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十个鬼故事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十个鬼故事之恶有恶报

  现代社会是极其残忍的社会,人与人之间存在着激烈的竞争,充满着尔虞我诈。稍不留神,你会满盘皆输,轻则身败名裂,重则家破人亡。

  周冲是专门承包工程的包工头,听上去好像是极为有钱的样子。但是他现在已是伤痕累累,面临着双重的压力,手下的民工向他讨薪,家里的儿子也面临着结婚需要钱的阶段。

  可是那黑心的建筑公司老板,在面临破产之际,竟然卷铺盖跑路啦!

  且不说这老板已经拖欠工资几个月啦!每次周冲向他讨要薪酬的时候,他都已各种理由推脱。而他自己却享用着农民工那微薄的血汗钱,甚至于还压榨着为数不多的工资。

  周冲对此万般无奈,而底下的人天天向他讨薪,他只能极力的安抚着。但是纸糊不住墙,早晚有一天下面的人会知道他在糊弄他们。到那时……他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极端的事,而偏不缝时,儿子结婚也急需用钱。

  终于,手底下的人知道老板携款逃跑啦!纷纷都逼着他要钱,可他现如今也拿不出那么些钱,毕竟百十号人呢,他去哪搞那么多钱!媒体还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引起了社会的关注,然而报道对他非常不利。不懂事的儿子还天天追着他买车。

  他现在的心情极为沉重,站在那施了一半工的十八层楼上,他想了很多的法子却都不得适用。他现在想死的心都有啦!

  所有人都在逼着他,没人能理解他,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他,他面临着社会谴责,他无路可躲。现在唯一的办法便是死亡,别无他法。他又怕对家庭不利,怕那些人会去他家中讨债。

  也许我一死,会引起人们的关注,人们觉的错不在我,这样会还我一个清白,政府会帮忙解决此事,他这样想着,心情顿时轻松了下来。

  他站在楼顶的边缘上向下俯视,突然觉得自己此刻非常的轻松。向前迈出一步,顿时他整个人俯冲而下。“嘭”他重重的砸在了清洁的公路上,顿时身体血肉模糊,鲜血四溢,身旁的街道一片殷红,人们都围了上来。

  周冲的死在第二天的报纸上了头条,人们纷纷猜疑他自杀的死因。而令人可气的是,被抓的建筑公司老板矢口否认他拖欠农民工工资,他说那些钱都给了包工头,也就是周冲,还拿出了票据单作为证据。

  矛头再次指向周冲,可是周冲已死,死人又如何去辩解,这可真是死无对证。那些民工纷纷跑去周冲的家中索要工资,他的家中整天面临着讨工资的农民工,顿时陷入了绝境。

  这一切都被周冲看在眼里,也许你会说,他不是死了吗?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没错,你已经猜到了,周冲变成了鬼魂,因为有怨气所在,他化作了厉鬼。

  他要去报复,那可恨的老板由于都把责任推在了他的头上,很快便被放了出来,然而一切的源头都是这压榨农民工血肉的可恶的建筑公司老板。他已忍无可忍,他要去杀了他。

  “啊!舒服,对,往下,用力……”在一家极其奢华的洗浴中心的包房内,一个中年男人正极其享受得小姐的按摩。这个男人正是那陷害周冲的老板。

  此刻他一脸的淫相,你可以想象的出他正在想些什么,接下来又会有什么肮脏不堪的事情发生。

  ”小姑娘,你给我按的这么舒服,等会哥哥好好疼疼你”他满嘴的淫秽话语。

  然而并没有人理他,他的脸色忽然变得很差,“哎呀!好疼!你怎么给我按的,叫你们经理过来,我要投诉你”他开始找茬。

  回答他的是扯断他的手臂的声音,“啊!”他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他转过了身子,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他看到了一张无比熟悉的脸,只不过那脸有些惨白。

  “周冲,怎么会是你,你不是死了吗?”他的脸色极其苍白,另一只手扶着伤口。

  “你说对了,我的确死了,我是专门来找你的”周冲面无表情的说。

  他顿时浑身颤抖起来,想到周冲是恶鬼,一股恶臭从下体飘出,他竟然大小便失禁啦!他近乎哀求的道:“你大人大量不要杀我,你要什么都行,我什么都给你”。

  周冲冷冷地看着眼前这可恨的男人冰冷的说道:“我不会直接杀死你,我会折磨你,让你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直到折磨你至死”。

  他顿时瘫软在地,心中一片绝望。在他的哀嚎中,周冲把他的手脚凝成了麻花,一点点挖着他身上的皮肉,恰到好处,不至于伤到脏腑。他惨叫着,直呼救命,然而并没有人来救他。

  曾经的他压榨民工的血汗钱,理所当然的进了自己的腰包,用着这些钱大吃大喝,逍遥快活,他又何曾想到曾经风光无限的他会落到今天的地步。

  他的叫声越来越微弱,身上被周冲挖的惨不忍睹,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极像是被扒了一层皮。整个身体只剩下泛着红色的血肉,倒在血泊中,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眼看是活不成了,活脱脱一个“血人”。

  他趴在地上极其微弱的说:“给我一个痛快吧!”说完再也没了声音,他彻底的死了。

  第二天,警方介入调查他的死因,调查结果却令人匪夷所思。因为根本没人进入那包房,除了按摩的服务员,服务员杀他的可能性已经排除,因为服务员已经被吓傻了!

  然而周冲却并未到此为止,他反而变本加厉,他杀死了带头去他家要债的几个人。但他错了,那黑心老板的死是他自食恶果,但那些民工根本不知内情。

  也许周冲的做法触动了天威,在风雨交加,雷电交织的夜晚,一束巨大的闪电直直的劈向他,伴随着他的惨叫他彻底的消失在了这个世间。

  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因果报应,黑心老板的死,周冲的灵魂消散无不在诠释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句话所蕴含的真义。

2、十个鬼故事之半夜鬼梳头

  下面我要讲的这个故事是我小时候我的姥姥讲给我听的,姥姥已经去世多年,我至今还对她非常的思念。

  也许你觉得这鬼故事并不恐怖,但至少在我小时候觉得这鬼故事还是相当的恐怖的。我会凭着记忆将此故事写出来与大家分享,当然,为了叙述清楚,我会刻意制造一些人物的对话等,这也是为了让大家看得更加透彻。

  话说这是发生在清朝时期的一个故事,实在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山村里。

  那个时候山中野兽横行,不像现在说是山村,山内连只山鸡都找不到。闲暇时间,村内几乎家家户户都会进山去打猎,打到山鸡之类的就在自己家中炖着吃了。若是走运打到狼什么的,便可弄到镇上去卖,还能换俩钱花花。

  林氏兄弟是村中唯一一家以打猎为生的人家,老大林虎,老二林豹,自小父母双亡,兄弟俩相依为命靠着邻里之间的帮衬长大。不同于其他人以地里的农活为主,他们两兄弟几乎不作庄家活,基本全靠打猎赚的钱过日子。

  媒婆王氏给兄弟俩张罗着给两人找个好人家。由于两兄弟年龄相仿,而对方也是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儿,所以两兄弟同时迎娶了新娘子,两人顿时喜开眉梢。不久,兄弟俩竟也同时有了子嗣,更是让两兄弟欣喜不已。

  但是问题也随之接踵而来,有了孩子后,钱也用的多了,两兄弟几乎又不作农活,他们两个也只能想法赚钱。两兄弟为了赚钱,也只能拼命的打猎换取钱财来以维持生计。

  某日,兄弟俩进山打猎,久不见猎物,不免心急不已。“兄弟,是不是咱们近来打猎太过频繁,所以导致最近猎物急剧减少啊!”林虎开口说道。

  林豹接话道“大哥所言甚是,不如我们这次我们往深出走一遭看看,兴许能捕猎到一些猎物”。

  林虎摆了摆手“你忘了父亲在世时曾嘱咐过,不可到那深处打猎,父亲说话时表情有些惊惧,好像那里有什么禁忌一般”。

  “可是大哥,事隔多年,应该不会有事发生才是。我们只深入百丈,如若实在没有野兽可猎,我们再折回也不迟啊!”林豹解释着道。林虎迟疑了一下“好吧!就依兄弟所言”最终林虎还是同意了。

  山林深出,两兄弟正一动不动的盯着不远处一正在食草的狍子,也是兄弟俩走大运,刚进深出便见一狍子,两兄弟大感欣喜,忙俯身而下,生怕它听到动静而跑。

  林虎弓箭遥指着狍子,伺机而动,“咻”弓箭直射而出,狍子可谓反应之快,身体一摆,顿时,本应射入脖颈的弓箭只是没入了狍子的后脊。

  狍子落荒而逃,兄弟俩暗叹可惜,追击狍子而去。可是兄弟俩似是忘记了百丈之约,只顾一路追随那受伤的狍子。

  最终,两人追到了一山洞。然而进洞之后却不见那狍子踪影,只剩那一地的血迹。洞内非常之暗,越往里走去越发觉得阴森。“咔嚓”林虎忽觉踩到一脆软之物,不免仔细瞧去,等他看清脚下之物时,那脚下踩的竟是人的颅骨,顿时他心中惊骇。

  “兄弟,快走,此地不宜久留”说完他不由分说的拉着林豹急步而逃,刚到洞口大雨倾盆而下,顿时,兄弟俩停了下来。

  傍晚时分,洞口内,林豹问林虎:“大哥,你方才为何拉着我脚步匆忙而逃哪”,林虎不自觉的望了望洞内深处,心有余悸的道:“你知我方才踩到了何物?是人骨啊!这山洞有些不详啊!等雨势一缓,我们便离开这里”。

  听到是人骨,林豹初时有些惊骇,但没过多久,他不禁摇了摇头说道:“大哥,这人骨许是野兽所致,但我们是猎户出身,即便是猛虎我们都能擒杀,何况这洞内未必是猛虎啊!更何况这雨不知何时才停,我们就暂且将就一夜吧!”

  林虎摇了摇头也不作解释,他总觉的这山洞有些诡秘,只等雨势减缓他便拉着兄弟离开,可由不得他胡闹。

  转眼间已是深夜,这雨却依旧哗哗的下个不停,林豹已就地入睡,林虎则双目环视四方,以免出现猛兽。

  突然,“咔嚓”那是从洞内传出的声音,林虎猛的起身,箭搭弦上,弓箭遥指洞内,林豹似也听到声音,同样弓箭遥指洞内。一时之间,气氛有些紧张。

  林豹首先打破了这紧张的气氛,他有些兴奋的道:”许是洞内野兽出没,我们进去射杀了它”言罢,也不管林虎同意否,独自信步而入。“林豹,等等……”林虎本想喊住林豹,可奈何林豹不听他言,只好紧步跟上。

3、十个鬼故事之人肉包子

  他冷漠的看着她,无视她的哭泣哀求,他把她推进了绞肉机。

  “妈,我回来了”他温柔的喊着。

  “文涛回来了,怎么又买肉酱回来了”她欣喜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我怕你在外面买的那些肉酱不干净。”

  “喏!莫非你提来的这些肉酱就不是在外面买的?”她瞪眼道。

  他看着自己的母亲,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灰心的笑了。她看着孝顺的儿子,满足的笑了。

  他叫刘文涛,二十多岁,但比同龄人相比,他显得成熟多啦!为了方便照顾自己的母亲,就在本市参加了工作。

  他的母亲叫秦桂兰,很俗气的名字。但这个女人却非常的伟大,丈夫十多年前就因病去世了,只留下他们孤儿寡母,她没有被因此而被击垮。她一个人把她的儿子拉扯大,一直供着儿子上了大学,虽然很艰辛,但她毫无怨言。

  她已经五十多岁,但看她的面容竟像六十多岁的一样,现在还每天早上出摊卖包子。

  她打开了儿子买回来的桶装的肉酱,这次买的肉酱比以往的要好些,这次的肉酱显得格外的鲜红。

  “儿啊!你也快三十啦!什么时候能带个女朋友回家来给妈瞧瞧啊?妈做梦都在想着抱孙子呢”秦桂兰突兀的说道。

  “妈,我说了,现在我以事业为重,男人三十而立,事业好了,媳妇自然而来,到时候您就等着抱孙子吧”刘文涛推了推眼睛笑眯眯的说着

  “唉!我怕等不到那时候啊!”秦桂兰有些忧心,她自己的身体她很清楚,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每况愈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撒手人寰啦!

  “妈,您别胡说,您的身体好着呢!儿子还等着您抱孙子呢”刘文涛有些着急的样子。为了转移话题,他突然说道:“妈,现在您还吃剩下的包子吗?”

  提到包子,秦桂兰顿时有些得意,她眉开眼笑的说道:“现在我包的包子呀,大家都抢着买,哪里还会像以前那样有剩下的给自己吃。”

  “现在销量这么好”刘文涛似乎有些出神。

  “那当然了,在这条街上就属你妈包的包子好吃,再加上我们这现在正赶上开发,施工的民工总来我这吃包子,他们一次能吃一笼包子,我一个人都忙不过来了”。

  “妈,您太辛苦啦!”刘文涛突然鼻子有些发酸。

  “不辛苦!妈怎么会辛苦呢?”她笑着说道

  “都是儿子没用,等我有了钱,说什么也不能让你这样操劳下去了”

  “妈不苦,只要你好好的,比什么都强”。

  ……

  “妈,我要去睡啦!早上卖包子的时候叫我”刘文涛打了个呵欠。

  “去,去,快去吧,乖儿。”秦桂兰忙点头道,她知道儿子为了挣钱还再做着另一份工作,的确很辛苦。她曾经劝说儿子不要再做另一份工啦!但还是拗不过儿子。

  坐在床前,刘文涛有些失神,他正在想白天发生过的事。他本来是有女朋友的,在大学中谈得,一直到现在,只是他从未向他母亲提起。

  其实,他本打算最近把她带回家让母亲看的。可是……,就在昨天他撞见了他的女朋友竟在他买的房子内与人偷情。

  他的心顿时碎了,他无比的愤怒,愤怒的他将她五花大绑……。

  他残忍的杀了她,对于她的死他未感到一丝的害怕,相反,还非常的畅快。

  但是现在他有些后怕,不是为杀她而后怕。如果事情败露了,我被抓了,母亲怎么办。

  他站起身向着窗边走去,透过窗户向外看去。突然他看到外面好像站着一个女人,月光下,那个女人脸色惨白,黑发凌乱地搭在上面,但是双眼却那么明亮,没有眼白,只有黑色的瞳孔,似乎在散发着幽怨的光芒,是她!那是他亲手杀死的女朋友。

  刘文涛再也忍不住了,他惊慌失措,一边顺手把窗帘拉上一边乱摸着将未打开的灯打开。他不停地发抖,呼吸急促,心中不停地安慰自己是幻觉…是幻觉。他小心的将窗帘拉开了一道缝,有些颤抖的往外瞄去,外面空荡荡的,不见任何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