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聊斋 胭脂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现代聊斋之胭脂

这天下午,齐文接到母亲电话,说有几个亲戚要来家里商量因修路迁坟的事,让她早点回家。天刚一擦黑,齐文便准备关店门,可就在这时,来了一个穿旗袍的女孩,她说她叫小胭,上要结婚了,特意来找齐文预订新娘妆。
资深化妆师齐文在业内声誉很高,尤其擅长新娘妆。在这个城市,举行婚礼由齐文化妆已经成为一种时尚。
齐文无奈,只得拿出价格表让她挑选,并提醒她快一点。小胭点点头说:“我不看了,价格多少都没关系,但我有一样要求,我用的腮红必须是叶记胭脂。”齐文一听,有点纳闷,她这些年都在用知名品牌的腮红,这个叶记胭脂实在闻所未闻。
齐文如实相告,小胭急切地说:“请你帮帮我吧,用叶记胭脂化新娘妆,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心愿。”“那好吧,我尽量找一下,稍后和你联系。”齐文留下了小胭的手机号。
送走小胭后,齐文立刻关上店门,匆匆忙忙赶回家。家里竟一个人都没有,母亲给她留了张纸条,说去舅舅家了。
本以为只要有名字就能找到,谁知从网店到商店,只要是卖化妆品的地方她都问遍了,却都说没见过这种胭脂。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齐文着急了,她发动所有朋友帮着找,还把这事发到了网上。
就在消息发到网上的第二天,有个叫叶秋生的人联系她,说他知道哪里有这种胭脂,并给了齐文一个地址:幸福小区三号楼502室。
看着这个地址,齐文的心狠狠地痛了一下,这不是楚楠家吗?五年前,她和楚楠相识并相爱,但两人的爱情只维持了一年的时间。分手后,齐文整整痛苦了一年。
再一次站在那熟悉的门外,齐文心里又慌又乱。站了好一会儿,才去敲门。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打开门:“你找谁?”齐文想,她可能是楚楠的母亲吧?虽然两人交往了一年,彼此的家人却都没见过。齐文正要说话,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很小的声音:“告诉她你是楚楠的朋友。”齐文一愣,下意识地把他的话重复了一遍:“我是楚楠的朋友。”然后回身找去,看到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他笑着走到齐文面前,自我介绍说:“我叫叶秋生,是楚楠的亲戚。放心吧!楚楠出差了,要下个月才回来。”原来他就是叶秋生,齐文对他感激地说了声谢谢。
楚母热情地把齐文拉到沙发上坐下。在她进厨房给齐文倒水时,叶秋生告诉齐文先不提胭脂的事。这胭脂是楚楠母亲的宝贝,她不会轻易拿出来的。
齐文心里虽然惦记着,但还是听了叶秋生的话,直到离开,也没提胭脂。出门后,叶秋生追了出来,让她明天再来。
之后的几天,齐文几乎天天去楚家。她嘴甜,手也勤快,每次去都主动帮楚母干活,楚母也越来越喜欢她,总是拉着她聊楚楠的事,从小学到大学,几天的时间,她又重新认识了楚楠,发现他是个有责任心又孝顺的男人。随着更多地了解,她开始后悔当初的草率分手。

每次她去楚家时,叶秋生都是静静地待在一边,偶尔告诉她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不过,齐文感觉楚母似乎不喜欢叶秋生,不跟他说话,甚至连看都没看过他,好像他根本就不存在。
清明节的前两天,齐文突然接到小胭的电话,说他们的婚礼提前到清明节这天。
挂上电话后,齐文再次去楚楠家。奇怪的是她敲了半天门也没人给开,她以为家里没人,正准备离开。突然,听到屋里传来一声响,像是东西掉在了地上。她趴在门上静静地听,隐约听到一个细小的呻吟声。出事了?齐文连忙打电话报警。
警察把门打开,楚母全身被捆绑着躺在地上,脸上还带着淤伤。楚母说四个小时前,家里来了两个小偷,把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怕楚母报警,就把她捆住,让她动不得。幸好齐文听到声音报了警,否则她不定得捆到什么时候。
警察走后,楚母说要好好谢谢齐文。她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一个很别致的纯银小盒递给齐文。盒子是椭圆形的,纯银打制,双面浮雕,正面是梅花和喜鹊,反面是牡丹。齐文惊讶地打开小盒,看到里面竟然是胭脂,这胭脂细腻柔和,红而不艳,算得上是精品中的精品。
楚母说知道齐文是搞美容的,这盒叶记胭脂就送给她,以感谢她的帮忙。齐文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了,难怪小胭一定要用叶记胭脂化新娘妆,她在美容行业干了十几年,头一次见到如此精致的胭脂。
出了楚家,齐文立刻联系小胭,订下化妆时间。小胭订的时间有点奇怪,别的新娘都是在清晨化妆,小胭订的却是傍晚,她说她们老家的习俗是在晚上结婚,午夜拜堂。
当天晚上,齐文再次拿出胭脂,越看越喜欢,忍不住在自己脸上抹了一些,睡觉时都舍不得洗掉。她还做了一个关于胭脂的梦,梦见一个穿着旗袍的女孩,和一个做胭脂的手艺人相爱。女孩的父亲嫌这手艺人穷,没出息,不愿让女儿跟着他吃苦,硬是把女儿嫁给了一个有钱的商人。女孩伤心欲绝,在生下一个儿子后就去世了。

手艺人在女孩死后不久,用所有积蓄打造了一个纯银胭脂盒,做完一盒胭脂不久他也死了,死前他把这最后一盒胭脂送给了侄女。
梦醒后,齐文回味了好久,那女孩穿的旗袍跟小胭穿的那件很像。突然间,她有一种预感,这个梦跟找她化新娘妆的小胭有一定的关系。
吃过早饭,正要出门上班,母亲叫住了她,说今天姥姥家要移祖坟,让她过去帮帮忙。
“不是说下周才移吗?”齐文听母亲说过要移的这座坟有七十年的历史了,是母亲的祖奶奶。这祖奶奶命很苦,刚二十出头就死了,后来母亲的祖爷爷和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续弦合墓,她便一直一个人被埋在一个山坡,这次因为要修路不得不移坟。家人又重新给她找了一块地方。
这已订好的新娘妆是推不得的,齐文跟母亲解释了半天,母亲才同意她去上班。路过一家花店时,齐文进去买了一束白菊,附上了一张卡片,写上了自己的大名,然后让花店老板送去她家。
下午五点多钟,小胭出现在店里,当她看到那盒叶记胭脂后,激动地捧着它流下了眼泪。齐文见状越发怀疑她和自己的梦有关系。不过,不管齐文问什么,小胭都不说话,只是一个劲掉眼泪,吓得齐文不敢再问。
这个新娘妆化了整整三个小时,梳妆好后,小胭穿上她带来的大红旗袍。晚上10点30分,美容院外停了一辆黑色老爷车,上面挂着大红彩绸。齐文看着那车笑了,这年头还有人用这种车当花车。
车上下来一个穿长衫的男子,齐文看着他惊讶地大叫:“叶秋生?”小胭介绍说她的新郎就是叶秋生。叶秋生笑着把小胭扶上车,回头又对齐文说:“谢谢你。我能邀请你参加我们的婚礼吗?”
齐文本想拒绝,却不由自主地上了车。车子开了很长时间,最后停在一片空旷的草地上,喜堂布置得很喜庆,到处是一片红。齐文惊讶地发现,她竟是这场婚礼唯一的客人。
看着一对新人拜堂,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泪水溢出,模糊了她的眼。看着看着,突然一阵眩晕袭来,随后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被一个急切的声音吵醒:“醒醒齐文,你怎么会睡在这里?”
她睁开眼,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楚楠?”
“是我,我来扫墓,看到你睡在草地上,怎么回事?”
扫墓?齐文朝他身后看去,墓碑上的名字让她惊呆了:“叶秋生?”
“他是我太祖爷爷的弟弟,我妈昨天给你的那盒胭脂就是他做的。谢谢你救了我妈。对了,我妈让我提醒你一下,那胭脂是七十年前生产的,早就过期了,你没有用吧?”
“齐文,当初分手全是我的错,对不起,我很后悔。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们重新开始……”
齐文已经没有心情去理会楚楠的话,她正呆呆地看着旁边的一座新坟,新坟前摆着几束鲜花,其中一束正是她昨天买的那束白菊,菊花中那张写有她大名的卡片格外显眼,新坟前的墓碑上赫然写着齐小胭三个字。
原来这就是母亲他们要移的祖坟。那么昨晚的婚礼……
齐文不敢再往下想,傻傻地看着一新一旧,惜惜相偎在一起的两座坟墓,好久好久……

2、聊斋故事之胭脂

那个女人叫胭脂,开一家胭脂水粉店,店名也叫胭脂。薛梦凝走进去时,她正在给一个姑娘包装,几大盒胭脂,目测能用上很久,薛梦凝有些惊讶,买这么多,是要送人?

“她是自己用。”女老板送走了客人后走过来:“她要去国外读书,用惯了我们家的东西,便不愿用旁的。我叫胭脂,是这里的老板。”

“我一直以为胭脂只是古代人才会用的。”

“我的胭脂用的都是古方,天然,你用过就知道。”胭脂打开一盒胭脂,递给她:“闻闻看。”

盒子里的胭脂蜜桃粉色,淡淡的略带甜味的香气,让薛梦凝恍惚间好似看到了豆蔻年华的少女,亭亭玉立,掐一朵桃花冲她微笑,老板娘胭脂道:“这就是那姑娘刚才买回去的,涂在脸上很水灵,衬她的肤色。”

“我能不能试试?”薛梦凝对这盒胭脂有些心动。

岂料老板娘把胭脂盒子收回了柜台,微笑拒绝了她:“我店里的每盒胭脂都是根据每个人特制的,用在别人脸上就没有那么好的效果了。你如果喜欢,我可以帮你调制一盒,你用过后满意了再付款,如何?”

“这……”薛梦凝有些犹豫,老板娘看出了她想的是什么,又说:“放心,我做的是口碑,诓不了你。”

“那……好吧!”薛梦凝点了点头。

女老板指了指里间屋子:“走,跟我进去。”

她带着薛梦凝来到的是间休息室,挺精致的床和桌椅,想来是老板娘累时休息用的。一旁的桌子上摆放着各种工具和香料,看来调香也是在这里。她指了指床,让薛梦凝躺上去:“让我看看你的皮肤。”

女老板有一套很好的按摩手法,她顺着薛梦凝的脸一路摸下去,像是点燃了一支支迷香,薛梦凝觉得很舒服,恍恍惚惚间睡了过去,再醒来时已是晚上,女老板坐在一旁捧了本书在看,见她醒来,笑着递上一盒胭脂:“见你睡着了就没敢打扰,喏,你的胭脂,调好了。”

“这么快!”薛梦凝很是惊讶:“我还以为要等上十天半个月的。”

“我的速度一向很快。”女老板挑起一点胭脂替她抹上,血红色的膏体顺着她肌肤的纹路被铺开,渐渐渗透,整个人便瞬间觉得容光焕发了。女老板递上镜子,薛梦凝看一眼镜中的自己,惊叫起来:“这是我么?”

镜子里的她宛如新生,一张脸粉嫩,看不出任何瑕疵,虽然眉眼还是她的眉眼,脸皮还是她的脸皮,但这样看去,就像是看到了两张不同的脸重叠交织,是她,却又不是她,但不管怎样,都是更美了。

于是喜滋滋付了款,薛梦凝抱着胭脂回家,想着变美的自己,连做梦都在笑。

第二天上班,同事都说薛梦凝皮肤变好了,一个个拉着她让传授秘诀,薛梦凝神秘一笑:“哪有什么秘诀,早睡早起就好咯!”心里却在偷笑,怪不得过去的女人都爱用胭脂,现在的化妆品一比,简直弱爆了!

从此,薛梦凝只用胭脂家的胭脂,她偏爱这样的美丽,上了瘾。

胭脂买回来的第三十天,薛梦凝开始常常梦见一个女人,在她梦里行走,幽幽叹气,女人总是坐在一个梳妆台前,就是古时那种梳妆台,面前一张铜镜,映出妆毕后的脸,是她在涂上胭脂的那一刹那所见到的那张似她又不是她的脸。周围昏暗无比,只那一张脸清晰,仔细看去,是挂着泪痕的。女人是沉静的,却在一瞬间忽地拿起梳妆台上的胭脂盒朝铜镜砸去,镜子裂成碎片,薛梦凝也在瞬间惊醒。

3、现代聊斋之胭脂

这天下午,齐文接到母亲电话,说有几个亲戚要来家里商量因修路迁坟的事,让她早点回家。天刚一擦黑,齐文便准备关店门,可就在这时,来了一个穿旗袍的女孩,她说她叫小胭,马上要结婚了,特意来找齐文预订新娘妆。

资深化妆师齐文在业内声誉很高,尤其擅长新娘妆。在这个城市,举行婚礼由齐文化妆已经成为一种时尚。

齐文无奈,只得拿出价格表让她挑选,并提醒她快一点。小胭点点头说:“我不看了,价格多少都没关系,但我有一样要求,我用的腮红必须是叶记胭脂。”齐文一听,有点纳闷,她这些年都在用知名品牌的腮红,这个叶记胭脂实在闻所未闻。

齐文如实相告,小胭急切地说:“请你帮帮我吧,用叶记胭脂化新娘妆,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心愿。”“那好吧,我尽量找一下,稍后和你联系。”齐文留下了小胭的手机号。

送走小胭后,齐文立刻关上店门,匆匆忙忙赶回家。家里竟一个人都没有,母亲给她留了张纸条,说去舅舅家了。

本以为只要有名字就能找到,谁知从网店到商店,只要是卖化妆品的地方她都问遍了,却都说没见过这种胭脂。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齐文着急了,她发动所有朋友帮着找,还把这事发到了网上。

就在消息发到网上的第二天,有个叫叶秋生的人联系她,说他知道哪里有这种胭脂,并给了齐文一个地址:幸福小区三号楼502室。

看着这个地址,齐文的心狠狠地痛了一下,这不是楚楠家吗?五年前,她和楚楠相识并相爱,但两人的爱情只维持了一年的时间。分手后,齐文整整痛苦了一年。

再一次站在那熟悉的门外,齐文心里又慌又乱。站了好一会儿,才去敲门。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打开门:“你找谁?”齐文想,她可能是楚楠的母亲吧?虽然两人交往了一年,彼此的家人却都没见过。齐文正要说话,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很小的声音:“告诉她你是楚楠的朋友。”齐文一愣,下意识地把他的话重复了一遍:“我是楚楠的朋友。”然后回身找去,看到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他笑着走到齐文面前,自我介绍说:“我叫叶秋生,是楚楠的亲戚。放心吧!楚楠出差了,要下个月才回来。”原来他就是叶秋生,齐文对他感激地说了声谢谢。

楚母热情地把齐文拉到沙发上坐下。在她进厨房给齐文倒水时,叶秋生告诉齐文先不提胭脂的事。这胭脂是楚楠母亲的宝贝,她不会轻易拿出来的。

齐文心里虽然惦记着,但还是听了叶秋生的话,直到离开,也没提胭脂。出门后,叶秋生追了出来,让她明天再来。

之后的几天,齐文几乎天天去楚家。她嘴甜,手也勤快,每次去都主动帮楚母干活,楚母也越来越喜欢她,总是拉着她聊楚楠的事,从小学到大学,几天的时间,她又重新认识了楚楠,发现他是个有责任心又孝顺的男人。随着更多地了解,她开始后悔当初的草率分手。

每次她去楚家时,叶秋生都是静静地待在一边,偶尔告诉她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不过,齐文感觉楚母似乎不喜欢叶秋生,不跟他说话,甚至连看都没看过他,好像他根本就不存在。

清明节的前两天,齐文突然接到小胭的电话,说他们的婚礼提前到清明节这天。

挂上电话后,齐文再次去楚楠家。奇怪的是她敲了半天门也没人给开,她以为家里没人,正准备离开。突然,听到屋里传来一声响,像是东西掉在了地上。她趴在门上静静地听,隐约听到一个细小的呻吟声。出事了?齐文连忙打电话报警。

警察把门打开,楚母全身被捆绑着躺在地上,脸上还带着淤伤。楚母说四个小时前,家里来了两个小偷,把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怕楚母报警,就把她捆住,让她动不得。幸好齐文听到声音报了警,否则她不定得捆到什么时候。

警察走后,楚母说要好好谢谢齐文。她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一个很别致的纯银小盒递给齐文。盒子是椭圆形的,纯银打制,双面浮雕,正面是梅花和喜鹊,反面是牡丹。齐文惊讶地打开小盒,看到里面竟然是胭脂,这胭脂细腻柔和,红而不艳,算得上是精品中的精品。

楚母说知道齐文是搞美容的,这盒叶记胭脂就送给她,以感谢她的帮忙。齐文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了,难怪小胭一定要用叶记胭脂化新娘妆,她在美容行业干了十几年,头一次见到如此精致的胭脂。

出了楚家,齐文立刻联系小胭,订下化妆时间。小胭订的时间有点奇怪,别的新娘都是在清晨化妆,小胭订的却是傍晚,她说她们老家的习俗是在晚上结婚,午夜拜堂。

当天晚上,齐文再次拿出胭脂,越看越喜欢,忍不住在自己脸上抹了一些,睡觉时都舍不得洗掉。她还做了一个关于胭脂的梦,梦见一个穿着旗袍的女孩,和一个做胭脂的手艺人相爱。女孩的父亲嫌这手艺人穷,没出息,不愿让女儿跟着他吃苦,硬是把女儿嫁给了一个有钱的商人。女孩伤心欲绝,在生下一个儿子后就去世了。

手艺人在女孩死后不久,用所有积蓄打造了一个纯银胭脂盒,做完一盒胭脂不久他也死了,死前他把这最后一盒胭脂送给了侄女。

梦醒后,齐文回味了好久,那女孩穿的旗袍跟小胭穿的那件很像。突然间,她有一种预感,这个梦跟找她化新娘妆的小胭有一定的关系。

吃过早饭,正要出门上班,母亲叫住了她,说今天姥姥家要移祖坟,让她过去帮帮忙。

“不是说下周才移吗?”齐文听母亲说过要移的这座坟有七十年的历史了,是母亲的祖奶奶。这祖奶奶命很苦,刚二十出头就死了,后来母亲的祖爷爷和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续弦合墓,她便一直一个人被埋在一个山坡,这次因为要修路不得不移坟。家人又重新给她找了一块地方。

这已订好的新娘妆是推不得的,齐文跟母亲解释了半天,母亲才同意她去上班。路过一家花店时,齐文进去买了一束白菊,附上了一张卡片,写上了自己的大名,然后让花店老板送去她家。

下午五点多钟,小胭出现在店里,当她看到那盒叶记胭脂后,激动地捧着它流下了眼泪。齐文见状越发怀疑她和自己的梦有关系。不过,不管齐文问什么,小胭都不说话,只是一个劲掉眼泪,吓得齐文不敢再问。

这个新娘妆化了整整三个小时,梳妆好后,小胭穿上她带来的大红旗袍。晚上10点30分,美容院外停了一辆黑色老爷车,上面挂着大红彩绸。齐文看着那车笑了,这年头还有人用这种车当花车。

车上下来一个穿长衫的男子,齐文看着他惊讶地大叫:“叶秋生?”小胭介绍说她的新郎就是叶秋生。叶秋生笑着把小胭扶上车,回头又对齐文说:“谢谢你。我能邀请你参加我们的婚礼吗?”

齐文本想拒绝,却不由自主地上了车。车子开了很长时间,最后停在一片空旷的草地上,喜堂布置得很喜庆,到处是一片红。齐文惊讶地发现,她竟是这场婚礼唯一的客人。

看着一对新人拜堂,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泪水溢出,模糊了她的眼。看着看着,突然一阵眩晕袭来,随后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被一个急切的声音吵醒:“醒醒齐文,你怎么会睡在这里?”

她睁开眼,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楚楠?”

“是我,我来扫墓,看到你睡在草地上,怎么回事?”

扫墓?齐文朝他身后看去,墓碑上的名字让她惊呆了:“叶秋生?”

“他是我太祖爷爷的弟弟,我妈昨天给你的那盒胭脂就是他做的。谢谢你救了我妈。对了,我妈让我提醒你一下,那胭脂是七十年前生产的,早就过期了,你没有用吧?”

“齐文,当初分手全是我的错,对不起,我很后悔。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们重新开始……”

齐文已经没有心情去理会楚楠的话,她正呆呆地看着旁边的一座新坟,新坟前摆着几束鲜花,其中一束正是她昨天买的那束白菊,菊花中那张写有她大名的卡片格外显眼,新坟前的墓碑上赫然写着齐小胭三个字。

原来这就是母亲他们要移的祖坟。那么昨晚的婚礼……

齐文不敢再往下想,傻傻地看着一新一旧,惜惜相偎在一起的两座坟墓,好久好久……

Introduce:This day afternoon, qi Wen receives maternal telephone call, say to a few kin want to come the issue that because repair journey change grave,discusses in the home, let her come home earlier. Tian Gang is brushed black, qi Wen prepares door of put up the shutters, can be in at this moment, the girl that came to wear a cheongsam, she says she calls small Yan, wanted to marry immediately, come designedly make uniform article books bridal makeup. Neat article is in senior makeup girl the prestige inside course of study is very high, be good at bridal makeup especially. In this city, hold bridal You Qiwen to make up to had become a kind of fashion. Qi Wen is helpless, be obliged to take out tariff to let her choose, remind her a bit faster. Small Yan nods say: "I did not look, more or less does the price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but I have same demand, the cheek that I use is red must be Xie Ji rouge. " Qi Wen listens, feel puzzled a bit, she these year of cheek that using famous brand is red, this leaf writes down rouge honest never heard of before. Neat article is accused according to the facts, small Yan says agog: "Ask you to help me, with Xie Ji rouge makes up a bride, it is the cherished desire with my this the greatest lifetime. " " good, I search as far as possible, contact with you later. " the mobile phone mark that Qi Wen left small Yan. After sending small Yan, neat article closes inn door immediately, hurried back in a hurry. In the home unexpectedly a person is done not have, the mother left piece of scrip to her, say uncle home. This thinking that want famous word to be able to be found only, who knows to arrive from net inn shop, if sell the place of cosmetic her,ask only, say to had not seen this kind of rouge however. The eye looks at time to go every day, qi Wen is anxious, she starts all friends to be being helped search, still went to this accident on the net. Go up to the net in message hair the following day, the person that has a Qiu Sheng making a page contacts her, say he knows where to have this kind of rouge, gave Qi Wen an address: Happy village 3 buildings 502 rooms. Look at this address, cruel firm ground of Qi Wen became painful, is this Home Chu Nan? 5 years ago, she and Hunan Nan are acquainted and love each other, but the love of two people kept time of a year only. After parting company, qi Wen full painful a year. Stand outside that familiar door again, in Qi Wenxin confused random. It is good to stood a little while, just go knocking. A woman of more than 50 years old opens the door: "Who do you look for? " Qi Wen thinks, may she be Chu Nan's mother? Although two people interacted one year, each other family had not seen however. Qi Wenzheng should talk, hear back suddenly to transmit a very small voice: "Tell her you are Chu Nan's friend. " Qi Wen is stupefied, repeated his word subliminally: "I am Chu Nan's friend. " answer a body to search next, the man that sees 30 years old or so. He is laughing to walk along Qi Wen before, self introduction says: "I call Xie Qiusheng, it is Chu Nan's kin. Put

  
        共1页/3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