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钓水鬼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水鬼钓鱼

  每次到河边钓鱼,张浩华总是满载而归。看到这种情形,几个好友都纳闷了,他们认为张浩华一定是有独家钓鱼秘诀的。为此,大伙相约了张浩华到河边钓鱼,并暗中观察他是如何操作的。

  可是,却没发现其他的异常。每次张浩华在钓鱼的时候,都是和大伙使用同一样的鱼饵,有好友还故意坐到张浩华的旁边垂钓。但结果都是一样的,那河里的鱼似乎只认张浩华的鱼钩,而对其他近在咫尺的鱼钩连看也不看一眼。

  眼看着张浩华把鱼一条条从河里钓了出来,忙的都顾不上抽烟了。大伙心里那个羡慕啊,看来,这是人家命里带来的。

  最近,张浩华生病住院,把烟也戒了。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之后,张浩华回到家里休养。这天,几个好友来探望他,并相约到河里钓鱼。

  可是,这次张浩华却空手而归。好友们纷纷调侃,说他住院把钓鱼运气也给住没了。张浩华实在是不甘心,接连几日,他独自前往到河边钓鱼,但是连个鱼影子也没捞着。

  这天,张浩华从早上在河边一直呆到了夕阳落山,没有钓到鱼,他打算一直耗下去。看着平静的水面,张浩华一边啃着面包,一边嘀咕:“怎么搞的,以前不是经常能钓到鱼的吗?”

  “你又来钓鱼啊。”这时,一个老头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张浩华的身后。

  “最近不知怎么回事,鱼儿不上钩了,我想会不会是河道上游受到污染了呢。”张浩华回头看了对方一眼,以为是常来河边的钓友,便说道。

  “那可不一定,钓鱼也是要靠技术的。”老人说道。

  “那我们就比一比。”张浩华一听可不服气了。

  “好啊,那我们赌一包烟怎么样?”老人马上回应道。

  “好的,一人一根鱼杆,看谁能先钓到鱼。”闲着也是很无聊的,张浩华把包里闲置的鱼竿递给了老头。

  两人摆开阵势,就在河边比赛了起来。

  还别说,那老头真是不简单,从鱼钩放入水的那刻起,鱼儿就不停地上钩了。只一会儿 功夫,就钓到了十多条鱼。而张浩华这边,却压根儿就没有反应。看到老头钓到了那么多鱼,张浩华坐不住了,他要求和老头换位置。

  老头竟然同意了。可是两人互相换了位置之后,张浩华还是钓不到鱼,而老头却依旧把一条条鱼钓到了岸上。

  看看已是深夜,张浩华只好认输,那老头得到了一包烟,很高兴。他把鱼全部送给了张浩华,又要张浩华帮他把烟点燃。

  虽然觉得奇怪,但张浩华还是把烟全部点燃了放在河边。然后和老头辞别,两人向越明晚继续比赛。

  一包烟换这么多鱼,张浩华觉得挺合算的。于是,接连几天晚上,他都来和老头比赛钓鱼,虽然每次都输,但是得到的鱼却不少。

  这天深夜,张浩华提着鱼回家的时候,正好经过一家夜市,一个老板看到他手里的鱼,便向他购买。这时,一个正在吃夜宵的中年人看到张浩华的鱼,不觉问道:“你这鱼是从那儿弄来的?”

  “当然是我河里钓来的啊。”张浩华随口说道。

  “这鱼绝对不是你钓到的!”中年人仔细打量了张浩华一番,肯定说道。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看到中年人这么说,张浩华愣住了。

  “这鱼是水鬼抓来的。”中年人指着鱼身上脱落的鳞片,问道:“那人是不是和你比赛钓鱼,还特别喜欢抽烟?”

  张浩华一听,顿时就傻眼了,中年人说的对啊。

  一旁的老板也很惊讶,他告诉张浩华,这中年人姓李牧,是个阴阳先生。

  “以后你别到河边去,小心被那水鬼给缠住了!”李牧叮嘱道。

  听了李牧的话之后,张浩华第二天就没敢去钓鱼了。可是,当天夜里,他就梦到了那个老头,老头在梦里威胁他。如果明天晚上张浩华不到河边帮他点燃香烟的话,他就没好日子过。

  张浩华惊醒之后,再也没敢合眼,翌日一早就去找那个夜宵店的老板,让他带自己找到了李牧。

2、钓龙虾遇水鬼

  来到河边,我们找地方坐了下来,就开始钓龙虾了,龙虾还是比较好钓的,只要发现线被拉直了就可以提了,一般化都可以提上来的。

  再说一下这里的环境,我们现在的位置就在小五队西边两公里左右,四周都是农田,只有一户人家,是在这里养小鸡的,就住在河边,除此以外一般化没有人在这边。四周都是长得一尺高的野草,偶尔还有蛇游过去,不过我们这里的蛇不咬人,所以不用担心。我们坐的地方是以前农村用水泵打水挖的陡塘子,几年前就开始公家打水,所以早就荒废了。

  话说这几年龙虾也少了好多,钓了有半个小时才钓了不到一斤龙虾,我们三个就坐在一边聊开了,谈人生谈理想,谈以后做什么赚多少钱,找个什么样的媳妇,大瑞和贝贝为一个话题还吵了十几分钟,那就是漂亮的女的农村人养不养得起,嘿嘿,反正几个男的凑一起,就是聊一些吃喝玩乐还有女人了。女的凑一起肯定也是聊衣服逛街和男的,这个纯属猜测哈。又过了一个小时,龙虾上的比较多了,都钓了好几斤,我们三个都开始专心钓龙虾。

  钓的正起劲呢,养小鸡那家人出来了,是个老妇女,端着一盆衣服,看样子是要在河里洗的,这条河宽也就七八米,她是在她家屋后边洗的,离我们有十几米这样,在我们斜对面,看样子不是第一次了,因为她们家后边的河边还垫了一些石头,方便踩着洗衣服,河里的水其实也不是很干净,为了省点水费值得么。人家看也不看我们直接就在河边开始洗衣服了,河水被她搅得一层一层的波浪,虽然隔得远,龙虾却不怎么上了,我们三个嘴里骂骂咧咧的轮流问候着她家祖宗,却没有让她听到,因为都是附近人,我没有关系,她会像贝贝和大瑞的妈妈告状。到时候就惨了,不过像我和贝贝大瑞如此高素质高涵养的有为青年,怎么会做那种事呢。心情比较不爽,我们坐了五分钟,准备撤退了,因为龙虾几乎不上钩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水越来越浑浊了,问贝贝和大瑞,他们也是这么觉得的,

  我无意间抬头看了一下那个女人洗衣服的地方,一下子觉得好奇怪啊,就叫贝贝和大瑞看,贝贝小声说了一句:“你看那个是不是床单啊?怎么漂在水面上还那么齐?”我一下子反应过来,不对劲啊,那个床单应该是那个女人拿过来洗的,不知怎么就飘到了河里,而且我有种错觉,床单还在慢慢的移动,这倒不是关键,关键是那张床单飘在水面上的样子是完全展开的,就像铺在床上一样整齐,那个洗衣服的女人还没在意,直到她又洗好了一件衣服一回头才看到河里漂着的床单,那时候她伸手已经拿不到床单了,她找了一根树枝挑到了床单的一角,慢慢的,床单渐渐的靠近了岸边。我们隔着河在看着她,当时我们都觉得那个床单其实不是她挑过去,是自己浮过去的(这是我们事后一起说的,当时没说)而且在床单慢慢靠近岸边的时候,水里一点涟漪都没有,仿佛死水一般,隐约间河水又浑浊了一分,床单安然无恙的被拽到了岸边,她已经能抓到了,扔掉了树枝用手去抓床单,就在这时,一个突兀的东西从床单中间,也就是河水里浮了上来,但是被床单挡住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我们都觉得像一个人头,那个突兀浮起的貌似人头的东西就快碰到那女人的手了,女人一声尖叫,回头就跑,刚到屋后就摔了一跤,马上爬起来继续跑,一边跑一边嘶吼着喊,喊得什么我们也听不懂,不过我们也没有心思听她喊什么,我们自己也吓得够呛,

  三个人也掉头就跑,大瑞还没忘记把龙虾提着 ,这两公里的路我们来的时候走了二十分钟,回去的时候没到十分钟,直接跑到了贝贝家,并且告诉了大人们,大人们开始还不相信呢,看我们三个人气喘吁吁的,再说也不能拿这个骗大人啊,最后找了一群人一起过去看看,那个女人也找了一些人已经到了,那女的正在大声解释辩解什么,看到我们来了,忙问我们刚才看到了什么,我们也如实回答了,和那个女人说的也对上了头,但是让人恐怖的是那个床单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了岸边的石头上,都没有湿,此事最终也是不了了之,大人们就说是水鬼,找替身的,我们三个着实吓得不轻,晚上我也没有去上班,说头疼请假了。(过了一段时间听贝贝和大瑞说,那几天家家的小孩都被大人警告不能去河边,那个养小鸡的女人家也把小鸡处理了,一家人搬走了)

  一个月以后那个女人回去找东西的时候不小心掉进屋后的河里淹死了,当时还是他的男人发现她人不见了找到了屋后,看到屋后的河里飘着一块床单,整整齐齐的,床单的中间突兀的鼓起了一块,就像一个人在水下冒出头来顶起了床单。她的男人找了个树枝挑开了床单,发现竟然是她的媳妇,直挺挺的站在水里只露一个头出来..........................

3、水鬼钓鱼

  每次到河边钓鱼,张浩华总是满载而归。看到这种情形,几个好友都纳闷了,他们认为张浩华一定是有独家钓鱼秘诀的。为此,大伙相约了张浩华到河边钓鱼,并暗中观察他是如何操作的。

  可是,却没发现其他的异常。每次张浩华在钓鱼的时候,都是和大伙使用同一样的鱼饵,有好友还故意坐到张浩华的旁边垂钓。但结果都是一样的,那河里的鱼似乎只认张浩华的鱼钩,而对其他近在咫尺的鱼钩连看也不看一眼。

  眼看着张浩华把鱼一条条从河里钓了出来,忙的都顾不上抽烟了。大伙心里那个羡慕啊,看来,这是人家命里带来的。

  最近,张浩华生病住院,把烟也戒了。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之后,张浩华回到家里休养。这天,几个好友来探望他,并相约到河里钓鱼。

  可是,这次张浩华却空手而归。好友们纷纷调侃,说他住院把钓鱼运气也给住没了。张浩华实在是不甘心,接连几日,他独自前往到河边钓鱼,但是连个鱼影子也没捞着。

  这天,张浩华从早上在河边一直呆到了夕阳落山,没有钓到鱼,他打算一直耗下去。看着平静的水面,张浩华一边啃着面包,一边嘀咕:“怎么搞的,以前不是经常能钓到鱼的吗?”

  “你又来钓鱼啊。”这时,一个老头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张浩华的身后。

  “最近不知怎么回事,鱼儿不上钩了,我想会不会是河道上游受到污染了呢。”张浩华回头看了对方一眼,以为是常来河边的钓友,便说道。

  “那可不一定,钓鱼也是要靠技术的。”老人说道。

  “那我们就比一比。”张浩华一听可不服气了。

  “好啊,那我们赌一包烟怎么样?”老人马上回应道。

  “好的,一人一根鱼杆,看谁能先钓到鱼。”闲着也是很无聊的,张浩华把包里闲置的鱼竿递给了老头。

  两人摆开阵势,就在河边比赛了起来。

  还别说,那老头真是不简单,从鱼钩放入水的那刻起,鱼儿就不停地上钩了。只一会儿 功夫,就钓到了十多条鱼。而张浩华这边,却压根儿就没有反应。看到老头钓到了那么多鱼,张浩华坐不住了,他要求和老头换位置。

  老头竟然同意了。可是两人互相换了位置之后,张浩华还是钓不到鱼,而老头却依旧把一条条鱼钓到了岸上。

  看看已是深夜,张浩华只好认输,那老头得到了一包烟,很高兴。他把鱼全部送给了张浩华,又要张浩华帮他把烟点燃。

  虽然觉得奇怪,但张浩华还是把烟全部点燃了放在河边。然后和老头辞别,两人向越明晚继续比赛。

  一包烟换这么多鱼,张浩华觉得挺合算的。于是,接连几天晚上,他都来和老头比赛钓鱼,虽然每次都输,但是得到的鱼却不少。

  这天深夜,张浩华提着鱼回家的时候,正好经过一家夜市,一个老板看到他手里的鱼,便向他购买。这时,一个正在吃夜宵的中年人看到张浩华的鱼,不觉问道:“你这鱼是从那儿弄来的?”

  “当然是我河里钓来的啊。”张浩华随口说道。

  “这鱼绝对不是你钓到的!”中年人仔细打量了张浩华一番,肯定说道。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看到中年人这么说,张浩华愣住了。

  “这鱼是水鬼抓来的。”中年人指着鱼身上脱落的鳞片,问道:“那人是不是和你比赛钓鱼,还特别喜欢抽烟?”

  张浩华一听,顿时就傻眼了,中年人说的对啊。

  一旁的老板也很惊讶,他告诉张浩华,这中年人姓李牧,是个阴阳先生。

  “以后你别到河边去,小心被那水鬼给缠住了!”李牧叮嘱道。

  听了李牧的话之后,张浩华第二天就没敢去钓鱼了。可是,当天夜里,他就梦到了那个老头,老头在梦里威胁他。如果明天晚上张浩华不到河边帮他点燃香烟的话,他就没好日子过。

  张浩华惊醒之后,再也没敢合眼,翌日一早就去找那个夜宵店的老板,让他带自己找到了李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