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恐怖太平间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医院恐怖太平间

  张军是个军人,退伍军人,退伍之后的张军得到了一大笔的安置费。

  可是,张军这个人比较笨,有的时候脑子转不过弯来。

  没用多长时间,那一大笔安置费就被骗得一文不剩。

  万般无奈之下,张军求助自己的老同学。

  张军的老同学魏明是个大夫,据说还是专家级别的主治医师。

  医术高明,口碑也很好,在单位里极受领导的重视。

  张军之所以求助这个老同学,就是想借助老同学的人脉关系,在医院之中谋个差事。

  可张军是个粗人,除了扛枪打仗什么都不会,

  魏明多次苦求之下,院长终于松口了,答应让张军来到医院上班。

  但是,医院这个地方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

  因为这里的工作极其的简单,收入又特别的稳定,

  所以,整个医院之中,好的职位都被各大部门领导的亲属占据了。

  就连搞卫生的,都得是科级以上干部推荐的。

  张军最大的后台就是一个主治医师,虽然是专家级别的,可也是处处受管这个档次的。

  来到医院之后,负责人事的领导给张军安排了一个保安的职位。

  张军对于这个职位非常满意,以前当兵的时候,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站岗值班。

  虽然现在制服变成了灰色,枪也变成了警棍,可他依旧找到了当兵时的感觉。

  “老赵,今天晚上该你值班了!”保安队长黄秃子对着一个叫老赵的保安吩咐道。

  “队长,不行啊,今天晚上我闹肚子,三分钟就的跑一趟茅房,我……”

  一句话没说完,老赵捂着肚子跑了。

  “老钱,你替老赵值一个晚上,他今晚的加班费,我记在你账上!”

  他又对这另外一个保安说道。

  “黄哥,我不行,我老婆……我老婆也闹肚子,我明早的送孩子上学!”

  老钱逃也似的离开了。

  “队长,我来,我身体强壮,值一天班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张军自告奋勇。

  “小伙子,有前途,我不会亏待你的,这样吧,你今天晚上值班,我给你记上双倍工资,不过,有件事我得给你说一下,在值班的时候,千万要小心,特别是一楼走廊尽头的那间屋子,就算有动静,也千万不能去!”

  黄秃子给了张军最后的忠告之后离开了。

  在黄秃子转身之际,张军看到了黄秃子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特别的韵味,不过,他并没有在意。

  医院的值班很是轻松,几乎没有什么事,只是老老实实的在保安室里带着就行了。

  可张军是个负责人的人,责任心极强,严格的遵守保安值班制度,每隔一个小时,都会楼上楼下的巡视一次。

  当张军走到一楼的时候,听到走廊的尽头果然传出了动静,虽然声音很小,但在空旷的午夜中,却显得极为刺耳。

  他忘记了黄秃子的忠告,就算没有忘记,以张军的性格,也绝对会去查看的。

  张军右手握着警棍,左手拿着手电筒,小心翼翼的向着走廊的尽头走去。

  每走一步,那个声音都会增大几分,当他走到走廊的尽头的时候,猛然间刮来了一阵冷风,一镇刺骨的冷风,让张军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

  “挺邪门啊!”

  张军小声的嘀咕着,不过,退伍军人出身的张军,胆子出奇的大,这点小动静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将手电的灯光对着那扇门照了过去,“太平间”三个字出现在了张军的面前。

  这太平间不就是放尸体的地方吗?这里怎么会闹动静?

  难道是有什么猫狗之类的小动物钻进去了,不行,这可不行,要是让这些小动物把尸体咬烂了,明天怎么向那些家属交代啊?

2、恐怖太平间

  连岗医院是一家私立医院,曾经辉煌一世,赫赫有名。然而如今的它却因为一桩桩悬疑的人命案件而闹的人心惶惶,树倒猢狲散,短短几年间就显得如此的萧条。

  而医院最大的营生便是向全市各处租赁尸体,从而维持医院的生计。

  漆黑的夜晚,医院顶层的走廊深处,实习医生导师杨浦带着仅有的七个年青的实习生来到太平间的门前。他们是来进行实地解剖的,也是来锻炼心智的,从而战胜心理上的恐惧。

  太平间就是一个存放尸体的大冷冻室,银色的大门冒着冰冷的金属色泽,再加上咄咄逼人的寒气直面扑来,不禁让人感觉有一种丝丝寒冷的死亡气息弥漫开来,随即而来的便是从心底溢出来的恐惧。

  几名年青人顿时觉得心底沉闷压抑,仿佛这扇门是一扇生死门,里面不属于活人的世界,阴森与恐怖形成了这里的基调。

  杨浦掏出从看守太平间的老李头那拿来得钥匙,打开了门,肉眼可见的寒气顿时迎面而来,视线一片模糊,犹如陷入了混沌的世界。

  杨浦一脸淡定的率先走了进去,几名年轻人有些紧张和恐惧,但看到导师杨浦的淡定的脸色,随即故作镇定的迎着冰冷的寒气簇拥着缓缓地挪了进去。

  进入太平间,冰冷刺骨的寒气顿时袭遍全身,几名年轻人不禁打了个寒噤。放眼看去,太平间每个床位都有一个死尸,整个身体都装在通体黑色的拉链布袋里。

  然而这里满满地地足有数百具尸体,每具尸体都被泛着寒气的冷色的灯光照着,如此显得越发的诡异,让人感到有些不寒而栗。

  “打扰了众位的清静,勿怪…打扰了众位的清静,勿怪…”秦凯双手合实默默的念叨着,神情紧张的打量着四周。领头的青年刘猛听到他后面秦凯的嘟囔声,不禁有些烦躁。

  他转过头去有些不悦的道:“你有神经病吧!从刚进门你就不停地嘟囔,你不知道让人心烦吗!”

  秦凯紧张的看了一眼刘猛,目光有些躲闪的说道:“家里老人曾说过遇到亡灵要虔诚的拜祭,我这已经很简洁啦!不然他会跟上你的……”他滔滔不绝的说着,但当他看到众人如要杀人般的眼神瞪着他的时候,顿时不再言语。

  转眼间,他们已经到了太平间的最里层。杨浦停在了唯一没有停放死尸的床边上,随即看向众人说道:“我们就在这空床上进行解剖,刘猛秦凯抬过一具尸体来。”

  紧张的秦凯似乎没有听到杨浦叫他,还在那双手合实闭着眼睛站着。

  “唉!老师叫你了”刘猛猛地拍了秦凯的肩膀一下。闭目的秦凯被刘猛一拍,顿时“啊”的一声惊叫,等睁眼看到众人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黑色的拉链布袋入手有些冰凉,刘猛秦凯不得不搓了搓有些冰凉的双手。拉开拉链,里面露出来的是个女尸,漂亮的脸蛋白皙的皮肤,这女尸生前定是非常的漂亮。

  如此鲜嫩的皮肤,显然这女人死去没多久。秦凯抬的是这女尸的头部,他脸色有些难看,闭着眼睛和刘猛抬起了这具女尸。顿时女尸白皙的朣体展现在众人的眼前,但众人没有一个升起邪念的,他们毕竟是学医的,基本的欲望还是能控制的。

  刘猛和秦凯抬着尸体往空床走去,闭眼的秦凯也不得不睁开了双眼。就在他们刚把女尸放下时,秦凯突兀的脚底一滑,竟向那女尸倒去。慌乱中,秦凯的双手按在了那女尸的胸部,脸部几乎紧贴在那女尸的脸上。

  就在这时,本是紧闭双眼的女尸竟然睁开了眼睛,顿时秦凯的目光与之焦触,“妈呀”秦凯惊惧的大叫着,猛地弹跳起来一屁股摔倒在地。

  “你鬼叫什么”刘猛有些厌烦的吼道,“她的眼睛…眼睛…睁开了”秦凯声音有些颤抖。刘猛不禁朝那女尸看去,女尸紧闭着双眼直挺挺的躺在那。

  “你他妈神经病啊!哪里睁眼啦!滚一边去”刘猛有些骂骂咧咧的道。

  杨浦皱了皱眉,声音有些严厉的道:“刘猛注意你的言行,秦凯你没事吧!是不是出现幻觉啦!”说着望向脸色有些苍白的秦凯。

  “幻觉,也许真的是幻觉”秦凯心想着,从地上爬了起来,随即说道:“老师我没事,可能真的是出现幻觉啦!”

  太平间内,杨浦熟练的解剖着面前的女尸。不到一分钟,尸体就被开膛剖肚啦!心、肝、肺等器官顿时呈现在众人的眼前。

3、恐怖的太平间

  可能我一辈子都不想去医院了,这件事都是要从几个月前说起。

  那一个月我搬到了新家,有一个阴雨天我生病了,病的很严重,我只好自己一个人撑着雨伞来到附近的一家医院。这家医院冷冷清清的,很安静,就像一个荒废的楼房。

  医院里很暗,人也不多一个,我进了去没有医生护士来管我,我去打听了一个护士,她说医生等会就来,让我先等一下。我吓了一跳,因为护士的声音很冰冷,就像在太平间里的声音。

  而且她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具骷颅。我感冒了很难受,随便一躺下就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被冻醒了,是的,在大夏天里被冻醒了。我醒来发现我在一个楼道里,楼道没有灯,我有点害怕,不知道自己怎么来到这里的。我突然看见一点绿光,我随着那个方向走过去。

  等我看见那盏灯的时候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太平间”三个字像锤子敲在我心上。我这么大个人第一次看见太平间。太平间里透出一丝丝寒气,我想逃跑,但我跑不了,就像有一股力量将我往太平间里面推。

  我身体不受自己控制,打开了太平间的门。看到眼前的画面,我差点就吓晕过去了,一具具尸体都坐了起来,尸体坐了起来,我以为我在做恶梦,我的心都要从喉咙里掉出来了。

  每一具尸体都流着尸水,空洞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我,就像猎人看见食物那样看着我,他们用苍白又细小的手抓着我,手指甲刮在我手上一阵刺痛。

  我眼泪都就出来了,就在他们张开血盆大口的一瞬间,身体控制我的那股力量消失了,我掉头就跑,我含着泪水跑出了医院,就像从鬼门关走了一趟。

  一个月后,我搬家了,经过那件事我心有余悸,虽说这次我逃出来了,但我觉得我不会再想去医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