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半夜鬼敲门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十个鬼故事之半夜鬼敲门

  泉飞和雅洁是一对刚刚成婚不久的小夫妻,两个人都爱唱歌。

  他们的结合实际上也是因为共同的爱好而在一起的,泉飞几乎对所有的乐器都能摸的上来,而雅洁在唱歌方面非常的强项,两人经常一起去酒吧为人唱歌,从而解决生活上的窘迫。

  由于两人没有固定工作,在酒吧给人唱歌赚得钱也不是很多,所以两个人的生活非常拮据。他们租的房子,房租也是一拖再拖。

  “都什么时候啦!又已经月底啦!该交房租啦!”一个肥胖的妇女指着雅洁说着。

  “刘太太,您再宽限几天吧!马上就来钱啦!等有了钱,我们一定会亲手交给你的”雅洁近乎哀求的说着。

  “上个月你也是这么说的,到现在我也没见到钱,你们到底有没有钱,没钱就给我收拾铺盖走人,我这可不是收容所”那肥胖妇女越说越气愤。

  泉飞和雅洁搬出了他们租的房子,确切的说是被赶了出来,他们无处可去。

  城市中的房子租费太过昂贵,他们根本无法支付昂贵的房费,他们刚刚搬出的这所房子房租已经是很便宜啦!可是……。

  最终他们还是找到了房子,房子在郊区,是平房,所处的位置很偏僻。但房子很大,最起码比以前的十几平米的小窝大了很多,尤其是房租非常廉价,当天下午他们就搬了进来。

  这房子兴许是好多年没有人住了,布满了灰尘,蜘蛛网到处都是。夫妻俩经过一番彻底的打扫,顿时屋内焕然一新,俨然一副刚装饰的新房一样。

  夜很快降临,夫妻俩正在房内练习着歌曲。他们现在租的房子离的最近的邻居和他们也隔着几百米远,他们再也不用担心吵嚷了别人。

  泉飞抱着他唯一的吉他,雅洁随着舒缓的音乐唱起了歌曲,两个人顿时沉浸在音乐中。

  “咚咚…咚咚咚…”敲门的声音响起,沉浸在音乐中的泉飞和雅洁停了下来。泉飞放下了手中的吉他起身去开门,打开门泉飞向屋外看去,寂静的夜里四周一片空荡荡的,哪有人影。泉飞不禁打了个寒颤,关上了门,回到了屋里。

  “是谁啊!”雅洁开口问道,泉飞摇了摇头:“没看到有什么人,也许是其它的声音”。

  泉飞拿起了吉他,又开始弹了起来,可是没弹多长时间。“咚咚咚…咚咚咚…”敲门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泉飞打开了门,还是没有人。泉飞有些疑惑:“大半夜的难道有什么人闲的无事,敲门吓唬,还是有鬼”他不敢再去想了。

  也没什么心情弹吉他啦!泉飞打了个呵欠,招呼着雅洁去睡觉。

  “咚咚咚…咚咚咚…”敲门的声音又响起,泉飞顿时有些恼火,他猛的拽开了门,刚要骂人。可是看到眼前的人,怒火顿时下去了一半。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白色纱裙的小女孩,看上去七八岁,皮肤非常的白皙,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好像会说话一般,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

  泉飞柔声的说:“小妹妹,大晚上的怎么还乱跑啊!你的家在哪?哥哥送你回去”。

  那小女孩并没回答泉飞,只是看着泉飞说:“大哥哥,你们怎么不唱歌了啊!你们唱的很好听,我喜欢听”。

  “太晚啦!我们要休息啦!”泉飞柔声说着。

  小女孩好像很失望的样子,眼中泛着泪花,好像要哭的样子。泉飞看到小女孩一副要哭的样子,心中顿时有些不落忍。他轻声的说道:“进来吧!我们继续唱”。

  小女孩顿时“咯咯咯”的笑了起来,那笑容到像是小天使般一样。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请温暖他心房……”雅洁委婉的唱了起来,小姑娘在一旁高兴的拍着手,顿时委婉的歌声和纯真的笑声交织在一起,萦绕在房内如余音绕梁一般。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雅洁打开了门。

  “打扰了,请问见过一个小女孩吗?”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他的身旁还有一个女子,好像是一对夫妻。

  “是一个小女孩在这,不知道是你们找的小女孩吗?”雅洁有些不太确定的说着,她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

  那对夫妻好像看到了小女孩,欣喜的喊着:“小蝶,你怎么在这,快过来”,原来那小女孩叫小蝶。

2、十个鬼故事之半夜鬼敲门

  泉飞和雅洁是一对刚刚成婚不久的小夫妻,两个人都爱唱歌。

  他们的结合实际上也是因为共同的爱好而在一起的,泉飞几乎对所有的乐器都能摸的上来,而雅洁在唱歌方面非常的强项,两人经常一起去酒吧为人唱歌,从而解决生活上的窘迫。

  由于两人没有固定工作,在酒吧给人唱歌赚得钱也不是很多,所以两个人的生活非常拮据。他们租的房子,房租也是一拖再拖。

  “都什么时候啦!又已经月底啦!该交房租啦!”一个肥胖的妇女指着雅洁说着。

  “刘太太,您再宽限几天吧!马上就来钱啦!等有了钱,我们一定会亲手交给你的”雅洁近乎哀求的说着。

  “上个月你也是这么说的,到现在我也没见到钱,你们到底有没有钱,没钱就给我收拾铺盖走人,我这可不是收容所”那肥胖妇女越说越气愤。

  泉飞和雅洁搬出了他们租的房子,确切的说是被赶了出来,他们无处可去。

  城市中的房子租费太过昂贵,他们根本无法支付昂贵的房费,他们刚刚搬出的这所房子房租已经是很便宜啦!可是……。

  最终他们还是找到了房子,房子在郊区,是平房,所处的位置很偏僻。但房子很大,最起码比以前的十几平米的小窝大了很多,尤其是房租非常廉价,当天下午他们就搬了进来。

  这房子兴许是好多年没有人住了,布满了灰尘,蜘蛛网到处都是。夫妻俩经过一番彻底的打扫,顿时屋内焕然一新,俨然一副刚装饰的新房一样。

  夜很快降临,夫妻俩正在房内练习着歌曲。他们现在租的房子离的最近的邻居和他们也隔着几百米远,他们再也不用担心吵嚷了别人。

  泉飞抱着他唯一的吉他,雅洁随着舒缓的音乐唱起了歌曲,两个人顿时沉浸在音乐中。

  “咚咚…咚咚咚…”敲门的声音响起,沉浸在音乐中的泉飞和雅洁停了下来。泉飞放下了手中的吉他起身去开门,打开门泉飞向屋外看去,寂静的夜里四周一片空荡荡的,哪有人影。泉飞不禁打了个寒颤,关上了门,回到了屋里。

  “是谁啊!”雅洁开口问道,泉飞摇了摇头:“没看到有什么人,也许是其它的声音”。

  泉飞拿起了吉他,又开始弹了起来,可是没弹多长时间。“咚咚咚…咚咚咚…”敲门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泉飞打开了门,还是没有人。泉飞有些疑惑:“大半夜的难道有什么人闲的无事,敲门吓唬,还是有鬼”他不敢再去想了。

  也没什么心情弹吉他啦!泉飞打了个呵欠,招呼着雅洁去睡觉。

  “咚咚咚…咚咚咚…”敲门的声音又响起,泉飞顿时有些恼火,他猛的拽开了门,刚要骂人。可是看到眼前的人,怒火顿时下去了一半。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白色纱裙的小女孩,看上去七八岁,皮肤非常的白皙,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好像会说话一般,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

  泉飞柔声的说:“小妹妹,大晚上的怎么还乱跑啊!你的家在哪?哥哥送你回去”。

  那小女孩并没回答泉飞,只是看着泉飞说:“大哥哥,你们怎么不唱歌了啊!你们唱的很好听,我喜欢听”。

  “太晚啦!我们要休息啦!”泉飞柔声说着。

  小女孩好像很失望的样子,眼中泛着泪花,好像要哭的样子。泉飞看到小女孩一副要哭的样子,心中顿时有些不落忍。他轻声的说道:“进来吧!我们继续唱”。

  小女孩顿时“咯咯咯”的笑了起来,那笑容到像是小天使般一样。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请温暖他心房……”雅洁委婉的唱了起来,小姑娘在一旁高兴的拍着手,顿时委婉的歌声和纯真的笑声交织在一起,萦绕在房内如余音绕梁一般。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雅洁打开了门。

  “打扰了,请问见过一个小女孩吗?”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他的身旁还有一个女子,好像是一对夫妻。

  “是一个小女孩在这,不知道是你们找的小女孩吗?”雅洁有些不太确定的说着,她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

  那对夫妻好像看到了小女孩,欣喜的喊着:“小蝶,你怎么在这,快过来”,原来那小女孩叫小蝶。

3、半夜鬼敲门

  “咚咚”

  有人敲门。

  莫凡惊醒了过来,透过窗外漆黑一片,在这黑夜谁在外边敲门?莫名的恐惧感涌遍全身。

  “谁啊?”

  莫凡对着门口的方向问道,声音并不大。

  没有人回答,敲门声仍在继续。

  “咚咚,咚咚。”

  一声接一声,那声音似乎来自地狱。

  莫凡从床上起来,他打开灯,灯光不知什么原因变得很暗,走到门口,打开门。

  一股阴冷的风扑面而来,莫凡缩了缩肩膀,朝门外看去,门外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

  有敲门声却没人?这怎么可能!

  莫凡关上门,心里疑惑不解。

  “咚咚”

  刚关上门,敲门声再次响起。

  莫凡的心随着敲门声跳得厉害,目光无意间往墙上看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莫凡一大跳,不知何时,墙上挂了一张女人的照片,女人的衣服是红的,嘴唇也是红的,就像喝过人血一眼,她目光冷冷的盯着莫凡看,突然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笑容,样子像极了一个人,一个早已死去的人。

  莫凡吓得全身一个哆嗦,他连忙回到床上,用被子紧紧捂住脸不敢往外看,心里想着等明天要将那张诡异的照片拿下来烧掉。

  整夜的敲门声吵得莫凡睡得很不安稳,第二天去上班萎靡不振的,下班后回到家莫凡发现墙上的照片消失不见了,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莫凡关上门,倒头就睡。

  等睡到半夜的时候,他又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谁啊?”

  同昨晚一样,开灯,起床,开门。

  门外依然无人,和昨晚不同的是,屋外雷声翻滚,大雨倾盆。

  莫凡的心就快要从嘴里跳出来一般,他狠狠的砸上门,下意识的朝墙上看了一眼,一张白照片出现在墙上,可是照片上的女人不见了。

  一股寒意在整个房间蔓延开,莫凡四处寻找照片上的那个女人,生怕她从躲在房间的某个角落。

  “咚咚,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莫凡害怕极了,他没有胆量去开门。

  门自动打开了,门外站着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

  “李小巧。”

  莫凡惊呆了,目光惊恐的看着门外的女人。

  门外的女人嘴角划过一丝阴笑,死死的盯着莫凡。

  害怕之余,莫凡把门紧紧的关上。

  不知何时窗帘被风吹来,莫凡走到窗口,将窗帘拉上,却看到窗外趴着一张支离破碎的脸死死的盯着他,一个个血手印贴在玻璃上,鲜血顺着玻璃滴下来。

  莫凡又惊又怕,拿起一把扫帚往玻璃砸去。

  玻璃砸碎了,女人不见了。

  “你在哪里,你给我出来。”

  莫凡愤怒的咆哮着,屋外雨越下越大,淹没了所有声音。

  一只冰冷的手搭在莫凡肩膀上,莫凡回过头,却什么也看不到。

  “咯咯咯”

  恐怖的笑声在屋里响起,无比诡异。

  惊恐万状中,莫凡冲出房里,门外黑乎乎的,只有一扇扇门出现在他眼前,莫凡随手推开一扇门跑了进去,里面没有灯,什么也看不清。

  “咚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门慢慢打开了,门外看不到任何人。

  莫凡躲在门背后,连大气都不敢喘,让他意想不到的是,门自动关上,又被重重的推开,他被门板活活拍死在门后。

  两年前,一无所有的莫凡动了邪念,他在一个雨夜抢劫了一个名叫李小巧的女子,并且怕她报案将她杀死。

  俗话说的好,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摸摸自己的良心,你怕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