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冥婚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冥婚

  小美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孩,她喜欢上一个阳光的男孩。小美是大胆的女孩,她向男孩表白了,但是男孩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拒绝了小美,小美非常的伤心。她想知道男孩喜欢的是谁,是不是真的有了喜欢的人。

  结果让小美非常的伤心,这个阳光帅气的男孩,居然喜欢的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女孩,不出众的外表,不诱人的身姿,除了为人善解人意,小美没有看出她有哪点好。

  小美觉得自己还是非常的希望的,跟这样的一个丑女比,自己要优秀很多,而且自己的爸爸在当地非常的有实力,自己想要什么得不到。

  小美冲到男孩面前,推开拥抱在一起的人,小美说:“你凭什么跟他在一起,你配得上他吗?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要样子没有样子,要身材没有身材,要家世没有家世,你配吗?”女孩愣愣的看着小美,她不由得地下了头。

  男孩却非常的生气,他吼道“我喜欢的人,只有她,我是不会喜欢你的,就算我死了,也要跟她在一起,我是不会喜欢你的!”说着男孩搂着女孩,轻轻的说:“你放心,我是不会喜欢别人的,我就喜欢你一个,我以后会天天陪着你!”女孩微微的笑了。

  小美看见这一幕,非常的生气,她冲出马路,被迎面来的一辆货车撞到。男孩和女孩将小美送去医院的时候,小美已经断气了,小美的爸爸非常的生气,他知道女儿喜欢这个男孩,他看见男孩和另一个女孩在一起,一口咬定是他们害死了自己的女儿。

  警察有证据证明是小美自己跑出去撞死的,小美的爸爸也没有追究了。他想自己的女儿这么喜欢这个男孩,自己一定要让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个男孩。

  小美的爸爸找到男孩,要求男孩跟小美结婚,男孩生气的说:“我说过了,我自己有非常喜欢的人,不会在喜欢你的女儿了,她活着的时候,我不会跟她在一起,她现在死了,就更不可能了!”

  小美的爸爸也生气,笑着说道:“你入赘我家吧,以后我的财产全是你的,只要你跟我女儿结婚,这些都是你的,别墅,豪车,你要什么就会有什么。”

  男孩笑了,“我不需要这些,我只要她!”

  小美的爸爸生气了,他吼道:“年轻人,你不要不识抬举,我女儿能看上你,是你的运气,我这样的家产,你都不放在眼里?”

  男孩也毫不示弱:“我知道我自己想要什么,但是绝对不是出卖自己的身体!我爱她,一辈子只爱她!”

  小美的父亲闷不做声,一棍子打在男孩的头上。男孩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血从他的脑袋上流下来,滑过他的脸,他的眼睛眨了一下,便倒下了。小美父亲怕男孩没有死,就使劲的掐着男孩的脖子,他狠狠的说:“不识时务,小美,爸爸一会就让你们完婚!”

  小美的爸爸准备了一个豪华的婚礼,他的女儿的骨灰放在一个棺材里,那个男孩放在另一个棺材里,婚礼的见证人,只有小美的父亲。他按照活人结婚的仪式给这两个死人办理了婚礼,将他们两人合葬在一起。

  没过多久,小美的父亲就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他梦见小美浑身是伤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不断的伤心哭泣。小美的爸爸非常的疼爱小美,看见这样的场景,非常的难过。他问道:“宝贝女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小美伤心的说道:“自从你安排我嫁给男孩以后,他对我一点都不好,天天打我,别的鬼欺负我,他也不管我!”小美越说越伤心,哭声也越来越凄惨。

  小美的爸爸怒火中烧,他对着男孩破口大骂起来,男孩嘿嘿的笑了:“你逼我娶你的女儿,还杀死了我,你知道我喜欢的女孩找不到我,有多着急的吗?哈哈,我要在下面折磨你的女儿,哈哈。我要在下面折磨她!”

  小美的爸爸被惊醒了,他的身体还哆嗦着,这个梦太真实了,真实的不像是一个梦。小美的爸爸开始有点后悔这么草率的就让女儿和这个男孩举行了冥婚。他很清楚男孩喜欢的人另有其人,他勉强让他们在一起,其实是害了自己的女儿。男孩不喜欢自己的女儿,又怎么会好好的关爱自己的女儿呢。

  晚上,小美又哭着进入了小美爸爸的梦中。小美爸爸老了纵横的说道:“女儿啊,咱们别很这个坏小子在一起了,他会经常打你欺负你的!”小美伤心的哭着,身上的伤痕似乎更多了,小美倔强的说:“不,我就要跟他在一起,不让他有机会去见那个贱人!”小美的父亲摇摇头,“你这是何苦呢!”

  小美终于走了,小美的父亲却醒了,他看见一个身影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他惊恐的叫到:“是谁!”人影转过身子,一脸鲜血的瞪着小美的父亲,他的脑袋的一边已经凹陷下去,看上去像个外星人一样。但是这个男孩的脸还是保持得比较好,还是那么的阳光帅气,难怪自己的女儿这么喜欢他了,死了都想要嫁给他。

  男孩的嘴角牵扯出一个笑容,“我要跟小美离婚,不然我就让你亲自下来照顾她!将我和小美分开安葬!”小美的父亲说什么都不肯。小美这么喜欢这个男孩,怎么会让男孩离开自己的女儿呢。小美的父亲看见男孩手上拿着那根打死他的棍子,他慢慢的闭上眼睛。

  男孩的棍子要打在小美父亲的头上时,小美出现了,她大叫着:“住手,我跟你离婚!”小美扶起自己的父亲,流着泪说:“对不起爸爸,我太傻了,我不会一错再错了。我们离婚,我们分开葬,我只想你好好的,不想你在为我做错事了!”小美的父亲抱着小美痛哭起来。

  小美的父亲给小美和男孩办理了离婚仪式,男孩自由了,他想再去看看心爱的女孩。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我们结婚,好吗?”男孩惊讶的看着女孩,女孩说:“我知道你死了,为了嫁给你,我自杀了!”男孩痛心疾首:“你太傻!”女孩笑着扑进男孩的怀抱:“但是很可爱!”

  两个相爱的人,即使死了,也可以在阴间接做夫妻。

2、生人冥婚

  罗一婕回到家后,直接累趴倒在床上。

  夜色深霾,楼下的霓虹灯,透过窗户投射在墙上显得格外炫彩。

  而在这个繁华的都市里,罗一婕却开心不起来,她直径的走进仓库房,把所有一切关于他的东西打包成一个包裹,放进箱子里用胶纸密封。

  有关于他的一切她不想再看到,朋友说他有多花心,她一直都当没听见,直到亲眼目睹他身边搂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从宾馆出来她就知道,她们的爱情是该停止了。

  可是她却没有勇气跑上去质问他,任由他们开着车离开。

  电话不安分的响了起来,罗一婕拿起一看,是妈妈,自从前两天跟妈妈说了她跟他之间结束后,这两天经媒人介绍的对象快把她的手机折磨得都快秀逗了。

  还好罗一婕一直都屏蔽信息提示,除了妈妈能打通她的电话,其他人的电话通通都被转至语音信箱。

  对妈妈让媒人介绍的对象罗一婕原本很是抗拒的,很想休息一段时间,但是回过头来想想,毕竟现在年纪也不小了,而且还让妈妈让自己超心,罗一婕真感觉自己就是一个不孝女,小的时候让大人操心也就罢了,长大还依然他们担心个没完,这就是自己的错了。

  罗一婕最终还是答应了这次的相亲,电话那头,妈妈还有点意外,不过很快就听到她语音里压抑不住的激动,似乎感激自己的女儿已经懂事了。

  男方是一个有房有车有事业的有为青年,为人也孝顺,罗一婕就是看中他这点,做人的其他什么不说,孝顺就是必须的。

  经过电话沟通,罗一婕跟他约好在餐吧见面,直到打烊了,一直都没见到他人的出现。

  罗一婕走出餐吧,准备搭计程车离开,一辆路虎揽胜开至面前,半路被挡住去路,心里确实很不爽,罗一婕移了移位置,车子又跟着她移动,车窗贴着黑色的防阳纸,根本看不到车内的人,车外罗一婕瞪得都快要把眼珠给瞪掉了,从车上走下来一个男的,1米八的身高,样貌很是俊朗,只见他手捧着一束玫瑰花不好意思的走至罗一婕面前,一番简单的介绍才清楚,原来他就是媒人介绍的对象。

  看着他的脸色,罗一婕感觉长得很像《暮光之城》里面的那些吸血鬼,没有一点血色的,反而是嘴唇红得滴血。

  对他的印象,罗一婕感觉他们一点不像是在处对象,反而感觉是失散多年的兄弟,一坐下来,两个人从天文谈到地理,话题怎么都聊不完,有种相见恨晚心情。

  清楚了他的一切习惯,罗一婕觉得他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他的一切举动都关怀之至,无法让人不感动。

  他的出现,让罗一婕很快走出了之前的那段感情的阴影。

  偶尔他也会到罗一婕的宿舍里给她策划一下房间的摆设。空闲时,两个人弹奏唱着黄家驹的《情人》,气氛好是浪漫。

  可是慢慢的,罗一婕开始发现,认识他的一个月里,他们完全没有在白天出去过,见面也总是在夜间,她也想好好的在白天两人在大家的注视下,然后昂着头,让别人知道他是她的男人。

  男人好像看出了罗一婕的想法,溺爱的摸摸她的头发,提出了明天到公司接她下班,这是罗一婕所料不及的,有开心有疑惑。

  一天下来,罗一婕感觉时间过得特别慢,平日的她跟同事都能叽叽喳喳聊不停,今天竟然老走神。

  终于熬到下班了,罗一婕第一个跑到公司楼下等待男人的到来,罗一婕并不是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因为她觉得既然要聊到谈婚论嫁,当然必须得让朋友都见下面的吧。

  可是罗一婕等来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前任任少军,他怒气冲冲的打开车门也不管罗一婕同不同意就把她塞进副座驾,一踩油门,车子一下溜得老远。

  车内两人毫无对话,气氛沉闷到极点,还是罗一婕先打破僵局,说了一句:“停车,我要下车,我男朋友还在等我。”

  任少军一把扯魂罗一婕想解开安全带的手,把脸凑到她脸旁,似笑非笑:“你看好了,你男人就在这里,其他人的想都别想。”

  罗一婕甩开他的手,反手打了他一记耳光,把自己所有内心的痛苦通通发泄出来,任少军沉默不语,最后在罗一婕说完接上一句话:“没有人可以对我做这样的事,就算死……你也是我的人。”话刚说完,任少军踩死油门,车子在路上飞驰着,在车子撞上路边护栏时,罗一婕脑海里闪现过往的种种回忆,不是别人是那个他。

  车子在高速上连续翻滚了几个圈,最后四轮朝天的倾斜在路边上。

  车里烟雾弥漫,隐约中,她看到她的男人高斌环抱起自己,离开了现场。

  罗一婕醒来是在一处泛着蓝色灯光的大房间里,自己躺着的床摸起来冰凉十分,不过自己却觉得舒服非常。

  “你不是不知道我为什么白天都不出去么?我。”罗一婕这才发现,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坐着一个男子,从背影看身材各方面跟高斌非常的像,男子继续说道:“因为我已经死了半年了,鬼白天是出不了门的,我本来没打算跟你说的,可是……”高斌哽咽下:“看到你因为我的原因差点连命都没了,我不想再拖累你,你还是走吧!”

  走至他的身后,安慰道:“如果遇不到一个对自己真心的人还有什么意义?”罗一婕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明显感觉到他吃惊的颤抖了一下,高斌转过身愣愣看着罗一婕发呆,他身上的一套70年代的结婚服饰在他俊朗腼腆的表情下显得格外的可爱。

  “你不怕我把你的阳气吸走么?运势也会随即走下坡的。”

  “没事,有你在。”

  当天,两人互相交换了高斌事先准备好的结婚戒指,没有亲人,没有欢呼,只有仅属于他们两人的私人空间。

  为了更好的照顾罗一婕,高斌让她呆在家里做少奶奶的生活,按高斌的的条件绝对可以让她无忧无虑,本来就闲不住的罗一婕还是找了工作,都是在晚上进行,婚后的两人过着名副其实的夜生活,一有什么倒霉的事发生。一句老公现身,高斌就瞬间出现来解决。

  回家的路上,身边的车无人自动,车边上的高斌跟罗一婕手牵着手走着。

  “我们结婚了,妈妈知道的话,你打算怎么办?”

  “妈妈生你这个女儿那么聪明会懂的。”

  “唉!那我们的孩子怎么办?”

  “什么?你有了。”

  “闭嘴,我是说我们的现在的情况怎么可能有孩子?”

  “这个容易呀,去领养一个。”

  “好吧!那我去领养,就跟我姓。”

  “我是爸爸,应该跟我姓。”

  “我是妈妈,我是家里的老大,应该跟我姓。”

  “那就叫罗高兴。”

  “罗高兴不好,叫高罗兴。”

  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没能忍住,“噗嗤”的笑了出来,两人的笑声在夜里回荡,幸福甜蜜,清亮绕耳。

3、小姨的冥婚

  这个是发生在我小姨身上的故事。小姨去世的时候只有16岁,当时我还没有出生,一切都是听我母亲和邻居讲的。

  小姨在16岁那年突然得了一场怪病,整个人从以前的正常的样子变得神经兮兮的,不停对着镜子傻笑,病严重的时候还口吐白沫。当时愁坏了在外做农活的外公外婆,全家人不得不放下农活,陪她跑遍了城里的大小医院。就算是这样,也没能查出病因。

  之前,村里就有人说是外公买了周家的房子才会这样的。一开始不迷信这个的外公有点相信了。因为我们家是外来到这个村里的,买了周家的那块地,那块周家地是周家人祖祖辈辈辛勤耕种的,周家的后人要到别的地方去,就把地卖给了外公。小姨得病,大家认为是周家人的祖宗不高兴外人占了他们家的地,所以想尽办法害倒我家里的人。老一辈人认为东西是别人家的就不应该去霸占。村子的人议论纷纷,说我们家应该早点搬走,要不然伤的不止我小姨一个人。我外公还是嘴硬:“什么鬼啊,我天不怕地不怕,居然会相信这个封建的家伙!”

  就是这句话一说,小姨的病加重了,整个人没事往江边走,还跟着小船跑。有一次差点掉进江里淹死了,幸亏被渔民救上来了。从那以后,小姨就被外公外婆看得紧的,卧病在床,再没有出过门。那个时候,村民都在关注我家小姨的病情。在外公外婆的眼中小姨的病让他们很没有面子,又加上鬼神之说,外公外婆对她的照顾越来越少了。

  我母亲心疼这个小妹,农活不忙的时候,就进屋子照顾小姨。可是偏偏这个时候,隔壁的沈奶奶叫住了我母亲,她问我母亲为什么那次小姨跳水之后,白天不放她出去,晚上放她出去?晚上天天往山头跑,诡异的很。

  山头那里有很多坟墓,沈奶奶的菜地又在附近,她说看到小姨去坟地是常事。沈奶奶迷信,认为小姨粘上了不干净的事。

  我母亲听到以后说,没有的事情,小姨24小时都是在家人的眼皮低下,她生着病窝在床上怎么可能出门?

  谁说没有呢,你妹妹穿着大红袍子的衣服,脚上穿着鸳鸯的绣花鞋,脸色也比以前好看了许多,就是见到我没有打声招呼而已。沈奶奶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我母亲想小姨没有查出病因,会不会是她在装病?

  我母亲气呼呼地去找小姨,问她是不是在装病?

  那会的小姨脑子是清醒的,她的声音很细,有气无力像痛彻的低沉说:“姐姐,你要相信我,我没有!”

  我母亲心里发毛的,误会解除了,但是怪异感上来了。沈奶奶不像是说谎的人,难道沈奶奶遇到的不是小姨?我妈哆嗦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天晚上,我母亲就睡在小姨的旁边。她从小姨病了就没有好好做一场梦,这次我母亲意外做了梦。

  梦里,我母亲看见有个穿着喜服的女子背对着她在一古香古色的镜子面前画眉,我母亲在镜面上看到那个盛装打扮的美艳女子居然是小姨。我母亲怒了:“你说你不是装病,你说你这是在干什么?”当时的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

  屋子内的空气在快速流动,十足的风劲吹着我妈的后劲背都凉了。

  小姨暗含秋波,濡着泪和我妈说:“姐姐,对不起,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了,过几天我就要走了。”

  我母亲看着她一身打扮,又听说她要走,以为她承认了装病的事实,更加生气:“你才多大啊,想着嫁人,我还没有嫁,你要跑哪里去?”

  我母亲性格火爆,上去就想给这个不争气的妹妹一巴掌。结果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地抓住,慢慢捏紧,我母亲突然感觉有一种窒息的疼。

  “你不要这样对姐姐!”小姨弱弱对空气喊着,一脸的心疼,“她是为了我好,才会这样的。”

  我母亲感觉自己被放开了,很慌张地跑出那个屋子,可又看见小姨的衣服一下子变成了白色,原先戴着凤冠的头发披了下来,两只眼睛充满着血丝,眼角附近是青红色色的,看着我母亲那种难以置信的眼神,我母亲一步步往后退。“姐姐,你不要怕,我真的是和你来道别的。”

  忽远忽近的声音让我母亲立刻从梦里惊醒过来,额头冒冷汗。她看到小姨好好呆在床上,她才发觉那是一场梦。她以为是沈奶奶说的话起了影响才会做这样的梦。

  此时在窗外闪过了一道黑影子,我母亲又是一惊,惊出一身冷汗。她也不是什么胆小的人,穿了一件外套就出去看看。那个时候是凌晨两点了,外面一片黑。

  我母亲看见村里的祥子叔抽着烟站在我家门口的前面,我母亲问他为什么站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