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旅馆惊魂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旅馆惊魂夜(下)

  来到一楼,厅堂中昏暗泛黄的灯光微弱的闪烁不定,关倩心里不禁一想:这旅馆破成这样难怪没人住!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去,发现老头正趴在柜台前休息。

  “老爷爷,您这里准备了晚饭了吗?”关倩来到柜台前,小声的问着老头。但是对面的老头仿佛没听到关倩的声音一样,依旧把头埋两手间。“老爷爷……”关倩这次把声音提高了一点,但是老头依然毫无动静,关倩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老爷爷出什么事了?想到这里关倩心里开始紧张起来,想了一下,关倩慢慢伸出微颤的手,试图要推醒老头,当手慢慢的伸到老头的头发之际,突然老头猛地抬起头,瞪着如死鱼般的白眼死死的盯着关倩,关倩被这忽如其来的动作吓得摔倒在地上,惊声尖叫着。

  这时,一只手突然搭在了关倩肩上,惊魂未定的关倩又吓得失声尖叫,赶紧闭着眼睛,双手在空中慌乱的挥舞着:“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关倩,关倩,是我啊!!我是清澈啊!”此时被关倩的叫声引来的叶清澈双手扶着她的肩膀,试图想摇醒她。

  关倩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叶清澈时急忙拉住叶清澈的手臂,语无伦次的说:“清……澈,我刚……才看到……”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这时刘源和李小山相续下了楼,打断了关倩的话。

  “我想是我吓着这小姑娘了!”老头慢吞吞的从柜台来到众人身前,一脸歉意的看着他们。

  “我……我刚才叫你为……为什么没听见?还……还有我刚刚……刚刚看到你的眼睛没有眼珠,只……只有眼白……”关倩依旧语无伦次的说着,看起来被吓得不轻。

  “是像你说的这样吗?”老头诡笑着睁大瞳孔,猛地把眼珠往上一翻,整只眼睛顿时雪白一片,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诡异万分!

  “啊……鬼啊!”众人一起后退几步,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得尖叫彼浮不定。

  突然老头的眼珠一落,眼睛重新恢复了正常,他向众人摆了摆手说:“大家别害怕,我这眼睛从小只要瞪大就会这样翻的,要说倒是吓了不少人。刚才我在小睡,可能是人老了,睡得沉,耳朵也不好使了,所以才没听到小姑娘的声音,你想啊!换你刚睡醒突然看到前面有一道人影,你会不会吓到?所以才瞪大眼睛,不小心把眼球一翻,才让小姑娘误会了。”

  大家舒了口气你看我我看你的好一阵子……

  “大惊小怪的,人吓人吓死人!”刘源一阵无语的看着关倩。

  “好了,好了,都没事了,老爷爷能帮我们准备晚饭吗?”叶清澈顿时转移了话题,解决此时的尴尬气氛。

  过后,大家吃完老人准备的晚饭就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随手拉上门,关倩至今还有些惊魂未定,她摇了摇头,试图能使脑袋更清醒些。洗漱完,重新躺回床上毫无睡意,回想今晚所发生的一切关倩觉得还是觉得有些不对,但是哪里不对她也想不清楚所以,随着夜深,睡意袭来,关倩还是慢慢的睡去。

  凌晨1点左右的时候,关倩惊醒了,因为她梦到她和大家被火海给包围,甚至有个浑身着火的人影突然出现紧紧的抱住她,以至于她活活的被烧死,即使醒来,关倩感觉梦里被火烧的痛觉非常的真实。

  打开房灯,关倩坐了起来,这时她已经睡不下去了,她看了看窗口,天依旧漆黑无比,关倩觉得今晚过的很慢,仅仅只是一个晚上就好像过了无数个世纪一样,似乎没有尽头,没有光明……突然,关倩瞳孔一张,她感觉空气有些扭曲,慢慢的开始有些呼吸困难甚至开始咳嗽起来,关倩艰难的想起身去推开窗门通气,但是,当手碰到窗框时,“嗞”的一声,一股疼痛的灼烧感传来,关倩大叫一声如触电般的把手缩回来,整个人后退幅度太大,重心不稳摔倒在地板上,顿时关倩在地板挣扎的滚了几下没爬起来,她感觉到地板像被火烧过一样异常滚烫,她急忙伸手拉住床脚想试图爬起来,可是,不管她碰到什么东西都是灼烫无比,整个房间就好像一个巨大的烤炉一样,温度越来越高,关倩感觉自己快要融化了一样……

  “扣扣扣……”一阵紧急的敲门声传来,门外传来了叶清澈的声音:“倩,倩,开门啊,你怎么了?……”叶清澈敲不开门,里面传来关倩的惨叫声,心里不禁一阵着急,这时,刘源拿着一把已经生锈的斧头蹦了出来,对着关倩的门狠狠地劈了几下,门被劈开后,发现关倩已经躺在地上昏迷了过去,叶清澈急忙冲过去抱起关倩,猛掐关倩的人中。

  霎时,关倩缓缓睁开眼睛,慢慢的眼里布满惊恐,她急忙起身抓着叶清澈的手臂,歇斯底里的大喊:“清澈,我们叫大家离开这里,这里有问题!”

  “嗯,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刚才我去柴房拿斧头的时候,发现老头已经死在柴房了,好像是被砍死的,整个人都血肉模糊…”刘源有些情绪不定的说着。

2、惊魂旅馆

  午后的阳光慵懒的照在客厅了,一杯清茶,一缕清风显得格外惬意,可是此时这家豪华别墅的主人小明却显得有些焦躁不安,惊恐的眼神一遍一遍的警觉地看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今天可是自己的劫数,能不能闯得过去,自己心里也是没谱,看着自己胸前贴的一道符咒,小明感到多少有了一丝安全感,

  事情的起因,还要从一个噩梦说起,几天前的一个夜晚,小明做了一个噩梦,在梦中他来到了一个,昏暗的客栈里,到处点着青绿色的烛光,鬼气森森,小明也不知道自己怎麽就来到了这样一个鬼地方,‘小伙子,你是要住店吗’从黑暗的角落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循声看去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婆婆,旁边还坐着一个闭目养神的老伯伯,小明迟疑了片刻,‘老婆婆我迷路了这里是神魔地方,’老婆婆面无表情的说道‘这里是人生最后的归宿,是每个人都回来的客栈,只不过是时间有先后而已,天色不早了,在这里签上你的名字,你就可以入住了,等到明天就可以开始最后的旅行了’

  老婆婆的话说的有些云山雾罩,好像有些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最后的归宿,最后的旅行,这老婆该不会脑子有病吧,难道自己无意间来到了一家精神病医院,‘老婆婆,你是这家客栈的主人吗’‘我不是,我和我家老头子只是暂时住在这里,我们的房子被一个不懂事的年轻人,一把大火给烧掉了,我们等着他给修房子呢,’

  ‘小伙子,赶紧在这里签上你的名字,你就可以入住了,你后面还有好多人排队呢,别耽误别人的时间,错过了时辰,就会受到天谴到时候,你将永远留在这里’小明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好多人排队,这老婆想发财想疯了吧,这间客厅里就自己一个人哪来的什么别的人呀,这屋里静得连绣花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到忽然间小明一回头,眼前的一幕彻底让他惊呆了,天哪,不知何时自己身后竟然出现了一队长长的人群,从自己身后一直排到门口外面,真不可能呢,折磨多人竟然没有一丝的声音,每个人都是神情漠然,脸上的表情好像被定格了一样,低着头,一动也不动,

  小明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在一本登记薄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那这号牌来到一个房间里,奇怪的是整个房间里竟然没有电灯,只是点着一盏油灯,屋里的陈设显得有些让人无法理解,突然间,小明看到墙上挂着一幅黑白照片,照片上的人竟然是自己,一口黑色的棺材放在下面,遗像上竟然还有一行字‘冤魂索命,’小明,死于本月二十一号,黄昏降临,梅花飘落,就是你的死期,’

  猛然间,小明从梦中惊醒,身上全是冰冷的汗水,这个噩梦太可怕了,惊魂未定的小明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温热的茶水多少让恐惧的心理缓解了一些,突然间接到了一封短信,这大半夜的谁折磨无聊呀,打开短信小明再次被吓得目瞪口呆【您已经预订了亡灵旅店的房间,本月二十一号,黄昏降临,梅花飘落,我们会来迎接您,入住愉快】

  小明感到死亡的气息,再向自己一点一点的袭来,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天啊,现在就是二十一号的凌晨,黄昏之后自己的生命就将终结,不能坐以待毙,小明急忙动身来到了本地名气最大的一家道观,

  一见面小明就将自己的来意向道观的主人,白云道人讲述了自己恐怖的经历,白云道人,听后脸色大变,惊得半晌没有缓过神来,过了好一会儿,喃喃的说道‘这是冤鬼索命,你的死期将至,你一定是做了伤天害理的事,这是你的报应,贫道也无能为力,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可是我没做神魔坏事呀,’小明一头雾水,突然间他想到了一件事,原来自己盖别墅的时候,在打地基的时候发现了一座古墓,墓室里面有两口棺木,是一座夫妻合葬墓,遇到这样的是小明感到有些晦气。一怒之下将两口棺材拉到荒郊野外一把火少了个精光,小明如实的将事情的经过像白云道人讲述了一番

  白云道人叹了口气说道‘你做的太过分了,苍天有好生之德,这样吧,我给你一道符咒,你贴在胸前,只要熬过黄昏之后看到月亮出现,你就没事了’

  黄昏将将降临,小明忐忑不安的等待着月亮的出现,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显得异常缓慢,小明在客厅里焦急的等待月亮的出现,也不知道何时客厅里的温度骤然变得有些寒冷刺骨,好像有无数双眼睛,在偷偷的看着自己,就像是在死死的盯着自己的猎物,瞬间好像被定格了一样,忽然间小明看见从门口的方向竟然出现了两双脚印,一前一后的向自己慢慢的走了过来,小明瞪大了眼睛,不知如何是好,正在此时不知从何处刮过一阵阴森的怪风,顿时间客厅了烟雾弥漫,水晶吊灯剧烈的摇晃,只听见砰地一声,水晶吊灯掉了下来,命中了小明,在死亡之际小明才发现自己从未关注过的水晶吊灯竟然是梅花形状的。

  ‘小伙子,你的时间到了,跟我走吧,到另一个世界给我修房子就去吧’

3、站旁旅馆惊魂原

  许多年以前独自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午夜列车驶进站台随着人们拖着疲惫的身躯提着行李下了车,因旅途劳累就近入住了一家奇怪的旅馆。

  旅馆门面的装潢和招牌显得很是老旧,跟两旁现代的建筑物格格不入,倒像是文革时期的旅馆。

  此时已经疲惫不堪只想好好睡上一觉哪管得了那许多,于是开了间在二楼的240号房间,放下行李打开台灯往床上倒头就睡了,也不知睡了多久朦胧中房间里出现一男一女,女的年轻穿着时髦男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他们在房间里发生激烈的争吵,争吵中男人一掌扇在女人的脸上,女人被扇得披头散发时间仿佛在此刻凝固了房间静得出奇。

  片刻后从女人嘴里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让我出去”往房门冲去,但男人比她更快一步一手按住房门后反手紧紧勒着女人的脖子,女人喉咙发出咯咯的怪响,不住翻白的眼睛不时瞟着睡在床上的我,男人抬起狰狞的脸朝我残忍地笑着,我想挣扎起来却动弹不得像是给什么东西压得喘不过气来,努力想睁开眼睛眼皮却也是沉重无比,不得不让面前正在进行的恐惧继续下去。

  男人回复一脸茫然松手把女人放开,女人侧躺在地翻白的眼睛还是紧紧盯着我,男人默默的从行李包里拿出榔头和钢凿叮、叮……一下一下地凿着墙壁一整块一整块的砖头被他从墙上抽离下来,不一会墙上多了一个黑洞洞的方形窟窿,男人放下榔凿就那么抱起女人塞了进去,把女人摆好跪俯缩卷的姿势,再把砖一块一块的封起来。

  然后转过身来呆站在原地看着我痴痴地笑了起来,越笑越狂最后无声的狂笑把整张脸笑得扭曲双肩不住耸颤……恶梦到此猛然惊醒坐起,从额头抹下一手冷汗,抬手看表两点四十分,再看看床头柜放着的那把贴着240的钥匙忍不住抬眼望向那堵墙,偶买噶…那米白的墙上竟然真的有一个跪着的人型阴影。

  当时心里害怕及了,不停地告诉自己那不是真的,为了验证自己是正确的,于是下床拉开行李包拿出榔头和凿子往那人型阴影凿去,叮叮叮墙上的粉屑四射飞溅眼前一片模糊下意识地摘下眼镜用衣袖搽了搽,心想哪里不对啊,好像我从来都不戴眼镜的。

  于是往旁边的梳妆镜前一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立刻魂飞魄散,天…镜中的人哪是自己分明就是刚才梦里的那个男人,不……我不相信!镜中人崩溃地咆哮着,我把眼镜重重地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几脚,拿过榔凿一边疯狂的朝阴影挥榔凿壁一边喃着那不是真的里面根本什么也没有。

  “噗嗤”墙被凿穿了一个洞,洞里看见一只眼睛,满含幽怨的目光从墙洞里透过来令人不寒而栗,我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定睛一看那只眼睛变成了一张嘴,那张嘴还愤怒地狠狠地说了话;呢吗,整晚叮叮咚咚的你累不累啊?那么费劲你想干嘛?都是大老爷们,再弄老子揍你!墙灰夹着唾沫从洞的对面喷得我灰头土脸说完啪的一声对方竟用一馒头给堵上了。

  骤然翻醒,笃笃笃……敲门声继续响起,门外传入一声您的早饭来了,窗外一片明亮原来昨晚都是一场奇怪的梦,忍不住又往墙上瞧去那个阴影赫然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