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夜游神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李淑淑讲:夜游神

本文以夜游神为主题,共有427个文字,大小约为2KB,预计阅读2分钟,主要讲解是:大振感到事情不妙,急忙上来叫道:彩凤,你这是在干啥?但就是这个时候,走廊里的灯一下子熄掉了,没有任何按下开关按钮的那种声音。 夜游神 ,此时,时钟显示是:23点07分。距刚

  大振感到事情不妙,急忙上来叫道:彩凤,你这是在干啥?但就是这个时候,走廊里的灯一下子熄掉了,没有任何按下开关按钮的那种声音。夜游神,此时,时钟显示是:23点07分。距刚才的22点37分,整整用了半小时,原本只有三分钟的路程。

  大伯勉强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掐着手指,忽然他整个人叫了一声,从椅子上弹起来说:不好,快送我回家!语气间满是恐惧。

  大木丸战胜龙以后,大家想起了美军说的那个传说。据说夏威夷人在航海迁徙经过这里时,也撞上了龙,还给龙烧死了不少兵队,从此大家都称呼这片海面为龙!

  13年前,某户人家将藤娘带回家后,家里的女儿就开始发生异常。总感觉在睡觉的时候,藤娘爬到了她的胸口,压得她胸闷难耐。于是这家人以除厄运为由将这个人偶带到了寺里,希望寺庙供养藤娘。

  2015年8月的一个下午大概几点记不清了,坐在屋里,看外面,忽然看见窗户上走过来三个白衣身影,没看见腿,以为是谁来家里串门,急忙看向门口,一个人都没有,忽然感觉害怕,晚上的时候,妈妈就病重,第二天早上九点多,他就去世了

2、夜游神

说个咱们爷爷奶奶那一辈人所经历过的故事。

现今电影院处处都是,看个电影就跟在家里看电视一般容易,可在咱们爷爷奶奶那一辈儿,生活艰难,想填饱肚子已是很不容易,何来此种娱乐?也是到了文化大革命过去,日子一天天回归正轨,才有了娱乐的存在。

那时候,城市里有电影院,农村就不行了,要想看电影的话只能看那种露天的,就是在广场上,支一块幕布,一台放映机把电影投在上面。每当晚饭过后,各家各户就搬了板凳,三五成群的,闲话着家常朝广场走,这是他们一天里最惬意的时候。

故事发生在大西北的一个小村落,村里有户普通的农民,姓钱,男主人叫钱进,家里三个小娃娃,两男一女,最大的七八岁,最小的只有三四岁,都是好玩的年龄,所以对村里放的电影极感兴趣。尽管那时候放的多半是地道战,地雷战之类的老片子,就那么几部,大人都看腻歪了,可小孩子却百看不厌,每天太阳一往西沉,就催促着大人赶快做饭,他们是要去抢头排的位置的。

有段时间,村里进了几部外国片子,难得一见,村里人呼呼啦啦全都跑来看,那场面着实热闹。

这天晚上,钱进一家子在广场看完电影,各自搬了小板凳回家,一路上和村里人有说有笑,不想,路走了一半,他忽然想起有事要找同村的铁二牛商量,于是急急忙忙折返。铁二牛家和他家在村子的两头,要过去的话得穿过村子的广场,等钱进再次来到广场时,村子上的人早都回了家,这里一片空荡。

可是,远远的,钱进竟看到广场上有光。

走得近了些,才发现广场上的幕布还没有收,电影放映机的齿轮还在不停转动,有个矮个子男人站在一旁,正在调试。

“是哪家的?”

钱进吆喝了一声,那男人回过头来,挺斯文的模样,不像是庄稼人。

“村里新来的,给乡亲们放电影的。”那人说。

钱进仔细想想,这么长时间了,光顾着看电影,倒真没注意电影是谁放的,于是凑上去跟他套近乎:“今儿个这片儿真好看,哪儿找来的?”

那人笑笑:“以前在电影院上班,有门路。”

“那敢情好,多弄些片子让乡亲们过过瘾呗!”

那人依旧和和蔼蔼地笑:“成,我尽量。”

钱进是个跟谁都能聊得来的,便跟那人自报家门:“我是住在村头的钱进,乡亲们都叫我老钱,得空了上我家吃饭去啊!”

那人点头答应着,目光一直停留在荧幕上,还是刚才那片子,小伙儿看得津津有味。

“不回去啊?这会儿天都晚了。”钱进问他。

小伙儿摇了摇头:“看电影学习学习。”

“你们城里人还真是……”

钱进嘟囔着,看这人一身蓝衣蓝裤,中山装,胸前还别着个毛主席像章,知识分子,想是跟自己没什么共同语言,便识趣的走开了。才走出去没两步,小伙儿又叫住他:“老乡,你说你是钱家的?”

“是啊!就在村头,你一进村儿就能看见!”

小伙儿的眼神变得有些意味深长:“村里的夜路不好走,你可当心啊!”

“你们城里来的自然走不惯,我闭着眼都能摸到家,不碍事!”

钱进哈哈笑着,也忘了要找铁二牛的事儿了,转身就往家回。走得远了,再回头往广场上看,荧幕上白莹莹的光已经没了,想是那小伙儿已经回了家。

钱进竟没有找到回家的路。

他在村里走了半晌,按理说早该到家了,可这会子呢,他看了看前面的房子,那是村里赵老四的家,院子里的灯已经熄了,想来是睡觉了。

钱进忽然停住脚步,不对啊,赵老四的家不就在广场附近么,他不久前才路过,怎的又回来了,难不成是犯了浑?他赶紧转身往回走,走了约莫一刻钟的模样,眼前一片开阔,竟是来到了广场上,不远处就是赵老四的家,他又走回了原地。

坏了!钱进心里颤了两颤,不会是遇上鬼打墙了吧?

鬼打墙这事儿他小时候听他爹讲过,都是当故事说来吓唬他的,谁也没真遇见过,这下可好,叫他气运背遇上了,这可怎么办呢?

他把心一横,闭上眼睛走,就不信走不回家!

事儿当真怪了,钱进还真没走回家,他闭着眼睛,横竖就在村里广场上打圈圈呢,直到天亮,村里有人路过,才算是把他这鬼打墙解了,他这才回了家。

不到一天功夫,村里人都知道钱进遇到鬼打墙了,大伙儿都稀罕,说钱进准做了坏事,触了霉头,要不怎么说他撞了鬼别人撞不见呢?

钱进在家睡了整整一天,到傍晚才被家里三个孩子给揪了起来,吵着嚷着让钱进跟他们一道去广场上看电影,钱进胡乱扒了两口饭,揣了个手电筒,和老婆一起带着三个孩子往广场上去。

路上遇见村支书,钱进忙上前给他递了根烟:“老徐,村里给咱们放电影的小伙儿是谁啊?”

村支书把烟往耳朵上一别,说:“是城里来的小武,下乡送温暖,带了些稀罕片子,他在咱村呆一阵子就要回去啦!”

钱进听着,若有所思点点头,一路上默不作声到了广场,已经坐了许多乡亲,钱进让老婆带着孩子上前面去,自己则在靠近电影放映机的地方寻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电影放映机旁站着两个年轻人,一个是小武,就是钱进昨晚遇见的小伙儿,另一个也是个小伙子,不过人长得清清秀秀,一看就是没吃过苦的城里孩子。

小武看见钱进,扭头跟清秀小伙儿说了两句,就搬了个凳子在钱进旁边坐了下来。

“那小伙儿是谁啊,昨儿个没见。”钱进问他。

“那是我同事,今天才来的。”小武解释。

钱进哦了一声,跟小武说起来了昨天的怪事:“你说怪不怪,我昨儿晚上遇见鬼打墙了,折腾了一夜,愣是没找到回家的路。”

小武呵呵笑了起来:“我说什么来着,夜路不好走,让你当心些,看看,应验了吧。”

“哪儿想到被我给遇上了呢,真霉气!”钱进抱怨着:“我今儿带了手电筒,看哪个鬼还敢来惹我。”

小武看了看周围,凑到钱进耳边颇神秘的说:“我这里有部好片子,上面不让放,我私藏的,你想看不?”

“那敢情好啊!”钱进很激动:“什么时候看?”

小武小声说:“等电影散场了,你先别忙着走,咱等着村里人都睡了再偷偷放,声音小些,没人知道的。”

钱进嘿嘿笑着,伸出了一个大拇指晃了晃,两人鬼鬼祟祟看了看周围,心照不宣。

好容易电影散场,老婆带着两个孩子回去了,剩下最小那个,看见了小武,说什么也不愿走,钱进就抱着小儿子,跟老婆说带着他在村子里转转,晚些再回。

老婆不情愿地嘟囔了一句:“人家电影放映员都走了,你们爷俩儿还在这儿干嘛!”

果然,那清清秀秀的小伙儿已经提着个大盒子先走了,广场上只剩下了抱着儿子的钱进和小武。

等了约莫半小时功夫,家家户户的灯陆陆续续熄灭,小武这才放起了他私藏起来的片儿。

片子讲的是文革时候的事情。

男主角家祖上是地主,家境殷实,碰上文化大革命,父亲被打成了右派,正在北大念文学系的男主角不可避免受到牵连,被人极尽侮辱,也被迫中断学业,和其他同学一起响应国家号召,下乡去了。

那时候的人,黑白分明,在政治立场上是一定要跟一切牛鬼蛇神划清界限的,男主角出身不干净,自然受到了同学的排挤。虽在农村,远离城市生活,但这一股划清界限的红色风暴已将这些青年彻底洗脑,虽然身在农村,也要将斗争进行到底,所以男主角的日子过得苦不堪言。

当时的青年们都分散住在老乡家里,男主角被分到最穷的一户姓钱的人家里,和他一道的是个贼眉鼠眼的男同学,平日里,就他最与男主角过不去。

分下来的活计,最苦最累的都压在了男主角身上,他不吭不哈,逆来顺受,唯一的乐趣就是在夜深人静之时跑到村里没人的地方,借着月光读书写字,他主修中国文学,想要写出来一部轰动的戏。

他把下乡的生活写入戏里,一天一天,积少成多,就在剧本快完成之际,被他的室友发现了。

室友本是起夜上茅房的,看见男主角鬼鬼祟祟出去,就跟了过去,瞧见他偷偷摸摸在一个本子上写写画画的,认定他是在搞反动,抢了他的本子,叫嚷着要告到上面去。

在当时,这样一个反映现实的剧本绝对能被划入反动言论里,若被发现,这一辈子便完了。

男主角便上前去抢,两个人争执间,室友一个错手,把男主角推进了粪池里,男主角就这样被活活淹死。

钱家的人听到声音赶来,男主角已经咽了气了。

谁都不想把事情闹大,钱家人就和室友一合计,向村长报告,说男主角受不了苦,逃跑了。

深更半夜,钱家人和那室友要去粪池处理尸体,捞了一个晚上,尸体莫名消失。

以后每晚,但凡那室友起夜去茅房,总能看到一个影子在不远处晃悠,绕着男主角死去的地方转了一圈又一圈,像在找着什么。

好好的小伙子,从此被吓疯了。

这之后,文化大革命终于结束,而男主角的父母由于受不了折磨,先后自杀,再没有被平反的机会。

男主角姓武,小武的武,他叫武陵春。

电影终于结束,小儿子早已经窝在钱进怀里呼呼大睡,他在电影刚开始时着实闹腾了一阵,此刻累了,也睡得香甜,而他闹腾的原因,是他看不到荧幕上放着什么电影,他看到的是白白一片的荧幕,不开心,所以哭。

钱进身上一阵发冷,盯着白莹莹的荧幕,一动也不敢动。

电影里的村子,是他的村子,电影里的钱家人,是他的父辈,而电影里的武陵春,正是身边的小武。

四下里,一片哭声。

钱进吓得抱起小儿子就往村头狂奔,不知道武陵春有没有追过来,他没回头看,也不敢回头看,只一味向前跑,好似只回头看一下,就能看到武陵春掉进粪池里时那张狰狞惨绝的脸。

直到一头栽进家里,将门死死闩上,钱进才算是长长舒了一口气。

老婆见他那魂不守舍的样子,吓了一跳,问他怎么了,他直念叨着,见鬼了,见鬼了,老婆说他神经,接过怀中的小儿子,看他一张小脸红扑扑的,有些不大对劲,再用手一摸额头,小儿子发了烧了。

第二天,钱进也一起病倒。

之后一段时间,村里人在看完电影回家的路上,但凡是落单的,总会遇上鬼打墙,就看见前面有个人在不紧不慢地走,鬼使神差跟过去,就会到了广场上,那人摆弄着电影放映机,向他们介绍说自己是新来的电影放映员。

可是城里下来送温暖的电影放映员只有一个,便是那清清秀秀的小伙子,住在村长家里。

之后,所有见过武陵春的人,统统病倒。

有年纪大的老人,听了这情况,抽一口旱烟,说村里是来了夜游神了。

这边钱家父子两人已烧得糊涂,老人们来到钱家,逼问着钱进那晚究竟看到了什么,钱进昏昏沉沉的,硬撑着将所看到的一切告诉了老人家,于是一切都汇报给了村长,老人家们围聚在村长家抽着旱烟琢磨了一番,商量出来了一个主意。

不日,村子里所有的青壮年全部出洞,在村子里田间地头一番彻底搜查,像是要找寻一样东西。

老人家们说,让夜游神消失的最好办法,是还了他在人间的愿。

武陵春在人间有什么愿?最后一个见到武陵春的姑娘在还算清醒的时候说,武陵春放给她看的电影里,那个害了武陵春的室友曾把他写的剧本埋在了村里的一棵树下,那棵树离当年的粪池很近,是棵胡杨。

三天后,武陵春还没来得及写完的剧本被人找到,隔了这些年,字迹依然清晰。

当天,村里所有发着高烧的人都奇迹般退了烧,最后一个醒过来的,是钱进。

清清秀秀的电影放映员受村里人的嘱托将剧本带回了城里,半年后,电影上映,名字就叫做《武陵春》。

武陵春,这个被李清照写活了的词倒是有一句极符合主角的身世: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据说,看了这部电影的人无不为武陵春的悲惨命运动容,武陵春代表了一代人,一代在文化大革命中失去了一切理想、信念以及对未来祈盼的人。

又听说,每一场电影散场后,都有悉心的观众发现,电影院最前排的位置坐着个小伙儿,一动不动注视着荧屏,总不愿离开。

自那之后,这个西北小村子里的人再没人遇到过鬼打墙,也再没人看见过夜游神。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平和喜乐,无忧无惧。

Introduce:The story that says place of person of that one generation has experienced an our grandfather grandma. Nowadays cinema is everywhere, it is general and easy to see a film follow in the home to watch TV, can be in our grandfather grandma that one generation, life hardship, thinking cram oneself with food already was very not easy, he Lai this kind of recreation? Also was to arrive the Great Cultural Revolution goes, the day returns to the right path every day, just had recreational to exist. Await in those days, there is a theater in the city, the country is washed-up, the sort of open air can look only if wanting to see a movie, go up in square namely, raise a screen, a bioscope delivers the motion picture above. Every pass when dinner hind, each each moved bench, of in threes and fours, claver is worn square of face of the daily life of a family goes, this is them a day in the most satisfied when. The story happens in big northwest a little village, the village has an average farmer, surname money, male host calls Qian Jin, 3 little baby in the home, two male one female, 78 the biggest years old, the smallest have 34 years old only, it is amused age, the motion picture that puts to the village so is interested extremely. Although await put most in those days,be tunnel warfare, the old movie of landmine battle and so on, so a few, adult sees be bored with crooked, but dot however 100 see not tire of, everyday the sun one westerly is heavy, urging adult cooks at once, they are the positions that should go grabbing a platoon. Have paragraph of time, the village took gramophone record of a few foreign countries, see inaccessibly, village person breathes out part of speech all runs to look, that occasion indeed lively. This day night, money enters child the movie sees in square, moved platelet stool to come home severally, have with village person all the way say to have laugh, do not think, the route took an in part, he remembers suddenly occupied should look for the iron that is the same as a village 2 oxen discuss, fold hastily then return. 2 oxen home and his home are in iron the both ends of the village, the word that wants the past must cross the square of the village, when waiting for Qian Jin to come to square again, the person on the village returned the home early, a sky swings here. But, far, qian Jin sees the bright on square unexpectedly. Go some nearlier, just discover the curtain on square has not closed, the gear of the cinematograph still is turning ceaselessly, a man of a short person stands in aside, debugging. "Where home be? " money receives call, that man has turned round to come, hold out gentle about, unlike is crops person. "Village newcome, put the motion picture to villagers. " that person says. Qian Jin thinks carefully, so long, patronage is worn see a movie, did not notice those who put to who the film is really, cover with him then on collect close to: "Today this really good-looking, where searchs? " that person laughs: "Go to work in the cinema before, have way. " " that why is good, do some of film to let villagers cross satisfy a craving more! " that person as before

3、绞刑架之夜游神

01

当我正式到夜游神网吧上班时,这家网吧的闹鬼传闻已经由“毛骨悚然版”升级为“神仙护体版”。当然,就算是升级到“观音显圣版”,这种神神怪怪的传言,也只能是在工作人员中小范围传播,大多数网民对那诡异的17号包间一无所知,他们只知道,无论什么时候,那个包间的门口都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

夜游神网吧起初并不叫夜游神,它原本的名字既霸气又洋派,与它奢华的装修和顶级的硬件设施极为相称。虽然价格稍微贵一些,但绝对物有所值。一流的电脑配置和超快的网速自然不必多说,单是那柔软舒适的沙发和星级酒店式的服务,就足以吸引众多乐享族,而闹鬼传闻的主角,就是一个经常到这里上网的女孩。

听说她很年轻,皮肤极好,总是素面朝天,对每个人都保持微笑,像是韩剧里讨人喜欢的女一号。她每晚都到网吧上网,每次都坐17号包间。据当时负责包间区域的同事回忆,他每次为她送咖啡或宵夜时,都见她在玩一款满地僵尸的游戏,玩游戏时的她,眼睛总是恰到好处地弯成幸福的弧度。

没有人知道她住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她是个不务正业的学生妹、还是无所事事的富家女,人们只知道她按月包下17号包间,每晚11点来,次日8点离开,即便是她不在时,包间里的电脑也处于挂机运行状态,似乎玩游戏就是她生命中唯一一件正经事。

后来,她失踪了。

也许是搬家了,也许是找到了更舒适的网吧,但更多的传言是,她被当时疯狂作案的“机箱魔”杀死了。“机箱魔”是一个杀人狂,他悄无声息地尾随夜行人,伺待无人之机从背后突袭,受害人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孩。更可怕的是,他杀死受害人之后,会把尸体切割成十分规整的小块,密密实实地分别塞进不同型号的电脑机箱空壳里。当警员将受害人的尸块从机箱中取出来时,其惨状都类似于压好的猪头肉,瓷瓷实实,不留丝毫空隙。

由于尸体的辨识度很低,许多受害人身份不明,人们怀疑女孩就是其中之一。

女孩失踪后不久,她包下的17号包间也随之到期,开始迎接新的客人。

但17号包间总是遭到客人们的投诉,要么是耳机里突然发出奇怪阴森的声音,要么是屏幕上突然跳出一张女孩的照片,有几个服务生认出了照片中正是那失踪的女孩,吓得再也不敢上夜班,闹鬼传言自此而起。

后来,老板切断了17号包间的电源和网络,将它临时改成杂物室,自此相安无事了两天。第三天是周末,包夜上通宵的人很多。那天凌晨一点多,网吧的机子集体中毒,所有电脑的桌面全部换成了女孩的照片,无论你进行什么操作,都会弹出那张清纯素丽的脸庞,就连收银台的电脑也不例外。更瘆人的是,所有电脑的耳机里,包括网吧的功放音箱里,都传出机械的一句话:“17号,17号,17号……”

网管无法处理这种突发事件,连老板高价请来的“黑客”都束手无策,技术人员根本查不到任何病毒。最终,一位有名的算命先生掐指一算,指点迷津,问题立刻迎刃而解。

老板将17号包间恢复原样,在电脑桌上供奉灵位,除了例行维护,包间的电脑全天24小时开机。每天半夜时,服务生按时送咖啡和宵夜进去,一切的一切,都和女孩还在时一模一样——这种封建迷信的行为当然不会广而告之,人们只当是网吧成功抵御和修复了一次黑客攻击。

自此以后,网吧的网络犹如神仙护体,不但百毒不侵,网速还比以前更快了,玩游戏几乎可以达到0延迟的神速,以前许多有问题的电脑全都不治而愈,网管几乎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更神奇的是,只要有网络通缉犯趁夜来网吧消遣,警方都会第一时间得到举报,因而网吧时常受到表彰,成为全市安全网吧的典范。久而久之,就连那些惯偷或打劫网吧的不良少年也对此地望而生畏,网吧的生意自然越来越好。

网吧老板将这一切归功于17号包间的女孩,尊称她为守护夜晚的夜游神。

后来,他干脆将网吧的名字也改成了夜游神。

这个故事,是在我第一次上夜班时,领班陆成讲给我的。

讲完这个故事后,他阴着脸从吧台打了一杯咖啡递给我,说:“到时间给17号包间送咖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