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大爷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即将死去的大爷

  妮妮的大爷快要去世了,妮妮非常的难过。妮妮的爷爷去世比较早,大爷就是像是自己 的亲生爷爷一样的照顾和疼爱自己。大爷现在也要去世了,妮妮怎么能不伤心呢?

  妮妮接到电话的时候,哭得像是一个泪人一样,她马上请假连夜坐车来到了大爷的家里。大爷患上的是胃癌,已经被折磨的只剩下一层皮了。他的浑身上下都是暗黄色的,身上长出了不少的老年斑。大爷已经八十好几了,现在还要受这样的苦,妮妮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

  大爷知道妮妮来了,艰难的张开眼睛,望着妮妮。妮妮哽咽的叫道:“大爷,我来看你来了,你好点了吗?”大爷浑浊的眼睛抬了一下,看见了妮妮,他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想说话,但是已经非常的费劲了。最后还是没有能说出来,妮妮放声大哭起来。

  大爷现在已经处于恍惚的状态了,已经不清醒了, 妮妮坚持要守在大爷的身边。因为大爷现在的状况是一刻都离不开人的。这本来是大人们的事情,但是大家都知道大爷小时候最疼的就是妮妮,比自己的亲孙女还要疼。妮妮要陪着大爷也是应该的,于是大家都同意了。

  大爷睡着了,这样安静的时候,几乎是没有的。大多数的时间,大爷都是在忍受病痛的折磨。看着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的大爷,妮妮的心如刀绞。

  妮妮呆呆的看着大爷,忽然大爷的眼睛张开了。“你醒了吗,你想喝水吗?”妮妮连忙问道,大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妮妮,艰难的说到:“妮……妮……”妮妮开心的哭了,她激动的说到:“是,我是妮妮!”大爷一脸欣慰的样子,应该是妮妮能回来看自己最后一面而觉得安慰吧。

  大爷忽然有了精神,他问到:“外面的几个孩子是谁家的,这么晚了,怎么还在这里?”妮妮觉得背后一阵的冰凉,因为家里自己是最小的,除了自己,那里还有其他的孩子!大人们听见这句话,也觉得脊背一阵的发凉。

  他们不约而同的慢慢的转过头去,外面什么都没有,更不要说孩子了。现在各家的孩子早就已经睡了,怎么还会出现在大爷的房间里面。

  但是大爷还是死死的盯着那个方向,身体开始不住的颤抖,好像那些看不见的孩子真的出现在大爷的面前。

  妮妮看见大爷的眼睛不断的张来,好像是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妮妮按住大爷,焦急的说:“大爷,外面什么都没有,没有你说的小孩子,你看看,没有小孩子!”

  大爷的力气忽然变得很大,妮妮有些按不住了。大爷看着屋外,果然那里已经没有什么小孩子的影子,只有黑茫茫的一片。

  大爷终于安静下来,他气喘吁吁的躺在床上,胸膛激烈的起伏着,嘴里像是有一台风车一样,呼呼作响。妮妮和大人们都算是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妮妮就听见大门在议论,昨天肯定是有人来接大爷过去了,所以大爷能看见那些小孩,其他的人却看不见。也就是说昨天在这个房间里面,是有一群小鬼在里面的。妮妮吓得差一点跌倒在地上。

  晚上的时候,妮妮心里非常的害怕,但是以前大爷对自己非常的好,自己在大爷最后的时间都不陪他,自己以后一定会后悔的。妮妮还是坚持要陪在大爷的身边,陪他走过人生的最后一程。

  大爷晚上的时候又醒了过来,他的眼睛急忙向着门外看去。门外又来了几个穿个红肚兜的小孩子。

  大爷呵呵的笑了,“孩子,进来,爷爷给你们吃糖。”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门外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那里来的小孩子啊。除非是自己看不见的小孩子,真的是来接大爷的吗?

  妮妮的伯父大哭起来,他叫道:“爹,你可不能让他们进来啊,不能让他们进来!”大家都知道这些孩子要是进来了, 大爷就活不了了。

  妮妮哭着说:“别让他们进来大爷!”大爷摆摆手,拿出旁边的糖笑着说到:“来吧,孩子们,都给你们吃!”那几颗糖就在大家的眼皮底下消失了,耳边还传来咯咯的笑声。

  妮妮吓得脸色苍白,她颤抖着看着大爷,大爷的脸上挂着微笑,大家都以为大爷已经跟着孩子去了,但是大爷就只是睡着了。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闷闷的坐在一起,这件事太过诡异,让人多少觉得有些害怕。

  第三天,妮妮已经不那么的害怕了,她今晚还要陪着大爷,她有一种感觉,今天可能是大爷的最后一晚上了。

  今晚上,大爷非常的精神,带啊心里都非常的难过,他们都知道,今晚可能是大爷的最后一晚了。大家都非常的难过,都静静的陪在大爷的身边。

  大爷也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他要求大家给自己穿上新的衣服,洗干净了脸,静静的等着拿群孩子来接自己。

  大爷静静的睡着了,他知道现在这些孩子还不会来。他很久没有这么舒服的睡觉了,大爷身上的疼痛好像是一下子都消失了一样。

  晚上的时候,大爷忽然醒了过来,他嘴里说着,“是时候了!那些孩子来接我了。”

  大家似乎都听见了,孩子的嬉笑声,那些孩子好像是都走进家里来了。嘻嘻哈哈的声音,大家都清楚的听见了,心里隐约觉得非常的害怕。妮妮惊恐的看着大爷,他呵呵的笑着,脸上没有一点痛苦的表情,反而显得特别的精神。妮妮想,这下,大爷终于可以摆脱病痛了。

  大爷居然坐起来了,手向前伸着,嘴里说着:“你们终于来接我了,我都快要疼死了,你们终于来了。终于来接我了。”大爷竟然有力气了,他掀开被子下床。大家都目瞪口呆的见着刚才还奄奄一息的大爷,现在正站在那里,大家的心里只想到了回光返照。

  妮妮伤心的叫道:“大爷!”大爷呵呵的笑着,“我来了!”说完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上。随即哭叫声连天,大爷去世了。

  大爷去世的时候,真的有小孩来接他吗?

2、扫地的大爷

  才大学毕业的小杨,被分配到了一个偏远小镇上的小学教书。这里的村民非常的团结,也开始注重孩子的教育。对于像是小杨这样的高材生能分配到自己的小镇上面教书,对整个小镇的人来说,都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大事情。

  小杨被分到这个偏远小镇上的小学里面,其实他的心里是特别的不满。小杨在学校里面是有名的高材生,就因为自己没有关系,没有后台。看着其他同学都在市区里面的小学找到了合适的工作,自己却也要千山万水的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面对一群脏兮兮的小孩子,他觉得非常的痛苦和绝望。

  让他更加伤心的是,和自己相恋多年的女友,因为和自己两地分居,觉得他没有出头的一天,于是毅然的跟他分了手。事业上的不如意,加上情场上的失利,差点儿孑挎着个大小伙子。

  经过了一段痛苦的调整,小杨渐渐地站了起来,他想自己虽然是被分配到小镇上面教书,但是只要自己教的好,升学率高,那么一定有市里面的学校愿意将自己调回去。

  自己本来在学校里面就是尖子生,要带好这群朴素的小朋友,也不是一件什么难事儿。在小杨到达小镇的当天,小镇上的领导和一些家长代表,组织了一支欢迎的队伍来迎接他。小杨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待遇,他有些受宠若惊,要是在市里面的小学里面,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待遇呢!

  他们只备了一桌丰盛的酒菜,好好的招待的小杨。小杨也下定决心既来之则安之,自己一定要好好的在这个小镇上面表现,将这里的孩子教成学习的天才。

  小杨第一天来到教室上课的时候,他发现这个学校的设施非常的差,教室里面比较昏暗。下面坐着一排排年龄不一样的,穿着破烂,脏兮兮的孩子们。这些孩子用一种渴望的眼神看着他,他的心疼了一下。这些是一群多么让人喜爱的孩子呀,可惜他们现在还不能得到公平的教育机会,他们只能更加的努力,来弥补自己以前的缺陷。

  小杨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当中,他为这些孩子量身定制了几套学习方案,这些方案让孩子们的学习成绩突飞猛进。学校和镇上的领导,他的工作非常的满意,不少学生和家长也都上门感谢他。小杨想自己离回城市的目标又进了一步。

  为了解决小杨的住宿问题,学校特意将最好的一间教室宿舍让给了小杨。晚上的时候,因为小杨今晚吃的有点多,所以他决定出去散散步。小镇上的晚上是很凉快的,一股股冷风吹来让人觉得非常的惬意。小镇上一到晚上,只有学校的路灯,还在那里孤单地亮着。那些昏暗的灯光,没有办法照亮整个学校,整个学校看上去有点像是在拍恐怖片的感觉。

  小杨是一个无神论者,他并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所以即使在晚上在这个安静得有些怪异的学校里面散步,尽管使出吹来凉凉的风,尽管整个学校只有一些淡淡的光,都不能让他害怕。这里的空气比城市里面要好很多,他贪婪地张开大嘴,用力的深呼吸起来。

  他感觉,自己的肺被这清新的空气洗得非常干净,他从来没有觉得这样的舒适过。他在心里盘算,继续这样下去,不久以后,他就会得到市里面学校的重视,然后将他调回市里面。

  不知不觉他走到了操场旁边,他听见一阵非常有规律地齐齐唰唰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扫地的声音,但是这么晚了还会有谁在这里扫地呢?在这寂静的夜里,扫地的声音听上去是这样的恐怖。他知道像是在这样的小镇上,一定少不了有许多恐怖的故事。但是作为一个老师,一个无神论者,他完全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他壮起胆子,向着声音的方向走去,他看见一个枯瘦的老人正在那里扫操场。

  小杨松了一口气,因为眼前的这个人,不管从什么角度看,都像是一个人而不像是一个鬼。只是他的行为有一些怪异,怎么会有人在深更半夜的时候来到学校里面扫操场呢?这个人的动作看上去有一些僵硬,就让小杨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难道这是哪个孩子的家长吗?

  他轻轻地走了过去,他咳嗽了一声,对方好像没有反应,于是他大着胆子伸手过去拍了一下那个人的肩膀。那个人就然停止了手上的工作,就这样背对着小杨站着。小杨有一些吃惊,因为一般情况下,一个正常的人被别人拍了肩膀,都会转过头来看看是谁。但是这个人不但没有转过头来,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就好像对这样的事情已经见惯不怪。

  小杨见对方没有反应,他只好说道,“你好,请问你是谁?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学校里面?”“出不去了,我出不去了。”那个男人绝望的说道,他声音异常的苍老,这个声音跟他的外形也算是相称的。

  “怎么回事儿?你为什么说自己出不去了呢!”小杨有一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了。老人转过头,小杨被吓了一跳,这个老人的脸异常的沧桑,他的脸像核桃一样,上面爬满了深深浅浅的皱纹,难怪他看上去这样的苍老,声音也是这样的沙哑,看来这个人的年龄已经不小。

  男人浑浊的眼睛看着小杨,他走到旁边的花台边,坐在了花坛上。小杨也跟了过去,在他的旁边,他知道这个老人,要给他讲一些故事。

  老人说道,“我以前也是这里的老师,大学的时候我也是学校的尖子生,不同的是,来到这里教书是我自愿的。我申请来到这所学校,我的老师和同学们都惊呆了,他们都以为我会选择市里面最好的小学,但是我没有。我是从这些学校里面毕业的,我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取了大学在大学里面成为了老师心目中的尖子生。但是这一切都离不开我的小学老师,辛辛苦苦对我的教导。我觉得每个孩子都有学习的权利,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里的孩子学习的权利被剥夺了。我要将这个权利还给他们。”

  老人抬头看了看天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继续说道,“可是有一天当我在上课的时候,教室的墙壁突然倒塌了下来,在那一霎那我来不及多想扑在前面同学的身上,后来便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来以后我才知道,我为了救前面的几个同学已经死了,而那几个同学也因为我的保护而得救了。”小杨听到这里,他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面前做作的真的是一个鬼,这怎么可能!世界上怎么会真的存在鬼魂呢?小杨害怕的站起来,眼前这个老人感觉没有要加害他的意思,只是想告诉他这个让人感动的故事,老人说到:“我一直留在这个学校,继续为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希望你可以留下来,给这些孩子一个受教育的机会。”

  小杨已经被眼前这个老人的故事感动得七荤八素,他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老人已经离开了,但是小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暗暗地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在这个落后的小镇里面,给这里的孩子一个受教育的机会。小杨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这样伟大过,而这仅仅是因为被老人的事迹所感动。

3、大爷爷遇鬼

  大爷爷是位非常和蔼可亲的老人,今年已经70 多岁了,前天我没事到大爷爷家去玩,在聊天中,大爷爷知道我在写鬼故事题材,便绘声绘色讲了个他年轻时遇鬼的离奇故事。

  大约40多年前,大爷爷是位英俊潇洒的公子哥,而且还博学多才,他们家世代做丝绸生意,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大户。

  由于他是家里的独子,将来要继承偌大的家族使命,父母视他为命根子。虽然从小在优越的环境中长大,上了最好的私塾学校,每天吃的山珍海味,可是大爷爷还是不开心,因为除读书吃饭以外,父母规定他不许和市井穷孩子玩,他的父母永远都觉得穷人家的孩子不爱干净,没文化,没修养。

  每当他站在楼台看到外面的孩子愉快的嬉戏时,他都好生羡慕。

  父母对穷人偏见和势力,从小对他执拗疼爱和自由的限制他随着年龄长大他越来越反感父母做法。刚满20岁的他趁家人里不注意,偷偷离家出走了,他想要到外面的世界历练历练,看看外面的风土人情。

  每当他看到市井街上有很多新奇玩意时,总是爱不释手花钱买下,看到乡野村庄他充满无比兴奋之情,他尽情感受浓厚的乡土气息,看到有些衣衫破烂老人他总是慷慨解囊。

  这样边走边游玩不知不觉已过了一个半月了,他掐指一算,距离家乡也有十万路程之遥,出手大方的大爷爷花光了身上的所有钱,没钱的日子真是不好过,从没吃过苦 大爷爷整天忍饥挨饿,遇到好心的人给他一点粗粮他如获至宝一口吞下,什么读书人的面子,节气,儒雅通通抛之脑后,没什么比饿肚子更难受。

  大爷爷每天沿路乞讨,他一般都去穷人家乞讨,他觉得穷人比交善良和大度,他们更能够理解乞讨人的难处,往往他们自己都捉襟见肘,一旦有人上门乞讨,他们总是很大方拿出家里最好的食物分享给别人。往往向那些大户乞讨时,有些人也还算客气,给些剩菜剩饭,有些还没来得及张口,管事的就充满一口铜气的说;“去去去,哪里来的叫花子,真是晦气!”所以碰了几次壁大爷爷再也不去大户人家要饭了。

  一天他滴米未进,早已饿得饥肠辘辘 ,他忍着饥饿,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了一个叫丁处沟的地方,他一走进沟里,就感觉沟里阴森森的,大爷爷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这沟面积很宽又很深,密不透风树木把丁处沟包围的严严实实的,周围不时传来令人不安的呜呜的鸟叫声令人心里有些胆怯.

  他踉跄的走着,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一户人家还亮着灯,他心里一阵狂喜,因为他实在是饿的快要倒下了,他想要进去讨碗剩饭吃。

  他挪着步伐来到了那户亮着灯光的房门前。

  大爷爷很有礼貌的敲了敲门,应声来开门是位60多岁的老妇人,大爷爷客套的说明了来意,那老妇人热情的让他进了堂屋。

  大爷爷一进门一看,房子里的陈设算不上奢华大气,却也古朴大方,清幽恬静,从屋子里的装饰可以看出这家的主人一定是位高雅的人,大爷爷心里一直在嘀咕在这荒郊野岭怎么会有如此发财的人家?

  就在大爷爷肚子饿的咕咕叫时,刚刚开门的老妇人手里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大米饭,紧随身后还跟了一位20岁出头年轻美丽女子,手里还端了两盘香气扑鼻小炒肉上来。

  那位年轻的女子对着大爷爷婉儿一笑说道;“不是意思,让你久等了,你饿了吧,快吃吧!"那女子声音宛如黄莺,优雅,脱俗,又不失大体,一看就是出自大家闺秀。

  大爷爷不好意思连连道谢,他看见那么美味的饭菜迫不及待开始吃狂吃起来。

  他狼吞虎咽的吃了3碗米饭,两盘小炒肉也吃了个精光,饭饱菜足后他和美丽的女子拉起了家常,从谈话中,大爷爷得知那位端庄的女子叫王颖颖,是这家的女主人,那位婆婆是王莹莹的柳妈,她们来自京城大户,后来命运无常在此处安家立户。

  当她说到命运无常时,大爷爷看到那善良美丽的王莹莹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和无奈,看她有难言之隐她的样子,大爷爷也就不好意思刨根问底的问。

  那一晚他们聊的很投机,莹莹很有学识,很有见解,她通晓古今,人文地理无所不知,是个不折不扣的才女。

  原本非常疲倦大爷爷完全没有一点困意,直到天快要蒙蒙亮时,莹莹才意犹未尽起身告别,莹莹婉约地说;“谢谢你,你是个好人,在我孤寂乏味时和你聊的很开心”,最后还叫大爷爷好好睡一觉.说完像风一样轻盈的走了。

  看到莹莹远去的背影,大爷爷总感觉有些地方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劲大爷爷也说不说不上来。

  自从王莹莹走后,说也奇怪大爷爷就有一股强强烈的困意袭来,他便倒头憨憨入睡。

  当大爷爷一觉睡醒来,恐慌发现自己睡在一片高岗上,四周全是杂草丛生,大爷爷本能的伸手去抛开周围的乱草,没想到他的面前赫然现出了两座孤坟,而两个墓碑上的主人分别是王莹莹和柳氏。

  大爷爷看到眼前的诡异的一切,脑袋像放电影一样极速快进着,他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他不敢相信自己遇到了鬼魂。

  等他思绪慢慢平静下来,他不由得心生怜悯之情,小心翼翼的把两座坟幕周围的杂草拔得一根都不剩,把周围枯木烂枝挪到远处,那时的大爷爷完全没有一丁点怕害了,他觉得自己昨晚毕竟受了人家的恩惠,就算是鬼魂又何惧?

  后来大爷爷了解到,原本王莹莹来自京城大户,在回乡探亲的路上和奶妈柳氏然染上了瘟疫,虽然花重金抢救,却无力回天。

  故事讲到结尾,大爷爷流露出异样的怜惜之情,我知道在他记忆的深处,王莹莹给她留下了非常美好的记忆,因为他一直重复着一句话,善良的鬼魂远比险恶的人心要高贵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