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灵异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无法解释的灵异事

  我们这有习俗,老人在哪家孩子那儿去世了,就在哪家办葬礼,而且带亲戚的都会来帮忙,吃大锅菜或者饺子等,大姥姥是在二姥爷家去世的。

  大姥姥去世的时候,正值暑假,我每天忙前忙后的上着最后几个课时的补习班,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补习班也应该是人生中最后一次补习班,补习着化学英语。

  大姥姥下葬前的最后一晚,我梦到了她,她靠在门口的躺椅上,我竟然哭着扑到了她的怀里,说我特别想她,对不起没来得及看看她。其实现实中我和大姥姥没那么深的感情,却不知道梦中的自己为什么哭的稀里哗啦的。

  等我哭完,抬头才发现大姥姥年轻了好多,本来满头的银丝换成了黑发,额头前面梳的整整齐齐,没有发帘,头发在后面团成一个大圆盘子,原本满是皱纹的脸现在却只是皱纹轻轻,还有大姥姥皮肤挺白。

  大姥姥拉着我说要请我吃饭,只是出了门,我就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复古的饭店中了,红漆木的古饭店,褐色的木桌和木椅,桌子上有个盘子,盘子上摆放着拳头粗,两个手指长度的类似油条的东西,旁边桌子上坐了一家三口,孩子三四岁,只是吵吵闹闹的,于是因为邻桌太吵闹,我和姥姥没有吃成饭就打算离开。

  姥姥从衣袖中拿出一串红绳串好的铜钱,铜钱的大小比银元还要大上不少,交给了老板。只是姥姥带我出了门我便醒了。

  过了一天,正好因为下雨,补习班考虑到班里有同学离补习班较远,就停课三天,这三天我去了外婆家,我们这的说法,大姥姥是外公的母亲,外婆外公在我们叫做姥娘姥爷,大姥姥三个儿子,所以我就有三个姥娘,我亲姥爷排行老大,还有两个姥爷,二姥爷和小姥爷。

  晚上找了一个朋友航航,村说大不大,都带点亲戚,她跟我讲了一件事,她说:“大姥姥死的那晚,我梦到她了。她来我家了,我爸妈拿着火把把她赶出去了,梦中的我还特别疑惑,我爸妈干嘛要赶大姥姥走。第二天中午,我爸说去二姥爷家吃饭,见我疑问,跟我说大姥姥死了,我当时就愣住了,不知怎么想起了昨晚自己做的梦,后背冷嗖嗖的。”

  我听了,想到自己做的梦,背后也止不住发冷,航航又继续讲道:“中午吃完饭,我和京京(也是同村的)在二姥爷家呆了会儿,感到没自己什么事就回来了,我就把自己的梦讲给了京京听,京京也挺惊讶,我们聊啊聊的,不知怎么就扯到了阴阳眼,于是我们就在电脑上查了查阴阳眼,电脑上说阴阳眼分先天和后天,先天是指打出生就有的,还附上了一个小孩儿的图片。后天是可以炼成阴阳眼的,在自己睡觉的床上正头顶的房顶吊上一块磁铁,每天晚上关了灯,看向磁铁的方向,等哪天能看到磁铁发出了淡蓝色的光,就证明你阴阳眼炼好了。后来还看了一堆,看的我和京京心里毛毛的,下午去二姥爷家吃饭,看到一个小女孩儿,我和京京感到小孩挺熟悉,就跟她玩了会,我们玩了画画,可是小孩只会画一种图案,她还在我手心画了一遍,一个圆圈,一条竖线,然后是乱七八糟不整齐的线条,我们教她画别的,可是她却只会画这一种,不知道她画的是花还是人,后来小孩儿和家人一块走了,在车窗口还对我们笑着挥了挥手,我和京京对视一眼,突然齐声说了句,“阴阳眼的小孩儿”,于是我俩又想起她画的那个图案,感到背后发冷,但是这个小女孩真的长的特别像电脑附上的那个小孩图片。你说不会真的这么巧吧?”

  我听着航航讲完,感到自己背后也发凉,于是就把自己做的梦给航航讲了,一看时间都晚上十点多,就回去了。航航那屋墙上贴满了海报,晚上睡不着,感觉好多眼睛在看着她,于是她叫来她弟弟,把满屋子的海报撕了下来,航航当时迷恋一个叫至上励合的韩国唱队,这两天发生了这么多灵异的事,晚上看到满墙的海报就心里发毛,这是她后来又跟我讲的。

  我回去的时候天都黑彻底了,村里还没安路灯,幸好航航家和我姥娘家就差了两条街道,第一条街道比较长,第二条比较短,走在路上,脑袋里是挥之不去的各种恐怖的情节,于是决定一口气跑到下一个街道,终于跑到最后一个转口,突然被人叫住了,我吓了一跳,后来才看清是我姥娘在街道口坐着,我跑到姥娘跟前,聊了会天,不知怎么就聊到了大姥姥的遗照,姥娘说:“这照片是你姥姥二十年前左右拍的,还年轻,头发梳的也整齐。”

  我的血液一下子就变了冷了,接着说:“没有发帘,头发在后面团了个大圆盘子。”

  “那年代人们都梳这样的头发,你见过你姥姥照片?”姥娘有些疑问。

  我不知道说些什么了,我确定并且十分的肯定我没有见过姥姥的照片,只有那个梦,梦里的姥姥就是那个样子,当时就想着明天把这件事跟航航说说。

  大姥姥去世不久,姥爷说自己过不了两年就去陪大姥姥了,本来都以为是玩笑话,姥爷也是,可是两年后姥爷自己出车祸,晚上喝酒骑电车回来掉到一个修大车的狭道里去世了,姥娘打了一夜电话,第二天才发现姥爷,那次我哭的稀里哗啦的,因为从小在外婆家长大,我还一直问妈妈,姥爷死的时候痛不痛,冷不冷,就现在打字到这里我的手还止不住发颤,母亲红着眼睛安慰我说,姥爷碰到了头部,立刻没了知觉,不痛的,你看,你姥爷当初说过不了两年就去陪你姥姥的,没想到真成真了。可是一想到姥爷一个人在夜里死去,我的心里还是止不住的疼。

  高三的时候语文老师讲她梦到她的语文老师了,都多少年了突然梦到了,后来就给自己语文老师打了个电话,是师母接的,说她语文老师出了车祸,住院了。而且车祸发生在我们语文老师梦到他的前一天。语文老师后来就去探望了下,索性只是伤到了腿。语文老师对我们还开玩笑说:“咋这么凑巧,刚梦到老师,人家还受伤了。”

  还有姥爷死的第一天,家里都在准备后事,找冰柜,还没来的及通知人,老舅开着电三轮没给家里说就来了,老舅妈说,老舅在姥爷死的那晚梦到我姥爷说想他了。老舅第二天就坐立不安的,给我外公打电话没打通,心里就闷的慌。老舅妈还安慰老舅说:“盛林(我姥爷)能有什么事,人家唱戏到处跑,你看你腿脚都不方便,还没人家壮呢,你就瞎想。”老舅妈去了趟厕所,没想到老舅就骑电三轮一个小时左右来到了姥娘家,知道姥爷出事了,就坐在那个床上吸着烟,时不时摸一把泪,陪着旁边冰柜里的姥爷说着话。姥爷和老舅几十年的交情了,而且两人又是知己又是兄弟的,老舅哭的像个小孩儿,在冰柜旁跟自己的兄弟说了一下午话,谁都没有拦住。

  如今我已经上大学了,想到这些发生过的事还是心里有些发毛,有些难受,我不知道你们身边发生过什么灵异巧合的事,我只知道我的身边有很多无法解释的灵异现象,而且我说的这些都是真实的故事,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作者寄语:我写的是我身边发生过的真实的事,分享给大家,可能文笔有限,又省略着写了写,写不出我要的那种感觉,有专家证明,人死了,身体会突然的轻18克,专家解释不出来。那么那18克是什么?

2、灵异电视机

  这是一部静静住在我家5楼的电视机,很是不起眼,却被家人明令禁止不准靠近。5楼永远上锁,想要进去必须要经过大人们的同意。

  偶尔有一次,我和妈妈一起上5楼拿东西,无意中看到了那部电视机。也不知是哪根筋不对,从此竟总想着那部电视机,就连梦里也挥之不去。我也因此希望能有个机会再上5楼,一睹那部电视机的“风采”。

  这天晚上我正呼呼大睡,突然觉得房间的门开了。我睡眼惺忪的看了看门外,竟看到了一个漂亮的姐姐,正在门口对我微笑:“你是不是很挂念那部电视机啊?跟我来,我能如你所愿的。”

  我的魂霎时就被勾去了,痴痴的下了床,跟着她慢慢朝5楼走去。一路上,我心情都很忐忑,没注意到周围的气温正一点点下降,还多了不少奇怪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我。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5楼。5楼的大门不知道为什么竟没上锁,从门里飘出淡淡清香,越发引得我想要进去。那个姐姐此时已经进去了,微笑着伸出手就要把我也带进去,我仿佛已经看见那部电视机在跟我招手了。

  “你在这里干什么?”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了爸爸的怒吼声,猛的惊醒过来。我的确站在5楼门前,可门却是老实的锁上的,那股淡淡的香味也消失了。

  刚才的一切都那么清晰,我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是在做梦。被爸爸训斥了几句后,就快速回房了。

  等我回到房间后,我竟看到那个姐姐又出现了。她坐在我的床上,略带歉意的看着我:“不好意思,刚才你爸爸醒了,我不能带你进去,但现在可以了。”边说着,她拉起我的手,竟慢慢的往5楼飘去。

  我们从窗户进了5楼,到处漆黑一片,可我却能很清楚的看到那个电视机,因为它正发出幽绿色的光,比我印象中的电视剧要阴森很多。但此时的我已经头脑发热了,一落地就往电视机跑去。而电视机就如入口般,当我靠近的时候,一下子就把我吸了进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身处的地方依旧漆黑而安静,可周围却让人多了一丝不安和警惕。我往前不停的走,但什么都看不到,反而耳边一直传来奇奇怪怪的声音。声音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却一直围绕在耳边久久不肯散去。我越走越冷,开始有点想回家了。

  “姐姐,你在哪里啊,我想回家。”我对着空旷的四周到处喊,但就是得不到姐姐的回应。我很是焦急害怕,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就在这时,突然有个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以为是遇到救星了,连忙转头。但事情并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好,我看到的并不是救星,而是一个只有上半身,而且全身都已经焦透的鬼魂浮在半空,关心的看着我。

  我是第一次看到鬼,吓得大叫着拔腿就跑。但我跑,那个鬼魂就跟着飘,一直不紧不慢的跟在我身后。最后,筋疲力尽的人瘫软在地上,只顾着喘气了。鬼魂飘到我跟前,依旧是一脸关心的样子,却说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话:“你为什么要跑啊,跑累了吗?跑累了我就可以把你吃掉了。”边说边伸出焦黑的手,长着大嘴朝我扑来。

  我脑子被吓得几乎不会思考了,随便捡起周围的东西就往那个鬼身上扔,也不管那是什么东西。扔了一会儿以后,就听到鬼魂大叫一声,突然就消失在空气中。我惊魂未定的站起来,无助的看向四周,不知道等会还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

  站在原地似乎并不能解决问题,反而是危险重重。我还在想该怎么办的时候,脚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只手,突然就用力将我往后拽。我很理所当然的摔倒了,没有任何一点自主性,被那只手一直往一个洞里拉。我无论怎么努力都挣脱不了,反而是身上多了好多刮伤的痕迹。

  也不知道被那手拉了多久,我突然意识到周围早已布满了很多只眼睛,这些眼睛都向我传递着同一个信息:你完蛋了。看到这么多眼睛,我头皮发麻,整个人几乎都失去了灵魂。周围顿时响起了起此彼伏凄厉的叫声,无数只手也从暗处不断涌出。这些手很快就抓住了我,把我淹没在其中。我努力想要挣扎,却是越挣扎,手就把我抓得越紧,我快要窒息了。

  但它们好像暂时还没想杀死我,只是把我吊在半空,在我身上刮出了很多个口子。血不停从伤口里流出,血腥味使那些可怕的手和眼睛变得越来越兴奋。那些眼睛仿佛被血染红了一般,一个个都变成了鲜红色。

  因为失血过多的关系,我的意识已经开始有点模糊,灵魂也好像不受控制的要脱离我的身体。隐约间,我好像又看到了那个姐姐。她正在向我招手,好像我只要过去,我就可以解脱了。渐渐的,我的灵魂不争气的开始飘向她,脑子里有个奇怪的念头:她是我的主人。

  就在我飘到一半的时候,我的脑子开始有点清醒,对于我现在所处的环境有点迷惘。有个声音一直在对我说,要我回到我的身体里。那一刻,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听那个声音的话。

  “你还在等什么,过来啊,过来啊。”姐姐的声音充满了诱惑力,可脑子里的那个声音也同样牵引着我。不自觉的,我的灵魂往身体所在的方向飘回了一点。

  那个姐姐看我这样,表情开始变得狰狞恐怖,她的眼睛开始发红,周围猛的就出现了很多手快速朝我冲来。我好像被什么人控制了似的,很轻易的就躲开了那数百只手的纠缠,灵魂回到了身体了。

  回到身体后,我觉得周围的压迫感越来越强烈了。再看向姐姐,她已经飘到了我的面前,张开大口就要把我吞下。我吓坏了,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电视机外。一堆人围着我,都是一脸的担心和着急。直到我醒来后,他们才松了一口气。从那时开始我才知道,原来那个电视机里有另外一个世界,我就不该靠近。我问他们为什么不把电视机砸烂,他们告诉我,因为我还有一些魂魄被留在了电视机里。如果电视机被砸了,我的命也保不住了。

  这或许是事实,因为从那以后,那部电视机依旧对我有着强大的吸引力,特别是在我梦到那个姐姐的时候...

3、灵异经历

  有一段时间,我在外地住。楼有几十层,我住在五楼。整栋楼有上百户人家,但只有两部电梯,遇到上下班高峰期,电梯基本上坐不上。好在只有五楼,很多时候,我都是爬楼梯解决。

  一天早上,电梯上来下去的时候都是满满的人,所以我照旧爬楼梯。

  我从电梯口往回走了三四米,转个弯儿来到楼道进入楼梯口,推开防火门,楼梯正对着我,我便往下走。走到四楼的时候,想起来要去四楼住户家里填一份意见表。就推开防火门,来到四楼的电梯口。

  从电梯口往回走了三四米,来到四楼和我照应的那家人,开了门发现我的表格没有带。于是,我从那家人门口的弯儿进去,返回到五楼,从楼梯口出来,打开门拿了表,再下去。填好表之后,我忽然间感到有点儿不对劲儿。

  假设房门口是A,电梯口是B,楼梯口是C的话,我五楼房门口地点是A,那五楼的电梯口是B,五楼的楼梯口是C,我从C下到四楼,打开防火门是四楼的电梯口B,走到四楼住户门口A,从四楼的楼梯口C上去,到了五楼后应该是五楼的电梯口B。而我出来之后却是五楼的楼梯口C。

  奇怪的是,从五楼下来楼梯口下来,看到的是四楼的电梯口。找不到四楼的楼梯口在哪。从四楼的楼梯口上去,却可以从五楼的楼梯口出来。

  我以为楼是这样设计的,设计了两条不同的楼梯。为了证明自己的想法,我拿了一个粉笔。从五楼下去的时候,沿墙面分别点了几个点儿。从四楼电梯口出去后,走到四楼楼梯口,再上五楼的时候,是可以看到我画的点儿的。很奇怪,四楼到五楼找不到五楼的电梯口。

  我反过来,从五楼的电梯口的防火门处下楼,一眼就看到我画的点儿了,再从四楼电梯口的防火门处上楼,也可以看到我画的点儿。

  也就是证明,只有一条楼梯。

  可是,怎么一上一下的时候,却看不到应该看到的门和路呢?!!!

  大白天了,我花了半个多小时,上上下下,结果每次都是这样。

  后来过了很久,我下楼办事,却发现可以看到相应的路和门了。

  难道是那天我被鬼打了墙吗?

  晚上发生怪事,在失眠的情况下度过了一个不正常的夜晚。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起了,不是我想早起,因为我一夜未眠,说起来也是蛋疼,我一个写鬼故事的,居然被这种并不是很恐怖的事情搞得失眠,哎。

  如同往常一样我直接就上楼准备开始写东西,不过昨晚的事情我还是挺在意的。

  我直接有开始码字,这和平时无两样。但是今天我却发现有些不对劲。

  在我的记忆里昨晚我分明就是存稿后关机的,但是现在一打开却发现昨晚码的字不知为何没有存档,打开昨晚的存档却发现只是一个空文件,或许是我昨晚没有存上吧,接着我又开始奋斗了,今天码字不理想,怎么也没有气氛,这种情况不如不写,我也不是职业作家。

  准备出去逛逛,我家的前面就是通往县城的小路,一般是整点的时候就有公交车通过。

  “啪啪啪”的穿着拖鞋我就下楼了。

  这时我爸妈也起来了。

  “妈,我出去逛逛”

  没等我妈回话,我就急匆匆的出去了,最近老是出去上网,我要是不走,可能一会儿老妈唠叨起来,我又没法走了,所以趁着现在还早,溜出去玩玩,呵呵,今天咱生日,带媳妇溜达溜达。

  早上的公交都来的挺早挺准时的

  不知道为何我在想昨晚的事情,看来我还是真的吓坏了。

  在这里等车的都是邻居,都在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家常。

  “老张,你知道不,听说昨晚老王心脏病去世了”我家右边的王姨突然找到了可以打开的话匣子。

  “是啊,前几天还精神抖擞的,我还去他家下了几盘象棋呢,这转眼就走了”老张也开口了。

  他们口中的老王,我认识,具体叫啥名我忘记了,从我懂事以来,就叫他王爷爷,也没有听见谁提过他的大名,这老王身材挺壮实,皮肤黑黑,平时和邻居处的也和气,关键对我挺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