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红衣服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红衣服的女人

  周二和罗红结婚已久,晚上也没少操劳,罗红肚里却始终不见结果。

  周二、罗红都怀疑是对方身子有问题。两人去医院去了好几次,检查结果显示两人身体都没问题,可为什么就是怀不上呢?难道是撞鬼了?

  罗红怀不上的问题不仅急坏了双方父母,自己也像热锅蚂蚁。

  夫妻二人本来是无神论者,但为了有个结果,每日都去庙里拜佛求子。

  三个月后,罗红肚子终于有了动静。自此罗红成了周家的大功臣,周家老少每日将罗红好生伺候着、供奉着,生怕伤了一根手指,动了胎气。

  都说怀胎十月,罗红却迟了两个月,怀了十二个月才生了下了。孩子生下后,白白胖胖,七斤二两,一家人高高兴兴,取名“宝来”。

  本以为宝来是上天赐给周家的宝物,谁知道,孩子大一点的时候,周家人才发现宝来和常人有些许不同。常人一岁添几个月就会说话,宝来三岁才会叫爸爸、妈妈,五岁了走起路来还摇摇晃晃。周二夫妻决定带宝来去县城医院全面检查一次

  到医院检查后才知道,宝来是先天性智力低下。

  罗红无法相信,三年努力,一年怀胎,自己生下来的竟然是一个低能儿。罗红不能接受,拼命地捶打着周二,一定是周二抽烟喝酒才导致儿子低能。罗红哭得成了泪人,宝来不知道怎么回事,还在一边呵呵地傻笑。罗红见了,哭得更伤心了。

  又过了两年,宝来七岁了,别的孩子都可以走几里路去打酱油了,宝来却只能干一些简单的活,打打水、放放牛。

  周二夫妇见宝来这副摸样,心想得再生一个正常的孩子来为周家续后。两人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家中老人,立马就得到了老人的应允。有了老人的应允,夫妻二人说干就干,只要一有时间就开始造子运动。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半年后,罗红的肚子里又有了动静。罗红又成了周家功臣,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享受之旅。而这次周二也不再抽烟,滴酒不沾,一有时间就去庙里磕头拜佛。这下子,就只坐等一个正常宝贝的降临了。

  一日,周二出去拜佛,夕阳西下了也没回来。屋外一群孩童赶着牛去后山放牛,罗红见了,便叫宝来出去放牛。宝来笑嘻嘻地跑了过来。

  罗红说:“宝来,你赶紧牵着牛,跟着哥哥们一起去放牛去。”

  宝来笑嘻嘻地看着罗红,没有说话。罗红挺着肚子艰难地抬起脚对着宝来屁股轻轻地踢了一脚,说:“快去,再不去哥哥们就走远了。”

  宝来从地上爬起来,呵呵地牵着牛出来,又笑嘻嘻地放牛去了。

  “哥哥们回来的时候,记得跟着回来啊。”罗红看着宝来的背影,莫名地觉得悲伤,越来越觉得自己对不起宝来。

  宝来跟着村里的哥哥们来到后山,村里的孩子都不愿意和宝来一起玩,宝来也不介意,一个人在那呵呵地笑,自得其乐。其他的孩子见了宝来这样,也跟着宝来呵呵地笑,宝来见了也就笑得更欢了。

  天渐渐暗下来,其他的孩子纷纷回来,宝来却还在那呵呵地笑。

  慢慢的,所有的孩子都回去了,只有宝来还在那呵呵地笑。这时,一个女人提着篮子,篮子上盖着块红色的手绢。也不知从后山哪里走来的,走到宝来跟前,问:“宝来,你妈妈是不是要给你生弟弟呀?”

  宝来看着这位阿姨,没有说话,呵呵地笑。

  女人晃了晃了手中的篮子,说:“宝来,回答阿姨的问题,阿姨篮子里有糖。”

  宝来盯着篮子看了会儿,猛地点了点头。

  “妈妈是不是要给你生弟弟呀?”

  宝来点了点头。

  “阿姨是你妈妈的表姐,从后山来看妈妈的,但是我忘记路怎么走了。你带阿姨去你家看妈妈,好不好?”

  宝来望了望女人手中的篮子,点了点头。

  宝来牵着牛,在前面慢慢地走着,女人也不着急,在后面慢慢地跟着。宝来时不时地回头看一眼女人,生怕女人不见了,生怕女人把手中的篮子丢了。

  宝来到家门口时候,突然刮起了一阵风,把女人篮子上的手绢刮开了,宝来眼快,只看到篮子里装了一把剪刀,根本就没有糖。宝来觉得委屈,就坐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2、红衣服的女人

  周二和罗红结婚已久,晚上也没少操劳,罗红肚里却始终不见结果。

  周二、罗红都怀疑是对方身子有问题。两人去医院去了好几次,检查结果显示两人身体都没问题,可为什么就是怀不上呢?难道是撞鬼了?

  罗红怀不上的问题不仅急坏了双方父母,自己也像热锅蚂蚁。

  夫妻二人本来是无神论者,但为了有个结果,每日都去庙里拜佛求子。

  三个月后,罗红肚子终于有了动静。自此罗红成了周家的大功臣,周家老少每日将罗红好生伺候着、供奉着,生怕伤了一根手指,动了胎气。

  都说怀胎十月,罗红却迟了两个月,怀了十二个月才生了下了。孩子生下后,白白胖胖,七斤二两,一家人高高兴兴,取名“宝来”。

  本以为宝来是上天赐给周家的宝物,谁知道,孩子大一点的时候,周家人才发现宝来和常人有些许不同。常人一岁添几个月就会说话,宝来三岁才会叫爸爸、妈妈,五岁了走起路来还摇摇晃晃。周二夫妻决定带宝来去县城医院全面检查一次

  到医院检查后才知道,宝来是先天性智力低下。

  罗红无法相信,三年努力,一年怀胎,自己生下来的竟然是一个低能儿。罗红不能接受,拼命地捶打着周二,一定是周二抽烟喝酒才导致儿子低能。罗红哭得成了泪人,宝来不知道怎么回事,还在一边呵呵地傻笑。罗红见了,哭得更伤心了。

  又过了两年,宝来七岁了,别的孩子都可以走几里路去打酱油了,宝来却只能干一些简单的活,打打水、放放牛。

  周二夫妇见宝来这副摸样,心想得再生一个正常的孩子来为周家续后。两人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家中老人,立马就得到了老人的应允。有了老人的应允,夫妻二人说干就干,只要一有时间就开始造子运动。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半年后,罗红的肚子里又有了动静。罗红又成了周家功臣,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享受之旅。而这次周二也不再抽烟,滴酒不沾,一有时间就去庙里磕头拜佛。这下子,就只坐等一个正常宝贝的降临了。

  一日,周二出去拜佛,夕阳西下了也没回来。屋外一群孩童赶着牛去后山放牛,罗红见了,便叫宝来出去放牛。宝来笑嘻嘻地跑了过来。

  罗红说:“宝来,你赶紧牵着牛,跟着哥哥们一起去放牛去。”

  宝来笑嘻嘻地看着罗红,没有说话。罗红挺着肚子艰难地抬起脚对着宝来屁股轻轻地踢了一脚,说:“快去,再不去哥哥们就走远了。”

  宝来从地上爬起来,呵呵地牵着牛出来,又笑嘻嘻地放牛去了。

  “哥哥们回来的时候,记得跟着回来啊。”罗红看着宝来的背影,莫名地觉得悲伤,越来越觉得自己对不起宝来。

  宝来跟着村里的哥哥们来到后山,村里的孩子都不愿意和宝来一起玩,宝来也不介意,一个人在那呵呵地笑,自得其乐。其他的孩子见了宝来这样,也跟着宝来呵呵地笑,宝来见了也就笑得更欢了。

  天渐渐暗下来,其他的孩子纷纷回来,宝来却还在那呵呵地笑。

  慢慢的,所有的孩子都回去了,只有宝来还在那呵呵地笑。这时,一个女人提着篮子,篮子上盖着块红色的手绢。也不知从后山哪里走来的,走到宝来跟前,问:“宝来,你妈妈是不是要给你生弟弟呀?”

  宝来看着这位阿姨,没有说话,呵呵地笑。

  女人晃了晃了手中的篮子,说:“宝来,回答阿姨的问题,阿姨篮子里有糖。”

  宝来盯着篮子看了会儿,猛地点了点头。

  “妈妈是不是要给你生弟弟呀?”

  宝来点了点头。

  “阿姨是你妈妈的表姐,从后山来看妈妈的,但是我忘记路怎么走了。你带阿姨去你家看妈妈,好不好?”

  宝来望了望女人手中的篮子,点了点头。

  宝来牵着牛,在前面慢慢地走着,女人也不着急,在后面慢慢地跟着。宝来时不时地回头看一眼女人,生怕女人不见了,生怕女人把手中的篮子丢了。

  宝来到家门口时候,突然刮起了一阵风,把女人篮子上的手绢刮开了,宝来眼快,只看到篮子里装了一把剪刀,根本就没有糖。宝来觉得委屈,就坐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3、红衣服的男子

  寂静的黑夜,一个红色的身影出现在楼道里。那身影看起来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那身影有着一头长发 看起来就是一个女孩子。那孩子身穿红衣服,脚穿红色高跟鞋。在楼道里来回的徘徊,那孩子一边走一边哭,嘴里还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杜离刚刚加班回家,他走到楼道准备上去。突然听见脚步声,他以为是小偷,便躲了起来。脚步声渐渐的逼近,杜离的呼吸渐渐急促。那脚步声走向杜离,杜离拿起旁边的木棍,准备打下去的时候,他看清楚是一个带着假发的男孩子,他穿着红衣服,脚还穿着红色高跟鞋。“幸好,我没有打下去。不然就死了。”杜离心里想。那孩子没有理会躲在一边的杜离,而是爬上楼梯。那男孩子走过杜离的身边的时候,杜离看清楚那孩子的眼睛是闭着的。“难道他是梦游?可是梦游他的父母不知道吗?”杜离疑惑的想。那孩子爬上楼梯,杜离的好奇心让他跟上了那孩子的脚步。一步两步,楼梯里传来了他们两个人的脚步声。

  那孩子一路走一路哭,嘴里一直说:“求求你,放过我……呜呜呜……”杜离拿着手机把这些都录了下来。那孩子爬到天台才停了下来,杜离依然在他身后跟着。那孩子在天台坐了下来,双眼依然闭着,嘴里依然念叨着那句话。杜离依然在他身后把这些奇怪的现象录下来。突然那孩子拿出一条绳子,绑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把绳子的两边绑在天台上那些铁棍上。然后他的头开始转动了起来。杜离张大嘴巴看着。那孩子的头依然转动着,那孩子一边转动一边哭着说放过他。杜离被吓到了,他往后退了退几步。那孩子的头骨碎裂的声音在杜离的耳边回荡。

  杜离回过神来,转过身。使劲的跑。突然杜离不知道被什么绊倒了,滚了下去。那红衣服男孩子走在杜离的身后,这次他是冲着杜离来的。杜离滚下来后,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下了楼道。那孩子依然在他身后跟着,他的头已经瘪了下去,脑浆流了一地。杜离一边跑一边大叫救命。那孩子还是在后面跟着杜离,杜离一瘸一拐的跑回他家里。他进了门后把门锁了,他躲在一边瑟瑟发抖。“那孩子怎么了,为什么大半夜要穿着红衣服还有高跟鞋。还要带着假发。他为什么要自杀,又为什么找上我。”

  杜离被那红衣服孩子的事情下了一夜,他一夜未眠。第二天早上,他听见有警车的声音,他便伸出头看了看外面。他看见有警车上了天台,他知道可能是因为那个红衣男孩。他去换了身衣服之后便出了门。他去了附近一间佛寺,那主持看见他,把他叫了下来说:“阿尼陀佛,施主恐怕有血光之灾。”杜离看着主持就像看见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他双手放在主持的身后。用那布满血丝的眼睛说:“主持,你一定要救救我。”主持摇了摇头说:“这,恐怕连老衲也无能为力。你可能是被厉鬼缠上了。所谓厉鬼就是因为怨气太深投不了胎,在人间游荡的鬼魂。施主你只能求上天保佑吧。”说完主持走开了,留下杜离一个人站在那。杜离蹲了下去说:“怎么办,怎么会被鬼缠上呢?我会不会也像他一样,那个样子而死去。我该怎么办。”杜离自言自语的离开了佛寺,他躲在家里,不敢去上班也不敢睡觉。他怕他一睡觉就会像那个孩子一样,梦游,然后自杀身亡。“我,我该怎么办?”杜离在房间里抱头痛哭说。

  不一会,杜离一夜未眠。他坚持不住了,他的双眼慢慢的闭上。在梦里,他看见了那个红衣男孩,那男子对着他哭。突然出现了另一个孩子,那孩子也穿着红衣服,不过他穿的是红裙子,那红裙子男孩笑着看着杜离说:“我们原本是一对好兄弟,可是因为一个女人。他把我杀了,你知道他是怎么杀我的吗?他用我给那女孩子买的红裙子把我闷死,他用绳子把我掉在我家的房梁上,还给我穿上了那红裙子。他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对我,我死后,他一直对外面的人说我是因为表白不成功,心理变态。才会穿上红衣服而自杀的。那些人一看见我的父母就指责我的父母,说他们怎么养出了这么一个儿子。这样的儿子就是一个败类,死了也好。免得害人。我的妈妈受不了我死去的消息,身体已经不太好了。那些人还要那么说我妈妈。你知道吗?我妈妈喝农药自杀身亡,而我的父亲受不了我妈妈死去的消息也离开了这,原来他一直在外面生活得好好的。但是他却开车撞死了我的爸爸,我不可能放过他。我原本不怪他,可是他却这个样子。所以,我天天出现在他的梦里,把他吓得精神失常。那天晚上,是我附在他的身后。也就是鬼上身,他一直想等人救他。他遇见了你。可是你没有救他,他恨你,下一个死的就是你。哈哈哈哈哈哈。”“不。”杜离被惊醒了。

  杜离躺着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气的说“不。不会是我,这只是一个梦,只是一个梦。没事的。”

  几天后,杜离去上班了。杜离开始喜欢红色的东西了,开始是喜欢红色的钱包,红色的手机壳。慢慢的他喜欢上红色的衣服,红色的鞋子。这一切都在慢慢的变化,所有人都知道杜离在变化中,只有杜离不知道他在慢慢的变化。那天晚上,杜离像往常下班的时间一样。他回到房子里,闭着眼睛说:“时间,差不多到了。”

  不一会杜离出了门,杜离穿着红衣服,穿着红鞋子。背着一个红色的背包。闭着眼睛在楼道里来回的徘徊,不一会,杜离爬到了天台。他跳了下去。天台的两边,有一个红裙子男孩,有一个红衣男孩。现在天台上出现了另一个红衣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