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鬼剃头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午夜鬼剃头

小惠是个饭店服务员,有一头乌黑漂亮的长发。她的男朋友也是这家饭店的厨师。两个人在一起上班久了,就日久生情。但是碍于都住在宿舍,总归觉得不方便,于是小惠跟男朋友商量了一下,决定在外面租个房子,搬出来住。

外面的房子不便宜,对于他俩来说,要负担一个稍微贵点的房子还有点难。小惠就让老乡帮她找。小惠的老乡是在房产中介上班的,一听说小惠要租个便宜点的差不多的房子。立马就说还真有一套。房租保证便宜。小惠兴冲冲的跟着老乡去看房子,房子是面朝阴的,里面稍微有点朝,但是整体感觉还不错,宽敞明亮。房子也很大,这样的房子市价一般都在一千以上,老乡却告诉她这房子房租一个月只要三百。房主出国去了,不想让房子空着,才想着便宜点租出去。小惠高兴的直接交了一个季度的房租,也没跟男朋友商量,就自己定下来了。

等到小惠吧男朋友阿晨带到这间房子的时候,阿晨看到这个房子第一眼就让她把房子退了,说不能住在这。小惠问为什么。阿晨什么都不肯说,只是一个劲的说不能住在这。小惠却不肯了。房租都交了,退是肯定退不了了。再说这房子这么大,还很凉爽,为什么不住。阿晨拗不过小惠,只好答应了暂时住这里。

自从搬进这里小惠就开始头疼,到了白天还好一点。一到晚上就疼的晕晕乎乎的,阿晨也是每天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小惠觉得可能是房子有点潮湿,所以总是感觉头疼头晕。也没多在意。最近小惠又发现一件怪事。自己的头发开始掉落。她以前发质很好的,不怎么掉头发,现在头发却是一把一把的往下掉。小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最近憔悴了不少。阿晨近来神秘兮兮的,晚上睡觉睡到半夜就不知道干嘛去了。早上起来又好端端的睡在旁边。小惠也觉得自己当初错了,也许真的不该搬来这里住。

晚上下班回来,小惠一进到这个房间又开始头疼,阿晨一回来就倒在床上开始睡,也不洗脸不洗脚,小惠叫了几声,阿晨没反应,小惠想可能阿晨太累了。就自己去洗澡了。进了浴室小惠突然感觉身后有人看自己 ,她猛地一回头,什么都没有,她甩甩头,最近真是太累了。她进浴室脱了衣服,打开水龙头。温暖的水流顺着她的身体流下来。小惠觉得身体轻飘飘的,浴室里不一会就雾气升腾。小惠身上打了好多沐浴露,开始洗头发,小惠最喜欢的就是自己的头发,每次洗头都要认真的洗好久。小惠低下头认真的搓洗自己的头发。突然小惠的感觉头上多出来一只手,她把自己手从头上拿下来,那只手却还在自己的头上揉着自己的头发。小惠以为是阿晨,笑着转过去刚要抱阿晨。一转身却扑了个空,小惠的笑容僵再脸上。她冲出去看外面,阿晨还保持着原来的睡姿。根本没有动过。小惠倒吸一口冷气。环顾周围。莫不是家里进贼了?她再次回到浴室,冲干净身上的泡沫。换了件睡衣就出来了。

小惠去看了看床上的阿晨,阿晨嘴角流着口水,脸上挂着笑意。小惠笑了一下,这家伙连做梦都能笑。她打开房间所有的灯,到处看了看,没发现有人进来过的痕迹。小惠放下心来。想来自己刚才是出现幻觉了。她把窗帘拉下来,就上床睡觉了。

睡到半夜小惠感觉有一只手沿着自己的大腿慢慢的摸上来了。她一笑。死阿晨,都大半夜了还要这样。她装作睡熟的样子。那只手沿着大腿一直摸到头发,小惠心里忍住笑。看他到底要怎样。那只手却停在头发上,不停的捋着头发,小惠终于忍不住,她一个转身朝阿晨的怀里扑过去,却扑了个空。她又翻过来朝另外一边摸去,却什么都没摸到。小惠心里咯噔一下坐起来,打开床头灯。哪儿有什么阿晨。那刚才摸自己的是谁。小惠吓得从床上跳起来。下床去找阿晨,但是整个房间都没有阿晨的影子。奇怪,大半夜的阿晨去哪了。小惠找不到阿晨,怔怔的坐在床上。突然卫生间传来声音。小惠慢慢的走过去,卫生间刚才还没人,这会却有人在里面洗澡。小惠走的越近声音就越大,好像是一男一女的呻吟声,小惠又气又怕。慢慢靠近浴室。浴室的门是玻璃做的。里面水汽升腾,看不清,只能看到有两个身影交缠在一起。小惠当下就气不打一处来。死阿晨,居然还把女人带回来了。这么明目张胆的。她一把拉开浴室的门刚想骂人。却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水龙头开着。雾气大的看不清哪是哪。小惠抖抖擞擞的走到水龙头前关了水,她站在镜子前看着被雾气蒸的模糊一片的镜子,突然镜子上开始出现字,就好像有人在写一样,一笔一划的,小惠吓得呆住了,不敢跑也不敢叫。呆呆看着镜子上的字。字终于写完了,小惠一看吓得后退一步,镜子上写着我想变成你。小惠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还是怕的不行。她抓起旁边的浴巾使劲擦着镜子。擦完后镜子里出现了一张苍白的脸,不是自己,那张脸还对着小惠笑,嘴里还在说着什么,小惠已经不敢看下去了,转身狂奔出厕所。

2、夜跑诡遇鬼剃头

陶勇是一名青年画家,一双深邃的眼睛配一头浓密的长发,很有艺术家的气质,艺术家总有些与众不同之处,陶勇与众不同之处就是他喜欢独自夜跑。

一个深秋的夜晚,下着毛毛雨,路上行人稀少,陶勇仍照常夜跑。跑着跑着,他突然感觉后面似乎也有跑步声,回头看去,只有一对情侣在伞下漫步私语。正疑惑时,有个身影跑过来,这人穿黑色连身的运动服,跑过陶勇身旁时,侧头朝他微笑了一下,看上去像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这以后,陶勇隔三岔五就会看到这个小伙子。

这晚正跑着,陶勇突然听到后面有人在叫他,是个女人的声音。他猛地停步转身,却没看到熟人。谁叫我呢?还是个女人!陶勇直到上床时都想不明白。

这天夜里,陶勇跑到一处有较多树的街心小花园。突然,他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个跟头摔倒在地上。幸亏他反应快,只擦破了皮,爬起来后蹲在地上仔细观察,地上是平整的地砖,不应该绊脚啊?

过了不到十分钟,在一个拐弯处,陶勇再次被绊了一跤。这次他前后不远都有行人,别人都没摔,就他摔了一跤。他减慢速度,再跑二十分钟就到家了,他可不想再摔跤。可刚跑进老巷子里,他再次听到后面有女人叫他,他刚想回头看,又被绊倒在地,可地面一切正常,根本没有什么绊脚物。突然,他感觉有东西落在他的头上和周围,一看,不好!竟然是烧给死人的黄色纸钱,他不禁头皮发麻,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出巷子。

回到家冷静下来后,陶勇越想越觉得这事蹊跷,受过高等教育的他说服不了自己承认这世上真有鬼,可这些事又确实诡异。最后,他认定是有人跟他恶作剧,他打电话试探了一帮要好的朋友,他们都否认。无奈,陶勇决定亲自把这事查个水落石出。他照常坚持夜跑,只是在腰上多系了根结实的皮带,以防有情况时可用来防身,并且特意开始留心周围的环境。

这天夜里,又到一段行人稀少的路上,陶勇再次听到后面有女人叫他的名字,而且连着叫了两声,他回身寻去,只有那个时不时遇到的穿黑色运动服的小伙,他跑到小伙身边,问:“刚才是你叫我名字吗?我后边只有你!”这人一甩胳膊,挣脱了他,可这一甩,也把头上的连衣帽甩脱了,一头秀发散开来,陶勇忙松开手:“你是个女的?”

女子不慌不忙地理理头发,说:“不错,我是女的,刚才是我叫你的名字。”

“你?”陶勇再仔细观察这不到三十岁的女子,他根本不认识,“你是谁,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女子不好意思地一笑:“对不起,吓着你了,我叫袁蓉,你确实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我们住得相距不远,我是听别人叫你,才知道你的名字的,我也喜欢夜跑,可是我没有同伴儿,有些害怕,叫你名字是想跟你一起跑,有个伴儿。”

陶勇说:“原来是这样,你几次莫名其妙地叫我,我一看又没熟人,弄得怪人的,不就结个伴儿吗,你明说不就得了?走,一起跑吧。”袁蓉歉意地笑笑,跟着陶勇跑了起来。

3、鬼剃头

旧时候把理发叫做剃头,而且还在你身上围上一块白布,然后又叫你坐在一面明晃晃的镜子前,任凭剃头师傅在你头上动刀子动手脚,还将你强行摁在热水盆子里,怎么样想想都有点恐怖吧 !

小穆就是这样一位传统剃头师,他的技术也是从他父亲那里继承过来的。旧时候的理发师都会挑着一个担子,担子的一边是烧着腾腾热水的炉灶,另外一边则是一个木架子,木架子里装有剃头用的全套设备,所以有一句俗话叫“剃头挑子一头热”,就是这么来的。

但小穆的父亲后来却没有再做剃头师了,而是去参加了孙中山先生领导的革命军,父亲还说,他不要再给人剃头了,他要去剃旧社会旧中国的头,让全中国的老百姓过上幸福安康的日子。

小穆的父亲还没等到过上这幸福安康的日子,就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上,原因很简单,他在被派往参加一场武装暴动的时候,壮烈牺牲了,而且还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被人五花大绑送到一个旧军阀的师长面前,被那师长亲手给杀死的。

那杀死小穆他爹的师长是个疯狂的反革命顽固分子,非常巧合的是,他的外号也叫“黄剃头”,原因很简单,他这些年来杀人如麻,几乎到了见到革命党人就要残害的地步。

小穆不想参加革命,他只想过平稳安宁的小老百姓生活,但他心中却有着一个心愿,他希望自己哪一天能够有机会找到那师长,然后用自己的方式杀了他,为父亲报仇。

小穆的这种心理在旧时代里非常正常,因为那时候的老百姓都信奉“父仇子报”的观念。

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让小穆在偌大的北京城里找到了那位杀死他父亲的师长,知道了他的家住哪里,也摸清了他白天办公的地方。 鬼故事

为了将那黄师长找到,小穆真的是花了一番心血的,他是从家乡长沙一路北上赶到北京的,而且为了完成自己的这个宿愿,小穆甚至没有将自己来到北京城里的消息告诉自己的情人婉霞。

婉霞也在北京,她是一位女子学校的在读学生,但婉霞的思想却非常激进,经常组织校内外的热血青年上街游行,喊着一些小穆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口号。

小穆之所以能够认识到婉霞,是因为当时的长沙城也是个革命热潮翻涌的地方,也有许多学生天天闲不住,让政府折腾得没办法。

婉霞是在朋友的介绍下来到小穆剃头小店的,那天小穆为她打理出了一个非常时尚,也非常适合她脸型和性格的发型,这种发型是婉霞此前从来没有尝试过的,这让婉霞感受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自己,在这个发型的衬托下,婉霞发现原来自己还有陌生的另一面。

所以她就特别留意了一下这位心灵手巧的剃头师,她认为小穆简直就太神奇了,像个魔术师一般将自己的样貌完全变了个样。

于是婉霞索性坐下来跟他聊了聊天,那时候喜欢闹革命的青年学生都这样,跟现在搞传销的人似的,遇见一个路人都要宣传一番自己的革命思想,希望对方能够加入到自己的队伍中。更何况小穆还是个青年才俊,婉霞自然不肯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