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原创故事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原创鬼故事之水鬼

  老李退休了。其实他还不到该退休的年龄,他是XX公司XX部门里的一把手,为人耿直不阿,由于性格原因,他的处事方法比较强硬,这样一来,就免不了得罪了不少人。而对于这些,老李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他一直认为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没做什么亏心事,无愧于自己的良心,也就不用怕谁会给他小鞋穿。

  可是,当今社会却不如他想的这般干净,总有些这样那样的宵小之辈在他手下吃了亏却不甘心,他们四处散布谣言,说他收受贿赂,说他作风不正,甚至往他家门缝塞威胁信,让他烦不胜烦。他自己倒是不怕,只是还有儿女,还有亲人朋友,所以,老李想了很久,还是提前退休的好,这样,自己再也不用成天面对那些宵小,家人也会安生许多。于是,他申请了提前退休。手续办得出乎意料的顺利,好像人家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他去办离职一样,这不禁让老李觉得有些心寒,自己在这工作了大半辈子,任劳任怨,从没因私事请过一天假,没想到人家却巴不得他早点离开。

  老李有个爱好,他喜欢垂钓。他最喜欢柳宗元的《江雪》,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他觉得,那是一种意境,心平气和的意境,也是一种孤独,无人理解的孤独。正如现在的自己一样,明明身边有那么多同事,却感觉他们都很陌生,仿佛他们都在刻意的排挤他,让他不能融入其中。这让他觉得心里好累,也让他觉得,或许现在离开真的是件好事。

  老李的儿女想把他接过去一起生活,被他拒绝了。他不想给子女添麻烦,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安安分分的过自己的生活。再说,自从十二年前妻子黎芬过世,儿女成家以后,自己一直都是一个人挺过来的,或许,他已经习惯了那种孤独。

  老李回了四川农村的老家,老房子还在,修葺一下就可以,在房前屋后开垦了菜园,种下花草,每天打理,倒也乐得自在清闲。离这不远的村头有条河,没搬到城里的时候,他经常会来这里垂钓。当年,老李与妻子在这里相识,相恋,却也是在这里相离。那个水一样温柔的女人,最终还是消失在老李的生活中。

  这里离自己当年为妻子所立的衣冠冢不远,孤独的时候,老李时常去坟前和她说说话,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听得见。这里既保留了老李最美好的回忆,也有最彻骨的痛。对他来说,这里有着重要的意义。

  老李喜欢钓鱼,却并不是为了吃,他钓到的鱼不分大小,全部放生。他只是享受那个过程,体验和鱼儿博弈的乐趣。钓鱼钓的多了,寻常有水的地方,他只要瞄上几眼,就能知道这里面有没有鱼。例如,老李一眼就能看出,村头这条河里有不少鱼。他在河边看了很久,有时候还能看见那鱼儿跃出水面,银光闪闪的鳞片在阳光下折射出闪着耀眼的光,一瞬间又落入水中,杳无踪迹。这里的水很清澈,幽绿的河水泛着微微的波纹,缓缓的流向下游。岸边柳枝垂下,映在水中,随着水的流动一晃一晃,宛如好些条绿色的水蛇被扯住了尾巴,在水中拼命的挣扎游动,却怎么也挣不脱身后的枷锁。柳树下的水看起来格外的幽深,仿佛透着丝丝的凉意。

  老李闭上眼睛做了个深呼吸,脸色露出陶醉的神情,乡下空气就是新鲜,连呼吸都觉得特别的舒服。他睁开眼睛,忽然觉得那柳树下幽深的水中好像有什么正在看着他。他仔细望去,却什么也没有,但被人窥视的感觉却越来越明显。老李有些害怕了,即使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无神论者,这一刻他还是真的害怕了。他赶紧后退几步,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这条河。此时正值夏日午后,天气有些炎热,他却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四处望去,河水从上游蜿蜒而下,不见头也不见尾,在视线所及的范围内,没有一个人。耳边除了河水流动的汩汩声,连声鸟叫都没有,安静的可怕。

  微风拂过水面,河面上柳条轻轻摇曳,映得水中倒影也随之摇动很是好看。老李觉得,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消失了。他四下看去,一个人都没有,睡会窥视他?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吧!老李摇了摇头。忽然,水面传来“哗啦”一声巨响,像是谁往河里扔了块大石头。老李一看,一条足足有他手臂那么长的银鱼高高的跃出水面,张口咬向随风摇曳的柳枝。那鱼身上鳞片被阳光照的银光四射,几乎晃得他睁不开眼,只见它咬住柳枝,腰身往上一甩,将身体弯成钩状,拽下一整条枝子后又重重的坠入水中,溅起大片的水花。

  河里竟然有这么大的鱼!老李有些欣喜,这里环境清幽,无人打扰,正是垂钓的最好去处。他决定,明天下午来这里钓鱼。

  老李有些兴奋的哼着小曲往家走去。走到村头,看见路边菜园有正在劳作的村民,便朝人家点头笑笑。老李在这里人缘很好,大家都爱和他说话。那人见老李冲他点头,也招了招手,道:“老李,这大热天的,去哪儿了?”

  老李嘿嘿一笑,道:“上村头那河边溜达了一圈。”

  一听老李说去村头河边了,那人脸色骤然变的不自然起来。老李却好像没发现一样,犹自在那比划,“嘿,那河里竟然有这么大的鱼,哎呀,我这人最爱钓鱼了,你明天忙不?要不咱俩一块去?”

2、原创鬼故事之水鬼

  老李退休了。其实他还不到该退休的年龄,他是XX公司XX部门里的一把手,为人耿直不阿,由于性格原因,他的处事方法比较强硬,这样一来,就免不了得罪了不少人。而对于这些,老李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他一直认为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没做什么亏心事,无愧于自己的良心,也就不用怕谁会给他小鞋穿。

  可是,当今社会却不如他想的这般干净,总有些这样那样的宵小之辈在他手下吃了亏却不甘心,他们四处散布谣言,说他收受贿赂,说他作风不正,甚至往他家门缝塞威胁信,让他烦不胜烦。他自己倒是不怕,只是还有儿女,还有亲人朋友,所以,老李想了很久,还是提前退休的好,这样,自己再也不用成天面对那些宵小,家人也会安生许多。于是,他申请了提前退休。手续办得出乎意料的顺利,好像人家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他去办离职一样,这不禁让老李觉得有些心寒,自己在这工作了大半辈子,任劳任怨,从没因私事请过一天假,没想到人家却巴不得他早点离开。

  老李有个爱好,他喜欢垂钓。他最喜欢柳宗元的《江雪》,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他觉得,那是一种意境,心平气和的意境,也是一种孤独,无人理解的孤独。正如现在的自己一样,明明身边有那么多同事,却感觉他们都很陌生,仿佛他们都在刻意的排挤他,让他不能融入其中。这让他觉得心里好累,也让他觉得,或许现在离开真的是件好事。

  老李的儿女想把他接过去一起生活,被他拒绝了。他不想给子女添麻烦,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安安分分的过自己的生活。再说,自从十二年前妻子黎芬过世,儿女成家以后,自己一直都是一个人挺过来的,或许,他已经习惯了那种孤独。

  老李回了四川农村的老家,老房子还在,修葺一下就可以,在房前屋后开垦了菜园,种下花草,每天打理,倒也乐得自在清闲。离这不远的村头有条河,没搬到城里的时候,他经常会来这里垂钓。当年,老李与妻子在这里相识,相恋,却也是在这里相离。那个水一样温柔的女人,最终还是消失在老李的生活中。

  这里离自己当年为妻子所立的衣冠冢不远,孤独的时候,老李时常去坟前和她说说话,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听得见。这里既保留了老李最美好的回忆,也有最彻骨的痛。对他来说,这里有着重要的意义。

  老李喜欢钓鱼,却并不是为了吃,他钓到的鱼不分大小,全部放生。他只是享受那个过程,体验和鱼儿博弈的乐趣。钓鱼钓的多了,寻常有水的地方,他只要瞄上几眼,就能知道这里面有没有鱼。例如,老李一眼就能看出,村头这条河里有不少鱼。他在河边看了很久,有时候还能看见那鱼儿跃出水面,银光闪闪的鳞片在阳光下折射出闪着耀眼的光,一瞬间又落入水中,杳无踪迹。这里的水很清澈,幽绿的河水泛着微微的波纹,缓缓的流向下游。岸边柳枝垂下,映在水中,随着水的流动一晃一晃,宛如好些条绿色的水蛇被扯住了尾巴,在水中拼命的挣扎游动,却怎么也挣不脱身后的枷锁。柳树下的水看起来格外的幽深,仿佛透着丝丝的凉意。

  老李闭上眼睛做了个深呼吸,脸色露出陶醉的神情,乡下空气就是新鲜,连呼吸都觉得特别的舒服。他睁开眼睛,忽然觉得那柳树下幽深的水中好像有什么正在看着他。他仔细望去,却什么也没有,但被人窥视的感觉却越来越明显。老李有些害怕了,即使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无神论者,这一刻他还是真的害怕了。他赶紧后退几步,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这条河。此时正值夏日午后,天气有些炎热,他却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四处望去,河水从上游蜿蜒而下,不见头也不见尾,在视线所及的范围内,没有一个人。耳边除了河水流动的汩汩声,连声鸟叫都没有,安静的可怕。

  微风拂过水面,河面上柳条轻轻摇曳,映得水中倒影也随之摇动很是好看。老李觉得,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消失了。他四下看去,一个人都没有,睡会窥视他?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吧!老李摇了摇头。忽然,水面传来“哗啦”一声巨响,像是谁往河里扔了块大石头。老李一看,一条足足有他手臂那么长的银鱼高高的跃出水面,张口咬向随风摇曳的柳枝。那鱼身上鳞片被阳光照的银光四射,几乎晃得他睁不开眼,只见它咬住柳枝,腰身往上一甩,将身体弯成钩状,拽下一整条枝子后又重重的坠入水中,溅起大片的水花。

  河里竟然有这么大的鱼!老李有些欣喜,这里环境清幽,无人打扰,正是垂钓的最好去处。他决定,明天下午来这里钓鱼。

  老李有些兴奋的哼着小曲往家走去。走到村头,看见路边菜园有正在劳作的村民,便朝人家点头笑笑。老李在这里人缘很好,大家都爱和他说话。那人见老李冲他点头,也招了招手,道:“老李,这大热天的,去哪儿了?”

  老李嘿嘿一笑,道:“上村头那河边溜达了一圈。”

  一听老李说去村头河边了,那人脸色骤然变的不自然起来。老李却好像没发现一样,犹自在那比划,“嘿,那河里竟然有这么大的鱼,哎呀,我这人最爱钓鱼了,你明天忙不?要不咱俩一块去?” 1/41234下一页尾页

3、我的原创鬼故事你录不录

  下面我为大家讲述的这个故事叫做,你录还是不录。

  现在是个网络纵横的时代,各种各样负面或正面的激情和刺激在网络上四溢纷飞,在这个大家都没有太多顾虑与约束的地方,人们大胆放心的宣泄着各自对现实生活中的不满与无奈,肆意展露着内心深处最为阴暗的那一面,而想要缓解内心深处的暴躁与狂乱,人们往往会选择那些比自己内心更为阴暗的力量来刺激并麻痹自己的神经,那怕让自己沉迷于极度惊悚,甚至是深深的恐惧之中,人们乐此不彼的以此来达成发泄的目的。而鬼故事,则是一种最简洁与最直接的能让人宣泄内心阴暗面的良好药方。这也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听、去看,还有喜欢去创作鬼故事。因为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种对死亡的恐惧,对那些未知的食物,神秘的异度空间的抗拒与摸索。

  好了,言归正传,下面,让我们的故事正式开始吧。

  小刚,是一家鬼故事网站的专职编辑,他所要负责的工作任务就是,每天12小时的蹲守在电脑前,去搜寻,去整理那些流传的,还未被人熟知的并能让人感到脊背发凉的鬼故事。

  当然,小刚自己是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的,就像自己所在工作的这一家网站,域名就叫做<鬼大大>,可是网站的创始人分明就是一个美丽如花的大美女。

  而且小刚整天接触的各种灵异新闻和图片多了,已经颇有些资深鬼友之意,往往一个灵异故事,只要听个开头,小刚便能找出其中的破绽来,更加不要说那些灵异图片,现在计算机软件技术那么发达,小刚自己动动手都能修改出来。

  “诶,小刚,还不走啊,现在都几点了,再不回去小心丽丽又要审你!”说话的是工作室里的老王,此时他正卷着西装外套向工作室的大门走去。

  “唉,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新奇的鬼故事越来越难找了,而且读者们的口味也越来越刁,以前拿个旧的鬼故事改改还能糊弄过去,现在,唉~”小刚长叹了口气,今天是星期五,这个星期还有两天时间就要结束了,上头发的工作任务这周要是小刚没法完成,估计离卷铺盖走人也就不远了。

  吱啦。工作室内响起那扇自动回旋门转动的声音,老王走了。

  “哈~”小刚打了个哈欠,看了眼电脑上的时间,晚上11点23分,再回头四周张望了一下,好家伙,自己刚才看资料看得太入迷,工作室里的人都走光了。60几平米的工作室内空荡荡的,只有墙壁上的老旧电条发出暗暗的白色灯光,几只飞虫围在上面扑闪扑闪的。

  “都这么晚了,小丽应该早就睡了”小刚嘟呶着一边掏出了手机,看着手机上一个美丽女孩的清丽笑容,本想着打个电话过去问候一下,但想想还是算了。

  小丽是小刚的大学同学,两人并没有像其他的恋人一样毕业之后就分手,而是在互相扶持之下在K市租了间房子,小丽白天去私企做一个任务繁重的销售员,而小刚则是做了这家鬼故事网站的编辑。

  为了小丽!加油!小刚揉了揉泛红的双眼,继续滴滴答答的点起了鼠标。

  叮咚,随着清脆的提示音,电脑屏幕右下角弹出了一个提示信息,前面是几个错误符号的乱码,后面是“递交了新文件”

  哦?有人交稿了?小刚打起了精神,不过……小刚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人的名字分明是错误乱码,系统怎么可能予以接受的呢?算了,不管了,先看看稿件。小刚一边想着双击点开了提示消息,电脑直接跳转链接到了邮箱页面。

  页面是‘我赚网’的一个分页,上面显眼的标题“鬼大大故事网征集优秀作品”下面标明了各项要求,字数,内容,等等。但其中多次提到并强调的重点就是,原创!对,必须是原创,只有原创的鬼故事才能吸引读者的眼球,并为网站赢取更多的点击率。

  说起来这还是小刚想到的一个办法,自己找鬼故事的话效率太慢,而且很难保证质量与新鲜度,于是小刚便以网站的名义在我赚网注册了个客户名,征召网络上那些自由写手们的原创故事作品,每篇稿件如果录用小刚就会支付他们5块钱,现在网上的有偿故事网站虽然说不是没有,但是像这类鬼故事网站有偿征集的的确很少,投哪不是投呢,自己这里还相当于给报销了一点电费钱,小刚对自己想出这个办法是相当自豪的。

  再往下看,这几天小刚已经收到了100多篇原创鬼故事投稿,虽然有很多是不符合要求的,但是大浪淘沙,总是会有机会淘到真金的,这不,一个个红色的合格与不合格注释,这些天小刚已经淘出了10多篇稿子。

  点开那封最新的发件人名字是乱码的稿件,小刚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这人也真是,标题竟然为空,连最起码的格式都不懂,这样的稿件系统也允许发送,靠。 1/3123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