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凶镜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夜半诡话之凶镜

1935年冬

初冬的寒风猛烈的刮着,卷着落叶漫天飞舞。

在一幢别墅里一家人正围坐在一张圆桌前,桌前坐着84岁的一家之主姜老爷子姜强和他的三个儿子老大姜昕、老二姜则栋、老三姜明,还有三个儿媳:大儿媳姚月、二儿媳杜彬、三儿媳段月和老大姜昕的两儿子长子姜华、次子姜盟,老二姜则栋的一双儿女长女姜美、次子姜远,老三姜明的独女姜丽美。

姜老爷摸着拐杖子咳嗽了一声说:“嗯,今天大家都到齐了,之所以把大家叫来那,是因为我这身体实在是不行了,咳咳咳,你们都听我说,我能有今天也算福气,三个儿子都 有出息了,孙子、孙女也都那么大了,一个家里该有的都有了,你们的娘啊在九泉之下也该瞑目了,我知道我的时日不多了。”

姜昕急忙插话说:“爸您别那么说,小时候再穷再苦现在不都过来了吗?现在我们兄弟都出息了,您是一家之主,这个家的基业也是您打下来的,现在的日子正红火着呢!您一定要保重身体啊!”

老大姜昕似乎听出了姜老爷子的心思,立刻把父亲的话塞了回去。

杜彬接嘴说:“是啊,爸您千万别说什么不吉利的话,听着心里难受。”

在一边姜丽美一个人一脸的不屑一顾,不停的摆弄着手表。姜丽美是家里唯一一个接了婚的孙子辈的孩子,不过她的婚姻失败了,她最信赖的男人背叛了他,离开了原本善良美丽的她,现在姜丽美一个人抚养着一个5岁的儿子。

姚月立刻说:“对啊!老爷子,保重身体!姜华、姜盟都有对象了,到时候让你抱俩大胖从孙子,呵呵呵。”

姜老爷笑了笑,看看墙上的挂钟。大挂钟的钟摆不停的摇摆着。

孙子姜华说:“爷爷,您千万保重身体,我们一定努力搞好工作,把家业打理好。”

姜老爷子打断姜华说:“好!有志气就好,我姜强看到你们那么这么和睦有志气也就安心了。咳咳咳。”姜老爷咳嗽着说到。

姜远:“爷爷,您马上要过85岁生日了,您准备怎么过啊?我们大家和您好好庆祝庆祝。难得一大家子能聚一块儿。”

姜美说:“爷爷,庆祝庆祝,大家都为您的长寿祈福呢!”

姜盟:“这次我和姜美去‘空明寺’烧香的时候为您请来了个福袋,等您大寿的时候送给您。”

姜老爷子说:“好,好,好,你们有这份心我就开心了。”

姜美说:“爷爷福袋可漂亮了,等到您大寿时给您份小惊喜。”

姜老爷子看着姜美笑着说:“小惊喜,呵呵,好好。哎呀,这日子不多了,能开心一天是一天。”姜老爷停了停:“对了段月,你的病好了吗?”

段月说:“哦,爸,谢谢你的关心,好多了,就点风湿您还惦记着,我找了个老中医敷了点中药,现在没感觉了。”

姜老爷子点点头说:“好,好。”

杜彬对姚月说:“大姐呀,啥时候来我家搓搓麻将,好久没来了,有空聊聊电话,呵呵呵,你上次送我的绸缎漂亮着呢,呵呵呵。”

姚月答到:“好啊,有空大家多聚聚。”

姜老爷子说:“多聚聚好哪,你们还年轻,趁年轻多玩玩,我是走路也快走不动了。”

姜老爷这番话让大家又担心起来了。

姜老爷的保姆王妈在厨房里泡了杯枸杞茶。

姜明说:“爸,我和段月准备把您接到家里,亲自照顾您一段时间。”

段月说:“是啊,爸,您一个人怕您寂寞啊!”

姜老爷说:“好啊,不过还是你们搬进来,轮流陪陪我吧,年纪大了,不想动了。”

这时姜老爷子的保姆王妈走过来递给姜老爷子一杯茶:“老爷您喝茶。”

姜老爷也没说什么,拿过茶杯喝了口茶,保姆走开了。

姜老爷放下茶杯,叹了口气:“今天啊!!还有件事情要宣布。”姜老爷停了停:“我手里面的最后一笔钱还是分了吧,你们生意上有用就拿去花,现在我也放心了。”

姜丽美还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两眼呆呆的看着手表。这时大家也知道了姜老爷的意思,老二姜则栋翘起二郎腿深吸了一口气。

姜昕则说:“爸,您的心思我们明白,您有话就说吧,我们都听着。”说完露出了一丝笑容。

最近几年,因为家道兴旺,姜老爷子自觉高兴,但因为担心处理遗产的问题,一直有点忧心,生怕因为分产不妥影响了家庭气氛。姜家表面上还是很和气的,但这么大的一个家多多少少的家务事让姜老爷子不愿提及,但又令自己不能释怀,年近暮年了老爷子已经在为自己的身后事做准备了,憧憬与担忧并存着,特别让姜老爷子担心的是自己的孙女姜丽美,姜丽美离了婚,一个人住在外面带着孩子,这样的现况让姜丽美在家里的处境有点尴尬,也让姜老爷子非常的揪心。

姜老爷沉默了半分钟说:“你们老子我啊是这样想的,家里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别提了,家里要的是和气,家和万事兴,这句话你们永远不要忘记,谁家里乱七八糟的事情没有啊?能解决就解决,再说家里也没有解决不了的事,你们老子我和你们的娘啊年轻时吃得苦我都讲过,你们小时候老子为了吃一口饭和你们妈在马头当帮工,那时候可不容易啊,我当搬运工,你们妈妈也帮着我搬,经常是累的腰酸膀子痛的,还要看着监工的脸色过日子,你们妈妈呀一个女人家就更不容易了,这些事我都和你们讲过,你们也知道这个家有今天实在是不容易啊。”

所有人都认真的听着姜老爷的话,只有姜丽美漠不关心的吸吮着热茶。大家都听着姜老爷子的话,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爸爸爷爷年轻时为了养活自己吃尽了苦头,所有听的人心情都忧郁惆怅,没人出声,毕竟姜老爷子的心思大家都能明白,看着自己忠厚老实一心扑在家务事上的爸爸爷爷,做儿孙的也都十分的理解感激。

姜老爷子继续说:“你们的老妈走得早,没能看到今天,我带着你们从街头小铺慢慢的起色了,有了自己的公司,有了自己的家,有了自己的孩子,有房子住,有车子 开,不用自己洗衣服了,冬天那个冷啊,不用为吃饱饭去偷人家地里的菜了,那日子都过去了,现在那就是想把现在的家业做大做强,当然这要靠你们了,我这把老 骨头熬不了几年了,这样吧我手里的几个钱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现在我把钱给大家分了,拿去花,闲在我手里也是浪费啊!”说完,姜老爷子用力甩了下手让大家都知道自己心意已决。

老大姜昕说:“爸,您的心思我们都明白,不过最重要的是您的身体,这次我弄了根野山参给您补补,公司现在财务还过得去,钱的时您别发愁,我和姚月会打理的。”

姜美也说:“是啊,爷爷,您先注意身体,您身体好了我们才能放心工作啊。”

姜老爷:“补什么补,好东西吃得多了,也不见得有什么好转,人命在天。”姜老爷停了停又咳嗽了声继续说:“好!你们那都孝顺,我心里也放心不少,老子我就是要在现在看到你们太平和睦,所有的事我要全部放心,分钱是早晚的事,我就是不想留着太多的遗产,我的钱平分!!阿昕、则栋、阿明,现钱你们三个亲兄弟每人三分之一,房子等我过了,也平分了,就这么定了,要的就是家里太太平平,开开心心,气氛和睦,你们理解吗?”

姜昕转头看看姜明说:“三弟啊!爸爸这份心你要明白啊。”然后转头不怀好意的看看姜丽美。

姜丽美“哼”了声。

姜明不耐烦的说:“我理解爸,也谢谢你的关心。”

姚月怪里怪气的看着姜丽美一边摇着头一边轻声说:“一个女人留不住男人,还带个孩子,像什么样子?哼!”

一直沉默的姜丽美瞪着姚月回击到:“舅妈,我知道你对我一直有看法,有话你就直说嘛。你不就想多分点钱吗?”

姚月:“做人要有做人的样子,一天到晚向家里要钱,自己不会挣哪?”

姜丽美大声说:“我向我爸妈要钱,你管得着吗?”

气氛紧张起来了。

2、凶镜

  传说,有一面凶镜,这个凶镜放置在一座老宅上,这个凶镜杀死了很多的住户,谁也不知道这面凶镜竟是怎么杀死住户的,渐渐地,很多人知道了这面凶镜,很多人都好奇这面凶镜,都抢着马上去找这面镜子,可是奇怪的事情却发生了,找凶镜的人再也没有回来了,大家都猜想,这面镜子里有鬼。

  方笑是一名古董研究家,她熟悉很多的文物,对很多的各种古怪的文物感到新鲜,就在十月份,听说了这面凶镜以后,她就决定去寻找这面镜子,不是因为这镜子里有鬼,而是因为这面凶镜是文物,它是唐朝时期保留下来的镜子,是唐朝的独孤皇后生前最喜欢的镜子。

  方笑的哥哥劝她别去了,万一出什么事怎么办,可是方笑硬是要去,她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文物,她决心要去找这面凶镜,带回家好好的研究。

  很快,方笑带着她的队员,冷夏,徐浩楠,宋城,踏上了寻找凶镜之路,他们的故事也就在这里开始。

  经过一路艰难险阻,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阳新村,他们进阳新村的时候,发现这个村子里没有一个人,他们感觉很奇怪,这个村子怎么就没有一个人,这个村子很荒凉,像是荒废了很久很久。

  黄昏时候,他们四个人在村子找了一会儿,终于走不动了,便找了一个宅子住了下来。

  “方姐,凶镜到底在哪儿呢?在村子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冷夏抱怨地说着,坐在沙发上,伸出左手揉了揉脚,她走了一天了,连一面镜子半毛都没有看到,她的脚都酸死了。

  “夏夏,别生气了,我们很快就会找到的,我有直觉,这面凶镜就在我们的身边。”方笑的思绪飘向了远方,她想着凶镜的模样,她一想到,马上就要找到她想了很久的凶镜,她的心里不由得激动。

  宋城正好从门外进来,他打了打身上的灰,一些灰从他的衣服上散开,他皱着眉头看着方笑,嫌弃地说:“我刚才去附近的老宅上找凶镜,都没有找到,反倒是把我身上的衣服弄脏了。”

  “呵呵,宋城,嗯,继续找!”看了看宋城的模样,她嘲讽地一笑。

  哼,不就是仗着你有几分臭钱吗?得意个毛,宋城在心里想,他早就看方笑不顺眼了,方笑一直都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一副她是皇上似的,不过作为她的队员,他不得不遵从她。

  “方姐,方姐,你快来。”附近的一间卧房出来一阵阵的惊叫声,接着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徐浩楠,大惊小怪的,啥事?”方笑看着面前的喘着气的徐浩楠,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真是的,好好的大叫什么。

  徐浩楠因为急促,他的脸上有了一点点的红晕,胸口剧烈地跳动着,稍微好了一些,他伸出食指指向了卧室门口,说:“方姐,我找到凶镜了。”

  方笑一听到凶镜这两个字,她的眼睛不由得亮了起来,一眨眼间,方笑冲进了卧室。

  冷夏,宋城两人莫名其妙地对视了一眼,不过还是跟了上去,只见方笑站在那里,她的面前矗立着一面镜子,照进了方笑的全身。

  镜子的边上刻着凤凰的羽毛的图案,镜面占上了很多的灰,看样子旧了很久很久,方笑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她缓缓地向镜子走去,她的眼睛一直盯着镜面里的自己,迷恋地伸出手,抚摸了镜面,就好像是在抚摸什么人一样。

  这个画面使冷夏、宋城,还有徐浩楠感到毛骨悚然,他们的背后出了一身冷汗,方姐这是中了什么邪。

  “方姐,方姐。”冷夏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可是方笑像是没听见一样,她还是盯着镜子。

  冷夏心里虽然害怕,但是她还是走了过去,她推了推方笑的身子,这一推,方笑突然晕了过去,把大家吓得手足无措。

  到了十一点,方笑的眼皮动了动,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她打量了一下周围,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她不清楚自己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唯一有印象的是,她进了卧室,看到了她想要的凶镜,接着什么也不知道了。

  方笑像是想起了什么,她转头看了看,徐浩楠,夏夏,宋城,他们去哪儿了?她的眼睛突然定格在了卧室的门口,她知道,那面凶镜就在卧室里面。

  方笑明知道镜子里有鬼,还是忍不住好奇,她走进了卧室,镜子还是好好的矗立着,突然一阵风刮来,一阵“喵”叫把方笑吓得坐在了地上。

3、凶镜

  传说,有一面凶镜,这个凶镜放置在一座老宅上,这个凶镜杀死了很多的住户,谁也不知道这面凶镜竟是怎么杀死住户的,渐渐地,很多人知道了这面凶镜,很多人都好奇这面凶镜,都抢着马上去找这面镜子,可是奇怪的事情却发生了,找凶镜的人再也没有回来了,大家都猜想,这面镜子里有鬼。

  方笑是一名古董研究家,她熟悉很多的文物,对很多的各种古怪的文物感到新鲜,就在十月份,听说了这面凶镜以后,她就决定去寻找这面镜子,不是因为这镜子里有鬼,而是因为这面凶镜是文物,它是唐朝时期保留下来的镜子,是唐朝的独孤皇后生前最喜欢的镜子。

  方笑的哥哥劝她别去了,万一出什么事怎么办,可是方笑硬是要去,她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文物,她决心要去找这面凶镜,带回家好好的研究。

  很快,方笑带着她的队员,冷夏,徐浩楠,宋城,踏上了寻找凶镜之路,他们的故事也就在这里开始。

  经过一路艰难险阻,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阳新村,他们进阳新村的时候,发现这个村子里没有一个人,他们感觉很奇怪,这个村子怎么就没有一个人,这个村子很荒凉,像是荒废了很久很久。

  黄昏时候,他们四个人在村子找了一会儿,终于走不动了,便找了一个宅子住了下来。

  “方姐,凶镜到底在哪儿呢?在村子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冷夏抱怨地说着,坐在沙发上,伸出左手揉了揉脚,她走了一天了,连一面镜子半毛都没有看到,她的脚都酸死了。

  “夏夏,别生气了,我们很快就会找到的,我有直觉,这面凶镜就在我们的身边。”方笑的思绪飘向了远方,她想着凶镜的模样,她一想到,马上就要找到她想了很久的凶镜,她的心里不由得激动。

  宋城正好从门外进来,他打了打身上的灰,一些灰从他的衣服上散开,他皱着眉头看着方笑,嫌弃地说:“我刚才去附近的老宅上找凶镜,都没有找到,反倒是把我身上的衣服弄脏了。”

  “呵呵,宋城,嗯,继续找!”看了看宋城的模样,她嘲讽地一笑。

  哼,不就是仗着你有几分臭钱吗?得意个毛,宋城在心里想,他早就看方笑不顺眼了,方笑一直都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一副她是皇上似的,不过作为她的队员,他不得不遵从她。

  “方姐,方姐,你快来。”附近的一间卧房出来一阵阵的惊叫声,接着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徐浩楠,大惊小怪的,啥事?”方笑看着面前的喘着气的徐浩楠,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真是的,好好的大叫什么。

  徐浩楠因为急促,他的脸上有了一点点的红晕,胸口剧烈地跳动着,稍微好了一些,他伸出食指指向了卧室门口,说:“方姐,我找到凶镜了。”

  方笑一听到凶镜这两个字,她的眼睛不由得亮了起来,一眨眼间,方笑冲进了卧室。

  冷夏,宋城两人莫名其妙地对视了一眼,不过还是跟了上去,只见方笑站在那里,她的面前矗立着一面镜子,照进了方笑的全身。

  镜子的边上刻着凤凰的羽毛的图案,镜面占上了很多的灰,看样子旧了很久很久,方笑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她缓缓地向镜子走去,她的眼睛一直盯着镜面里的自己,迷恋地伸出手,抚摸了镜面,就好像是在抚摸什么人一样。

  这个画面使冷夏、宋城,还有徐浩楠感到毛骨悚然,他们的背后出了一身冷汗,方姐这是中了什么邪。

  “方姐,方姐。”冷夏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可是方笑像是没听见一样,她还是盯着镜子。

  冷夏心里虽然害怕,但是她还是走了过去,她推了推方笑的身子,这一推,方笑突然晕了过去,把大家吓得手足无措。

  到了十一点,方笑的眼皮动了动,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她打量了一下周围,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她不清楚自己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唯一有印象的是,她进了卧室,看到了她想要的凶镜,接着什么也不知道了。

  方笑像是想起了什么,她转头看了看,徐浩楠,夏夏,宋城,他们去哪儿了?她的眼睛突然定格在了卧室的门口,她知道,那面凶镜就在卧室里面。

  方笑明知道镜子里有鬼,还是忍不住好奇,她走进了卧室,镜子还是好好的矗立着,突然一阵风刮来,一阵“喵”叫把方笑吓得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