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白衣女孩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夏夜的街角白衣女孩

夏夜,为了躲避父母的唠叨,我独自走在街边上,回忆着高中生活的点点滴滴,同时也向往着大学的生活。这是我的最后一个高中暑假了,开学我将会是一名大学生了吧。我是个孤僻的人,没什么朋友,所以才在这闷热的夜晚一个人出来透透内心的闷气儿。“唉……”一声叹息。我感叹着自己的学习生涯,没打过架,没恋爱过,学习成绩又很普通。我甚至会觉得自己活得真的没什么意思。就这样一直漫无目的的走在夜的街道上。

临近午夜了,我也感叹的差不多了,准备“打道回府”了。就在这时我听到一声幽幽的叹息。这声叹息仿佛包含着太多太多了,幽怨,迷惑,不甘。我抬起头望向前方发出叹息声的地方。霎时我楞住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站在我前方的路口,一身白色及膝长裙,齐肩长发,清秀的脸庞上,一双美丽的眼睛。她正盯着我看。我登时定住了,太美了,我看得呆了。霎时间千万般感觉都出现在我的内心,感叹,哀愁,期待,向往,忧伤,快乐,失落。只这一眼我敢肯定我喜欢上了这女孩。突然我觉得我不像平时的自己,因为平时我都不敢与女生对视,那样我一定会脸红,心跳加速,不好意思的看向别处。可是这次我竟然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看了她这么久。这时还是她先开口说话了。“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我这时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接着我羞涩的准备离开。她又开口了:“等等,你有时间吗,陪我聊聊吧?”我“啊?”的一声。“这女孩也太直接了吧?”我心里想着,却万分的高兴,因为从小到大从来没一个女孩对我这么直接的。我有点受宠若惊的点点头。

我们俩找了个冰吧坐了下来,要了两杯冰柠檬汁,我狠狠的吸了一大口,这样闷热的夏夜,喝杯柠檬汁真的很爽。她只是抿了一口,木然的看着我,我对她一笑。我们俩慢慢的就聊了起来,原来她也是我们高中的,而且还住在我家附近。她叫小丝。我对她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为什么不早点遇到她呢?我给她讲了几个笑话都是平时我很拿手的,但是她视乎对笑话不来电。我也知趣的闭上嘴喝着柠檬汁。闲聊了一阵后,我们也有些熟悉了,但是时间太晚了,我怕她的家人担心,于是便提出了离开。我们离开后,服务员看着桌上的饮料,一杯喝得精光,另一杯视乎一点也没动,疑惑的看着我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

我们在路上走了一阵,快到家了。我鼓起了勇气,低头问了一句:“小丝,我们以后还会见面吗?”她冷冷的说:“可以啊,只要你愿意。”我急忙说:“当然了。”我又向她要了qq号。还有一个路口就到家了,这是突然从远处飞驰过来一辆箱货车。眼看就要撞到我和小丝了,我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抓着小丝飞扑到一边。只听“吱——”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司机探出头来对我吼道:“臭小子,不要命了。”他怕摊责任,见我没什么事,一脚油门儿跑了。我扶起小丝,替她拍掉身上的灰。“哇。。美女的身上好滑嫩啊。。”我不禁有些瞎想。虽然差点被车撞到但是我还是很开心,我和小丝都没事,只是我的胳膊破了点皮,最主要高兴的是我保护了小丝。一个男人最开心的事,莫过于向自己爱的女人表示自己有能力保护她。不过小丝还是真勇敢,差点被撞到,竟然跟没事儿人一样。

过了路口,小丝对我说:“我到家了,再见。”我说:“再见”。心里有点酸酸的但是很快乐我想我是恋爱了。看着小丝的背影消失,我打了个冷战,抱了一下双臂,急忙的回家了。

回到家中,我立刻打开了电脑,加了小丝的qq。她的网名叫“青春很美”,但是很可惜她不在线。我正望着电脑愣神呢。突然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上,我吓了一哆嗦。一回头原来是我爸。我爸说:“上哪去了,这么晚才回来,你妈不就唠叨了你几句吗。。”。我立刻打断了他:“好了,好了,您早点睡吧,明天您还得上班呢。”我爸摇了摇头说了句:“你也早点睡吧,都几点了,哎……”说完将门关上了离开了我的房间。我看了一眼钟,靠,确实太晚了,都2点了,我再刷几遍副本就睡。

第二天,一睁眼,中午12点多。高考过后就是幸福,玩游戏玩到自然睡,睡觉睡到自然醒,人生至此夫复何求啊!我来到客厅,看到桌上我爸给我留的字条。“哎……”看过字条后我又一叹。草草的吃了点东西,我打开电脑,登了qq,我把鼠标放在了小丝灰色的头像上,进入了小丝的空间。咦?我发现她最后更新的东西是一年前的昨天。“哎……可能是要高考吧,所以她一年多都没登过qq吧。”我给了自己一个答案。我发现我玩游戏什么的再也没兴趣了,脑子里全是小丝的婀娜身影。我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天空,一朵像棉花糖一样的白云在天空中随着风飘着。多自由啊,我要是能像云一样在空中飞啊该多好啊。在这宁静的午后,懒懒的望着天空,不知觉的我竟然睡着了。

2、白衣女孩

在公园角落的一块空地上,站着许多首举保姆牌子的农村丫头,月站在这里有点不合群,因为她太漂亮,偶尔有男雇主上前搭讪,月都拒绝了,她仿佛在等待,又仿佛很着急,因为她的眼神总是飘向面前的路。

突然,她的眼前一亮,一个阔太太模样的女人一摇一摆走过来,她的到来让人群沸腾了一下,不少女孩自动围了上去。可她只看向月,她寻找的就是月这种漂亮的女人。

“保姆!每月五千去吗?”她撇开众人,走到月的身边,傲慢地问道。

“好!”月很爽快地答应了,脸色却变得凝重。

“走吧!”阔太太挥了一下手,然后扭着屁股向回走去。

坐上阔太太的车,月一路没说话,什么也没问,阔太太轻蔑地看了一眼她兴奋的脸,冷笑了一声。

车停在了一座别墅前,月跟着阔太太下了车,远远的月看见白衣女孩站在门口。

“门口的女孩是谁?”月惊讶地问。

“什么女孩?”阔太太瞪了月一眼。

“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月说完手向前指了指。

“瞎说什么,那根本一个鬼影子都没有。”阔太太说完,狐疑地看了一眼月,好像她是疯子一样。

“真的,你看那女孩走过来了,她胸前还有一朵花,一朵红色的花。

”什么?“阔太太跳下车,使劲揉了揉眼睛,哪里有什么白衣女孩,她回头瞪了一眼月说:”别装神弄鬼,啥也没有,赶紧下车进去。“

月只好下了车,但是她一直看向门的一边,好像真的在看一个人,而且她还笑了笑,像是和谁在打招呼。

”快走!“阔太太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恐惧,快速抛下月向别墅里走去。

月跟在她身后,走得很慢,时不时看看周围,好像她从没看见过这么漂亮的地方。

阔太太已经不耐烦了,她大吼着让月快一点,别磨蹭,自己先钻进了别墅。

月跟着进去,别墅里的喧闹和外边的孤冷极不相符,这里装潢豪华,客厅里大约有四五对男女,女孩个个打扮的和公主一样,只是有的坐在男人怀里,有的被男人抱着亲吻,这种地方让月想到了妓院,所以她站在门口没有动。

”干嘛哪?进来。“阔太太已经脱了她的外衣,里面是一件低胸的连衣裙,很性感妖娆。

”这个……“月有些为难地看着那些男男女女。

”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快和我来。“阔太太板着脸,很凶的样子。

月低着头随着阔太太走进去,不知道谁的手,掐了她屁股一把,她尖叫着跳开,看见身后一个矮小的男人哈哈大笑,他的手还举着,显然是他的恶作剧,月的眼圈红了,她想回去,可是大门已经锁上了,她根本没有退路,她颤声对阔太太说:”放我出去,我不干了。“

”讲好的,不干?那就留点东西才能走。“阔太太也火了,走上来一个嘴巴扇在月的脸上,月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还好被人扶住,他想说谢谢,可是那双手并不君子,摸上了她的胸,她的脸一红,奋力挣扎,可是怎么也逃脱不了背后那双手,突然她不动了,指着面前惊讶地说:”白衣女孩……“

随着她的惊叫,所有人都不动了,齐刷刷地看向她,她微微一笑,像是对着空气打招呼。

身后的手缩了回去,她站好,时而皱眉时而叹息,她说:”你说你也在这里做过保姆?他们逼你……“月突然闭上了嘴,回头看向众人,众人也在看着她,阔阔太太的脸上露出一股冷意。

”这个人不能留。“阔太太淡淡地开口。

已经有人抓住了月的手,月没有挣扎,她的眼神还看着前方,好像她正在认真听人说话。

”快!弄死她。“阔太太疯了一样大吼,几步走到了月的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她说她叫小慧,你雇的保姆,可你杀了她。“月盯着阔太太。

”是我杀了她,又怎么样,谁让她不识好歹和你一样,要是乖乖听话,我何苦要她性命?“阔太太说得理所当然。

月听完笑了,她笑声响起的同时,门被大力撞开了,警察一拥而进。

阔太太想逃,月三五下踹开了抓住她的人,追了过去,几步就追上了阔太太,给她戴上了手铐。

阔太太被抓到警察局后,她想要见月,她问月真的看见那个白衣女孩了吗?

月点点头,指着她身后说:”她现在就站在你后面盯着你。“

阔太太瞪大了眼睛,没来得及回头就吓晕了,醒来后,如实交代了一切。

月笑着走出审讯室,一边小声的自言自语:”你可以走了,去投胎吧!人间不是你该留的地方。“

一阵冷风袭来,仿佛有个细小的声音说了句谢谢,然后风飘出了窗外,消失在碧空中。

Introduce:On a clearing of park corner, the station is worn a lot of head the rural area that cites baby-sitter sign slaves girl, lunar station shoulds not a bit here group, because she is too beautiful, before now and then male employer goes up, strike up a conversation, the month refused, she ases if awaiting, as if again very anxious, because her eyes always is,wave to the road before. Abrupt, shine her at the moment, the woman of about of a rich lady shakes place, her arrival makes a crowd boiling, many girls were surrounded automatically go up. But she looks only to the month, what she searchs is a month this kind of pretty woman. "Baby-sitter! Every months 5000 go? " her bypass everybody, go to the side of lunar, ask proudly. "Be good! " the month agreed readily, complexion becomes however dignified. "Go! " rich lady brandish one helper, twisting the buttock next to answer. Take the car of rich lady, the month did not talk all the way, whats did not ask, rich lady saw her excited face disdainfully, sneered. The car stops before a villa, the month followed rich lady to leave a car, far the month sees Bai Yi's girl stands in the doorway. "Who is the girl of the doorway? " the month asks surprisingly. "What girl? " rich lady glare month. "A girl that wears white dress. " the month says a hand to point to ahead. "Talk rubbish what, that is essential shadow of a ghost is done not have. " rich wife says, doubt ground visited a month, be like her is bedlamite same. "True, you see that girl walk over, there still is a flower before her bosom, a gules flower. " what? "Rich lady jumps down a car, exert all one's strength rub an eye, have girl of what white garment, she turns round glare a month says: " do not install a god to play dirty trick, what also is done not have, get off rapidly go in. "The month was forced to leave a car, but she looks all the time to the door at the same time, seem to seeing a person really, and she still laughs, resembling is greeting sb with who. " go quickly! "The thrill through in the eyes of rich lady a fear, cast next month quickly to go in villa. The month follows in her back, go very slow, look from time to time all round, be like her to never had seen so beautiful place. Rich lady is already impatient, she is big growl is worn make a month a bit faster, fasten dillydally, oneself are gotten into villa first. The month goes in accordingly, in villa Bacchic with the Gu outside extremely cold not conform to, here decorate is luxurious, there are 45 pairs of men and womens about in the sitting room, the girl each dresses up with the princess, it is some sits in man bosom only, some moves that be held in the arms by the man are kissed, this cultivate land just let a month think of bagnio, so she stands in the doorway to was not moved. " work which? Come in. "Rich lady had doffed her jacket, the dress of a low bosom is inside, very sexy enchanting. " this &he

3、神秘古堡中的冤魂之白衣女孩

  “咕咕……咕咕……”外面的猫头鹰不停的叫着,这给漫长的黑夜增添了一份诡异。

  躺在地上的苏淑迷迷糊糊的眨了眨眼睛,从睡梦中惊醒了。周围是无边际的黑暗,苏淑害怕的蜷缩着。苏淑从小就害怕黑暗,她每次睡觉都要开着灯才睡得着,这时的她已经累得不行了。她不知道这是在哪里,只想要离开这里。

  墙上有一扇窗户,窗户外撒下凄凉的月光,使苏淑的害怕又加深了。苏淑拖着疲惫的身子爬到窗户边,她想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在哪。

  透过窗户,苏淑看见外面是后院,很大很大的后院。后院的草坪上有一架秋千,在风的吹拂下摇摇摆摆的。苏淑仔细一看,秋千上有一个白衣女孩,女孩安静的坐在秋千上,跟随着秋千摆动着。秋千慢慢的停止了摆动,女孩慢慢的转过身来,诡异的阴笑着,向苏淑挥了挥手,示意苏淑下去。苏淑惊恐的看见女孩的腹部插着一把刀,而且身体似乎被大火烧过。苏淑下意识的退后两步。

  苏淑看见女孩似乎往自己的这个方向走来,害怕的转过身想逃跑。刚一转身,苏淑就看见有一双幽绿色的眼睛盯着自己。苏淑惊恐的往旁边挪了挪,不知道撞倒了什么东西,“嘭”一声巨响,那双幽绿色的眼睛“喵呜”一声从窗户逃走了。苏淑拍了拍胸口,看向窗外时,女孩已经不见了。

  苏淑看了刚才的后院后,已经知道自己大概在什么地方了。她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是在禁区——神秘古堡。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后,苏淑比之前更害怕了,因为她听说过关于这古堡的许多传言。曾经有许多人因为误闯了这坐古堡后,受到了很大的惩罚。有人说这坐古堡里有神灵或者鬼怪,只要进去就出不来了。虽然说是传言,可也有一半是真的。苏淑感觉自己已经欲哭不能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苏淑虽然害怕,但还是鼓起勇气慢慢的走了出去。苏淑慢慢的摸索着墙壁,小心翼翼的前行着。四周安静得只能听见一滴一滴的漏水声和苏淑的呼吸声。苏淑颤抖的咽了口口水,继续前进。苏淑感觉周围越来越黑了,眼泪不知不觉的落了下来。

  苏淑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得罪江茵那个贱人了,苏淑想着江茵和她的几个跟班把自己骗到河边,然后把自己迷晕再带到这里来就感到伤心。江茵是江氏集团的千金,而苏淑只是一个孤儿,只因为不小心把江茵的鞋子弄脏了就被她带到这里。苏淑无助的哭了……

  正当苏淑为自己的遭遇感到不公,对自己现在身处的环境感到害怕时。一个沙哑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突然脚软摔在了地上。苏淑转过头,只看见一个身着一身黑色长裙,满脸皱纹,眼睛通红的老人站在她的身后。苏淑看见有个活人站在自己的面前,激动得脚不软了,跑过去抱住两人。两人强行把她推开了,苏淑先是一愣,又传过去一个无辜的表情。

  老人似乎很不欢迎苏淑,生气的对苏淑大叫道:“快走,快离开这里!快跑,不要回头,永远不要再靠近这里!”苏淑惊愕的站在原地,老人见苏淑还不走,便用尽全力推了苏淑一把,叫她快走。苏淑虽然不知道老人为什么要自己走,可是还没等她考虑清楚,双脚就不听使唤的跑了起来。

  苏淑不顾一切的奔跑着,可是怎么也没有找到古堡的出口。突然,一个温柔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小姑娘,你怎么了?”苏淑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面前的白衣女孩,女孩旁边站着那个奇怪的老人。老人低着头,不敢说一句话。女孩见苏淑没有回答,只看着老人。连忙笑着说:“哦哦,她是我的保姆,她神经不太正常,请不要介意。”苏淑看着眼前这个温柔美丽的白衣女孩,不像在撒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女孩笑得更灿烂了,用诱惑的声音说:“如果不介意的话,今晚就留下来休息吧。”苏淑感觉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了,麻木的点了点头。女孩让老人带苏淑去客房,苏淑感觉身体不由自己控制的跟着老人走。

  到了房间,苏淑才感觉自己恢复了正常。但是她仍感到害怕。她听见老人和女孩似乎在自己房间门口对话,她听见老人说:“你为什么要把她留下来,你还想害人么?”女孩咯咯的笑了,说:“不,我不会和以前那样杀人了,我要把她变成我复仇的傀儡,我要报仇!!!”

  苏淑听到后害怕的退了一步,却不知道踢到了什么,发出清脆的响声。苏淑惊恐的看了一眼门口,白衣女孩慢慢的向这边走来,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苏淑跑到床上,假装睡觉。白衣女孩打开门,对苏淑诡异一笑,又关了门。苏淑感觉女孩离开了,睁开眼睛,却看见女孩站在床头,对自己诡异的笑着。苏淑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女孩仍然诡异的笑着,慢慢向苏淑走了过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