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通冥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灯火通冥

灯火通冥血红僵尸谢子明弓着背猫着腰,借助周围乱石杂草的掩护,紧紧跟着前面的江旭。夜色有点儿浓,他也只能勉强看到前面有一个飞速前进的黑影。走得太急,一根树枝迎面抽了过来,谢子明连忙侧身躲开。然而,就在他转身的同时,两只强壮有力的胳膊伸了过来,勒住了他的脖颈,让他动弹不得。被狠狠钳制住的谢子明痛呼出,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大全网长篇鬼故事栏目!

鬼段子分享:有个人看完此帖,没回,第二天就再也没醒来。您看懂了吗?


  血红僵尸
  谢子明弓着背猫着腰,借助周围乱石杂草的掩护,紧紧跟着前面的江旭。夜色有点儿浓,他也只能勉强看到前面有一个飞速前进的黑影。
  走得太急,一根树枝迎面抽了过来,谢子明连忙侧身躲开。然而,就在他转身的同时,两只强壮有力的胳膊伸了过来,勒住了他的脖颈,让他动弹不得。
  被狠狠钳制住的谢子明痛呼出声:“疼疼疼,快放开我!”
  “为什么跟着我?”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谢子明听出来了,是江旭。
  谢子明连忙往前看,那个一直在自己前面快速奔走的黑影早就消失不见了,原来只是一个障眼法。
  “我还想问你呢!三更半夜,鬼鬼祟祟地跑出学校,在这荒山野岭溜达什么?”谢子明不甘示弱,反问回去。他们学校的地理位置比较偏僻,出了校园往东走,不到十分钟就有一片未开采的荒山。
  说起来,谢子明和江旭两家渊源颇深。两个人的家族都是捉鬼世家,本来出自同门,后来因为抢生意,搬迁到了同一个城市。一山不容二虎,所以两家的关系自然是如履薄冰。
  作为两家年轻一辈的继承人,谢子明和江旭两人一见面就横眉冷对,私下里也在暗暗较劲。
  江旭放开谢子明,冷声哼道:“回去吧,别再跟着我。”
  谢子明还就跟他杠上了:“这山又不是你家的,还不让人走了?”
  江旭目光一闪,突然一脚踹开了谢子明,就在这一瞬间,阴风骤起。一个周身泛着幽光的血红僵尸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那血红僵尸只有巴掌大,要不是江旭及时踹开谢子明,谢子明已经被那僵尸钻透了脑袋。
  血红僵尸明明没有嘴巴,却发出一阵怪笑,转个方向冲江旭飞来。江旭蹲下身躲开僵尸的同时,立即掏出随身携带的铜钱。江旭屏息凝神,将铜钱向僵尸抛了过去。那铜钱被一根红丝线系着,像是长了眼睛,迅速将那僵尸死死缠住。
  趁此机会,江旭迅速收紧红丝线,厉喝一声:“破!”
  一声凄惨的尖叫声从荒山深处破空而来。而那血红僵尸,也在瞬间退了血色,化为齑粉,落在了山路上。
  谢子明仍然惊魂未定,狼狈地跌坐在一旁,目瞪口呆地看着江旭。江旭冷笑一声,嘲讽道:“废物!”
  本来还想感激一下江旭的谢子明,立即浑身像炸了毛一般,从地上一跃而起:“我不过是没准备好而已,我哪知道这山里有邪物!”
  江旭却看都不看他,只是说:“快走,不能呆在这里了。”
  女鬼林欣
  两人迅速沿原路返回。谢子明跟在他身后,一直在追问他为什么要夜探荒山,还有山里的邪物到底是什么。
  江旭也不回答他,只是突然问道:“你喜欢过林欣吗?”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谢子明彻底闭嘴了。林欣是谢子明的女朋友,当初是他鞍前马后将人追到手的,可是追到手后,就马上将人抛之脑后了。原因无他,因为林欣和江旭两人走得近,而谢子明什么事都想和江旭争一争 。
  被江旭这么一问,谢子明才突然发觉,自己已经有两个星期没见到林欣了,期间也没联系过。
  一股浓浓的不安感传来,谢子明摸出手机想给林欣打个电话,不过想到已经是深夜,又放弃了。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拨了林欣的号码,结果电话打不通。不过谢子明没有放弃,立即又拨了林欣舍友的电话,得到的消息却让谢子明浑身一震。
  林欣早在两个星期前就办了休学手续,已经搬出宿舍了。谢子明有种直觉,林欣绝对不是休学这么简单。他想了想,觉得江旭应该知道林欣的事。谢子明毫不迂回地问江旭:“林欣怎么休学了?”
  江旭似笑非笑,脸上的嘲弄一览无余:“你不是她的男朋友吗,怎么反而跑过来问我?”
  谢子明顿时觉得羞愧难当,但他还是硬着头皮接着说:“对不起,之前我的确有些过分,对林欣的关心太少了,请你告诉我林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江旭明显不欲多说,拿起自己的斜挎包就出门了。谢子明握了握拳头,他猜,林欣和江旭一定有事在瞒着自己。
  这天,谢子明一直等到深夜也没看到江旭回来。他犹豫着,要不要做些准备,也去荒山看看,说不定江旭就在那边。就在他准备起身时,另一个好友周玉涛突然连滚带爬地撞开门冲了进来,一脸惊恐。
  周玉涛喜欢在网吧打游戏,经常在这个时间回来。见他一副撞了鬼的模样,谢子明打趣道:“你怎么了,有女鬼缠上你了?”
  周玉涛一见谢子明,立即扑过来抓住他的手:“子、子明!你女朋友她、她变成鬼了。刚刚就站在门外!子明啊,哥平时待你不薄,你别让你女朋友吓我!”
  听到这话,谢子明猛地推开周玉涛,向门外冲去。门外,林欣脸色青白,长发披肩,虚飘在空中,见谢子明出来,对他浅浅一笑。
  灯火通冥
  谢子明上前一步,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问不出口。即使法力低下,谢子明还是能看出来,林欣并不是正常死亡。
  只见林欣的身形在空中晃了一下,就变成了半透明状,这是极其虚弱的表现,很有可能下一秒就会魂飞魄散。这种状况下,谢子明也顾不上问话了,连忙掏出一直挂在脖子上的玉佩,这玉佩是家传宝玉,有养魂的作用。
  谢子明双指并拢,在额头虚点一下,说道:“收!”
  他本想将林欣收入玉佩中,防止她魂飞魄散,不料却慢了一步。江旭不知何时出现了,手里举着一盏冥灯,林欣迅速化作一道青烟,飘入了灯中。
  火苗晃动两下,然后整盏冥灯就消失在了江旭手中。
  谢子明气急败坏地看着江旭:“你干什么?我这玉有养魂的作用,林欣的魂魄现在很虚弱!”
  江旭闻言,立即抢过玉佩,同时,那盏冥灯又出现在他的手中。只见他拿着玉佩,口中不知念叨着什么,那玉佩立即融入冥灯中,冥灯顿时焕然一新,泛起莹润的青光。见江旭有了一丝喜色,谢子明也松了一口气,估计林欣暂时没有魂飞魄散的危险了。
  两人对视一眼,决定具体情况进宿舍再说。不想周玉涛一直躲在门后,透过门缝往外偷看。门突然被推开,正在愣神的周玉涛来不及躲开,额头立即被撞红一大片。
  三人大眼瞪小眼,还是周玉涛揉着额头率先发问:“哥们儿,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怎么感觉我是在看电影呢?那灯,我可瞧见了,它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了!”
  江旭向谢子明示意一下,谢子明无奈,只得长话短说,将捉鬼世家的事向周玉涛简单解释了一下。
  周玉涛顿时惊呆了,一脸崇拜地看着两人。谢子明不再理会他,转而问江旭:“事到如今,你们还想瞒着我吗?林欣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变成了……”
  一个“鬼”字,在舌尖打了个转,终究没能说出口。
  江旭有些烦躁,他沉默了半晌,才开口说:“阿欣是为了你才变成鬼的,你听说过灯火通冥吗?”
  千年老鬼
  “我听父亲说过,有一件法器叫引路冥灯,点燃之后灯火就会通冥,能打开通往幽冥地狱的通道,是对付千年老鬼的最佳法器。”说到这里,谢子明突然醒悟,“你手里的就是引路冥灯?”
  江旭点点头,谢子明一下子从头凉到脚。据说,点燃冥灯的唯一办法,就是用生命作为代价,以命为油,用魂点灯。
  所以事情并不难猜,林欣牺牲了自己,点燃了冥灯。联想起荒山里的事,谢子明知道他们要对付的肯定是藏在荒山里的千年老鬼。
  “为什么说林欣是为了我?”这个问题像一块大石头,压得谢子明喘不过气来。
  可能是因为谢子明毫不犹豫地拿出家传宝玉救林欣的一幕,让江旭对谢子明稍有改观,所以江旭难得有了好脸色:“那是你们家的事,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听阿欣说,这千年老鬼是你们谢家的人,它为了保持魂魄不散,会定期去谢家捉一个与它血脉相连的年轻一辈,然后吸食他们的魂魄。那老鬼法力高深,谢家根本对付不了。唯有林家的引路冥灯,才有可能将老鬼送上黄泉路。你父亲不知道从哪儿得到了消息,与林家人做了交易,让林欣点燃了引路冥灯。”
  “林家,为什么会同意?”这是以命换命啊,谢子明不知道该恨自己的父亲,还是该恨林家。他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有大伯和三伯,却没有二伯。还有全家人为什么都对二伯的事讳莫如深。
  江旭看了谢子明一眼:“林家不同意,是林欣同意了,她喜欢你,所以才会牺牲自己,为你求得一线生机。”
  谢子明觉得胸口闷闷的,然后眼泪就“吧嗒吧嗒”地滴了下来。
  活了二十年的江旭,第一次知道男生也能这样哭,顿时如遭雷劈。周玉涛在旁边听了个大概,这时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他抹抹眼角的泪,拍拍谢子明的肩膀:“兄弟你啊,就是活该,这么好的学妹,也不知道珍惜!”
  江旭累了一晚上,早已疲惫不堪,不再理会他们两个,直接翻身上床睡觉。
  谢子明睁着哭红的双眼,推推已经躺在床上的江旭:“江旭,我现在能见见林欣吗?”
  江旭拉过被子盖住头部,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再等等吧,待在冥灯里对她的魂魄有好处。”
  驱使术
  一夜无眠,谢子明估摸着时间也快差不多了,准备起床洗漱。可是他的意识却突然模糊起来,下一秒,谢子明就下了床,双目空洞,已经失去了神智。因为宿舍太乱,他一脚就踢翻了椅子,连带着泡面钢碗、洗脚盆、垃圾桶等物品全部翻倒在地。
  江旭睡得沉,这么大动静也没惊醒他。倒是周玉涛被吵醒了,他坐起来,一眼就看到谢子明直直地往外走去。连忙问:“子明,还不到六点,你干什么去?”
  谢子明置若罔闻,周玉涛察觉到情况不妙,连忙下床拉住谢子明。谢子明一转头,周玉涛就被吓得赶紧松了手。因为谢子明双目虽然无神,却布满了血丝,瞪得滚圆,直勾勾地盯着周玉涛看,看得他头皮发麻。
  眼睁睁地看着谢子明出了宿舍,周玉涛六神无主,只能寄希望于江旭。被推醒的江旭本来一脸怒气,在听周玉涛说了谢子明的事后,立即脸色一变,穿上衣服就冲出了宿舍。
  周玉涛咬咬牙,也跟了上去,虽然知道自己没什么用,但也能壮壮胆,毕竟人多势众。
  江旭几乎不用思考,就知道谢子明准是中了荒山中那老鬼的驱使术。
  昨天晚上,江旭和林欣去了荒山,本想将老鬼引上黄泉路。没想到,因为前一晚打草惊蛇,老鬼早已做好准备,在山上布下血石弑杀阵,等着江旭和林欣自投罗网。江旭和林欣本以为凭着引路冥灯就能对付得了老鬼,结果他们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两方斗法,最终的结果是两败俱伤。
  林欣为了保护江旭,几乎魂飞魄散。她怕再也见不到谢子明一面,就不再躲进冥灯,而是直接飘去了学校。江旭也在重创老鬼之后,拼尽全力破了血石弑杀阵,逃了回来。只是,江旭没想到老鬼居然恢复得这么快,只要一个晚上,就能使用驱使术。这学校是阳气最足的地方,就算是千年老鬼也靠近不得。所以老鬼一直在等待机会,准备在谢子明精神最薄弱的时候对他使用驱使术。
  昨晚关于林欣的事让谢子明思绪震荡,刚好让老鬼抓住了机会。眼看谢子明就要进荒山了,江旭不由地暗自着急,立即加快脚步。同时,他拿出冥灯,让林欣也出来了。
  林欣只看了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连忙呼喊:“谢子明!停下,不要再往前走了!”
  谢子明的脚步顿了一下,似乎在挣扎,但不到五秒,又往前走去。
  护体铃
  周玉涛在一旁冲江旭说:“不能让子明进入荒山是吧?看我的,我以前可是短跑冠军!”话刚说完,周玉涛加足马力向谢子明追去,然后一个飞扑,用蛮力压住了谢子明。
  江旭趁此机会,眼疾手快,迅速将一张符纸往谢子明额头上一贴。谢子明的身体立即软了下去,过了一会儿终于恢复清醒。他一眼就看到了满脸焦急的林欣,便期期艾艾地看着她:“林欣,我……”
  林欣冲他笑了一下:“不用说了,我都懂。”然后,谢子明的眼泪就又开始往下掉。
  这场面明显不对,周玉涛一副想上前又不好意思打扰的样子。江旭可不管那么多,直接哼道:“你有完没完?”
  谢子明这才收了眼泪,坚定地对林欣说:“林欣你放心,我不会让老鬼伤害到你的魂魄,虽然我的法术不如江旭厉害,但是我会倾尽全力地保护你。”说到这里,谢子明的声音变得几不可闻,“我知道你嫌弃我。”
  林欣看着谢子明,并没有解释。这并不是嫌弃,而是保护。
  “进去吧,趁老鬼还没有完全恢复。”江旭一边说,一边往前走去。
  这时周玉涛才感觉到害怕,带着哭腔说:“喂,你们好歹给我个保命的东西啊!”
  江旭二话不说,掏出一个铃铛放在他手里:“这是一个护体铃,进去之后,遇到什么危险,你只要不停地摇着铃铛,任何邪物都近不了你的身,阵法也不会伤害到你。不过,这只能坚持十来分钟,到时候,你将自己的血滴进去,护体铃染血,这味道最能吸引老鬼。等老鬼现身的时候,我们会合力送老鬼上黄泉路。”
  周玉涛真的哭出来了:“我是明白了,你们要拿我当诱饵!”
  荒山里杂树葱茏,在几个人进入荒山的瞬间,一片血雾弥漫开来。绿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周玉涛浑身直打哆嗦,紧紧握着手中的护体铃。
  江旭知道这是老鬼布下的阵,只要破坏掉阵眼,这阵就会不攻自破。他将冥灯交给谢子明,说:“我去破坏阵眼,你们几个小心点儿。阿欣,老鬼昨天被我们重创,所以不会再轻易现身,在我回来之前,你还是先待在冥灯里吧。”说完,江旭就消失在了血雾之中。
  谢子明捧着冥灯,让林欣飘进去,然后和周玉涛两人缓缓前行。这时,一阵怪笑声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十分耳熟,谢子明听出来了,是血红僵尸。
  不过,他们等了一会儿,血红僵尸并没有出现,出现的却是老鬼。那老鬼张着血盆大口从血雾中现身,青黑的牙齿上不断有液体滴下。
  恶斗黄泉路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阵眼还在山的那一面,等我吃了你们再去收拾他!”老鬼伸出黑色的长指甲,在舌头上刮来刮去。
  谢子明绷紧了神经,与老鬼对峙着。他早上被老鬼控制,出门时身上什么法器和符纸都没有,眼下,就只能靠法力跟他斗了。他用脚尖小幅度地在地上虚点着,一个防护阵法立即形成,然后扩大,护住两人。
  老鬼轻蔑地一笑:“就这点伎俩,作为我的后辈还真给我丢人!”说着,它只是用手轻轻一挥,那防护阵法便被破解了。
  谢子明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就在这时,一枚被红丝线系着的铜钱突然飞出,缠住了老鬼。
  老鬼越挣扎,红丝线缠绕得就越紧,它狠狠地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手里抓着红丝线另一端的江旭,说:“刚刚你在用计耍我?”
  江旭冷笑一声:“是又怎样?”
  老鬼看着红丝线,却也不怕,手指一动,十几个血红僵尸就凭空出现,向三人袭去。
  江旭分心对付僵尸,老鬼便趁机挣脱了红丝线,将利爪伸向了周玉涛。先消灭最弱小的,大概是人和鬼都认同的道理。
  周玉涛立即摇响护体铃,一边摇,一边说:“你、你别过来啊!”
  “哼,不是说这破铃铛滴上血之后,味道让我难以拒绝,我倒想看看这味道如何吸引我!”老鬼一步一步地逼近周玉涛,“你滴啊,你滴啊!”
  周玉涛忍住颤抖的双手,咬破手指,将血滴在了护体铃上,铃声伴随着血腥味儿响起,老鬼怪笑起来:“摇啊,继续摇!”
  周玉涛很听话,继续摇。摇了六下之后,老鬼的笑声戛然而止,它发现自己不能动弹了。
  江旭和谢子明这时也已经消灭了所有的血红僵尸。见老鬼被血铃阵困住,立即对谢子明说:“快让林欣出来!”
  谢子明马上捧出指路冥灯,林欣从冥灯里飘出来,低语道:“尘归尘,土归土,冥灯燃,黄泉路!开!”
  两道幽火从冥灯中蹿出,凭空打开了一条阴暗的道路,刹那间,阴风阵阵。老鬼嘶嚎着,几乎震破了人的耳膜。这声音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很快,老鬼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黄泉路上。
  众人松了一口气,林欣像是耗尽了力量,鬼魂瞬间化作一道青烟,飘进了指路冥灯中。
  “老鬼最后是怎么被困住的?”谢子明突然开口问道。
  周玉涛立即接道:“是江旭,他在追你的路上就把计划跟我说了,我们进荒山之前说的话都是骗老鬼的,为的是让老鬼放松警惕。护体铃滴上血的作用不是用味道吸引老鬼,而是能在摇了六下之后,形成血铃阵,困住老鬼十多分钟。”
  江旭淡淡地补充一句:“那老鬼虽然厉害,却太自大了,这是他最大的缺点。”
  一切都尘埃落定,谢子明捧着冥灯,又开始掉眼泪了:“那林欣,她该怎么办?”
  “冥灯护体,宝玉养魂,你用自己的心头血作为灯油,为林欣养魂,大概等到三年后,林欣就能再世为人。”
  谢子明破涕为笑,紧紧抱着冥灯:只要三年,时间也不算长。

读完长篇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灯火通冥”,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鬼大大哦!鬼段子:有个人看完此帖,没回,第二天就再也没醒来。您看懂了吗? 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2、灯火通冥

血红僵尸

谢子明弓着背猫着腰,借助周围乱石杂草的掩护,紧紧跟着前面的江旭。夜色有点儿浓,他也只能勉强看到前面有一个飞速前进的黑影。

走得太急,一根树枝迎面抽了过来,谢子明连忙侧身躲开。然而,就在他转身的同时,两只强壮有力的胳膊伸了过来,勒住了他的脖颈,让他动弹不得。

被狠狠钳制住的谢子明痛呼出声:“疼疼疼,快放开我!”

“为什么跟着我?”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谢子明听出来了,是江旭。

谢子明连忙往前看,那个一直在自己前面快速奔走的黑影早就消失不见了,原来只是一个障眼法。

“我还想问你呢!三更半夜,鬼鬼祟祟地跑出学校,在这荒山野岭溜达什么?”谢子明不甘示弱,反问回去。他们学校的地理位置比较偏僻,出了校园往东走,不到十分钟就有一片未开采的荒山。

说起来,谢子明和江旭两家渊源颇深。两个人的家族都是捉鬼世家,本来出自同门,后来因为抢生意,搬迁到了同一个城市。一山不容二虎,所以两家的关系自然是如履薄冰。

作为两家年轻一辈的继承人,谢子明和江旭两人一见面就横眉冷对,私下里也在暗暗较劲。

江旭放开谢子明,冷声哼道:“回去吧,别再跟着我。”

谢子明还就跟他杠上了:“这山又不是你家的,还不让人走了?”

江旭目光一闪,突然一脚踹开了谢子明,就在这一瞬间,阴风骤起。一个周身泛着幽光的血红僵尸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那血红僵尸只有巴掌大,要不是江旭及时踹开谢子明,谢子明已经被那僵尸钻透了脑袋。

血红僵尸明明没有嘴巴,却发出一阵怪笑,转个方向冲江旭飞来。江旭蹲下身躲开僵尸的同时,立即掏出随身携带的铜钱。江旭屏息凝神,将铜钱向僵尸抛了过去。那铜钱被一根红丝线系着,像是长了眼睛,迅速将那僵尸死死缠住。

趁此机会,江旭迅速收紧红丝线,厉喝一声:“破!”

一声凄惨的尖叫声从荒山深处破空而来。而那血红僵尸,也在瞬间退了血色,化为齑粉,落在了山路上。

谢子明仍然惊魂未定,狼狈地跌坐在一旁,目瞪口呆地看着江旭。江旭冷笑一声,嘲讽道:“废物!”

本来还想感激一下江旭的谢子明,立即浑身像炸了毛一般,从地上一跃而起:“我不过是没准备好而已,我哪知道这山里有邪物!”

江旭却看都不看他,只是说:“快走,不能呆在这里了。”

女鬼林欣

两人迅速沿原路返回。谢子明跟在他身后,一直在追问他为什么要夜探荒山,还有山里的邪物到底是什么。

江旭也不回答他,只是突然问道:“你喜欢过林欣吗?”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谢子明彻底闭嘴了。林欣是谢子明的女朋友,当初是他鞍前马后将人追到手的,可是追到手后,就马上将人抛之脑后了。原因无他,因为林欣和江旭两人走得近,而谢子明什么事都想和江旭争一争 。

被江旭这么一问,谢子明才突然发觉,自己已经有两个星期没见到林欣了,期间也没联系过。

一股浓浓的不安感传来,谢子明摸出手机想给林欣打个电话,不过想到已经是深夜,又放弃了。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拨了林欣的号码,结果电话打不通。不过谢子明没有放弃,立即又拨了林欣舍友的电话,得到的消息却让谢子明浑身一震。

林欣早在两个星期前就办了休学手续,已经搬出宿舍了。谢子明有种直觉,林欣绝对不是休学这么简单。他想了想,觉得江旭应该知道林欣的事。谢子明毫不迂回地问江旭:“林欣怎么休学了?”

江旭似笑非笑,脸上的嘲弄一览无余:“你不是她的男朋友吗,怎么反而跑过来问我?”

谢子明顿时觉得羞愧难当,但他还是硬着头皮接着说:“对不起,之前我的确有些过分,对林欣的关心太少了,请你告诉我林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江旭明显不欲多说,拿起自己的斜挎包就出门了。谢子明握了握拳头,他猜,林欣和江旭一定有事在瞒着自己。

这天,谢子明一直等到深夜也没看到江旭回来。他犹豫着,要不要做些准备,也去荒山看看,说不定江旭就在那边。就在他准备起身时,另一个好友周玉涛突然连滚带爬地撞开门冲了进来,一脸惊恐。

周玉涛喜欢在网吧打游戏,经常在这个时间回来。见他一副撞了鬼的模样,谢子明打趣道:“你怎么了,有女鬼缠上你了?”

周玉涛一见谢子明,立即扑过来抓住他的手:“子、子明!你女朋友她、她变成鬼了。刚刚就站在门外!子明啊,哥平时待你不薄,你别让你女朋友吓我!”

听到这话,谢子明猛地推开周玉涛,向门外冲去。门外,林欣脸色青白,长发披肩,虚飘在空中,见谢子明出来,对他浅浅一笑。

  
        共1页/2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