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棺材阿魏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棺材阿魏

一、吊命阿魏
我出生在中医世家,爷爷周百奚颇有些名气。这天我在诊疗室安装了一个监控摄像头,招来爷爷一顿训斥:“来这儿的都是病人,你安这么个东西干什么?”
“现在医患关系那么紧张,万一出了事,这就是划分责任的凭据。”我坚持己见,只不过将摄像头做了伪装,不留心根本不会发现。
这时,爷爷的发小金斗爷却走了进来:“百奚兄弟,快帮我估估价,这个能卖多少钱。”他从怀里摸出一个布包,打开后露出一小块东西,状如灵芝,色如琥珀,隐隐散发着难闻的臭味。爷爷顿时睁大了眼睛:“你打哪儿弄来的这东西?”
金斗爷笑了:“我家祖坟那块地不是被征收了吗?昨天迁坟时挖出来的,我猜就是阿魏!”
这就是棺材阿魏?我吃了一惊,听爷爷说过,以前大户人家长年服食珍贵药材,人死后药性经年不散,在特定条件下,棺木里就会长出阿魏。这阿魏能医百病,快咽气的人吃了也能再活上三五个月。别看金斗爷现在不咋地,祖上却是有良田百顷的富裕人家。
“兄弟,你看这个到底能卖多少钱?”金斗爷两眼放光,期待地问。
爷爷皱皱眉说:“我这里有张用阿魏续命的方子,可是从没用过,效果咋样可不好说。再说这东西有价无市,碰上合适的买主就值钱,碰不上分文不值。”
金斗爷一听,两道眉毛拧成了一股绳,愁得长吁短叹。他孙子谈了女朋友,没房子人家不肯结婚。金斗爷儿子早逝,孙子是他拉扯大的,现在连老房子都卖了,还差四万没有着落!
爷爷想了想,说:“也罢,既然是药,总有用处,我担个风险收了吧!”
二、重组合作
爷爷高价收了棺材阿魏的消息不胫而走。这天来了一对穿着名贵的夫妻,男的叫叶世荣,五十来岁,脸色晦暗,一看就是病入膏肓了。果然,他开口就说自己得了绝症,已经没多少日子了,希望爷爷用阿魏为他续命。他爽快地说:“不管你多少钱收的,我出十万买了!”
我心里一喜,这一转手就赚了六万啊,哪知爷爷却一口就拒绝了:“不是钱的事儿,你们来晚了,那只阿魏我已经许给别人了。”夫妻俩失望而去。
我知道并没有第二个买主,急忙问爷爷为什么不肯救人,何况十万块钱已经不少了。爷爷眼睛一瞪,说:“你别打那只阿魏的主意,我留着有用的。”

这时,叶太太去而复返,要爷爷借个地方说话。爷爷把她让进了诊疗室,两人密谈了很久才出来了。“周师傅,你再考虑一下。这样吧,我出二十万,你看行吗?”叶太太不甘心地问。爷爷依然摇了摇头,然后转身回去,连客也不送了。
我心里着急,阿魏和灵芝人参一样,年头一久,失了药性就是废物了。
“我叫周易,是周百奚唯一的传人,其实有事和我谈也是一样的。”我终于按捺不住,追上叶太太,主动介绍自己。叶太太上下打量我一眼,问:“你的意思是,你能拿到阿魏为我丈夫续命?”我郑重地点了点头。叶太太想了想,说:“好,我相信你。”叶太太当场就付给我两万定金。
爷爷把阿魏放在他房间的柜子里,出入落锁。我狠狠心,拿到一半也比落空要好,于是找到金斗爷合作,告诉他阿魏能卖二十万,他一听,半晌回过神来,跳起来就骂:“这个挨千刀的死老头子,四万块钱就把我打发了,咋能连自己兄弟也糊弄呢?”我笑了笑,给他出主意:“你可以把阿魏赎回来嘛,我有方子,咱们一起给叶世荣续命,不是两全其美吗?”
金斗爷这才看清我打的什么算盘,哼了一声:“你爷爷不地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三、身陷囹圄
金斗爷骂归骂,还是和我迅速统一了战线,找到我爷爷急赤白脸地赎回了阿魏。
我轻易就拿到了药方,配齐了其他几味药,和金斗爷一起来到了叶世荣家里。叶世荣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眼巴巴等着我们送给他的灵药。我急忙命人开始煎药,忙活了大半天之后,亲自递到叶太太手上。
叶太太喂老公喝药,我和金斗爷坐在客厅里品茶,只等拿了剩下的十八万就离开。这时,叶太太突然情绪失控地跑出来,声嘶力竭地喊:“来人,上报警!”

我和金斗爷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时,里面房间传来一片哭声,我冲进去一看,叶世荣脸色青白地躺在床上,断了气。
我和金斗爷被随后赶到的民警带走,拘留了起来。金斗爷惶恐迷惑,一再问我:“不是说阿魏是续命的……”我虽然着急,脑筋却还清楚,主动找民警反映情况:“汤药是民间古方,阿魏就算不能起死回生,也绝不会致人丧命。你们一定要查清楚,这其中一定有别的问题。”
民警说:“你说的不错,汤药里检验出氰化钠,叶家告你们故意杀人。”我顿时如五雷轰顶,金斗爷一听,直接昏了过去。
爷爷来看我们时,金斗爷已经缓了过来,指着爷爷哭骂:“老挨千刀的,我被你家小挨千刀的坑死了呀……”
我红着眼睛叫了声“爷爷”,再也说不出话来。爷爷恨铁不成钢地说:“你这孩子就是浮躁,那叶世荣的老婆压根就没想让他活着,你一头撞进去不是给人当枪使吗?”
四、医者仁心
原来,叶太太去而复返的那次,爷爷曾明确告诉她,棺材阿魏并没有传说中的奇效。哪知叶太太说找阿魏续命只是她丈夫的想法,在她看来,棺材阿魏没有奇效还不足够,能让他立刻断气才好。她开价二十万,要求爷爷在药方里加一味能致命的药,她会把叶世荣的死归结在误食阿魏上,不会追究爷爷的责任。爷爷断然拒绝,接下来就是我和她的交涉过程了。
金斗爷质疑:“这个婆娘为啥要杀自己男人?说出来警察也不信啊!”
“诊疗室有监控摄像头!”
我激动得大叫起来。
爷爷也露出了笑意:“你小子总算做对了一件事,不然就等着坐牢吧!”
那天的监控录像作为有力证据,洗刷了我和金斗爷的嫌疑。叶太太被拘捕归案,她供认是自己下的毒。叶世荣在外面养了一个小三,他病发时,小三刚好怀孕。如果等到孩子出生后叶世荣才去世,那么这个孩子就理所当然地享有继承权。于是叶太太索性提前送老公上路,以便将来死无对证,概不认账。
我忽然想到关键的一点,问爷爷:“你对叶太太说棺材阿魏并没有奇效,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爷爷说他一开始就怀疑了,但金斗爷当时已经走投无路,为了帮他只好买下来。后来拿去鉴定,那只是普通菌类,碰巧坟墓里有合适的生长条件,才依附棺木生长起来。也正因为如此,叶世荣去买阿魏时,爷爷才不肯卖给他。
“百奚兄弟,我错怪你了!”金斗爷羞愧难当。
爷爷却一笑置之:“还不是周易撺掇你的,要怪也得怪我自己管教无方。”
我的脸火辣辣的一片通红,在爷爷高尚的情操面前,我知道自己要学习的不单单是医术,还有很多,很多。

2、棺材阿魏

棺材阿魏一、吊命阿魏我出生在中医世家,爷爷周百奚颇有些名气。这天我在诊疗室安装了一个监控摄像头,招来爷爷一顿训斥:来这儿的都是病人,你安这么个东西干什么?”现在医患关系那么紧张,万一出了事,这就是划分责任的凭据。”我坚持己见,只不过将摄像头做了伪装,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大全网短篇鬼故事栏目!

鬼段子分享:才突然想起自己搬家了,从1楼搬到10楼~~ 那是谁啊??您看懂了吗?


  一、吊命阿魏
  我出生在中医世家,爷爷周百奚颇有些名气。这天我在诊疗室安装了一个监控摄像头,招来爷爷一顿训斥:“来这儿的都是病人,你安这么个东西干什么?”
  “现在医患关系那么紧张,万一出了事,这就是划分责任的凭据。”我坚持己见,只不过将摄像头做了伪装,不留心根本不会发现。
  这时,爷爷的发小金斗爷却走了进来:“百奚兄弟,快帮我估估价,这个能卖多少钱。”他从怀里摸出一个布包,打开后露出一小块东西,状如灵芝,色如琥珀,隐隐散发着难闻的臭味。爷爷顿时睁大了眼睛:“你打哪儿弄来的这东西?”
  金斗爷笑了:“我家祖坟那块地不是被征收了吗?昨天迁坟时挖出来的,我猜就是阿魏!”
  这就是棺材阿魏?我吃了一惊,听爷爷说过,以前大户人家长年服食珍贵药材,人死后药性经年不散,在特定条件下,棺木里就会长出阿魏。这阿魏能医百病,快咽气的人吃了也能再活上三五个月。别看金斗爷现在不咋地,祖上却是有良田百顷的富裕人家。
  “兄弟,你看这个到底能卖多少钱?”金斗爷两眼放光,期待地问。
  爷爷皱皱眉说:“我这里有张用阿魏续命的方子,可是从没用过,效果咋样可不好说。再说这东西有价无市,碰上合适的买主就值钱,碰不上分文不值。”
  金斗爷一听,两道眉毛拧成了一股绳,愁得长吁短叹。他孙子谈了女朋友,没房子人家不肯结婚。金斗爷儿子早逝,孙子是他拉扯大的,现在连老房子都卖了,还差四万没有着落!
  爷爷想了想,说:“也罢,既然是药,总有用处,我担个风险收了吧!”
  二、重组合作
  爷爷高价收了棺材阿魏的消息不胫而走。这天来了一对穿着名贵的夫妻,男的叫叶世荣,五十来岁,脸色晦暗,一看就是病入膏肓了。果然,他开口就说自己得了绝症,已经没多少日子了,希望爷爷用阿魏为他续命。他爽快地说:“不管你多少钱收的,我出十万买了!”
  我心里一喜,这一转手就赚了六万啊,哪知爷爷却一口就拒绝了:“不是钱的事儿,你们来晚了,那只阿魏我已经许给别人了。”夫妻俩失望而去。
  我知道并没有第二个买主,急忙问爷爷为什么不肯救人,何况十万块钱已经不少了。爷爷眼睛一瞪,说:“你别打那只阿魏的主意,我留着有用的。”
  这时,叶太太去而复返,要爷爷借个地方说话。爷爷把她让进了诊疗室,两人密谈了很久才出来了。“周师傅,你再考虑一下。这样吧,我出二十万,你看行吗?”叶太太不甘心地问。爷爷依然摇了摇头,然后转身回去,连客也不送了。
  我心里着急,阿魏和灵芝人参一样,年头一久,失了药性就是废物了。
  “我叫周易,是周百奚唯一的传人,其实有事和我谈也是一样的。”我终于按捺不住,追上叶太太,主动介绍自己。叶太太上下打量我一眼,问:“你的意思是,你能拿到阿魏为我丈夫续命?”我郑重地点了点头。叶太太想了想,说:“好,我相信你。”叶太太当场就付给我两万定金。
  爷爷把阿魏放在他房间的柜子里,出入落锁。我狠狠心,拿到一半也比落空要好,于是找到金斗爷合作,告诉他阿魏能卖二十万,他一听,半晌回过神来,跳起来就骂:“这个挨千刀的死老头子,四万块钱就把我打发了,咋能连自己兄弟也糊弄呢?”我笑了笑,给他出主意:“你可以把阿魏赎回来嘛,我有方子,咱们一起给叶世荣续命,不是两全其美吗?”
  金斗爷这才看清我打的什么算盘,哼了一声:“你爷爷不地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三、身陷囹圄
  金斗爷骂归骂,还是和我迅速统一了战线,找到我爷爷急赤白脸地赎回了阿魏。
  我轻易就拿到了药方,配齐了其他几味药,和金斗爷一起来到了叶世荣家里。叶世荣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眼巴巴等着我们送给他的灵药。我急忙命人开始煎药,忙活了大半天之后,亲自递到叶太太手上。
  叶太太喂老公喝药,我和金斗爷坐在客厅里品茶,只等拿了剩下的十八万就离开。这时,叶太太突然情绪失控地跑出来,声嘶力竭地喊:“来人,马上报警!”
  我和金斗爷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时,里面房间传来一片哭声,我冲进去一看,叶世荣脸色青白地躺在床上,断了气。
  我和金斗爷被随后赶到的民警带走,拘留了起来。金斗爷惶恐迷惑,一再问我:“不是说阿魏是续命的……”我虽然着急,脑筋却还清楚,主动找民警反映情况:“汤药是民间古方,阿魏就算不能起死回生,也绝不会致人丧命。你们一定要查清楚,这其中一定有别的问题。”
  民警说:“你说的不错,汤药里检验出氰化钠,叶家告你们故意杀人。”我顿时如五雷轰顶,金斗爷一听,直接昏了过去。
  爷爷来看我们时,金斗爷已经缓了过来,指着爷爷哭骂:“老挨千刀的,我被你家小挨千刀的坑死了呀……”
  我红着眼睛叫了声“爷爷”,再也说不出话来。爷爷恨铁不成钢地说:“你这孩子就是浮躁,那叶世荣的老婆压根就没想让他活着,你一头撞进去不是给人当枪使吗?”
  四、医者仁心
  原来,叶太太去而复返的那次,爷爷曾明确告诉她,棺材阿魏并没有传说中的奇效。哪知叶太太说找阿魏续命只是她丈夫的想法,在她看来,棺材阿魏没有奇效还不足够,能让他立刻断气才好。她开价二十万,要求爷爷在药方里加一味能致命的药,她会把叶世荣的死归结在误食阿魏上,不会追究爷爷的责任。爷爷断然拒绝,接下来就是我和她的交涉过程了。
  金斗爷质疑:“这个婆娘为啥要杀自己男人?说出来警察也不信啊!”
  “诊疗室有监控摄像头!”
  我激动得大叫起来。
  爷爷也露出了笑意:“你小子总算做对了一件事,不然就等着坐牢吧!”
  那天的监控录像作为有力证据,洗刷了我和金斗爷的嫌疑。叶太太被拘捕归案,她供认是自己下的毒。叶世荣在外面养了一个小三,他病发时,小三刚好怀孕。如果等到孩子出生后叶世荣才去世,那么这个孩子就理所当然地享有继承权。于是叶太太索性提前送老公上路,以便将来死无对证,概不认账。
  我忽然想到关键的一点,问爷爷:“你对叶太太说棺材阿魏并没有奇效,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爷爷说他一开始就怀疑了,但金斗爷当时已经走投无路,为了帮他只好买下来。后来拿去鉴定,那只是普通菌类,碰巧坟墓里有合适的生长条件,才依附棺木生长起来。也正因为如此,叶世荣去买阿魏时,爷爷才不肯卖给他。
  “百奚兄弟,我错怪你了!”金斗爷羞愧难当。
  爷爷却一笑置之:“还不是周易撺掇你的,要怪也得怪我自己管教无方。”
  我的脸火辣辣的一片通红,在爷爷高尚的情操面前,我知道自己要学习的不单单是医术,还有很多,很多。

读完短篇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棺材阿魏”,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鬼大大哦!鬼段子:才突然想起自己搬家了,从1楼搬到10楼~~ 那是谁啊??您看懂了吗? 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3、棺材阿魏

一、吊命阿魏

我出生在中医世家,爷爷周百奚颇有些名气。这天我在诊疗室安装了一个监控摄像头,招来爷爷一顿训斥:“来这儿的都是病人,你安这么个东西干什么?”

“现在医患关系那么紧张,万一出了事,这就是划分责任的凭据。”我坚持己见,只不过将摄像头做了伪装,不留心根本不会发现。

这时,爷爷的发小金斗爷却走了进来:“百奚兄弟,快帮我估估价,这个能卖多少钱。”他从怀里摸出一个布包,打开后露出一小块东西,状如灵芝,色如琥珀,隐隐散发着难闻的臭味。爷爷顿时睁大了眼睛:“你打哪儿弄来的这东西?”

金斗爷笑了:“我家祖坟那块地不是被征收了吗?昨天迁坟时挖出来的,我猜就是阿魏!”

这就是棺材阿魏?我吃了一惊,听爷爷说过,以前大户人家长年服食珍贵药材,人死后药性经年不散,在特定条件下,棺木里就会长出阿魏。这阿魏能医百病,快咽气的人吃了也能再活上三五个月。别看金斗爷现在不咋地,祖上却是有良田百顷的富裕人家。

“兄弟,你看这个到底能卖多少钱?”金斗爷两眼放光,期待地问。

爷爷皱皱眉说:“我这里有张用阿魏续命的方子,可是从没用过,效果咋样可不好说。再说这东西有价无市,碰上合适的买主就值钱,碰不上分文不值。”

金斗爷一听,两道眉毛拧成了一股绳,愁得长吁短叹。他孙子谈了女朋友,没房子人家不肯结婚。金斗爷儿子早逝,孙子是他拉扯大的,现在连老房子都卖了,还差四万没有着落!

爷爷想了想,说:“也罢,既然是药,总有用处,我担个风险收了吧!”

二、重组合作

爷爷高价收了棺材阿魏的消息不胫而走。这天来了一对穿着名贵的夫妻,男的叫叶世荣,五十来岁,脸色晦暗,一看就是病入膏肓了。果然,他开口就说自己得了绝症,已经没多少日子了,希望爷爷用阿魏为他续命。他爽快地说:“不管你多少钱收的,我出十万买了!”

我心里一喜,这一转手就赚了六万啊,哪知爷爷却一口就拒绝了:“不是钱的事儿,你们来晚了,那只阿魏我已经许给别人了。”夫妻俩失望而去。

我知道并没有第二个买主,急忙问爷爷为什么不肯救人,何况十万块钱已经不少了。爷爷眼睛一瞪,说:“你别打那只阿魏的主意,我留着有用的。”

这时,叶太太去而复返,要爷爷借个地方说话。爷爷把她让进了诊疗室,两人密谈了很久才出来了。“周师傅,你再考虑一下。这样吧,我出二十万,你看行吗?”叶太太不甘心地问。爷爷依然摇了摇头,然后转身回去,连客也不送了。

我心里着急,阿魏和灵芝人参一样,年头一久,失了药性就是废物了。

“我叫周易,是周百奚唯一的传人,其实有事和我谈也是一样的。”我终于按捺不住,追上叶太太,主动介绍自己。叶太太上下打量我一眼,问:“你的意思是,你能拿到阿魏为我丈夫续命?”我郑重地点了点头。叶太太想了想,说:“好,我相信你。”叶太太当场就付给我两万定金。

爷爷把阿魏放在他房间的柜子里,出入落锁。我狠狠心,拿到一半也比落空要好,于是找到金斗爷合作,告诉他阿魏能卖二十万,他一听,半晌回过神来,跳起来就骂:“这个挨千刀的死老头子,四万块钱就把我打发了,咋能连自己兄弟也糊弄呢?”我笑了笑,给他出主意:“你可以把阿魏赎回来嘛,我有方子,咱们一起给叶世荣续命,不是两全其美吗?”

金斗爷这才看清我打的什么算盘,哼了一声:“你爷爷不地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三、身陷囹圄

金斗爷骂归骂,还是和我迅速统一了战线,找到我爷爷急赤白脸地赎回了阿魏。

我轻易就拿到了药方,配齐了其他几味药,和金斗爷一起来到了叶世荣家里。叶世荣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眼巴巴等着我们送给他的灵药。我急忙命人开始煎药,忙活了大半天之后,亲自递到叶太太手上。

叶太太喂老公喝药,我和金斗爷坐在客厅里品茶,只等拿了剩下的十八万就离开。这时,叶太太突然情绪失控地跑出来,声嘶力竭地喊:“来人,马上报警!”

我和金斗爷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时,里面房间传来一片哭声,我冲进去一看,叶世荣脸色青白地躺在床上,断了气。

我和金斗爷被随后赶到的民警带走,拘留了起来。金斗爷惶恐迷惑,一再问我:“不是说阿魏是续命的……”我虽然着急,脑筋却还清楚,主动找民警反映情况:“汤药是民间古方,阿魏就算不能起死回生,也绝不会致人丧命。你们一定要查清楚,这其中一定有别的问题。”

民警说:“你说的不错,汤药里检验出氰化钠,叶家告你们故意杀人。”我顿时如五雷轰顶,金斗爷一听,直接昏了过去。

爷爷来看我们时,金斗爷已经缓了过来,指着爷爷哭骂:“老挨千刀的,我被你家小挨千刀的坑死了呀……”

我红着眼睛叫了声“爷爷”,再也说不出话来。爷爷恨铁不成钢地说:“你这孩子就是浮躁,那叶世荣的老婆压根就没想让他活着,你一头撞进去不是给人当枪使吗?”

四、医者仁心

原来,叶太太去而复返的那次,爷爷曾明确告诉她,棺材阿魏并没有传说中的奇效。哪知叶太太说找阿魏续命只是她丈夫的想法,在她看来,棺材阿魏没有奇效还不足够,能让他立刻断气才好。她开价二十万,要求爷爷在药方里加一味能致命的药,她会把叶世荣的死归结在误食阿魏上,不会追究爷爷的责任。爷爷断然拒绝,接下来就是我和她的交涉过程了。

金斗爷质疑:“这个婆娘为啥要杀自己男人?说出来警察也不信啊!”

“诊疗室有监控摄像头!”

我激动得大叫起来。

爷爷也露出了笑意:“你小子总算做对了一件事,不然就等着坐牢吧!”

那天的监控录像作为有力证据,洗刷了我和金斗爷的嫌疑。叶太太被拘捕归案,她供认是自己下的毒。叶世荣在外面养了一个小三,他病发时,小三刚好怀孕。如果等到孩子出生后叶世荣才去世,那么这个孩子就理所当然地享有继承权。于是叶太太索性提前送老公上路,以便将来死无对证,概不认账。

我忽然想到关键的一点,问爷爷:“你对叶太太说棺材阿魏并没有奇效,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爷爷说他一开始就怀疑了,但金斗爷当时已经走投无路,为了帮他只好买下来。后来拿去鉴定,那只是普通菌类,碰巧坟墓里有合适的生长条件,才依附棺木生长起来。也正因为如此,叶世荣去买阿魏时,爷爷才不肯卖给他。

“百奚兄弟,我错怪你了!”金斗爷羞愧难当。

爷爷却一笑置之:“还不是周易撺掇你的,要怪也得怪我自己管教无方。”

我的脸火辣辣的一片通红,在爷爷高尚的情操面前,我知道自己要学习的不单单是医术,还有很多,很多。

Introduce:One, condole life asafoetida I am born in old and well-known family of doctor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grandfather Zhou Baixi has some of name quite. This day I installed a monitoring to photograph in the consulting room like the head, draw on a grandfather rebuke: "Come here is a patient, are you installed so what does the thing work? " " concern of doctors and patients is so intense now, in case piece finish sth, this differentiates namely the credential of responsibility. " I hold to oneself see, just will photograph did camouflage like the head, do not leave a heart to be able to discover far from. At this moment, hair small gold of the grandfather fought father to go however: "100 why brother, help my appraise appraised price quickly, this can sell how many fund. " he feels bag of a cloth from the bosom, a small stuff is shown after opening, shape is like glossy ganoderma, if color is amber, faint sending out unpleasant stink. The grandfather opens immediately big eye: "This thing that where lane comes to do you make? " gold fights father laugh: "My home ancestral grave is that ground to be collected? The gouge when change is graveyard yesterday comes, I am guessed is asafoetida! " is this bier asafoetida? I ate one Jing, listen to a grandfather to had said, large family other people is taken all the year round previously feed precious medicinal material, classics of the property of a medicine after the person is dead year do not come loose, below specific requirement, asafoetida goes out with respect to chairman in coffin. This asafoetida can cure 100 disease, the person of fast die ate to also can go up alive again 35 months. Do not see Jin Dou a form of a address for an official or rich man now not how, ancestors is to have fertile land however the rich other people of 100 just. "Brother, do you see this how many fund you can sell after all? " Jin Dou as form of a address for an official or rich man twice to put light, expect the ground asks. The grandfather knits frown to say: "There is piece of formula that uses asafoetida add lot here, but never had been used, the effect how appearance but bad to say. Say this thing has valence not to have city again, touch on suitable buyer is costly, do not touch on a single cent or penny nots worth. " Jin Dou as form of a address for an official or rich man to listen, two brow twisted a rope, anxious gets sigh and groan. His grandchildren talked about a girlfriend, do not have house other people not to agree to marry. Gold fights father son to die early, grandchildren is his drag is big, sold even old house now, poor still 40 thousand without assured source! The grandfather thinks, say: " , since be medicine, always have use, I carried a risk to close! " 2, the message spread fast that recombined cooperative grandfather high price to receive bier asafoetida. This day came the husband and wife with a pair of rare dress, call Xie Shirong maly, 50 come year old, complexion dark and gloomy, looking is a the disease is not curable. As expected, he starts to talk to say he got incurable disease, already not much day, hope grandfather is his add life with asafoetida. He says readily: "Without giving thought to you how many money closes, I go out 100 thousand bought! " the one happy event in my heart, this one pass on earned 60 thousand, which knew a grandfather to refuse readily however: "Not be the thing of money, you come late, I had made that asafoetida others. " husband and wife two disappointed and go. I know and buy without the 2nd

  
        共1页/3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