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校园鬼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校园鬼恋

  小爽是班里的班长,人长得漂亮,个子高,身材又好,深得大家的喜爱和拥护。来自农村的她,却不因此而骄傲,反而平易近人,谁有困难了,她保证第一个站出来嘘寒问暖,在人家需要帮助的时候,她也是竭尽全力,是个很热心的姑娘。

  因此,她的朋友很多,人缘也特别好。最近,她注意到了一个叫倩儿的姑娘,倩儿是她的同学,和她一样,也是个农村姑娘。作为班长的小爽对班级的每个同学的资料都是非常了解的,特别是向她这么热心的班长,对每个同学都了如指掌。

  为什么小爽会注意到倩儿呢?那是因为倩儿性格很是孤僻,她不愿意与任何人交流,即使是在课上,也总是低着头,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一到下课铃声响起,她就走出教室,一个人消失了,即使是有班级活动她也从不参加。学校分配的宿舍,她也从来没有去过,以至于属于她的床铺上,都堆满了室友杂七杂八的日用品!

  要是这样,倒也没什么,小爽注意她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最近倩儿越来越不对劲了。首先是原本具有骨感美的女孩,现在更是瘦的皮包着骨头,脸色越来越苍白,上课的时候老是走神,甚至在一节体育课上出现昏倒的现象。还是小爽带领着同学把她送进了医务室,医务室的医生受到医疗条件的限制,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开了点中暑的药物,建议她去大医院里检查一下!

  可是这个倩儿却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体的严重,一到下课的时间,立刻不顾众人的担心,跑出了医务室,消失在了茫茫的人流中。这让小爽和几个同学都非常的差异和不解,甚至有几个同学已经非常不高兴的说着:“真没礼貌,连声谢谢都没有!”小爽赶紧安慰这些同学:“可能是倩儿有什么急事吧!你看她跑得多匆忙,大家谅解一下吧!”

  下午上课的时候,倩儿非常认真的给几个同学道谢,并解释到自己的突然离去是因为家里有急事。这些同学也都接受了倩儿的道歉,并询问家里的事需不需要帮忙?倩儿并没有回答大家的话,只是闭口不言,大家都习惯了她这种性格,也就不再追问了!

  可是小爽不一样,她始终认为自己是班长,要对每个同学负责,自己有责任了解和帮助每一个同学!于是,她就起了跟踪倩儿的意图!

  下午是两节课,因此到七点多才下课,听到了下课的铃声,倩儿背起书包就往外走,样子十分匆忙。看见她离开,小爽连书包也没顾上拿,立刻悄悄的跟了上去!下课的人流很拥挤,小爽根本用不着躲躲藏藏的,就是非常自然的在倩儿身后跟着。倩儿很是着急,走的很快,在茫茫的人流中,她非常努力的往前挤着,小爽从后面可以清楚的看到前面那个瘦小的身影是如何的吃力,她很想过去帮帮倩儿,但是一想到倩儿的性格,她还是放弃了,打算先弄清楚是什么原因!

  走出了学校的大门口,人流顿时就疏散了许多,倩儿向着一颗大树挥了挥手,然后蹦跳着跑了过去,显得很开心!小爽看着她的动作,很是吃惊,也很是疑惑,大树下,并没有什么人啊!这里的人少了,没有人流的掩护,小爽不敢跟的那么紧了,只好躲在了一亮汽车的后面,远远的盯着倩儿。倩儿开心的跑到了大树下,就像给谁说话一样,有说有笑的说了一会,然后抬起了右手,像是牵住了什么,左右的摇晃着向远处走去!给人的感觉,此时的倩儿就像牵住了恋人温暖的大手一般!

  倩儿走的越来越偏僻,最后走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小河边,做到了一块石头上,看到这,小爽差点惊呼出声来,因为倩儿并没有坐在地上,而是悬空坐在一块石头上,身体还倾斜这,就像依偎在恋人怀里一样!嘴里大声的说这些什么,时而还伴随着两声“咯、、、咯、、、、、、”的笑声。小爽越看越害怕,她感觉到自己的小腿都有些抽筋了!

  难道倩儿不是人?倩儿是鬼?小爽在心里想着,越想越害怕,她捂着自己的眼睛,从手指的缝隙中偷窥,她发现倩儿仰着头,伸出舌头,闭着眼睛非常的陶醉,就像接吻一样!小爽心里毛了,感觉自己的头上不断的往下滴着冷汗!

  忽然,小爽感觉到有人在掐自己的脖子,非常的用力,小爽努力的挣扎这,扑打着,可是自己的脖子上面明明什么都没有啊!她的嗓子越来越紧,随后感觉掐这自己脖子的双手正在不断的提高,到了后来,她的长个身子都离开了地面,像是被什么东西提了起来!

  “阿明,住手,她是我们班长啊!”

  这时,倩儿的声音传了过来,小爽感觉脖子一松,顿时堆坐到了地上!

  “倩儿、、、这是怎么回事?我刚才怎么了?”小爽问道!

  “我、、、我、、、、、、”倩儿支支吾吾的很是扭捏!

  “我来说吧!”

  这是,一个男子的声音传到了小爽的耳朵里!

  “你是谁?你在哪?”

  小爽惊恐的用目光四处搜寻着,可是他什么也没看到!

  忽然,眼前一闪,出现了一个虚幻的男子人影,瘦瘦高高的,很斯文,也很帅气!

  “我叫阿明,是倩儿的男朋友,在一年以前的一场车祸中,为了救一个孩子,被车撞死了!由于心里记挂倩儿,我不舍得离开,就留在了人间,和小倩生活在一起!”

  “你这样做是在害她,你知道么?你知不知道现在倩儿的身体是什么状态?”小爽顾不得害怕了,厉声说道。

  “我知道,由于倩儿天天跟我生活在一起,身体会越来越差,她每次下课都那么急着离开,就是因为我不能在太阳下面长时间的生存!不过,我们的要求并不高,我们只有一年的时间在一起,现在的我已经就快魂飞魄散了,而倩儿的身体也越来越坏了!我知道我不能再害她了,我希望在我魂飞魄散的那一刻,倩儿是健康的、快乐的、、、、、、”那个虚影说到这已经黯淡了许多!

  “放心吧!阿明,能和你一起生活一年的时光我已近很满足了,虽然不能永远的陪着你,但是曾经的拥有,会让我永远的幸福!”小倩强笑着说道!

  “你快乐,我就放心了、、、、、、拜托,帮我照顾倩儿!”说到这,眼前的身影化作了点点星光,消散在了星空中!

  倩儿没有哭,微笑的流下了两行热泪、、、、、、

2、校园鬼事

  在S市的一所名叫天裕的学校中,总是发生着一些奇怪的,“厕所内无缘无故出现的紫色火焰,办公楼前的那座雕像夜晚发出淡蓝色的眼睛,而且在夜晚雕塑上面的那个飞机无缘无故的会消失,在不同的时间那座雕塑的眼睛会在不同的方向”“安度别在吓这些学弟学妹了”龙飞拉着安度到了别的地方,“喂,你怎么都说出来了,不怕出什么事情啊。”“我说,龙飞你干嘛这么紧张啊,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了马上就毕业了,出事也就这么一年的时间了吧”“你还想着安晨不”“记得,安晨是我表哥啊,怎么能不认识啊”“你忘记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了啊”安度颤抖了一下,“额,应该是我们看错了吧,可能是梦游到那边去的啊”“我看的不像,你不想想他为什么第二天转学啊”安度想了一会“奥~这件事情啊,我表哥他们要搬家,所以转学了,不过。。”“不过什么啊,你倒是说清楚啊,别这么急人好不好”安度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悲伤“他,他们在A市发生了车祸,只有表哥活了下来”龙飞感觉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巧“安度,安晨现在人呢”“他,他现在在精神病医院里,在发生车祸后我表哥精神失常嘴里说着‘哈哈,又死了两个’”

  其实在那天晚上龙飞和安度正在从网吧上网翻墙进来,他们看到安晨从宿舍里出来了,他们两个刚想要叫安晨,可是他们发现安晨在暗暗地灯光下没有影子,而是有一个类似飞机的图案,两人跟了过去,到雕塑下面,安晨正在挖这什么东西,然后放到了雕塑下面“你来了啊”“你什么时候才可以把她放掉,你快说,什么时候把我的影子还给我”“你帮我把你的父母给我杀了,听到没有”此时的安晨即使有很大的勇气遇到这样的事情听到这样的话语不害怕才怪,双腿无力一下子坐到了地上“为什么是他们”“为什么是他们,只有他们知道”安晨眼中带有血丝,咬着牙冲他喊“你到底是谁”“现在都几点了,赶快回宿舍”值班的老师听到了安晨的嘶喊,朝安晨那边走了过去,安晨努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可是这次的事情出现了,“阿龙,你看看”两人目光集中到了安晨的影子上面,他的影子回来了,龙飞总觉得有些奇怪,有些不对劲。安度对此事没有太大的反应,可是龙飞一直记得这件事情。

  “安度,我觉得这件事好奇怪,要不明天我们去看看安晨吧”安度楞了一会“嗯,去看看吧”“恩恩,看看安晨还记得什么”“我说龙飞啊,你不是胆子挺小的啊”安度跟龙飞开了一个玩笑“安度,你没发现么,上个学期我们学校里失踪了好多学生么?”“我没感觉到啊”“我也是听老师说的。”“不是吧,这件事这么重大,要不要先跟学校里说一下啊”从旁边有人拍了一下龙飞“是你啊西夏,怎么又回来了啊”“学校的事情我听说了不少,而且有些事情已经传到学校的贴吧里去了,我就是为了这件事跟安凌有关,你们才知道,是不是有点晚了啊”安度一听一下子愣住了,“不过还有很多事情,在学校里发这些帖子的人全部都神秘消失了,不过现在只有一个人还活着,那就是吴鬼头”“安度你怎么啦啊”龙飞在旁边看着安度,而安度听到安凌的时候一下子愣住了,“西夏,你知道安凌是谁么?”“不清楚,安度应该知道是谁吧”“安度,安度”安度回过神来,“喂怎么回事啊”西夏问道“其实安凌是安晨的亲姐姐,也就是我的表姐,其实在三年前安凌姐就已经不在了,家人找安凌姐找了一年都没有找到,有人说她已经死了,但是见到安凌最后的地方就是那座雕塑旁边,而且那一天我正好经过这个学校,看到了安凌姐”大家都愣住了“怎么可能啊,这么多人都在,这么多双眼睛,她是怎么消失的啊”“哼哼,怪不得,这学校里蹊跷很大啊”一个穿着学生装的人也凑了过来,“喂,你是谁啊,看样子你知道的事情不少啊”“龙飞,他就是我说的吴鬼头,是我叫他来的”安度打量了一下“我认得你,你是安凌姐的男朋友”“哈哈,哈哈哈”“既然你认识安度的姐姐,那你应该毕业了吧,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这个名叫吴鬼头的听完之后只是叹气“其实我已经毕业三年了,我为了她我开始调查这个事情”“对了,听说在校园的贴吧上发那些帖子的人怎么都神秘消失了,而你怎么会没事”“你说他们,他们早就被我杀掉了”他们听完这句话都后退了一大步“快。。”正当安度要喊出来的时候,这个老鬼一下子掐住安度的脖子“看在你是安凌弟弟的面子上我不想伤害你,也包括你们,你们最好都老实一点。只要我知道了结果我自己会向警方自首,用不着你们报案”安度有些害怕,说话都有些颤抖“你,你真。真的不伤害我们”西夏这才发现自己现在做错了事情“你,你应该知道安晨吧”西夏壮大了胆子向他问道,“他,安凌的那个傻弟弟啊”“其实我也知道一些事情,不过算是我害死的他们吧”三人的脸上出现了害怕,担心下个死的是不是他们“你为什么要害死他”龙飞胆怯的问道,“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再说吧,哈哈”

  “这下可以了吧,你可以告诉我们了吧”“都是他,是他害的我跟凌儿不能再一块,都是因为他,全是他”越说这个叫吴鬼头的家伙火气全都冲了上来,“喂,安晨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吧”“我不知道,只知道那天大伯生了很大的气,那天安凌姐消失的时间刚好跟大伯生气的那天吻合”“对,都是因为那个安晨,要不是他安凌根本对了,你就不会死”,“那你为什么说我大伯他们的死跟你有关啊”,“看来有些事情你们还不知道啊,哈哈。你知道为什么学校里消失了这么多事情他不敢管么?因为他管不了”老鬼的脸突然变的很恐怖,“学校里的那个雕像下面其实就是通往阴间的大门”安度突然想起来了那件事情“你什么时候才可以把她放掉?放掉”原来如此,安度发现老鬼很不对头,“西夏你看看他的手”阿龙差点晕了过去,他那只手渐渐的变成了白骨,“哈哈,所以我可以让他们相死就死想活就活,哈哈。包括你们”老鬼突然用一双邪恶带着仇恨的眼睛看着他们“你们听完了吧,是时候上路了”三人正想要逃跑可是总觉得有东西拉住了他们的脚,往下一看全是一双双的鬼手,“你们受死吧,我只需要两个人的命,安凌就可以复活了,你们谁要活下来啊,看你们本事了”“我,让他们两个决定谁死谁活吧,既然是为了我安凌姐,我愿意救活我安凌姐”“安度”两人哭了,“龙飞你留下来吧”“我已决定,你们两个死,安度留下来,安度你姐姐很想你你知道么?”只是一个少年闯入了这篇领地,而且在背后还跟着一个没有影子的女孩“宇,醒醒吧,别做傻事了好不好啊,我已经死了,活过来还有什么意思,而且你也已经死了,即使我活着,你开心么?”“只要你活着我就会很开心的”“宇,不要这样了好不好啊,我们在这一样可以做夫妻的,宇。醒醒吧

  “表哥,你怎么知道我们遇难了啊”“这是天机不可泄露”

  当有些东西离你而去的时候,你是否才懂得悔恨。

3、校园走廊的鬼

  听说校园走廊里有鬼?我一进这所中专学校就听说这回事了。我是个不听话的男生,由于成绩不好,眼看着上大学没希望,爸妈想尽办法,终于把我弄进了这所农技学校来,可能是让我学点西,有一技之长,以后不至于饿死, 或是讨饭吧?

  我一听说校园里有鬼,心里就发毛,心里通通的只打小鼓……我不是害怕,主要是好奇,当然,要说真的不害怕,那是假的。可是在女生们面前我还是邪邪的笑着,问小兰她们几个,谁敢跟我 今晚去瞧瞧,大龙这小子仗着身强力壮,更是急于出风头道:最好我们在哪儿呆一夜,今晚谁也别回宿舍?燕子,一 声惊叫道:天哪,我可不去。万一老师来查房咋办?我不去。

  那么你呢?我问苏薇,她迟疑着道 :我……我,我还是给你们看房把, 万一老师来了,我给你们拓掩护。

  切~!我心里暗咒一声,明明是胆小还要找借口,算了,于是我大声道,就兰子我们三个人去吧。好,大龙这小子威风凛凛的抢着大声说,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胆子最大似的。

  你们还是小心点好,江小燕好心提醒我们,听说哪儿晚上月亮最暗的时候常有个白衣女人走动的,你们要小心。

  是啊,苏薇也惊声说,听守校门的张大爷说还有比较明显的走动声音呢,他都去看过两次,结果什么人也未找到 ,后来他也不敢去了。哼,这群胆小鬼,自己不敢去,还来吓唬人,我大声笑着说,你们等好吧,谜底明天就揭开。对对,兰子和反应稍慢的大龙跟着回答,那一时刻,我们 三个真的好自豪呢~?

  本校既不是省级重点院校,更不是什么县里要开小灶保护的对象,只是一所小小的农技中专,学生大部分都不包分配的,所以待遇也就不难想象了,地 处城郊,周围是一大片农田,再往不远处看过去,是一些快要秃头的荒山,早些年树砍多了,现在哪里是杂草丛生,隐约中不时可以看到几垫不知年月的坟墓,尤其是发白青石摹碑,我好几次站在校园哪块足球场望过去,都觉得大白天都阴森森的。

  好了,不多说了,且说这天由于老想着晚上要去走廊过夜,因此总是走神,连最喜欢的足球也没踢好,被大家臭骂一顿,弄进了自家球门两个乌龙球,搞得我很没劲,晚自习也不想去上了,趁着大家都去上晚自习,洗澡室里没人挤,我一个人去了。

  哗,站在热水笼头下,我感到说不 出的舒服,累过一阵之后来洗澡就是爽 ~!我还哼着歌呢?不由自主的哼起来 ,可哼着哼着就感觉不对劲了。先是我 发觉旋律不对,这旋律根本不是这首歌的,其次我想起门外看洗澡室的人换了 ,是个年轻面孔的黑衣男子,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他呢。他脸色苍白,没一丝血色,原先的张大爹哪儿去了呢? 再接着我想起了我正站在这洗澡堂的第八空。于是我想起了一个关于这个澡堂的传说,流传的说法是如果一个人到澡堂去,千万不要站到第八空。我怎么这么傻呢?竟忘记了这说法了。

  我紧紧的闭着嘴,可是歌声还是传来,于是我鼓足勇气,蹑手蹑脚一空一空的去查看,到底有没有人,结果走到最后一空也没有人,我脸都吓绿了,对着浴室的大镜子,我呆呆的想了一会,终于我决定还是赶快走为妙,放弃在这里长时间冲淋的打算,于是我急急忙忙跑回去第八空处,就在我慌慌张张的上好香皂时,突然没水了,这时真惨,我睁不开眼睛,而耳中却传来了可怕而清晰的歌声,我感觉到那歌声正向我走近,第八空,这是第八空,我脑子里强烈电刺着,为什么我会站到第八空来。

  那声音来了,我清楚的感觉到他就跟我站在了一起,好象还用手来摸索我的全身,我颤抖着身子,却不敢叫出声来,那是一种冰凉的事物在我身体里游动,我就快支持不住了,就在这时,水忽然淌了下来,哗的一下冲遍我的全身 ,而我还是不敢睁开眼睛,生怕一睁眼就看到什么可怕的事物,这时我忽地觉得这水声有异,似乎跟平常不同了,水中似乎有股子血醒味道,这不禁让我想起白天站在食堂门口看到他们拷死的哪条狗,它的眼睛幽幽的,叫声好惨,说不出的惨,血顺着它的眼睛往下流,再就是它的嘴角也一样溢着血丝,它不停的叫唤着,好象临死前要说出点什么来似的……

  我不知为什么此刻竟忽地想起它来,忽地我又闻到一股子难受极了臭味来,那象是死老鼠的味道儿,啊,我的天哪,这是怎么了,此刻的洗澡里真的静的怕人,歌声不知什么时候竟停了,不,没停,它跑到女生沐浴室去了,于是我感到身边的那股子血腥味也不见了。 我猛地睁开眼睛,耳边传来女浴室幽幽的歌声: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好象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前……啊,不错 ,我听理清楚极了,是这首歌,我全身毛孔都竖了起来。

  就在我胡乱的抹了一下,拎着袋子跑出浴室时,却遇到了张老头,他诧异的看着我,说,你什么时候跑进去的,怎么不开钱啊?我……我,我刹时张大了口说不出话来,拿来,他把手伸过来,一块钱洗澡费,他说。

  我哆嗦说递给他一块钱,并说,刚才那黑衣年轻人是谁啊?我付过给他了啊?

  什么?张老头一震,他听到我的问话,吓得跟什么似的,接着我听到他喃喃自语,难道他又来了,难道他又来了,趁我刚才睡着的时候他又来了。 1/41234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