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鬼童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鬼宝之化为鬼童 完结篇

  半个月过去,黑白无常仍只是发现鬼宝的踪迹。比如蓦地半夜出现在厕所把上厕所的人吓的小便失禁,附在某男身上半夜游荡去酒吧让那人的老婆逮住一顿惊天地泣鬼神的臭骂哭号,去太平间研究人类的生殖器官被看守者看见,在夜里学校的小树林里体验人间“有气氛”的感觉把小情侣们吓得四散从此校园流传小树林有鬼禁止幽会…………

  医院中

  鬼宝百无聊赖的在医院空荡荡的走廊飘荡,唯一不冷寂的是某某离世,医生护士一窝蜂的涌进病房或者是去通知家属的,有看热闹的,有被吓的病小孩呜呜哭的,走廊里才会出现十字路口红绿灯般的热闹,但这种热闹,鬼宝打心底里不是多喜欢。被叫来的亲人们都在失声痛哭,整个屋子都在恸哭一样震动。刚离世的人的魂魄立在众亲人旁边也红了眼眶,随即是黑白无常出现,这时候鬼宝就不得不躲起来,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因而鬼宝躲了四五次都没被发现。

  “离世的人只是灵魂悲伤一会儿,上了往生桥,喝了孟婆汤也就什么都忘了,可是留下的人要有多悲伤啊。死去看来还不是最悲痛的呢。”鬼宝坐在病室的大柜子上看着下面匆匆忙忙哭哭啼啼的人们。

  “是啊,所以人对爱自己的人最重的惩罚是死亡,然而有时也是一种解脱,所以有的人连死的时候也会面带微笑。”身边忽然传来一个声音,那种阴沉森诡像是从地狱里传上来的。

  鬼宝猛地扭头看向身边的鬼,也是以一种虚形坐在柜子上,不过话说你腿也太长了吧,都要打到地上的护士的脑袋了,你一个爷儿们好意思的吗,居然还无耻的学我一样晃荡,被人看见估计得死一大片了吧。

  鬼宝对忽然冒出的络腮胡子哥全然无语,不过不知是看着他还是什么,自己竟会隐隐的不安。

  “你是谁?”

  络腮胡子一笑:“我是怕死鬼。是这些看见死亡的人类心中的恐惧把我叫出来的。”

  鬼宝没有眼珠只有眼白的眼睛一直盯着络腮胡子,络腮胡子也完全没压力。“我说的是实话,你爱信不信。”

  “话说你就是被地狱通缉的鬼宝吧,啧啧,长得丑倒是蛮有心眼的嘛,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黑白无常那两个傻瓜肯定想不到你居然藏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络腮胡子哥捋了捋那像一大团稻穗的胡子,眼睛中的沉稳和深邃让鬼宝怎么也不敢轻易相信他。

  “怕死鬼,我被地狱通缉,你为什么还不逮我呢?”一提起那个告示鬼宝就有点火大,自古出世的鬼宝长一个模样,但要不要那么突出自己的特点,光眼白怎么啦,小尖牙怎么啦,瘦得皮包骨头一般又怎么啦,上边下边啥也没有又怎么啦,为什么画的是俺的裸体,人家也会羞射好不好?!!

  络腮胡子又是意味深长的一笑:“我怕死嘛。凡是有一点危险的我不会去做。”

  “不过如果地狱再来人捉你,而且是很厉害的人,把你捉到了,你会怎么办呢,回地狱吗?先接受惩罚然后乖乖当地狱使者还是。”络腮胡子停顿住,只是盯着鬼宝。

  鬼宝垂头想了想:“鬼魇吗?鬼魇会留在人间的啊,我想在人间。”

  “但是你长大成为鬼魇只会祸乱人世,眼前的情况就司空见惯了,还是坚持吗?”

  “如果这样的话。”鬼宝回答不上来了,“自古只有这两条路吗?”

  “是,你别无选择。”那声音透着森然和凌厉。

  “你到底是谁?”鬼宝从沉思中一下子警觉起来,飘出好远。

  阎王爷见诱导无果也便不再伪装下去。霎时间一道红色的光从他身体迸出,紧接着络腮胡子哥变成一个黑衣红脸大胡子的雄武的中年男人。络腮胡子哥变成络腮胡子——大爷。

  整个屋子只是轻微的一震荡,人类看不见,能感觉出来也并不在意,尸体被搬了出去,剩下的人该睡的还是睡该哭的还是哭该暗自神伤的还是黯然,谁都没发现异样。

  鬼宝出世时飘过阎王殿打过酱油自然认得是谁,下意识的撒开脚丫子就跑。他终于知道那股不安是什么,阎王爷不足为惧,但他身上携带的九锁锁魂链却是克他的最佳武器,这一条链子九锁紧紧环扣,表身是银色和黑色交替,手柄则是透明色坚实的空心,一旦被锁,魂魄进了手柄中,再厉害也没法子出来。然而这个链子十分耗元神和精力,没什么修为的小鬼使用只会自取灭亡,就连阎王爷用也得耗去四分之一的精力。

  “鬼宝,你跑也是没用的了。小鬼们,出!”阎王爷的胡子在空中炸开般蓬勃,眼睛睁得如同牛瞳,红色的大脸在黑暗中有发亮的感觉,一声令下,小鬼们开始源源不断的从地下爬出,各种死相惨不忍睹,白爪披肠的大有鬼在。

2、鬼童

  阿娟是一名小学老师。她所在的学校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地方虽然有点偏僻,但是属于青山绿水,小桥流水人家的环境。

  一天晚上,她梳洗完毕,正准备睡觉。门外面传来一个小男孩的声音。

  “姐姐”

  阿娟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门外的童音一声一声的传来,而且一会清晰,一会模糊。她有点糊涂了,以为哪家的孩子在开玩笑,但是来了这里一年多时间了,这里的人们都很善良,虽然不是很富有,但是人们的心地都很好。阿娟起身,打开门,正值初夏,银色的月光洒满了大地。门外什么也没有,只有各种虫子在开"演唱会"。

  阿娟叹了一口气,把门关好,心想可能是太累了。当她关好门,那个小男孩的声音又飘了进来,这次不是在门外面,而是在屋子里面。

  “谁?你快出来。”阿娟有点生气了,谁家的孩子这么调皮。这时候一个小男孩从床底下爬了出来,浑身满是泥土,她看着这个小男孩,总感觉到陌生。本身这小山村也不大,而且就这一所小学,在她的印象中,没有这个人。阿娟正在发呆,这个小男孩走到她面前,拉着她的衣服就走。阿娟赶忙躲开,但是她的衣服已有了许多泥土,阿娟瞪大了眼睛,身体也似乎不能动弹。这个小男孩跑的很快,一下子就消失了。阿娟直勾勾的看着这一切,似乎在做梦一样。是做梦,阿娟安慰自己,但是她低下头的瞬间,衣服上有明显的泥土。

  “这不是真的,可能是自己太累”阿娟还在牵强的安慰着。

  她刚刚走到床边,脑海里还是在琢磨刚才的一切,那个小男孩的声音又出现了,而且很急促和哀求的声音

  “你跟我走吧,求求你了”

  “啊”阿娟大叫了一声,跳到了床上,用被子把自己紧紧的包住,但是身体还是不停的颤抖,心也在嗓子眼了,她感觉到有点窒息的感觉。突然,她感觉被子被轻轻的拉扯,现在阿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现在仿佛一只弱小的山羊,面对着一只灰狼一样。她使劲的张嘴,但是发不出一点点的声音。被子完全被掀开,阿娟早已面无血色,浑身抖动的像触了电一样。真的是他,那个满身泥土的小男孩。

  “姐姐,我知道你是好人,你帮帮我吧”小男孩用带着哭腔的语气哀求着,阿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眼前的小男孩,和班里的孩子差不多,除了浑身的泥土以外,手臂上还有许多的血。此时阿娟的母爱战胜了恐惧,她拿起床上的枕巾为他包扎伤口,当她碰到小男孩手臂的时候,阿娟发现他的手异常的冰凉。

  “你让我做什么”阿娟颤巍的问道。

  “你跟我走吧!”说完,小男孩起身就走,到门口一下就消失了。阿娟感觉似乎有什么事情,也鼓起勇气,走出门外。

  阿娟一直跟着小男孩,天快亮了,小男孩突然转过头来,向阿娟笑了一下,消失了。阿娟很是着急,在沿着山的小路上到处找他。在前面10几米的地方有一山石滑落的痕迹。阿娟跑过去一看,这里发生了车祸,一辆家庭轿车已经滑落到山底。

  阿娟叫来了村民,在这场意外中,一家三口,只有那个小男孩不治身亡,他的父母因抢救及时脱离危险。在那个小男孩被抬走的瞬间,阿娟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庞,小男孩的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但是阿娟早已泣不成声。

3、鬼童子

  今天要给大家讲的故事发生我在七岁的时候,那件事给当时的我留下了心里阴影,知道现在偶尔回想的时候还是令我毛骨悚然,就把这次的故事称之为:鬼童。

  要知道,农村的孩子大部分都是留守儿童,父母很早就丢下孩子忍痛交给爷爷奶奶去打工挣钱,这是非常辛苦的,我的父母就是如此,我经常三天两顿的,但是即便如此,农村孩子的朋友还是一样多。

  我有一个挚友,叫做张政,我们都叫他“正子”。

  正子一般不太喜欢说话,说起来我们的关系为什么这么好,也是一段孽缘:村里的大强是最壮的孩子,经常欺负人,惊蛰的那天正子在跟我们一起玩踢石头,正子在踢石头时,一个刹车没算好角度,一石头砸在了大强的胸口上,大强那性格怎么会忍住,当时撇开袖子就准备打正子,我和周围的伙伴平日也经常饱受大强的气,我不管别人有没有胆量,我这戏忍不了了!

  事后,我的脸上挂彩了,但是这次却让我和正子成为了要好的朋友。

  原来正子是没爹的,现在的爹是外村的张寡汉条子,跟正子的母亲好上了。那个张条子我就见过一次,长得邪祟,正子爹的死估计跟这个货有点关系。

  转眼间平淡无奇的生活过去了一年,今天是正子后爹孩子出生的日子,村里不少人都去了,当然我也在。但是正子却在这种日子里面与别人正好相反,正子的表情很扭曲,仿佛扭过的瓜一般。

  我们在角落里面坐着,半天正子都是一个表情。

  “这个孽畜活不长的,一定会遭天谴的。”正子终于说话了,听见这句话我就觉得不对劲,经过一番聊过之后得知,原来那张条子经常虐待正子,也是讽刺,得知这个消息后我才发现正子的手臂上有淤青,更讽刺的是,当时身为平凡儿童的我什么也不能为正子做。

  宴席过去了,就这样又过了几天。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对正子好,经常安慰他,陪他做一切所能做的事儿,虽然明显正子一天比一天可怜。因为新儿子的诞生,连正子的生母都不再对正子好了。

  终于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一天早上随着村上孩子的叫声,我走到了正子的家,映入眼眶的是正子的尸体和他后爹那虚假的哭声。果然这个畜生是把正子给害死了,别人不知情但是我可以咬定是他干的。但是旧社会的状况的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留下不甘和痛苦的眼泪。

  这是故事的最后一夜,我在自己的床上小睡着,忽然我的门吱的一声响了,我吓得不敢动,难道是正子的鬼魂来找劳资玩了?我平日没少亏待他啊!不会把身为他唯一朋友的我带走吧?我的睡姿允许我可以看到门口,我眯着眼,用我的最大胆子来看门口究竟是什么东西,这个身形让我第一把正子排除掉了,一个高大的身子,小小的行动极为猥琐,不是别人,正是正子的爹,手中的刀让我觉得他想杀了我,为什么要杀掉我呢?

  难道是怕我透露什么吗?当时胆小的我根本动都不敢动,眼看着刀就要捅向我的脖子,这时候灵异的一幕发生了,张条子的身体飘了起来,一副几乎要窒息的样子,在他旁边,我隐约看到了正子的手和他那愤怒的表情,张条子摔下来的时候已经死掉了。

  这时候惊动了我爷爷,进来发现死掉的张条子和几乎要吓破胆的我,唯独不见了那个正子,几天后张条子被草草埋掉了,正子的坟离我家不远,我经常去给他烧钱,直到搬到城市为止,这些都是后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