座城市,可是那天晚上却仍然死了,死在了他自己的卧室里。不过,他因为一个人在家,还是被邻居路过闻见异味以为来贼了才报警被发现的。而死的情状,则是和他见到的那个女孩一模一样,别无二致。”

  “你怎么知道事情知道得这么详细?是那个开旅店的老板是你的亲戚还是朋友,还是怎么回事?”罗志君颇为优雅地吐了一口眼圈,慢悠悠地道。

  “呵呵,不是,你真的想知道原因吗?好奇心害死猫哦!”

  “快点说嘛,别吊我胃口啦!”周思雨有点急了。

  “额……因为,那个住宿者就是我。”

  相顾无言,屋子里全空间的绝对寂静。

  “你说的是……你说的是假的吧?别……别……别吓我,你……你知道……道我……我胆子小的……”

  可是屋子里却再没有什么其他的声音,周思雨一番结结巴巴的话之后,对方并没有回应。

  “嘶啦~嘀嗒……嘀嗒……”而接着,屋子里的寂静被这两种声音打破,像是什么东西滴落的声音。可是屋子里并没有水啊。周思雨好奇的拿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却是发现……对面的罗志君身子早已歪倒,整个脸都是裂开的,血从空洞的眼眶里流了出来,一滴两滴,滴落在地。

  她吓得血液上涌昏了过去,可是当第二天早晨的阳光照射进来,她醒来的时候,却是发现屋子里所有的摆设都是好的,地面也干干净净,一点血迹都没有。只是,她身边多了张字条。可是,为什么上面的字是用红笔写的呢?

  “我就是最后来看看你,你看到了我,可是不会有事。”

  作者寄语:(本故事所有人名情节纯属虚构,文章内容不代表作者立场。ps,有读者怀疑这括号里面是凑字数,其实不是。我也不知道到底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鬼,如果有,我不写上这属虚构,就会给它们加上一个莫须有的名头,这样不好,还请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