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蚕女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蚕女娃娃

宁絮的父亲意外而丧生,宁絮的母亲隐藏了真相。

宁絮在摆着各式的玩偶娃娃的小摊前驻足,她死拽着一个白马皮玩偶不肯松手。宁絮母亲只好把玩偶买下,借以代替宁絮逝去的父亲陪女儿玩耍。

宁絮向娃娃许愿希望父亲能和自己一块庆祝生日。殊不知这是一个蚕女娃娃,能帮助拥有者带回任何思念的人……

一张海报在卖着各式玩偶娃娃的摊位桌前晃着,一只小黑狗突然从参加游园庙会的人群钻出,一口咬下海报后就在原地撕咬玩耍,不到两秒一张海报就烂得彻底。顾着摊位的店员是个穿着一般的吊肩背心便宜的牛仔裤,一头短发活泼的女子,她只是斜眼瞧了一下也没去管。

小黑狗看店员没有管,于是变本加厉地把海报给咬得更烂。随后意犹未尽地往桌上正在卖的娃娃瞧去,很快地看中一个身披白马皮的玩偶娃娃,看店员没有注意这边的动静,于是悄悄地咬了下来。

当它咬着娃娃想钻回人群时,斜眼正好瞄到店员正瞪着它,一人一兽就这样对看着。小黑狗突然转身,马上钻进人群飞奔而去。店员见状,马上丢下摊位追了上去,口里还大骂着:”死狗,给我回来!”

小黑狗身躯小而灵活,只见它在人群间随意左右穿梭,因此惊吓到不少路人。不过后头的店员也不是省油的灯,看人群间有缝就钻,钻不过就推。还把好几个人给推倒,但是她连一句道歉话都没说,还对路人撂下话说: ”不要挡路,滚开。”

无故被打扰玩兴的路人,想抓人理论,但是一人一狗早消失于人群中。只好无奈地在朋友扶持下站起身,随手拍掉身上的灰尘,继续享受庙会的热闹。

小黑狗一路狂奔至一处人稀幽静的地方,停下来回头看着身后追来的店员;而店员也停下来喘着气说: ”死狗,再不还来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小黑狗对着店员一笑,便拔腿往店员冲去。店员看了大乐道: ”想打架是吧,算你有种,来看看谁比较强。”

小黑狗冲到店员前跃起,店员也往空中的小黑狗身躯踢出右脚。小黑狗虽然身在空中,不过当它搭上店员的右脚瞬间,整个身体就顺势翻上店员的右脚上,并且高速地沿着右腿爬上去。

店员感觉到右脚踢空,心里正觉得奇怪时,看到小黑狗居然像武侠漫画一样,爬上她踢出的右脚冲来。想赶紧缩脚换拳却来不及了,小黑狗已经冲至她面前,并且用力地把后脚甩至店员眼前。

只来得及看到有一小团东西从小黑狗的后脚飞出。紧接着眼睛一股剌痛,疼得让店员闭上眼,泪水也跟着狂泄而出。

。该死,你这个混账居然泼沙子,等会看我怎么教训你。”店员一边揉眼睛一边怒骂着。等她再张开眼睛时,小黑狗已经窝在一个小男孩的怀里撒娇。

“不可以随便拿人家的东西,否则揍你喔,小芬。”小男孩教训着小黑狗,不过玩偶娃娃却不在小黑狗的嘴里。

店员看向跟小男孩一起年龄一样大的小女孩,玩偶娃娃就在她的手里把玩着。店员走上前想把娃娃拿回来,但是小女孩却把娃娃藏至身后不肯还给店员。

“絮絮,那是人家的东西,还给人家。”一名全身穿著黑色服装的妇人见状,急忙过来弯下身劝说着,但是小女孩一直摇头硬是不给。

妇人没办法,只好对店员说: ”对不起,请问我能不能买下来,我这女儿脾气很倔,一拿到喜欢的东西就不会放手。”

听到对方要买,店员马上堆起微笑地说:”没关系,这原本就是要拿来卖的,一个只要一百五。”

店员接过妇人从皮包拿出足够的钱后,蹲下来对着小女孩说: ”这是蚕女娃娃,能帮你带回任何你思念的人喔。”

店员说完就转身离开,离开前还恶狠狠地瞪了小芬一眼,小芬却是吐着舌头对着店员露出微笑。而这时来了五个年轻人,跟店员刚好错身而过,他们看到小男孩抱着的小黑狗,开心地围过来。

“是这只狗耶,我就说它一定住在附近。”一名戴着厚重眼镜的年轻人得意地说。

“请问你们是……”小男孩的母亲——璇玲,看到一群年轻人围过来便上前询问。

一个带着红色鸭舌帽的年轻人上前说: ”不好意思,我们在路上看到这只狗跑过去,所以来看看是不是前几天救我们的那只。”

“救了你们?”璇玲疑惑地看着年轻人。

一位一头乌黑长发披下至腰的女孩上前说:”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我们在这附近露营,这只小狗来找我们要烤肉吃,然后来了一群强盗想要抢劫,却因为我们的烤肉香引来一只巨狼。虽然强盗逃跑了,但是巨狼想吃掉我们,幸好这只小黑狗奋勇地跟巨狼打了起来,我们才逃过一劫。”

璇玲这才点点头地看着小芬,小芬则是继续跟小男孩撒娇。而小女孩的母亲走过来问: ”张太太,有什么事情吗?”

璇玲回头说: ”喔,没什么事情,徐太太。是几个年轻人来跟小芬道谢的。”

徐太太听过璇玲说小芬怎么救了他们的事情,所以理解地看着那几个年轻人,却意外觉得眼熟说: ”咦,是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啊,是师母!”年轻人一看到徐太太,纷纷敬礼说: ”因为老师找我们来他的家乡玩,我们原本想先在附近游玩,等老师忙完才去拜访。只是没想到会发生意外。”

徐太太脸色转悲,眼角泪珠打滚地说: ”是啊,也没想到只是去实验室看看学生的进度就发生意外。幸好那只狼死了,否则真不知道还会害死多少人。”

一位带着圆边眼镜,褐发披肩的女孩说: ”抱歉,让师母想起伤心事,那请问令嫒还好吗?”

徐太太摇头说: ”现在宁絮还小我怕她承受不了,我打算等她长大后再跟她说。”

众学生们看着正在玩娃娃的宁絮点点头说:”那师母多保重,我们今天要准备回去了。”

和学生们道别后,徐太太便牵起女儿的手准备离开,这时她突然手捧胸口,神色痛苦地蹲下身。璇玲看见了,赶紧过去关心问: ”你还好吧,徐太太?”

徐太太从皮包拿出一罐药,拿出一片药丸直接吞下去,等到感觉良好后起身说: ”没事,只是心脏的老毛病,吃了药就好了,谢谢你的关心。”

璇玲点点头,劝她多加小心后便目送徐太太离去。接着她也带着桦辰打算回家,看着还在玩耍的小芬,实在很难想象那天的情景。而且她都不知道在这乡下地方的郊区居然会有研究所,那头巨狼就是研究所不小心放跑出来的实验品,如果没有小芬,真不知道那天会变成怎么样。

想归想,反正丈夫已经死了,巨狼则被研究人员带回去,还给自己一大笔赔偿的费用。看来还是先在这里生活一阵子,等到丈夫的兄弟淡忘了这件事情后再回城里。

徐太太带着女儿回家,就先帮女儿洗澡换衣服。一起看她最喜欢的卡通影片后,便哄着女儿上床睡觉。

2、金蚕女

  “玉嫣!”金玉嫣的姐姐金玉香,闪动着美眸:“好妹妹你还在等他呀!依我看呀!他可能已经再也回不来了!”金玉香一边安慰着金玉嫣,一边向他的丈夫段飞使了一下眼色。

  “是呀!玉嫣我看你还是重新找个婆家吧?”段飞赶紧劝说金玉嫣。

  金玉嫣的眼泪在眼里不停地打着转:“姐!姐夫!你们不要再劝我了,如果他真的已经不再人世了,那我就为他守一辈子寡!”

  “哎!傻妹子!”金玉香伸出玉手,抚摸着金玉嫣的头:“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傻的人!”

  段飞走上前去说:“玉嫣呀!其实上有许多大户人家的公子哥,都仰慕你已久了!”段飞装作劝说金玉嫣,一只手已经伸到金玉香的翘臀上,来回的蹂躏起来,他其实早就知道那个穷书生已经掉下山崖摔死了,对他来说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我看你就听姐姐一回吧!”金玉香瞪了一眼段飞,意思是说这是什么时候,你就不怕玉嫣看到了,要是被她发现,我们的计划也就功亏一篑了。

  “你们不要再劝了,我意已决!”金玉嫣坚定的说道:“我这辈子就跟他一个人!”

  金玉香和段飞又劝了一会儿金玉嫣,两人没有说动她,灰溜溜的回到了他们的房间。

  “玉香!你这个妹妹可真够倔的!”段飞一边说着,他的手一边在金玉香的身上游走。

  “打小她就是这么倔!”金玉香伸出两只白皙的玉手,搭在段飞的肩膀上,抱住段飞的脖子:“下面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你说呢?”段飞的手已经伸入到金玉香的衣服里,疯狂的解开金玉香的粉红肚兜儿,大肆的揉搓起来。

  “色鬼!”金玉香瞪了段飞一眼,她知道段飞说的话已经歪了:“我跟你说的可是正事,那个贱人养出的蚕宝宝我们永远都没办法超过!”在众多的养蚕大户中,金玉香和金玉嫣是一对养蚕姐妹花,两人都是肤色白嫩,前凸后翘,容貌都可称为是闭月羞花。金玉香养出的蚕宝宝,吐丝柔顺发亮,堪称极品;金玉嫣养出的蚕宝宝吐出的是黄色的蚕丝,发出微微的金光,金灿灿的,被称为绝品;两人的养蚕技术都是她俩的父亲教的,但金玉嫣的蚕宝宝总是比金玉香的蚕宝宝突出的蚕丝要好上百倍,金玉香怎么都想不明白,金玉嫣的蚕宝宝怎么总是比自己的好。

  “嘿嘿!我们现在也在办正事呀!”段飞一脸的淫笑,扒下金玉香的裤子:“肥水不流外人田,要不我今天晚上……”段飞爬在金玉香的身体上,两人开始颠龙倒凤起来。

  金玉嫣一个人坐在窗前,望着夜空中的明月,深深地想起往事……

  金玉嫣的丈夫张世生依依不舍抱着她,信誓旦旦的保证速去速回,不会让金玉嫣担心,他是个文弱书生,苦读寒窗十年,此次进京赶考,信心十足,一定要不负金玉嫣所望,考个功名回来,两个人缠绵不舍之后,金玉嫣一路送张世生到村外,张世生却一去不复返,杳无音讯。

  金玉嫣每天喂养蚕宝宝的时候,总是恍惚的想起和张世生一起的日子,看见她辛苦的劳作,张世生不时的说个小笑话什么的,总能逗金玉嫣开心。

  想着那些快乐的日子,金玉嫣已经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独自一人在房间抹起眼泪,岂不知现在已是深夜了。

  “哒哒哒”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金玉嫣激动地站起来,睡衣都没穿好就迫不及待的去开门,这么晚了,难道是老天开眼了?张世生回来了?她怎么都不会想到危险在向她悄悄的走近。

  “呼啦!”金玉嫣打开房门,她的眼里还挂着泪水“世生——!”还没有看清人,她就叫起张世生的名字,站在她面前的不是张世生,来人是金玉香和段飞,金玉嫣不免有些失望。

  “姐?姐夫?”金玉嫣一脸的惊诧:“你们……你们这么晚……”

  “我们俩是想找你说一些事情的!”金玉香媚笑着,露出让人琢磨不透的表情。

  “太晚了,还是明天说吧!”金玉嫣看见段飞色眯眯的盯着自己半露的白皙山峦,理了一下衣服,脸色羞红。

  “是关于张世生的,你不想知道吗?”段飞咽了一下口水,眼睛直盯着眼前的尤物,恨不得马上就把她给占为己有。

  “什么?世生?”金玉嫣激动的说:“你们知道什么,快说呀!”

  “他已经死了!”金玉香面色露出一点点喜悦,她想直接击垮金玉嫣。

  “不!你……你说的不是真的!”金玉嫣差点摔倒,两只玉手扶着桌子支撑着,一年多了,她等来的却是她最不愿意听到的。

3、金蚕女

  “玉嫣!”金玉嫣的姐姐金玉香,闪动着美眸:“好妹妹你还在等他呀!依我看呀!他可能已经再也回不来了!”金玉香一边安慰着金玉嫣,一边向他的丈夫段飞使了一下眼色。

  “是呀!玉嫣我看你还是重新找个婆家吧?”段飞赶紧劝说金玉嫣。

  金玉嫣的眼泪在眼里不停地打着转:“姐!姐夫!你们不要再劝我了,如果他真的已经不再人世了,那我就为他守一辈子寡!”

  “哎!傻妹子!”金玉香伸出玉手,抚摸着金玉嫣的头:“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傻的人!”

  段飞走上前去说:“玉嫣呀!其实上有许多大户人家的公子哥,都仰慕你已久了!”段飞装作劝说金玉嫣,一只手已经伸到金玉香的翘臀上,来回的蹂躏起来,他其实早就知道那个穷书生已经掉下山崖摔死了,对他来说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我看你就听姐姐一回吧!”金玉香瞪了一眼段飞,意思是说这是什么时候,你就不怕玉嫣看到了,要是被她发现,我们的计划也就功亏一篑了。

  “你们不要再劝了,我意已决!”金玉嫣坚定的说道:“我这辈子就跟他一个人!”

  金玉香和段飞又劝了一会儿金玉嫣,两人没有说动她,灰溜溜的回到了他们的房间。

  “玉香!你这个妹妹可真够倔的!”段飞一边说着,他的手一边在金玉香的身上游走。

  “打小她就是这么倔!”金玉香伸出两只白皙的玉手,搭在段飞的肩膀上,抱住段飞的脖子:“下面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你说呢?”段飞的手已经伸入到金玉香的衣服里,疯狂的解开金玉香的粉红肚兜儿,大肆的揉搓起来。

  “色鬼!”金玉香瞪了段飞一眼,她知道段飞说的话已经歪了:“我跟你说的可是正事,那个贱人养出的蚕宝宝我们永远都没办法超过!”在众多的养蚕大户中,金玉香和金玉嫣是一对养蚕姐妹花,两人都是肤色白嫩,前凸后翘,容貌都可称为是闭月羞花。金玉香养出的蚕宝宝,吐丝柔顺发亮,堪称极品;金玉嫣养出的蚕宝宝吐出的是黄色的蚕丝,发出微微的金光,金灿灿的,被称为绝品;两人的养蚕技术都是她俩的父亲教的,但金玉嫣的蚕宝宝总是比金玉香的蚕宝宝突出的蚕丝要好上百倍,金玉香怎么都想不明白,金玉嫣的蚕宝宝怎么总是比自己的好。

  “嘿嘿!我们现在也在办正事呀!”段飞一脸的淫笑,扒下金玉香的裤子:“肥水不流外人田,要不我今天晚上……”段飞爬在金玉香的身体上,两人开始颠龙倒凤起来。

  金玉嫣一个人坐在窗前,望着夜空中的明月,深深地想起往事……

  金玉嫣的丈夫张世生依依不舍抱着她,信誓旦旦的保证速去速回,不会让金玉嫣担心,他是个文弱书生,苦读寒窗十年,此次进京赶考,信心十足,一定要不负金玉嫣所望,考个功名回来,两个人缠绵不舍之后,金玉嫣一路送张世生到村外,张世生却一去不复返,杳无音讯。

  金玉嫣每天喂养蚕宝宝的时候,总是恍惚的想起和张世生一起的日子,看见她辛苦的劳作,张世生不时的说个小笑话什么的,总能逗金玉嫣开心。

  想着那些快乐的日子,金玉嫣已经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独自一人在房间抹起眼泪,岂不知现在已是深夜了。

  “哒哒哒”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金玉嫣激动地站起来,睡衣都没穿好就迫不及待的去开门,这么晚了,难道是老天开眼了?张世生回来了?她怎么都不会想到危险在向她悄悄的走近。

  “呼啦!”金玉嫣打开房门,她的眼里还挂着泪水“世生——!”还没有看清人,她就叫起张世生的名字,站在她面前的不是张世生,来人是金玉香和段飞,金玉嫣不免有些失望。

  “姐?姐夫?”金玉嫣一脸的惊诧:“你们……你们这么晚……”

  “我们俩是想找你说一些事情的!”金玉香媚笑着,露出让人琢磨不透的表情。

  “太晚了,还是明天说吧!”金玉嫣看见段飞色眯眯的盯着自己半露的白皙山峦,理了一下衣服,脸色羞红。

  “是关于张世生的,你不想知道吗?”段飞咽了一下口水,眼睛直盯着眼前的尤物,恨不得马上就把她给占为己有。

  “什么?世生?”金玉嫣激动的说:“你们知道什么,快说呀!”

  “他已经死了!”金玉香面色露出一点点喜悦,她想直接击垮金玉嫣。

  “不!你……你说的不是真的!”金玉嫣差点摔倒,两只玉手扶着桌子支撑着,一年多了,她等来的却是她最不愿意听到的。 1/3123下一页尾页

  
        共1页/3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