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死亡手机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死亡手机

死亡手机伴随着荷官手中动作,周围顿时变得一片静默,阿福额头上的冷汗也一直冒个不停,眼神无一不是紧紧盯着那个即将或许决定着命运的结果。开!”当看到结果时,阿福眼神顿时变得空洞,想死的冲动都有了。一二三,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大全网短篇鬼故事栏目!

鬼段子分享:混血儿有一个孩子,他的父亲是名英国医生,他的母亲是一名日本的英语教师,他从小就因为自己是混血儿而倍感自豪。有一天他翻开母亲上课准备的讲义,发现里面有一张很久前的便纸条,上面画了一面英国,他立刻回家刺杀了父亲,请问为什么?您看懂了吗?


  伴随着荷官手中动作,周围顿时变得一片静默,阿福额头上的冷汗也一直冒个不停,眼神无一不是紧紧盯着那个即将或许决定着命运的结果。
  “开!”
  当看到结果时,阿福眼神顿时变得空洞,想死的冲动都有了。
  “一二三,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赢了,我赢了!”不少人疯狂的扒回自己赢得的筹码。
  也有一些人顿时沮丧的离开了台面,或是点燃了根烟好让自己顺顺气,而此时的阿福却像死了一般,没有了反应。
  “哎,阿福,你小子装死啊!”债主走到了阿福面前怒吼道,“还钱,快还钱,你小子借了我们一百万,加上利息一共是三百万。”
  阿福失神的摇了摇头,“大哥,我是真没钱了,房子,车子都输掉了,我现在真的是一无所有了,一无所有了。”
  “没钱?呵呵,那好办,说吧,左边还是右边!”此时,债主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把砍刀。
  那明晃晃的刺的阿福眼睛都要瞎了,“大,大哥,什么左边,右边啊?”
  “问你是左手还是右手!”
  “我,我,右手是用来吃饭的,左手,左手是……”
  “哼,那好,就砍了你的左手!”说着,那个凶狠模样的债主拿起刀便朝阿福的左手砍来。
  “啊!”
  一声尖叫,把阿福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阿福拍了拍胸口,“还好,还好是个梦,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一旁的老婆也被惊醒了过来,“大半夜的,鬼叫什么啊,害的老娘都睡不好觉,成天赌,做梦都梦到赌了吧,早晚被人砍死啊。”
  “你个臭婆娘,就知道咒我,我死了,你就守寡,当寡妇了,哼!”阿福没好气的回应道。
  最近,因为工地上例行检查安全情况,所以包工头给放了几天假,赌瘾犯了的阿福成天往赌-场跑。
  “哎,福哥啊,你又来了啊,里面可都等着你呢,快去吧,祝你发大财啊!”赌-场看门的小孟见是熟人,和阿福打着招呼。
  “呵呵,借你吉言啊,赢了给你小费,哈哈。”
  也不知是不是踩了什么狗屎运,阿福今天的运气着实的好,就带了一千块钱的本钱,这一会儿的工夫就赢了几十万,心里乐的像吃了蜜一样甜,“呵呵,小孟,小孟!”
  “哎,福哥,什么事啊?需要点什么?”
  阿福拿起几张钞票递了过去,“那个,小孟,给我拿包中华,剩下的就是你的小费了。”
  “哎呦,呵呵,福哥,谢谢,谢谢啊,您老今天手气就是红啊,待会儿还会大红超红的,赢得数钱都数的手软呢,哈哈哈哈!”
  当土豪的感觉就是爽,望着一旁赌友羡慕的望着自己,阿福乐上天了,于是便趁着运气豪赌了起来。
  “我全押!”
  更是把周围人都惊呆了,可是阿福心里可是痛快万分,因为想挣大钱,就得冒很大的险,只有这样,才不会像那些只能挣点小钱的人一样。
  “开,小!”
  一瞬间,阿福傻了,小,怎么会是小呢?阿福使劲的拍了拍自己的脸,不是做梦吧,刚才还是自己的几十万,这一下子全都没了?
  “呵呵,福哥啊,一时手气不顺而已,来,跟我们赌-场借点扳本,你今天运气这么好,一会说不定还能赢回百把万呢!”一旁看门的小孟笑着安慰道。
  对,今天运气这么好,绝对不能错过,一定要把输的都赢回来,“好,借我一千块钱,我扳本!”
  “开,小!”
  阿福傻了,刚借的一千块钱打水漂了。
  “福哥啊,赌-场上就是愈挫愈勇的,只有坚持不懈,才能赢到大钱,怎样,再借点?”
  “好,再借十万!”
  “呵呵,没问题!”
  眼看着荷官手中的盖子慢慢拿起,“开,小!”
  阿福脸色一片惨白,“那,那个,小孟,小孟,再借,我还要再借,就不信这个邪了,我再借二十万。”
  “开,小!”
  “小孟,再借五十万!”
  “开,小!”
  “小孟,再借……”
  ……
  阿福感觉自己的脑袋上被一次又一次的泼着凉水,现在一片发昏,“还玩不玩啊?不玩就让人,没钱死占着位子干什么啊?”
  旁边的人不耐烦的催促着,阿福顿时火大了,“哼!没钱?小孟,小孟!”


  “福哥啊,又有什么事情啊?”看门的小孟走来没好气的问道。
  “再借哥们一百万,我要扳本,哼!”阿福得意的瞪着一旁刚才催促他的赌客。
  “不好意思,福哥,你的借款已经超过了我们的最高限度了,你必须先还钱,然后我们才能再借钱给你!”小孟冷冷道。
  “什么?哼!”阿福顿时没了底气,“算了,今天我刚好累了,回去睡了。”
  阿福正打算离开,却被看门的小孟挡住了,“小孟,你干什么?”
  “福哥,我不是说了嘛,你的借款已经达到了我们赌-场的最高限度,您必须还钱,否则不能离开这里。”
  阿福忍住怒气,“好,好,我借了多少?”
  “一共是三百万,加上利息,一共五百万!”
  “什么?五百万!”阿福此时放佛掉进了一跳深渊里,“三百万,利息竟然有二百万,你们这是,抢劫啊!”
  看门的小孟掏出了一张纸条,“福哥,我刚才就让你看看,你说不用看的,我可是和你说过的!”
  阿福这时感觉自己真的掉进了陷阱里,“怎么样,福哥,还钱吧!”
  “我,我,我没这么多钱!”阿福瘫坐在椅子上。
  “没钱,呵呵,啪啪!”看门的小孟拍了拍巴掌,走来了两位保安,“带这位客人去办公室。”
  “你,你们带我去哪?”
  阿福被不明不白的带进了一间办公室。
  “说,有没有钱?”两位保安拿出了砍刀,吓得阿福差点昏了过去。
  “大哥啊,把我卖了都没这么多钱啊?”阿福害怕道。
  “那好,左边还是右边?”
  一瞬间,阿福的脑子里闪过了什么,“左,左边,还有右边我都要,都要!”
  “好,那就脑袋吧!”说着,保安拿着砍刀朝阿福砍来。
  “啊!”
  “等一下!”
  阿福小心的睁开了眼睛,只见一个西装模样看似老板的人走了进来。
  “老板,老板!”
  那人朝阿福走来,“小子,在我们这里借钱不还的可是走不出去的哦!”
  阿福哭着跪在地上,“大,大哥啊,我,我是真没钱啊,我也不知道自己输了这么多啊!我是真没钱啊,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求求你了。”
  “呵呵,没钱?不还也可以,不过…”
  阿福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好好好,大哥,其他你说什么我都答应,我都答应你。”
  “呵呵,真的?”说着,那人拿出了一个东西,阿福一看,竟然是个手机,顿时慌了,“大哥,大哥,你可千万别送我到牢里啊,我不想坐牢啊!”
  那人又是一笑,“放心吧,不是送你坐牢,就是把这个手机送给你,你要吗?”
  阿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送我?就这么简单?”
  那人点了点头,“就这么简单!”
  走在回家的路上,阿福感觉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像做梦,欠了人家三百万不用还,竟然还给了一个手机,这说出去谁也不会信的吧。
  午夜。
  “嘟嘟嘟!嘟嘟嘟!”
  一阵手机铃声惊醒了熟睡中的阿福,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抬头一看,是那个新手机来电了,望着上面陌生的号码,阿福好奇的接通了。
  “喂,你是?”
  “呵呵,别管我是谁?我只是想告诉你,你马上就要死了!”


  阿福顿时一阵恼火,大半夜接到一个电话竟然还咒自己要死,“你才要死呢!”
  “等会儿,你的老婆就会拿出一把菜刀砍死你,呵呵,不信,你就等着吧!”说完,那边便挂掉了。
  “哼!神经病!”当阿福无意间瞥向一旁的时候,老婆竟然不见了,顿时小心的朝门口望去。
  额?
  顿时吓得魂都没了,月光下,老婆手中那把泛着冷光的菜刀显得格外的吓人。
  “老,老婆,你?”
  “呵呵,宰了你,我就能过上好日子了,保险赔偿金几乎有一百多万,哈哈!”说着,老婆拿着菜刀冲了过来。
  “啊!”
  阿福吓得连忙跑出了家门,“别跑,别跑,你跑不掉的!跑不掉的!”
  “呼,呼!”来到空旷的大街上,望着老婆还没有追上来,阿福总算舒了口气,“这,这,太诡异了。”望着手中的手机,阿福惊奇万分。
  “刹!”这时,路边停了一辆的士车,“上车!”里面的司机师傅伸出脑袋喊道。
  阿福不认识这个人啊,“你谁啊?”
  “我是来救你的!快上车!”
  此时,阿福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深渊里一般,到处都弥漫着危险的味道,犹豫着上了车。
  “刷!”的一下,车子迅速的行驶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啊?我又不认识你。”阿福疑惑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
  片刻,阿福被带到了一个荒郊野外,“干什么啊?”
  “去了你就知道。”
  在司机师傅的催促下,阿福走到了一个坟墓前,“啊!”顿时吓得魂都没了。
  再回头一看,哪里还有刚才的那个司机师傅啊,顿时就消失不见了,而那个坟墓上的照片,正是刚才那个司机师傅的。
  “呼呼,呼呼!” 一阵阴风袭来,阿福颤抖不已,“啊!”顿时吓得拔腿就跑。
  跑了许久,终于看到路上有几个人影,阿福立马跑了过去求救,“师傅,师傅,这是什么路啊?哪里有公交车啊?”
  “小伙子,你说什么啊?”那人缓缓的抬起头。
  “啊!”
  阿福惊恐的发现,那人的眼睛竟然是白色的,额头上还爬着蛆蛆,“啊!”吓得扭头就跑。
  “鬼,鬼啊!”
  “小伙子,你瞎嚷嚷什么啊?”不远处一个老妇女模样的人不乐道。
  阿福小心的走了过去,指着前方刚才看到的鬼,“阿姨,前,前面有鬼。”
  “鬼?”老妇女迟疑了一下,随即将手伸到了脸上,刷的一下撕开了自己的脸皮,“小伙子啊,是不是这样的啊?”
  “啊!鬼啊!”
  不知跑了多久,阿福来到了一片悬崖面前,“嘟嘟嘟!嘟嘟嘟!”这时,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喂,你,你到底谁?”
  “呵呵,我是救你的人,我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按我说的做,你面前不是悬崖吗?跳下去,跳下去你才能活命。”
  望着幽深的悬崖深渊,阿福倒吸了好几口凉气,“跳下去,我不是死定了吗?”
  “放心,我做好一切了,你只管跳下来,保证没事,况且,你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
  望着一个个追上来的鬼,阿福颤抖不已,“好,我听你的!”挂掉电话,随即,跃身跳进了深渊里。
  “啊!”
  片刻。
  “喂,老板,那家伙跳下去了。”那群追逐阿福的鬼中,一个拿出了手机打了起来。
  公交车上。
  那个送阿福手机的男人听到电话那边的声音,无奈的笑了,“哈哈,还真是傻瓜,这么容易相信别人,真是太不经玩了,算了,再找下一个吧!”
  一旁的助理笑道,“老板,这人说不定还没死呢,咱们或许还可以接着玩呢!”
  “没死?你逗我吧,几千米的悬崖,跳下去还能活命。”那个男人笑道,可是随即又掏出了手机,“好吧,反正今晚也没得玩了,就当碰碰运气吧。”
  电话拨了过去。
  “嘟嘟嘟!嘟嘟嘟!”顿时一阵清脆的响铃声传荡在公交车里,男人和助理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巧,巧合吧!”
  “喂!”这时,手机里传出了声音,男人心里暗叹一声,这小子果然命硬。
  “怎么样?听我的没错吧,我说过你保证不会死吧!”男人决定继续演戏道。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呵呵,当然是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了。”男人笑道。
  “安全的地方,你那里安全吗?”手机里的声音突然变得阴冷起来。
  男人的瞳孔慢慢的放大,嘴巴也合不起来了,只见,拥挤的乘客慢慢让开,一个身影缓缓的走来。
  鲜血一滴一滴的滴在了男人的脸上,此时他脸部极度的扭曲,“你,你……”
  “呵呵,你这里安全吗?”阴冷幽怨的声音传荡在耳旁。
  “啊!”



看鬼故事就上鬼故事大全网,微信公众号:guidaquan

读完短篇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死亡手机”,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鬼大大哦!鬼段子:混血儿有一个孩子,他的父亲是名英国医生,他的母亲是一名日本的英语教师,他从小就因为自己是混血儿而倍感自豪。有一天他翻开母亲上课准备的讲义,发现里面有一张很久前的便纸条,上面画了一面英国,他立刻回家刺杀了父亲,请问为什么?您看懂了吗? 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2、死亡手机

伴随着荷官手中动作,周围顿时变得一片静默,阿福额头上的冷汗也一直冒个不停,眼神无一不是紧紧盯着那个即将或许决定着命运的结果。

“开!”

当看到结果时,阿福眼神顿时变得空洞,想死的冲动都有了。

“一二三,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赢了,我赢了!”不少人疯狂的扒回自己赢得的筹码。

也有一些人顿时沮丧的离开了台面,或是点燃了根烟好让自己顺顺气,而此时的阿福却像死了一般,没有了反应。

“哎,阿福,你小子装死啊!”债主走到了阿福面前怒吼道,“还钱,快还钱,你小子借了我们一百万,加上利息一共是三百万。”

阿福失神的摇了摇头,“大哥,我是真没钱了,房子,车子都输掉了,我现在真的是一无所有了,一无所有了。”

“没钱?呵呵,那好办,说吧,左边还是右边!”此时,债主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把砍刀。

那明晃晃的刺的阿福眼睛都要瞎了,“大,大哥,什么左边,右边啊?”

“问你是左手还是右手!”

“我,我,右手是用来吃饭的,左手,左手是……”

“哼,那好,就砍了你的左手!”说着,那个凶狠模样的债主拿起刀便朝阿福的左手砍来。

“啊!”

一声尖叫,把阿福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阿福拍了拍胸口,“还好,还好是个梦,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一旁的老婆也被惊醒了过来,“大半夜的,鬼叫什么啊,害的老娘都睡不好觉,成天赌,做梦都梦到赌了吧,早晚被人砍死啊。”

“你个臭婆娘,就知道咒我,我死了,你就守寡,当寡妇了,哼!”阿福没好气的回应道。

最近,因为工地上例行检查安全情况,所以包工头给放了几天假,赌瘾犯了的阿福成天往赌-场跑。

“哎,福哥啊,你又来了啊,里面可都等着你呢,快去吧,祝你发大财啊!”赌-场看门的小孟见是熟人,和阿福打着招呼。

“呵呵,借你吉言啊,赢了给你小费,哈哈。”

也不知是不是踩了什么狗屎运,阿福今天的运气着实的好,就带了一千块钱的本钱,这一会儿的工夫就赢了几十万,心里乐的像吃了蜜一样甜,“呵呵,小孟,小孟!”

“哎,福哥,什么事啊?需要点什么?”

阿福拿起几张钞票递了过去,“那个,小孟,给我拿包中华,剩下的就是你的小费了。”

“哎呦,呵呵,福哥,谢谢,谢谢啊,您老今天手气就是红啊,待会儿还会大红超红的,赢得数钱都数的手软呢,哈哈哈哈!”

当土豪的感觉就是爽,望着一旁赌友羡慕的望着自己,阿福乐上天了,于是便趁着运气豪赌了起来。

“我全押!”

更是把周围人都惊呆了,可是阿福心里可是痛快万分,因为想挣大钱,就得冒很大的险,只有这样,才不会像那些只能挣点小钱的人一样。

“开,小!”

一瞬间,阿福傻了,小,怎么会是小呢?阿福使劲的拍了拍自己的脸,不是做梦吧,刚才还是自己的几十万,这一下子全都没了?

“呵呵,福哥啊,一时手气不顺而已,来,跟我们赌-场借点扳本,你今天运气这么好,一会说不定还能赢回百把万呢!”一旁看门的小孟笑着安慰道。

对,今天运气这么好,绝对不能错过,一定要把输的都赢回来,“好,借我一千块钱,我扳本!”

“开,小!”

阿福傻了,刚借的一千块钱打水漂了。

“福哥啊,赌-场上就是愈挫愈勇的,只有坚持不懈,才能赢到大钱,怎样,再借点?”

“好,再借十万!”

“呵呵,没问题!”

眼看着荷官手中的盖子慢慢拿起,“开,小!”

阿福脸色一片惨白,“那,那个,小孟,小孟,再借,我还要再借,就不信这个邪了,我再借二十万。”

“开,小!”

“小孟,再借五十万!”

“开,小!”

“小孟,再借……”

……

阿福感觉自己的脑袋上被一次又一次的泼着凉水,现在一片发昏,“还玩不玩啊?不玩就让人,没钱死占着位子干什么啊?”

旁边的人不耐烦的催促着,阿福顿时火大了,“哼!没钱?小孟,小孟!”

“福哥啊,又有什么事情啊?”看门的小孟走来没好气的问道。

“再借哥们一百万,我要扳本,哼!”阿福得意的瞪着一旁刚才催促他的赌客。

“不好意思,福哥,你的借款已经超过了我们的最高限度了,你必须先还钱,然后我们才能再借钱给你!”小孟冷冷道。

“什么?哼!”阿福顿时没了底气,“算了,今天我刚好累了,回去睡了。”

阿福正打算离开,却被看门的小孟挡住了,“小孟,你干什么?”

“福哥,我不是说了嘛,你的借款已经达到了我们赌-场的最高限度,您必须还钱,否则不能离开这里。”

阿福忍住怒气,“好,好,我借了多少?”

“一共是三百万,加上利息,一共五百万!”

“什么?五百万!”阿福此时放佛掉进了一跳深渊里,“三百万,利息竟然有二百万,你们这是,抢劫啊!”

看门的小孟掏出了一张纸条,“福哥,我刚才就让你看看,你说不用看的,我可是和你说过的!”

阿福这时感觉自己真的掉进了陷阱里,“怎么样,福哥,还钱吧!”

“我,我,我没这么多钱!”阿福瘫坐在椅子上。

“没钱,呵呵,啪啪!”看门的小孟拍了拍巴掌,走来了两位保安,“带这位客人去办公室。”

“你,你们带我去哪?”

阿福被不明不白的带进了一间办公室。

“说,有没有钱?”两位保安拿出了砍刀,吓得阿福差点昏了过去。

“大哥啊,把我卖了都没这么多钱啊?”阿福害怕道。

“那好,左边还是右边?”

一瞬间,阿福的脑子里闪过了什么,“左,左边,还有右边我都要,都要!”

“好,那就脑袋吧!”说着,保安拿着砍刀朝阿福砍来。

“啊!”

“等一下!”

阿福小心的睁开了眼睛,只见一个西装模样看似老板的人走了进来。

“老板,老板!”

那人朝阿福走来,“小子,在我们这里借钱不还的可是走不出去的哦!”

阿福哭着跪在地上,“大,大哥啊,我,我是真没钱啊,我也不知道自己输了这么多啊!我是真没钱啊,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求求你了。”

“呵呵,没钱?不还也可以,不过…”

阿福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好好好,大哥,其他你说什么我都答应,我都答应你。”

“呵呵,真的?”说着,那人拿出了一个东西,阿福一看,竟然是个手机,顿时慌了,“大哥,大哥,你可千万别送我到牢里啊,我不想坐牢啊!”

那人又是一笑,“放心吧,不是送你坐牢,就是把这个手机送给你,你要吗?”

阿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送我?就这么简单?”

那人点了点头,“就这么简单!”

走在回家的路上,阿福感觉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像做梦,欠了人家三百万不用还,竟然还给了一个手机,这说出去谁也不会信的吧。

午夜。

“嘟嘟嘟!嘟嘟嘟!”

一阵手机铃声惊醒了熟睡中的阿福,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抬头一看,是那个新手机来电了,望着上面陌生的号码,阿福好奇的接通了。

“喂,你是?”

“呵呵,别管我是谁?我只是想告诉你,你马上就要死了!”

阿福顿时一阵恼火,大半夜接到一个电话竟然还咒自己要死,“你才要死呢!”

“等会儿,你的老婆就会拿出一把菜刀砍死你,呵呵,不信,你就等着吧!”说完,那边便挂掉了。

“哼!神经病!”当阿福无意间瞥向一旁的时候,老婆竟然不见了,顿时小心的朝门口望去。

额?

顿时吓得魂都没了,月光下,老婆手中那把泛着冷光的菜刀显得格外的吓人。

“老,老婆,你?”

“呵呵,宰了你,我就能过上好日子了,保险赔偿金几乎有一百多万,哈哈!”说着,老婆拿着菜刀冲了过来。

“啊!”

阿福吓得连忙跑出了家门,“别跑,别跑,你跑不掉的!跑不掉的!”

“呼,呼!”来到空旷的大街上,望着老婆还没有追上来,阿福总算舒了口气,“这,这,太诡异了。”望着手中的手机,阿福惊奇万分。

“刹!”这时,路边停了一辆的士车,“上车!”里面的司机师傅伸出脑袋喊道。

阿福不认识这个人啊,“你谁啊?”

“我是来救你的!快上车!”

此时,阿福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深渊里一般,到处都弥漫着危险的味道,犹豫着上了车。

“刷!”的一下,车子迅速的行驶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啊?我又不认识你。”阿福疑惑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

片刻,阿福被带到了一个荒郊野外,“干什么啊?”

“去了你就知道。”

在司机师傅的催促下,阿福走到了一个坟墓前,“啊!”顿时吓得魂都没了。

再回头一看,哪里还有刚才的那个司机师傅啊,顿时就消失不见了,而那个坟墓上的照片,正是刚才那个司机师傅的。

“呼呼,呼呼!” 一阵阴风袭来,阿福颤抖不已,“啊!”顿时吓得拔腿就跑。

跑了许久,终于看到路上有几个人影,阿福立马跑了过去求救,“师傅,师傅,这是什么路啊?哪里有公交车啊?”

“小伙子,你说什么啊?”那人缓缓的抬起头。

“啊!”

阿福惊恐的发现,那人的眼睛竟然是白色的,额头上还爬着蛆蛆,“啊!”吓得扭头就跑。

“鬼,鬼啊!”

“小伙子,你瞎嚷嚷什么啊?”不远处一个老妇女模样的人不乐道。

阿福小心的走了过去,指着前方刚才看到的鬼,“阿姨,前,前面有鬼。”

“鬼?”老妇女迟疑了一下,随即将手伸到了脸上,刷的一下撕开了自己的脸皮,“小伙子啊,是不是这样的啊?”

“啊!鬼啊!”

不知跑了多久,阿福来到了一片悬崖面前,“嘟嘟嘟!嘟嘟嘟!”这时,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喂,你,你到底谁?”

“呵呵,我是救你的人,我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按我说的做,你面前不是悬崖吗?跳下去,跳下去你才能活命。”

望着幽深的悬崖深渊,阿福倒吸了好几口凉气,“跳下去,我不是死定了吗?”

“放心,我做好一切了,你只管跳下来,保证没事,况且,你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

望着一个个追上来的鬼,阿福颤抖不已,“好,我听你的!”挂掉电话,随即,跃身跳进了深渊里。

“啊!”

片刻。

“喂,老板,那家伙跳下去了。”那群追逐阿福的鬼中,一个拿出了手机打了起来。

公交车上。

那个送阿福手机的男人听到电话那边的声音,无奈的笑了,“哈哈,还真是傻瓜,这么容易相信别人,真是太不经玩了,算了,再找下一个吧!”

一旁的助理笑道,“老板,这人说不定还没死呢,咱们或许还可以接着玩呢!”

“没死?你逗我吧,几千米的悬崖,跳下去还能活命。”那个男人笑道,可是随即又掏出了手机,“好吧,反正今晚也没得玩了,就当碰碰运气吧。”

电话拨了过去。

“嘟嘟嘟!嘟嘟嘟!”顿时一阵清脆的响铃声传荡在公交车里,男人和助理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巧,巧合吧!”

“喂!”这时,手机里传出了声音,男人心里暗叹一声,这小子果然命硬。

“怎么样?听我的没错吧,我说过你保证不会死吧!”男人决定继续演戏道。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呵呵,当然是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了。”男人笑道。

“安全的地方,你那里安全吗?”手机里的声音突然变得阴冷起来。

男人的瞳孔慢慢的放大,嘴巴也合不起来了,只见,拥挤的乘客慢慢让开,一个身影缓缓的走来。

鲜血一滴一滴的滴在了男人的脸上,此时他脸部极度的扭曲,“你,你……”

“呵呵,你这里安全吗?”阴冷幽怨的声音传荡在耳旁。

“啊!”

Introduce:Accompanying the action in hand of officer of carry on one's shoulder, become immediately all round a become silent, the cold sweat on A blessing forehead also risks ceaseless all the time, the eyes is not had is not the result that staring at that to be about to decide a destiny probably closely. "Leave! " when seeing a result, a blessing eyes becomes empty immediately, think dead impulse had. "Just a little 3, be small! " " Hahaha, hahaha, hahahaha, I won, I won! " many people gather up wildly the chip that answers oneself to win. Also what a few people distress immediately leave mesa, or be it is good to lighted root cigarette make oneself suitable arrange gas, and right now A Fu resembled dying however general, did not have reaction. "Hey, a Fu, your boy possum! " creditor went howl before A Fu, "Return money, return money quickly, your boy lent us million, adding accrual altogether is 3 million. " A Fushi shakes his head magically, "Eldest brother, I am to do not have money really, house, car play away, I am true now is penniless, penniless. " " don't have money? Ah, do good, say, left still is right! " right now, creditor did not know to take out a chopper from where. The A blessing eye of the thorn of that shining wants blind, "Big, eldest brother, what left, right? " " ask you are left hand or right hand! " " I, i, the right hand is to use those who have a meal, left hand, left hand is …… " " hum, good, threw your left hand! " saying, the creditor of that fierce about takes a knife to be chopped toward A Fu's left hand. "Ah! " shriek, slept lightly Afu from inside sleep come over, afu takes wind, "Not bad, it is a dream fortunately, frighten me dead, frighten me dead. " aside wife also was slept lightly come over, "Of most night, what does ghost call, harmful old woman sleeps bad to become aware, all day long is betted, daydream Dou Meng arrives was betted, morning and evening is chopped dead. " " you a smelly young married woman, know cuss I, I died, you are vidual, become a widow, hum! " the response path that A Fu does not have good energy of life. Recently, because the routine on building site examines safe case, so the labor contractor gives put a few days of holidays, the A blessing all the time that betted addiction to make is gone to bet - run. "Hey, blessing elder brother, you came again, there can be you inside, go quickly, wish you send big money! " bet - the small Meng Jian of field guard the entrance is acquaintance, he Afu is making call. "Ah, lend you Ji Yan, won to give you tip, ha. " also did not know to step on carry of what dog excrement, the luck of A Fujin day indeed good, brought the capital of 1000 money, this a little while time won hundred thousands of, resembled happily eating honey in the heart euqally sweet, "Ah, xiaomeng, xiaomeng!

  
        共1页/2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