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东方夜谭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东方夜谭之前身

东方夜谭之前身这是我的至闺亲口讲述的故事,也是她亲身经历了的事情。如果不是亲耳听见,还真以为是天方夜谭。下面两个主人翁都是我的闺蜜,一个叫阿秋,一个叫菊子,事情就发生在她们身上,且听我细细道来……1阿秋,是一个快乐的单身贵族,是一个知性女人,很懂得享受生活,广结善缘,云交天下好,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大全网短篇鬼故事栏目!

鬼段子分享:老两口呆呆坐在电视机前,眼睛盯着荧屏:新闻到了,新闻结束了;广告到了,广告结束了;天气预报到了,天气预报结束了;广告到了,广告结束了…直到深夜,画面变成雪花,老两口仍然呆坐在电视机前,眼睛盯着荧屏。良久,老头面无表情的说话了:“新闻上怎么不播……咱俩被害死的事?”您看懂了吗?


  这是我的至闺亲口讲述的故事,也是她亲身经历了的事情。如果不是亲耳听见,还真以为是天方夜谭。下面两个主人翁都是我的闺蜜,一个叫阿秋,一个叫菊子,事情就发生在她们身上,且听我细细道来……
  1
  阿秋,是一个快乐的单身贵族,是一个知性女人,很懂得享受生活,广结善缘,云交天下好友,她的家就是朋友们的聚乐部。
  这天中午,阿秋做好了饭,正准备就餐,忽然,菊子打来电话,还没开口就已泣不成声,阿秋的神经一下绷紧了,急问:“喂,菊子,你怎么了,喂,你别哭啊,发是什么事情?喂,你说呀……”菊子哭着说:“阿秋,我要死了,得了癌症,呜呜……”阿秋吓了一跳,心像是被人揪了一下。阿秋镇了镇神,冷静地问:“菊子,你先别哭,把具体情况跟我讲讲,也许事情不是你想象的糟糕。”阿秋和菊子是年轻时进工厂结识的好友,几十年,两人亲如姊妹。菊子一边哭一边说:“这两天,身子流血不止,今天去三医院检查了妇科,医生说,我子宫里长了好大一个肿瘤,估计是癌症。”阿秋的心里放宽了许多。阿秋说:“长了肿瘤还没化验,怎么能就武断是癌症,你别自己吓自己。”菊子说:“医生说看了片子,很不乐观。”阿秋问:“你现在哪里?”“医院。”“你等着,我马上来。”
  于是阿秋赶到了医院。医生说:“我们也不敢确定是癌症,但是,里面那么大的肿瘤,凭我们的临床经验,很有可能病变了。到底如何?只有做手术后化验才知道结果,我建议马上做手术。”阿秋惊呆了,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阿秋抹掉眼泪,笑着跟菊子说:“哪有你说的那么恐怖,医生说有可能,现在的医院,你难道不知道,不说那么严重,你肯掏钱吗?”阿秋故作轻松说。
  第二天,阿秋早早来到医院,见菊子一个人来的,便问她老公和女儿怎么没来?平常菊子很信任阿秋,因为阿秋很有主见,菊子以为没多大的事情,不想惊动老公和女儿,以免他们担心。阿秋表面很轻松,笑道:“也好,有我照顾你就够了。”其实,阿秋心里私下在想,这关系到人命关天的大事情,怎么不跟她的亲人说呢?如果跟菊子说得太多又怕她生疑。下午,趁菊子睡着了,阿秋在医院林荫小道上悄悄地给她老公和女儿打了电话,把菊子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讲了,菊子的女儿当时就哭了起来。很快菊子老公和女儿赶到了医院,阿秋交代他们一定要镇静。
  鉴于菊子的病情,流血不止,刻不容缓,医院决定后天做手术。
  是夜,阿秋领着菊子的女儿去找一个有名的法师,希望法师能解救菊子。一贯不信神鬼的阿秋,居然带上菊子的,一本大学高材生的女儿,前往法师哪里求神仙。也许自己的亲人遇到了危难,谁都希望真有上帝神仙,希望保佑自己的亲人。尽管平时不迷信的人,到了这个时候,也一定很虔诚。
  阿秋找到了女法师,把菊子的情况说了一遍,女法师掐指算了一下,然后跪拜在自家设的香坛前,小声祷告,然后用两块小木板丢在地上。这两块小木板就像一个葫芦劈成的两块,一面似弧形,一面是直板。弧形为阳,直板为阴。女法师连丢三次,两块木板总是直板反扑在地上,女法师脸色骤变,站起来正准备对阿秋说什么,却又欲言而止,凝神专注阿秋半天,突然,跪在阿秋的面前,连作三个揖,口里喃喃说道:“师傅在上,受晚辈一拜,某怎敢在师傅面前逞能,班门弄斧?”阿秋吓了一跳,感到莫名其妙,以为法师的神经错乱了,连说:“师傅,你是怎的了?”
  一会,女法师坐定,说:“你朋友遇到的是一个龉龊东西,以我的法力,远远无法制住。其实,你要求的人,不是我,而是你自己。”阿秋愕然,瞪大眼睛,用手指自己。女法师肯定的点了点头。“为什么,我什么都不懂啊?”阿秋觉得女法师在装神弄鬼——忽悠人。女法师很认真的说:“因为你的前世是佛身。”阿秋觉得女法师越说越离谱,内心有想走的意思。可女法师继续说:“你前身是道行很深,法力高的和尚,”可阿秋觉得女法师在天方夜谭。从阿秋犹疑不决的眼睛里,女法师已看出阿秋不信她的一番话语,为了让阿秋相信她,她说出了让阿秋足以惊诧又信服的一语,她说:“妹妹,你大概五十挂零了吧,可为什么一个人独居?”这下,让阿秋目瞪口呆了,便问:“为什么,你还知道我单身?”女法师轻轻一笑:“之前,我们未曾谋面,你进来时,我也没觉察到什么,就在我禀告菩萨后,转身刹那,你前身显身了。”阿秋心静了下来,听女法师细说:“你之所以来到人世间,其一,你有一段情缘未了,在等一个人,如果这个人,遇上了,了却这段情缘后,你就会昄依佛门。其二,是为报你母亲的恩德而来。”
  女法师说的这些,阿秋半信半疑,也不想追问莫须有的来历,只想知道,自己怎么能帮助菊子度过难关。女法师说:“你去东门城外,哪里有一座庙宇叫菩提寺,你去哪里求吧!以你功力深厚的佛身底子,绝对可以帮助你的朋友躲过此难。”
  2
  翌日,上午。
  时下,七月流火,烈日灼灼。
  阿秋冒顶着夏阳酷暑,带着菊子的女儿妙丹,到了东门城外菩提寺。
  一踏进大雄宝殿,阿秋像筛糠一样,浑身莫名其妙的颤抖,手心里满是汗。菊子的女儿妙丹关切地问:“小姨,你是不是病了,为什么抖的这么厉害?”
  阿秋也感到奇怪,自己一切正常啊,头不晕,心不慌,为什么会这样?大雄宝殿高深空阔,幽静肃穆。这么热的天,进来立刻感到清凉无比,心静如置长天秋水里——安逸,舒适。
  阿秋回答:“没有啊,”就在阿秋回答妙丹的时候,自己马上镇静了。
  焚过香后,阿秋和妙丹并排跪在三大菩萨——即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南无消灾延寿药师佛,南无阿弥陀佛的面前,万分虔诚的磕了三个头。然后,各自双手合一在胸前,默默祷告……
  入夜,阿秋辗转难眠,心事全部扑在菊子的病情上,心里不停的在求菩萨。然,身虽睡在床上,心却似跪在佛堂里……
  忽然,有人喊:“阿秋,你在这里跪干吗?快到河对面那庙宇里去拿东西。”
  阿秋走到河边,一条河很宽,而且河水滔滔,水势汹涌。河的对面真的有一座宏伟壮观的庙宇。阿秋自言自语道:“河这么宽,水急浪高,咋过呀?”身后有人说话了,还是喊她的同一个人:“你直接沿河往下走,哪里的河,很窄很窄,而且水很浅,你可以趟过去。”
  阿秋为了早点拿到东西,没有回头看看,是谁在和她说话。阿秋沿河走下去,果然河很窄。阿秋毫不犹豫下了河,河水果然很浅,阿秋趟过了河,来到了庙里。阿秋随意走进了一间庙堂。庙堂的中间像小山一样堆放着一小袋袋东西,上面搁着一枝很漂亮的梅花。阿秋好奇,想看看袋子里装的是什么,正伸手,像小山一样的后面探出一个头,带着灰色的帽子,面孔白皙,从眉眼来断定,是一个师太。师太说:“这里没有你要的东西,你的东西在后堂。”
  阿秋朝着师太指的方向走去,果然,后堂里也有像前堂一样堆着像小山一样的小袋子。每一小袋子,只有拳头那么大。阿秋想选一袋大一点的拿走,因此左翻去右翻来;这时,一个年轻的尼姑走来对她说:“我们都分好了的,一样多。”阿秋拿了一袋在手,问:“这是什么?”尼姑回答:“是面粉。”阿秋拿了一小袋面粉,出了庙堂。
  一出庙堂,迎面一股清风吹来,沁人心扉;眼前,一望无际绿油油的草地,像地毯一样绵绵蔓开,生机怏然。满目的绿色让阿秋心情愉悦不已,心旷神怡。于是,加快了步伐,大步流星的往前走。突然,不知怎么搞的,走路不利索起来,右脚一走一拐。阿秋侧身低头想看个究竟,原来是一个男人跘住了她的右腿。那男人半跪,双手捧着,对阿秋说:“求求你,把你手里的东西赐与我吧!”阿秋说:“这个是我的,怎给你?”阿秋不理他,继续往前走,那男人又拉住她的右腿,苦苦哀求:“求求你做好事,给了我吧!”与此同时,阿秋侧身回头之间,手里的小袋子掉了下来,刚好掉到那男人捧着的手中。阿秋眼疾手快,将小袋及时抢到手中紧紧攥住,往前紧跑起来。跑了不知多久,前面有一群人,看见她手中的小袋,围上来问:“你在哪里弄到的?我们正在到处寻觅。”阿秋手往身后一指,说:“那庙里多的是,你们去拿呀!”等阿秋回头一看,哪里还有庙啊?
  阿秋一觉惊醒,满身大汗淋漓,原来是一梦,这时,时钟指向四点。
  3
  阿秋再也睡不着了,仔细回忆梦境里的一幕幕,从河水滔滔,到一片绿油油的草地,断定这是一个吉祥梦。因为,阿秋是这样想的,河水滔滔代表波折,虽然事情有不少波折,但最终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绿色的草,象征生命的活力与旺盛。所以,在阿秋来看,菊子的病可能有惊无险。这样想来,阿秋的心,宽慰许多。这时,太阳从清爽的晨风中醒来,爬上了阿秋的窗,把一缕金色的光,抛进窗里,抛到阿秋的床上。阿秋一阵惊喜和感动,感恩阳光普照!感恩神灵光环的照耀!于是,起床梳洗,便来到医院。
  菊子老公和女儿早已候在菊子左右。菊子老公的眼睛里布满红血丝,心事沉重,显然一宿没睡。妙丹的眼睛也是红肿的。阿秋把昨晚做的好梦仔细细说了一遍,菊子的老公脸色依然凝重,心里一片恐慌,因恐慌心里乱了方寸。妙丹心里也是提心吊胆,忧心忡忡。年轻人说信迷信,无非是自我安慰。倒是菊子,绝对相信阿秋的梦,相信菩萨会保佑自己平安出来。因此,进手术室那刻,老公和女儿紧紧抓住她的手时,她很轻松的笑了笑说:“你们别担心,我的运气不会那么衰的,绝对是上乘佳运,你们静候佳音吧!”也确实,菊子心无芥蒂,放得很坦然。
  时间过去了两三个钟头,菊子老公、女儿、阿秋在手术室外面焦急的等待。手术室里没有音讯传出来,他们三人的心像在油锅里煎熬。阿秋虽然做了一个好梦,但是子虚乌有的梦境,心里也觉得不靠谱。毕竟阿秋,还不信神鬼,尽管如此,阿秋在心里还是一个劲的求菩萨保佑菊子平安无事。时间过去了四个小时,终于,手术室的门打开了,三人齐扑上去,医生说,手术很顺利,肿瘤二斤多,已化检了,良性粉瘤。
  “良性粉瘤!”这一重磅消息,比中了百万大奖还要高兴。
  菊子老公激动的泪流纵横。
  妙丹和阿秋紧紧抱在一起,放声痛哭流涕……

读完短篇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东方夜谭之前身”,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鬼大大哦!鬼段子:老两口呆呆坐在电视机前,眼睛盯着荧屏:新闻到了,新闻结束了;广告到了,广告结束了;天气预报到了,天气预报结束了;广告到了,广告结束了…直到深夜,画面变成雪花,老两口仍然呆坐在电视机前,眼睛盯着荧屏。良久,老头面无表情的说话了:“新闻上怎么不播……咱俩被害死的事?”您看懂了吗? 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2、东方夜谭之前身

这是我的至闺亲口讲述的故事,也是她亲身经历了的事情。如果不是亲耳听见,还真以为是天方夜谭。下面两个主人翁都是我的闺蜜,一个叫阿秋,一个叫菊子,事情就发生在她们身上,且听我细细道来……

1

阿秋,是一个快乐的单身贵族,是一个知性女人,很懂得享受生活,广结善缘,云交天下好友,她的家就是朋友们的聚乐部。

这天中午,阿秋做好了饭,正准备就餐,忽然,菊子打来电话,还没开口就已泣不成声,阿秋的神经一下绷紧了,急问:“喂,菊子,你怎么了,喂,你别哭啊,发是什么事情?喂,你说呀……”菊子哭着说:“阿秋,我要死了,得了癌症,呜呜……”阿秋吓了一跳,心像是被人揪了一下。阿秋镇了镇神,冷静地问:“菊子,你先别哭,把具体情况跟我讲讲,也许事情不是你想象的糟糕。”阿秋和菊子是年轻时进工厂结识的好友,几十年,两人亲如姊妹。菊子一边哭一边说:“这两天,身子流血不止,今天去三医院检查了妇科,医生说,我子宫里长了好大一个肿瘤,估计是癌症。”阿秋的心里放宽了许多。阿秋说:“长了肿瘤还没化验,怎么能就武断是癌症,你别自己吓自己。”菊子说:“医生说看了片子,很不乐观。”阿秋问:“你现在哪里?”“医院。”“你等着,我马上来。”

于是阿秋赶到了医院。医生说:“我们也不敢确定是癌症,但是,里面那么大的肿瘤,凭我们的临床经验,很有可能病变了。到底如何?只有做手术后化验才知道结果,我建议马上做手术。”阿秋惊呆了,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阿秋抹掉眼泪,笑着跟菊子说:“哪有你说的那么恐怖,医生说有可能,现在的医院,你难道不知道,不说那么严重,你肯掏钱吗?”阿秋故作轻松说。

第二天,阿秋早早来到医院,见菊子一个人来的,便问她老公和女儿怎么没来?平常菊子很信任阿秋,因为阿秋很有主见,菊子以为没多大的事情,不想惊动老公和女儿,以免他们担心。阿秋表面很轻松,笑道:“也好,有我照顾你就够了。”其实,阿秋心里私下在想,这关系到人命关天的大事情,怎么不跟她的亲人说呢?如果跟菊子说得太多又怕她生疑。下午,趁菊子睡着了,阿秋在医院林荫小道上悄悄地给她老公和女儿打了电话,把菊子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讲了,菊子的女儿当时就哭了起来。很快菊子老公和女儿赶到了医院,阿秋交代他们一定要镇静。

鉴于菊子的病情,流血不止,刻不容缓,医院决定后天做手术。

是夜,阿秋领着菊子的女儿去找一个有名的法师,希望法师能解救菊子。一贯不信神鬼的阿秋,居然带上菊子的,一本大学高材生的女儿,前往法师哪里求神仙。也许自己的亲人遇到了危难,谁都希望真有上帝神仙,希望保佑自己的亲人。尽管平时不迷信的人,到了这个时候,也一定很虔诚。

阿秋找到了女法师,把菊子的情况说了一遍,女法师掐指算了一下,然后跪拜在自家设的香坛前,小声祷告,然后用两块小木板丢在地上。这两块小木板就像一个葫芦劈成的两块,一面似弧形,一面是直板。弧形为阳,直板为阴。女法师连丢三次,两块木板总是直板反扑在地上,女法师脸色骤变,站起来正准备对阿秋说什么,却又欲言而止,凝神专注阿秋半天,突然,跪在阿秋的面前,连作三个揖,口里喃喃说道:“师傅在上,受晚辈一拜,某怎敢在师傅面前逞能,班门弄斧?”阿秋吓了一跳,感到莫名其妙,以为法师的神经错乱了,连说:“师傅,你是怎的了?”

一会,女法师坐定,说:“你朋友遇到的是一个龉龊东西,以我的法力,远远无法制住。其实,你要求的人,不是我,而是你自己。”阿秋愕然,瞪大眼睛,用手指自己。女法师肯定的点了点头。“为什么,我什么都不懂啊?”阿秋觉得女法师在装神弄鬼——忽悠人。女法师很认真的说:“因为你的前世是佛身。”阿秋觉得女法师越说越离谱,内心有想走的意思。可女法师继续说:“你前身是道行很深,法力高的和尚,”可阿秋觉得女法师在天方夜谭。从阿秋犹疑不决的眼睛里,女法师已看出阿秋不信她的一番话语,为了让阿秋相信她,她说出了让阿秋足以惊诧又信服的一语,她说:“妹妹,你大概五十挂零了吧,可为什么一个人独居?”这下,让阿秋目瞪口呆了,便问:“为什么,你还知道我单身?”女法师轻轻一笑:“之前,我们未曾谋面,你进来时,我也没觉察到什么,就在我禀告菩萨后,转身刹那,你前身显身了。”阿秋心静了下来,听女法师细说:“你之所以来到人世间,其一,你有一段情缘未了,在等一个人,如果这个人,遇上了,了却这段情缘后,你就会昄依佛门。其二,是为报你母亲的恩德而来。”

女法师说的这些,阿秋半信半疑,也不想追问莫须有的来历,只想知道,自己怎么能帮助菊子度过难关。女法师说:“你去东门城外,哪里有一座庙宇叫菩提寺,你去哪里求吧!以你功力深厚的佛身底子,绝对可以帮助你的朋友躲过此难。”

  
        共1页/2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