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惊悚公寓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鬼节之惊悚公寓

  “哼哼…”何健哼着小曲儿往家里返回,今天他非常高兴——他那烦人的妻子阿玲今天不小心被车撞死了。

  自何健和阿玲结婚,何健每月的工资都被阿玲拿去。阿玲还不让他抽烟、喝酒、打麻将之类的,搞地何健都快疯了。今天妻子一死,何健立刻就出去找朋友喝酒庆祝,从今天起自己终于可以脱离苦海了!

  “咣当!”一声重重地碰击声,何健撞在了自己小区门口的门杆子上,心中怒火中烧想把这杆子拔了,但心中满是疑惑:今天小区怎么没开灯啊?!

  “卡擦!”何健点着了打火机,但差点儿没吓死,自己面前竟站着一个人,惨白惨白的脸,何健回过神来一看:“呦,这不是小刘吗?你可吓死我了,怎么脸色这么不好啊?”

  “生病了!”小刘草率地回答。

  “哦对了,今天小区怎么停电了啊?”何健反问。

  “停电了就是停电了呗,赶快回家吧,今天是鬼节,小心点儿啊!”小刘说完回到了值班室。

  何健心想:这小刘在这里值班了十来年,每天自己都和他打个招呼之类的,今天关系怎么就突然之间冷淡了呢?”

  “今天是鬼节,小心点儿啊!”何健一边想着小刘刚才说的最后一句话一边往公寓的电梯口走去,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小刘脸上正滴着血,露出吸血鬼一般的牙齿阴森森地笑了起来…

  “哎呀对了,我怎么忘了今天停电呢?!”何健走到电梯门口时又想起来今天停电了,又骂着自己记性差脚步加快地走向了黑隆隆的楼梯口。

  “咕咚!”何健咽了一口口水,看着面前伸手不见五指地楼梯。“妈的,得爬到二十层啊!”然后打开手机借着微弱的灯光走了上去。

  路上,何健想起了阿玲在的时候。以前每次停电阿玲都得下楼来接他,这样他就不会害怕,如今却只有自己一个人走在这楼梯上,心中不禁有点儿懊悔的感觉。

  “咚、咚、咚…”一声声巨大的敲门声把何健吓了个趔趄,何健一看,到十一楼了,望望四周,原来是熟人张大妈在敲自己家的门,这张大妈和自己家关系一直很不错,为人善良,谁知这么好一个人偏偏却在上个月死了!

  死了?何健想到这,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张大妈已经死了,那面前这位和张大妈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是…?

  “轰…”又是一声巨大的门倒下去的声音,何健看到,门被张大妈给震塌了,里面客厅里墙上的张大妈的遗像还在冲着何健发出渗人的微笑,似乎…似乎还眨了眨眼,顷刻间流淌出鲜红鲜红的血…

  “我滴个妈呀!”何健受不了了,尖叫着冲了上去,直到到了十二层,何健才有时间呼吸了两口…

  魂飞魄散地走到自己家的大门,正要掏出钥匙开门,猛然发现了门牌号根本不对:444!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何健嘟噜着,这自己家都走过千遍万遍了,就算自己蒙着眼也能走回来,怎么…怎么变成了444?况且这栋公寓楼里根本没有444这个门牌号!

  “吱呀!”门被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何健这辈子再也不可能见到的人:阿玲!

  “你不是死了吗?”何健感觉到手脚开始发麻。

  “呦呵,你还知道我死了啊,呵呵,我告诉你,我今天就是来让你陪我一起死的!”阿玲用手在自己脑袋上轻轻拧了几圈,脑袋就掉在了何健的腿上,紧接着,阿玲从嘴里伸出一条爬满驱虫的舌头,伸进了何健的嘴巴里。何健立即感到自己的心脏上、胃上、肝上等等所有的器官上都爬满了小小的驱虫,这时,阿玲的手也慢慢地伸长,插进了何健的双眼里,使何健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终于停止了呼吸…

  第二日早,十二层的人都发现了何健死在了自己家门口,身体不知被谁搞的形状不堪,总之死地惨不忍睹。警察局的人让值班员小刘调查了一下昨夜的监控录像,看到的却只有何健一个人在门口碰到了杆子,然后走到值班室门口与一堆空气讲话,最后走进了公寓楼里就没有了踪影。

  切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2、惊悚公寓

  我和胖子是今年的应届毕业生,运气很好,大学毕业之后就找到了工作,同时还在我们公司的附近找到了房子,这房子是套二的,成交价格是一个月一千五。

  家电什么的都很齐全,顿时间我们两个就像是捡到宝了一样,感觉世界都是这么的美好。今天我们特意向公司请假,我们今天要搬进租的房子里。我们收拾家具的时候胖子非常的开心,毕竟要开始真正的生活了,从前的憧憬都变成了现实。

  我也是很高兴,可还有另外一种感觉,从进入这房间的一瞬间,我就感觉有什么不对,可我又说不出来,这里,我摸了摸手,手上的鸡皮疙瘩起了很多,对了,这里很冷,非常的冷。

  现在可是七月份,空调明明没有打开,可是却非常的凉快,凉快到让我感觉到了冷。人体在十六度以下才会感觉到寒冷,外面的温度至少有三十度,这房间没开空调却是这么的冷。

  胖子是学建筑学的,在公司里也是在工程部,看到我疑惑的表情,于是站起来对我说“你是不是感觉很冷?”我转过脸看着他,使劲的点了点头,这说的太对了。

  旁边笑了一下,像个“教授”一样盘起双手说“这房子比周围几栋都低,你看周围的布局,不管是什么风,都能吹到这里,但是阳光却到不了这里,所以温度就比其他地方要冷得多。”

  听到胖子这么解释我也就稍微的放了一点心,继续收拾着行李,把包里的衣服全部拿出来放进了衣柜里,打开衣柜的一瞬间,一股气味瞬间朝我扑来。

  这是一股腐臭味,我把衣服放在一边仔细的看了一眼衣柜,这衣柜是双门的,我只是打开了左边的门,根本看不见里面所有的东西,那股味道我受不了,我看了看右边的门。

  心中不由的有种惊悚的感觉,这些年可不断有新闻说什么在出租房里发现尸体,刚刚我打开门的一瞬间,那股臭味绝对的腐臭,该不会是。我想了想,就算真有尸体,那也该快点找警察来。

  我咽了口唾沫,一把拉开了衣柜另一边的门“这他妈缺德玩意儿,放个鸡腿在衣柜里。”我看着那衣柜中已经完全腐烂的鸡腿怒骂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哪个脑缺的。

  我手上套了个袋子,然后拿出那个腐烂的鸡腿扔在了一边,这人有病吧,把鸡腿放在衣柜里,这年头什么鸟都有。我一看没办法了,只能把衣服扔在胖子那边的衣柜里了。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走进房间的时候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好像有什么东西遗忘了。今天真是太忙了,搬家也有些累,这些东西不想去多想,我看了一眼窗口。

  走过去把窗户全部打开,然后拿出行李箱里的空气清新剂,还有男士古龙水,在衣柜里面狂喷了起来,腐臭再臭也不至于我喷了这些东西都还压不下去吧,鸡腿也被我扔了。

  做完了这些,又收拾了一下房间,我满意的走到了胖子的房间里。胖子那身材,行动都有些累,在这整理了半天,已经是满头的汗水了。我只是来上网的,我房间空气清新剂的味道太浓了,现在我还不想回去。

  我在胖子的房间里上了一会网,觉得自己房间里的味道应该散了,于是抱着电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进门也没闻到什么味道,我也就走过去把电脑放在书桌上开始浏览起了网页。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到了下午,我看了一眼外面快要黑了的天色,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这时候也该出去吃午饭了,胖子和我很有默契,就在我站起来的时候,胖子走了进了我的房间“吃饭了哈,嚯,你这房间里有什么,怎么这么臭?”

  “什么啊,我喷了空气清新剂。”我使劲闻了两下,果然还是有一点淡淡的臭味,还是一阵一阵来的,看来这鸡腿的味道留在衣柜里有些久了。这味儿胖子也受不了了,直接退出了我的房间。

  我没注意太多,只是把窗户又全部打开了,让风再吹一会,我不信这味道就散不去了。我和胖子走到了楼下,找了一家中餐厅,点了几个小菜吃了起来。

  由于搬家的兴奋,胖子点了几瓶酒,我们两个坐在小餐厅里喝到了九点多才回家。现在算是有自己的家了,以后就能像电视中的那些人一样了,成为这忙碌城市中的一员了。

  回到家后,胖子说脑袋有点晕,就跑回自己房间睡觉了。我坐在客厅了看了一会电视,大约到了十点,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了电脑。

  不知为何,我以前都是习惯晚睡,熬夜都没什么关系,可是今天晚上,我却非常的困,感觉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我想这是忙了一天的关系吧,我走到房间里的浴室里,冲了一个澡,然后回到了床上。

  我已经累得不行,刚一躺在床上就睡着了。“我这是在哪儿?”我看着周围黑暗的世界,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挤压着我。周围非常的安静,安静的我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突然,在这黑暗中我的面前出现了一张脸,这是一张女人的脸,这张脸已经差不多没有了人形,我想要尖叫,可是却怎么也喊不出来,只能和我面前这张鬼脸大眼瞪着小眼。

  我的身体就像是鬼压床一样,完全不能动弹,就连眼睛都比不上。我看着眼前的那东西,恐惧越来越浓。那张脸就那样看着我,没有一丝表情,惨白的衣服,完全只有眼白的眼睛,这怎么看都是恐怖电影中的贞子。

  “啊。”我终于挣扎了起来,我看着我的周围,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亮了,阳光照在我的脸上,让我感觉非常的舒服。

  一大大老爷们,噩梦做了也就忘了,我走到浴室洗漱了一下,然后跑到胖子的房间,把还睡着的他叫醒,接下来我们各自收拾了一下,一起就去上班了。

  我们房子的钥匙在我的手上,暂时还没去配钥匙,我关门的时候,仿佛听到了一个女人低声的哭泣声,还有着非常凄惨的尖叫声。

  实习期就是那么不好混,公司里总有一些更年期来了的老娘们,结束了一天烦恼的上班,晚上我们两个回到了公寓里。还是和昨天晚上一样,我和胖子很快就睡了。

  但是第二天早上,我就想熬了一夜一样,顶着大大的黑眼圈就去了公司,还时不时的走神。胖子的情况和我差不多,这样的时间持续到了第四天,胖子找到了我。

  “你晚上有没有经常做同一个梦?”胖子的话让我诧异了一下,这几天烦恼我的就是那噩梦,相同的噩梦。我点了点头,然后胖子挥舞了一下虚弱的拳头,恶狠狠的说“我就说这破房子这么便宜,肯定有什么,那房东太没良心了。”

  我们两个现在的想法也许是一样的,那房子里肯定有什么脏东西。可解决办法,我们暂时还没想到,道士我们可不相信,房租又交了一年的,不可能搬出来。

  我想起来了一个东西,或许这东西有一点关系“还记得我房间里的臭味么?”胖子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我接着说“我房间里不止有臭味,还有一股油漆味,这些天都没散。”

  顿时间,两人对视着,一脸的诧异。或许真相已经找到,可是这真相让我有些受不了,应该说是很受不了。

  当天晚上,警察到了我们的公寓,从衣柜后面的墙里,掏出了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我这时候才知道,其实最开始的鸡腿,有腐臭味只是转移我们的注意力,这样就不会发现里面的尸体了。

  可是,却还是被发现了。不久后我和胖子辞职了,换了个城市,这里再也不想回来了。

  
        共1页/2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