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黄泉路上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黄泉路上等你

编者按:紫琼与木寒有着深厚的感情,木寒的离开给了紫琼很大的打击,她沉迷于网络,与木寒聊天,她吃了安眠药随他而去。爱到离开仍要爱,不能和你在一起,来世也和你做伴。一个唯美的爱情故事!
六月的天气说变就变,刚刚天边还是漂亮的夕阳,这会儿却只有密布的乌云。眼看着就要下暴雨,同学们都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赶往宿舍,然而那个穿白色裙子的女生却呆呆的站着不动。
“紫琼,快点走啊,你这样淋雨会感冒的。”小敏心疼的看着眼前这个清秀漂亮的女孩,她知道凌木寒的死对紫琼的打击太大。小敏不忍心紫琼如此折磨自己,于是把紫琼拽到了寝室。
凌木寒和紫琼是一对让人羡慕的情侣,一个是中文系有名的才女,一个是物理系杰出的高材生。然而这段美满的姻缘似乎遭到了老天的妒忌。就在上周六下午,一场无情的车祸夺走了木寒的双腿,他最终接受不了自己瘫痪的事实,用安眠药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自从得知木寒离开自己的那一刻开始,紫琼就变得精神异常,她经常望着一个地方出神,有时候甚至兴高采烈的告诉室友自己见到了已经离开的木寒,宿舍的同学虽然知道她是因为受打击太严重才这样,但晚上的时候还是不免有些害怕,所以除了小敏,寝室其她几个都选择住在自己家里。

小敏是紫琼最好的朋友,从小玩到大,如今紫琼碰到这样的情况,小敏觉得自己说什么也不能离开她。可是那天小敏家里突然来电话,年迈的爷爷病重,小敏不得不丢下还沉浸在悲痛中的紫琼。
晚上外面又下起了大雨,而且狂风大作,紫琼一个人蜷缩在床上,回忆着与木寒那段甜蜜的时光。她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电脑上还存着两个人一起去爬山时拍的照片,于是她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电脑,看着木寒脸上灿烂的笑容,紫琼的眼泪滴到了键盘上。他看着QQ上的黑白头像,不禁失声痛哭。那时候他们会在QQ上说晚安,会在彼此的空间里留下足迹,可是如今那个熟悉的头像却再也不会变亮。
紫琼慢慢的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这时,她发现好久都没亮过的头像突然跳动起来,那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笑脸表情。紫琼以为是木寒的亲人或朋友在上他的QQ,可是接下来的一串数字却让她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激动,那是他们的暗号,只属于他们两个的暗号。“是他,是他……”紫琼反反复复念叨这句话。

她慌忙地敲击着键盘,她声音嘶哑的呼喊着木寒的名字,可是对方却没有了回应,只是头像依旧亮着。
第二天上午,小敏回到了学校,她打开宿舍门看见紫琼趴在桌子上,电脑还是开着的。小敏想叫紫琼睡到床上去,可是却怎么摇都摇不醒,她发现紫琼已经全身冰凉了,这时,整栋宿舍楼都听到了小敏的惊声尖叫。
紫琼就这么走了,小敏一边哭一边整理紫琼的遗物,桌子上还有一个安眠药的空瓶,此时小敏已经是泪如雨下。就在这时候,小敏突然发现紫琼还未来得及关闭的聊天窗口,那是昨天晚上的记录,小敏眼含泪水浏览着眼前的对话。
木寒:8023
紫琼:木寒,是你吗?
紫琼:木寒,我知道是你,除了我们俩没有人知道这个暗号。
紫琼:木寒,你应我一声好不好,我求你了,你没有离开对不对?
紫琼: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我想跟你一起走,木寒。
紫琼:木寒,你带我走吧,不要把我一个人丢下。
……
木寒:是的,是我,你打开你旁边抽屉里的药瓶,服下里面的药丸,记住,我会在黄泉路上等你。
看完最后一句,小敏脸色苍白,顺着旁边的柜子滑坐到地上。
“他真的回来了,真的回来了……”宿舍里传来小敏带着惊恐的声音。

2、崔鸿达讲:黄泉路上走半趟

本文以黄泉路上走半趟为主题,共有1123个文字,大小约为4KB,预计阅读3分钟,主要讲解是:其实这就是长鬼,很高。其实就是护送那些回家很晚的人。请将以下的5种动物,依你对它们喜爱的顺序排列:母牛–老虎–绵羊–马–猪 黄泉路上走半趟 ,那晚我早早吃了晚饭,因为广

  其实这就是长鬼,很高。其实就是护送那些回家很晚的人。请将以下的5种动物,依你对它们喜爱的顺序排列:母牛–老虎–绵羊–马–猪黄泉路上走半趟,那晚我早早吃了晚饭,因为广东的夏天,六点多天还是没黑下来,于是就去村里找找小伙伴玩捉迷藏。

  俗话说,这上山容易下山难,尤其是当时这种情况。我几乎已经不省人事了,老王也是哆哆嗦嗦踩着刹车好不容易才到了山下。

  黄泉路上走半趟,谁知后来那老奶奶真地活四五年也没死。但在做了棺材的那年秋天的一天,她的老伴突发脑溢血去世,那副棺材被她老伴用去了,人们这才想起余老先生的话。

  然后我妈回来后,就问村上的人,有没有知道这个人的?大家都没有印象。那几天,我妈就给我爸爸打电话,说了这事。我爸爸就每天赶回来,陪我妈。不然我妈不敢睡觉,总觉得床前有个人似的。

  然后我听见棺内一声叹息和啜泣,五兄弟也都听见了!四个不睦的哥哥吓得就跑,大哥哭倒在棺上。我变成唯一能拿主意的人,我命令他们回来,他父亲也支持我。之后,六人合力抬棺,此时,那沉重的重力全都消失,依然轻轻可抬,我们把他送到穴边

  黄泉路上走半趟,所以我慢慢活动着自己的手指关节,发现在自己意志下开始逐步掌握自己身体的主动权,我尝试着翻转着身体,就像睡觉自然翻转换个睡姿一样,但是此时我却在身体上清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紧紧贴在我后背上,那种隔着被子的淡淡凉意,然后我的眼睛隔着被子居然清晰的看到了一双绿色的眼睛,如同幽绿色的烟火散发着淡淡的诡异。

  司机说有一天晚上开车绕回了自己家门口,然后就发现有个比较好的邻居招手打他车,然后就上了车,司机问他邻居说你去哪里?这个邻居却面无表情的说我要去找我朋友,然后告诉了司机地址。司机说当时就觉得他挺严肃的,就想逗逗他说:这么晚了找朋友一起去潇洒啊?但是这个邻居还是一本正经的坐在座位上不说话,司机说自己平时和他还非常谈得来,这晚上怎么还不爱说话了?心想估计是心情不好,得了,我也别找没趣了,就按照邻居所指引的路开了起来。

  黄泉路上走半趟,其实老胡的妻子也发现了屋里的异常,只是没敢对孩子说,她担心孩子听了更害怕。那天,她回家拿东西,忽然听到屋里有声音,像有人在家里挪动木椅子的声音。她想,家里没人啊?这是怎么回事?就在大门外继续听,听到声音像是从客厅里传来的。难道是有人偷东西?不会呀,大白天的。她就开了大门,进了院子。结果客厅里的声音更大了,仿佛见有人来,连忙把各种搬动过的东西复位一般,一会就安静了。她狐疑地开了正屋的门,见客厅里一切正常。但是,她还是看见了一个很令人疑心的细节:客厅里间的布帘子的边,还在轻轻地晃动,像有个什么人刚刚钻进帘子里,掀动了那道布帘一样。她家的客厅是两间屋,在里间放了一张床,床前拉一道布帘,来客人多时,这床也可以用得上。

3、迷狸鬼故事之黄泉路上

  “程浩,早点回去休息吧,不然身体会垮掉的哦。”

  见程浩连续五天加班,国庆也不休息,新来的同事吴常表示担心。

  “再过半个小时就好了,这个企划很重要,明天一定要赶出来。”程浩的眼睛盯着发白光的屏幕说道。

  半个小时后,眼睛充血干涩疼痛,头晕脑胀,眼前也出现了重影,程浩这才收拾东西回去。

  这时,皮肤黝黑的吴常凑过来说,“程浩,这么晚回去不要坐车哦,很危险的。”

  不要坐车?他的住处离公司20分钟车程,不可能不坐车。吴常大概是想说不要坐黑车吧。程堔随意应付了对方,拖着疲惫的身体下楼。

  公交车站上,程浩时不时望向前路,有些懊恼。应该是错过了末班公交车了,这么晚的时分,连黑车也未必有。

  程浩正准备回公司继续加班,前路突然出现了车头灯的光亮。那是一辆经过改装用来载客的三轮摩托车,有顶棚,有车门,司机坐在座厢前的位置,整个车的构造类似中世纪外国贵族的马车。程浩大喜,摆摆手招停了这辆车。

  和司机谈好后,程浩上了车,把门带上。

  由于过度劳累,程浩不知不觉睡着了。

  “快醒醒!”

  “快醒醒!”

  似乎有很急促的声音在叫他,程浩猛的睁开眼,周围并没有人,而车子还在路上走着,外面依旧是夜色浓浓,街上空荡荡的,见不着半个人影。

  一定是做梦了。程浩打开手机,距离他下班才过了十分钟,原来刚刚小睡了一会,困意又迅速席卷上来,程浩沉沉的睡去。

  许久后,手机突然响了,在黑暗中发出惨白的光。程浩吃力的挣扎着摸出手机,眼皮重得似万吨,怎么努力睁眼都徒劳。他下意识按了接听键把手机凑到耳边时,手却撞到了什么东西,十分吃疼,手机从手里滑落,掉在一旁。

  从手机里传来十分急促的声音,“程浩你是不是坐上了车?”是吴常的声音。

  程浩一下子睁开了眼,伸手去摸手机,却碰到了类似硬板的东西,再摸一会,终于拿起了手机。

  “你怎么知道的……”

  “程浩,你坐的不是什么普通的车,你坐的是灵车!”

  “你在胡说什么?”

  “我看到你在车站招了辆过往的灵车就上去了,刚刚一直打你电话都没接通,你自己快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程浩觉得吴常说的话十分奇怪,但还是用手机照了照周围。他记得他坐的车车门上有个玻璃窗可以看到外面的环境,但是现在这里……黑漆漆一片,而且——十分狭隘。

  不对!他是坐在车上的,不是现在躺着的姿势!程浩慌张的摸了摸所处的环境,这种狭隘的空间刚好容得下他一个人,就好像是……

  “你现在躺在棺材里!”吴常一语道破。“我劝了你别坐车的你不听,现在你误上了一辆灵车,还躺进棺材里了!”

  “怎么会这样!”

  “程浩你冷静点,听着,你现在只有一个机会可以逃走,不然……”

  吴常顿住,程浩已经想到好几种恐怖的结果。

  “他们怎么可以把活人关进棺材里!”

  “嘘!你不要太大声,你上的不是一般的灵车,是阴间的灵车!那个赶车人也不是人,要是让赶车人知道你醒了,恐怕会把整副棺材连同你一起扔进狱火一起烧了。”吴常十分冷静的说。

  “听着,等下进鬼门关前赶车人会打开棺材的小窗进行确认,你现在把衣服撕出一块布条,咬破手指用血写上一个符然后放到脸上,赶车人一看到这个符会暂时定住,你趁这个机会赶紧掀棺材往回逃,至于那个符怎么写我来教你,你记住口诀,天地阴阳……”

  程浩感觉车子停住了,心里一紧,二话不说照着吴常的话去做。果然,赶车人打开小窗见到程堔脸上的血符顿时僵住了,程浩紧张得只听到耳朵轰隆隆的鸣声,蹑手蹑脚推开棺木。

  赶车人白得让人鸡皮疙瘩顿起的脸上挂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直直盯着程浩逃跑。

  突然电话响了,程浩连忙接起,“我现在到底在哪?”

  “别慌,你现在还在黄泉路上。”

  “黄泉路?我死了么?”

  “还没,不过也差点了,如果午夜三时前还没回到人世,就再也回不来了,跟死了没差别。”

  “我该怎么办?”

  “沿着黄泉路往回跑,就这样一直往回跑就会到达黄泉路和人世的交汇口,面对这个路口选择右边那条小路,很快就能回来了。”吴常压低声音说,“一路上你会看到有人往前赶路,记住,在这里千万不要和路上见到的任何人说话,更不要相信你听到的任何话,如果你问路,他们一定会指向反方向……”

  “吴常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这些?”程浩终于说出心底的疑虑。“等你回来了你就会知道。”说完挂了线,

  程浩回拨电话,发现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心里的疑虑开始不断变大:为什么刚刚能接到吴常的电话……

  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了,四周阴森森的,宽阔的大路两边种满茂盛的大树,枝叶繁盛,往天空方向伸展着,似乎要把路上的天空包围住。

  借着相隔甚远的路灯的灯光,程浩一路狂奔,一路上不时出现三三两两的行人,他们双眼无神,耷拉着肩膀,迈着摇晃的步伐往他刚刚逃离的方向走去。

  到了吴常所说的分叉路口,程浩大口大口喘着气。左手边的路不时有“行人”走出来,和他擦身而过,继续往黄泉路的方向走去,而右手边的路尽头一片漆黑,像是一个吃人的无底洞。

  “哪一条路才是回人世的?”程浩一鼓作气从后面拍了拍一个人的肩膀,那人停住了却没有任何表示。他以为对方毫无反应正想放弃,那个行人缓慢的扭过脖子,脖颈发出“咯咯”的骨骼交错的声音。

  程浩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身体不动,脖子却按顺时针方向转了180度,这么做的后果就是,背对着程浩,但是脸却朝向他!!然后那个“人”抬起手指了指左边的路口,然后放下手臂又是一阵“咯咯”声将脑袋恢复原样,在继续向前走去……

  天啊,转了180度!程浩完全确定这些行人根本就是鬼!

  头一回,他不敢多虑,同时也被刚才的一幕吓破了胆,他没命的往右边路口撒腿狂奔!

  跑了很久很久,程浩的身体累得几乎要散架,终于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吴常!

  程浩正准备喊他,哪知眼前一个黑影晃动,他的下巴像碎裂般疼痛!

  罪魁祸首正是眼前的吴常,他手里拿着一个大铁钩,铁勾一端正硬生生的勾着他的下巴,只见吴常慢条斯理的在一个大本子上面写写画画,然后合上,诡异的笑了。

  “叫你不要加班你不听,叫你别相信任何人的话你倒是乖乖听了,现在过劳死了来报道也好。”吴常咧开嘴笑,“差点就让白无常抢了我守了好些天的订单呢,现在确认收货无误,程浩,男,生于19XX年X月X日,卒于2015年4月13日,死因:过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