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爱情天使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天使系列之凡人的爱情

“什么?前辈,我没听错吧,你竟然喜欢上一个凡人?”

年轻的天使在和一个比自己大两岁的天使对话;那个大天使皱着眉,抓了抓头发,痛苦的说道:“你懂什么,这或许是命中注定的吧,我没办法帮她实现爱情,因为我已经爱上她了。”

小天使仍然不可思议的问:“你疯啦前辈,我们是不可能拥有爱情的,我们不是人,我们是天使。”

“那又怎样,我这就去找爱神帮忙,他一定有办法的。”说着,大天使便真的去找了爱神。

“你确定?一见钟情的可算不上爱情,你这样执着可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

“我不怕。”大天使坚定地说,“就算是永世轮回,我也要去寻找凡人的爱情。”

爱神叹了口气道:“我可以把你变成人类,但即便你得不到爱情,也已经不再是天使了,所以你只有这一盏灯的时间,灯内的蜡烛灭了,你会变成一只青蛙。”

大天使沉默片刻,然后点点头道:“我愿意!”

爱神又问了一遍:“蜡烛只能燃烧十二个小时哦,你确定?”

大天使拜倒在地说道:“我确定。”起身时,眼前的场景全都变了。

在一条宽广的大马路上,那个女孩走了过来,与他擦肩而过,他问着女孩的发现,一时沉醉下去。突然,身后响起了刹车声,他转过身,见一辆卡车向女孩驶来,他急忙大步上前,一把将女孩拉了回来,揽在怀中。

女孩愣了一会,离开站直了身子,脸红说道:“谢谢!”

他也有些不好意思道:“没关系,我叫阿卓,您是——”

女孩马上礼貌的伸出手道:“安雅!”

“安雅,真是个好名字!”

望着安雅离开的背影,大天使——阿卓默念着对方的名字,这时候,小天使突然出现,与阿卓并肩站着,摸着下巴,摇头道:“没不怎么样啊,前辈,你说的那个女孩就是她么?”

“呀!”阿卓吓了一跳,叫道:“你这小子,什么时候来的。”

“嘿嘿!”小天使举了举手里的灯道:“前辈,你忘了这个,再说,如果我不来,你刚刚哪有这么好的机会英雄救美啊。”

阿卓恍然大悟:“原来是你小子搞的鬼,谢啦!”

小天使故意挺直了身子道:“不客气,前辈不要担心,我一定会暗中帮你的。”

阿卓一把抱住小天使道:“好兄弟!”

“这时我们公司新来的员工,阿卓——”

安雅闻声抬起头,见阿卓正对着自己微笑,她也笑着向他点点头。

“是你呀,你也来我们公司上班啊?”

阿卓正巧被安排在安雅对面的位子,刚一坐下,两人便攀谈了起来。

“那天的事还真是要谢谢你的。”

“没事,刚来公司,正愁没有认识的人,幸好遇到你,不如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安雅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

两人聊得很开心,但安雅却总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表,阿卓皱着眉头问:“怎么?有急事吗?”

安雅尴尬的点点头。

“十二个小时,那根蜡烛只能燃烧十二个小时,时间不多了,前辈,你一定要抓紧时间啊!”

小天使不知什么时候又提着灯站在自己面前,手里竟多了一捧鲜花,向他使个眼色道:“前辈,速战速决,确定关系吧。”

阿卓咬了咬牙,接过那捧鲜花,对安雅说道:“安雅,从白天救你的那次,我就喜欢上你了,虽然时间太快,但我还是希望你——”

阿卓话还没说完,安雅已经站了起来,打断了他的讲话:“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改天在一起吃饭好了。”

阿卓还没来得就阻拦,对方就已经走出餐厅了,留下尴尬的阿卓,和一脸懵逼的小天使。

“这时什么情况,眼看要成功了,结果连话都不然说了?”小天使生气道:“前辈,时间不多了,跟上去。”

“经理,我们可以见一面吗?对就是现在,香橼酒店,我又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安雅焦急的打着电话,手里竟也捧着一束鲜花。

“什么情况?她也要去表白,还是向经理表白?女生主动向男生表白,这也可以?”小天使满脑子问号。

眼睁睁看着安雅上了车,阿卓还是傻傻的站在原地,小天使狠狠锤了他一下,叫道:“前辈,什么时间啦,你看,等都要灭了。”

阿卓这才反应过来,慌张道:“怎么办?怎么办?”

小天使咬咬牙,“时间不多了,为了前辈的幸福,只好我出手了,前辈知道那个经理住哪里吗?”

“知道啊!”阿卓说道,还是不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

“你去香橼酒店找安雅,向她表白,剩下的我自会处理。”小天使道,眼里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气。

“安雅,安雅你在哪儿?”阿卓站在酒店大厅里,一边打电话,一边用目光搜寻着。

“阿卓,阿卓,我在医院……”

等阿卓再次赶到医院的时候,得知经理因为车祸,死在了赴约的路上。小天使站在病房门外等着阿卓,病房里,安雅静静守护着经理。

“你怎么他妈的这样做,谁允许你这样做的?”

阿卓死命的掐着小天使的脖子,小天使一边推着他,一边说道:“我这还不是为了你?你要是真的变成了青蛙,还怎么寻找爱情。”

“我宁愿变成青蛙,也不愿意看到安雅受这样的痛苦!”

小天使道:“事已至此了,你难道想放弃?那男人已经死了,接下来是你来给她幸福了。”

阿卓放开手,在病房门前犹豫着,小天使推了他一把,道:“快去!”

听到门响,安雅没有回头,认识低着头,默默地哭泣。

“安雅,节哀顺变吧,这样的事情发生,是谁也无法预料的,希望你能……”

阿卓正说着,脑海里还在想着如何措辞,眼前的一幕突然惊呆了他——安雅突然变成了一只青蛙——阿卓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小天使也被惊住了,他冲了进来,见阿卓也已经变成了一只青蛙。

……

“你确定?一见钟情的可算不上爱情,你这样执着可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

“我不怕。”一个穿白色纱裙的女天使坚定地说,“就算是永世轮回,我也要去寻找凡人的爱情。”

爱神叹了口气道:“我可以把你变成人类,但即便你得不到爱情,也已经不再是天使了,所以你只有这一盏灯的时间,灯内的蜡烛灭了,你会变成一只青蛙。”

女天使目光越发坚定,然后点点头道:“我愿意!”

……

“哎,当你不惜一切代价去爱一个人的时候,却不知道,有另外一个人以同样的方式爱着你。”小天使看着水塘里的两只青蛙叹道:“同为天使不能相识,同为人类没能相知,但愿同为青蛙你们能够相爱吧!”(完)

Introduce:"What? Elder, I do not have mishear, do you like to get on actually laic? " young angel is comparing him with big angel of two years old speaks; That archangel is knitting eyebrow, catch a hair, painful say: "What do you know, this is fated probably, I do not have method to help her realize love, had fallen in love with her because of me. " cherub is mysterious still ask: "You are mad elder, we are impossible to have love, we are not people, we are angel. " " that how, I this looks for Angus to help, he has idea certainly. " saying, archangel looked for Angus really. "Are you affirmatory? Fall in love at first sight can not calculate on love, you are so persistent but want,pay bitter price. " " I am not afraid of. " archangel says sturdily, "It is aeon metempsychosis, I also should search laic love. " Angus sighed to: "I can turn you into the mankind, but you cannot get even if love, also had been angel no longer, so you have the time of this one lamp only, the candle inside the lamp destroyed, you can become a frog. " archangel is silent and a short while, nod next: "I am willing! " Angus asked again: "The candle can burn only 12 hours oh, are you affirmatory? " archangel prostrates say: "I am affirmatory. " when rising, the setting all before changed. On a broad big driveway, that girl walked over, brush a shoulder with him and pass, he is asking the girl's discovery, get drunk temporarily go down. Abrupt, back noise had brake reputation, his face about, see a lorry sails to the girl come, before he goes up at a stride hastily, one played the girl, pull in the bosom. The girl was stupefied a little while, leave a station straight body, facial red say: "Thank! " he also has some feel embarrassed path: "Irrespective, I call A Zhuo, you are —— " the girl extends a hand courteously to immediately: "An Ya! " " An Ya, it is a good name really! " the back that looking at An Ya to leave, archangel —— A Zhuomo is reading aloud the name of the other side, at that time, cherub appears suddenly, standing side-by-side with A Zhuo, stroking the lower jaw, shake his head: "Do not have not up to much, elder, is that girl that you say her? " " ah! " A Zhuo was frightened jump, rave: "Your this boy, when come. " " hey! " the lamp path in cherub raise one's hand: "Elder, you forgot this, besides, if I do not come, you just which have so good opportunity hero to save the United States. " A Zhuo suddenly be enlightened: "It is the spirit that your boy makes so, wither! " cherub is intended and erect body path:

2、吸血鬼和天使的爱情

  来自古堡吸血鬼诅咒上帝,靠吸食人血维生。

  永远不能见到阳光,一被阳光晒到就会变成尘土消逝,所以吸血鬼总是在夜晚活动,猎捕那些迷失在月亮下不幸的旅人。

  有一天,一位天使来到凡间。

  她的容貌端庄秀丽,比任何天使都还要华贵,是上帝最心爱的一个孩子。而她来人世的目的是为了传达神迹。天使治愈无数人的疾病,即使是濒死的绝症,只要被天使的手轻轻碰触,马上就可以复原。

  吸血鬼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他乔装成一般的平民,前来求诊。天使对这名半夜出现的访客非常吃惊,当然她一下子就看破了吸血鬼的伪装,但是她也对吸血鬼的大胆感到兴趣。

  「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呢?」天使好奇地问。

  「我生了一种不能见到阳光的病,请你医治我。」吸血鬼这么回答。

  「因为这种疾病使我不得不藏匿在黑暗的地方,但是一次也好,我很想看看早辰朝阳的 这无异是无理的要求。因为天使的法力再大,也不可能改变吸血鬼不能晒到太阳的事实,因为那是上帝给的报应,是一种只要吸血鬼还存在于世界上就不会停止的惩罚。

  「对不起,我无能为力。」

  「一次也不行吗?」

  天使忽然觉得吸血鬼懊恼的样子很可怜,她安慰着对方。 「虽然我不能让你亲眼看见,可是你不嫌弃的话,我愿意形容给你听。」

  吸血鬼被天使的提议打动,他们约定好等下一次天空升起上弦月的时候,在吸血鬼匿居的城堡见面。

  时间倏地流逝,天使准时赴约。她坐在吸血鬼的身旁,以温柔的声音述说太阳空升的情景。

  当他们要分别的时候,吸血鬼又对天使说。

  「请原谅我再次向你祈求,但是一次也好,我很想看看正午艳阳的美丽。」

  善良的天使仍然无法实现吸血鬼的愿望,她又和吸血鬼说好下个上弦月夜时的相见约定。

  「虽然我不能让你亲眼看见,可是你不嫌弃的话,我愿意形容给你听。」

  到了约定的时刻,吸血鬼正襟危坐,等待着天使的到来。

  天使沐浴在月光下,圣洁的翅膀闪闪发光,像穿了一件银色的披风那样,炫烂的光彩令吸血鬼转移不了视线。

  天使又坐在他的身旁,述说太阳当空的情景。

  她那无比纯洁的微笑使得吸血鬼着了迷,因此吸血鬼不禁第叁次开口。

  「请原谅我再次向你祈求,但是一次也好,我很想看看黄昏夕阳的美丽。」「虽然我不能让你亲眼看见,可是你不嫌弃的话,我愿意形容给你听。」

  吸血鬼和天使相视而笑,这次不需要承诺,他们都有了在下个上弦月夜相见的默契。

  彼此都在心里期待着下一次见面,彼此都希望月亮快点变成一弯上弦月。终于盼到的月夜那天,天使照样坐在吸血鬼的身旁,述说太阳没落的情景。

  这样的话题告一段落时,吸血鬼怀着忐忑的心情说。

  「谢谢你亲切地告诉我这些事,如果可以,你愿意再答应我一件愿望吗?」

  「我尽力而为。」

  「我想再和你见面,我觉得只要能和你在一起,阳光就不算什么了,不管是朝阳,艳阳,或是夕阳。你比太阳照耀的白昼更美丽。」

  天使为他这个要求稍稍皱起了眉。

  「我很希望能达成你的愿望,不过我明天就结束人间的任务,必须回到天堂去了,再也不能来这里跟你见面。」

  吸血鬼听到天使委婉的拒绝后,只得勉强地露出笑容。

  「……这样也好,比起这里,天堂想必是非常明亮温暖的吧。」

  谁叫我是生长在黑暗的魔物呢?

  「对不起。」

  天使很抱歉地离开了吸血鬼的住处,她回到了本来属于自己的天堂。

3、吸血鬼和天使的爱情

  来自古堡吸血鬼诅咒上帝,靠吸食人血维生。

  永远不能见到阳光,一被阳光晒到就会变成尘土消逝,所以吸血鬼总是在夜晚活动,猎捕那些迷失在月亮下不幸的旅人。

  有一天,一位天使来到凡间。

  她的容貌端庄秀丽,比任何天使都还要华贵,是上帝最心爱的一个孩子。而她来人世的目的是为了传达神迹。天使治愈无数人的疾病,即使是濒死的绝症,只要被天使的手轻轻碰触,马上就可以复原。

  吸血鬼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他乔装成一般的平民,前来求诊。天使对这名半夜出现的访客非常吃惊,当然她一下子就看破了吸血鬼的伪装,但是她也对吸血鬼的大胆感到兴趣。

  「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呢?」天使好奇地问。

  「我生了一种不能见到阳光的病,请你医治我。」吸血鬼这么回答。

  「因为这种疾病使我不得不藏匿在黑暗的地方,但是一次也好,我很想看看早辰朝阳的 这无异是无理的要求。因为天使的法力再大,也不可能改变吸血鬼不能晒到太阳的事实,因为那是上帝给的报应,是一种只要吸血鬼还存在于世界上就不会停止的惩罚。

  「对不起,我无能为力。」

  「一次也不行吗?」

  天使忽然觉得吸血鬼懊恼的样子很可怜,她安慰着对方。 「虽然我不能让你亲眼看见,可是你不嫌弃的话,我愿意形容给你听。」

  吸血鬼被天使的提议打动,他们约定好等下一次天空升起上弦月的时候,在吸血鬼匿居的城堡见面。

  时间倏地流逝,天使准时赴约。她坐在吸血鬼的身旁,以温柔的声音述说太阳空升的情景。

  当他们要分别的时候,吸血鬼又对天使说。

  「请原谅我再次向你祈求,但是一次也好,我很想看看正午艳阳的美丽。」

  善良的天使仍然无法实现吸血鬼的愿望,她又和吸血鬼说好下个上弦月夜时的相见约定。

  「虽然我不能让你亲眼看见,可是你不嫌弃的话,我愿意形容给你听。」

  到了约定的时刻,吸血鬼正襟危坐,等待着天使的到来。

  天使沐浴在月光下,圣洁的翅膀闪闪发光,像穿了一件银色的披风那样,炫烂的光彩令吸血鬼转移不了视线。

  天使又坐在他的身旁,述说太阳当空的情景。

  她那无比纯洁的微笑使得吸血鬼着了迷,因此吸血鬼不禁第叁次开口。

  「请原谅我再次向你祈求,但是一次也好,我很想看看黄昏夕阳的美丽。」「虽然我不能让你亲眼看见,可是你不嫌弃的话,我愿意形容给你听。」

  吸血鬼和天使相视而笑,这次不需要承诺,他们都有了在下个上弦月夜相见的默契。

  彼此都在心里期待着下一次见面,彼此都希望月亮快点变成一弯上弦月。终于盼到的月夜那天,天使照样坐在吸血鬼的身旁,述说太阳没落的情景。

  这样的话题告一段落时,吸血鬼怀着忐忑的心情说。

  「谢谢你亲切地告诉我这些事,如果可以,你愿意再答应我一件愿望吗?」

  「我尽力而为。」

  「我想再和你见面,我觉得只要能和你在一起,阳光就不算什么了,不管是朝阳,艳阳,或是夕阳。你比太阳照耀的白昼更美丽。」

  天使为他这个要求稍稍皱起了眉。

  「我很希望能达成你的愿望,不过我明天就结束人间的任务,必须回到天堂去了,再也不能来这里跟你见面。」

  吸血鬼听到天使委婉的拒绝后,只得勉强地露出笑容。

  「……这样也好,比起这里,天堂想必是非常明亮温暖的吧。」

  谁叫我是生长在黑暗的魔物呢?

  「对不起。」

  天使很抱歉地离开了吸血鬼的住处,她回到了本来属于自己的天堂。 1/41234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