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血娃娃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血娃娃

  小蝶是一个出生在富裕家庭的人,因为她是女孩子,所以爸妈都不喜欢她,把所有的爱都放在小蝶的弟弟上——小杰,小蝶在学校并没有什么朋友,性格孤僻,许多同学都尝试着与她做朋友但都失败了。

  “你个小蹄子做什么呢!”小蝶妈妈说道。她妈妈厌恶的抽出一条鞭子打在她身上,每一鞭都很重,似乎把她看作工具那样抽打着。站在一旁的小杰好笑的看着他那所谓的姐姐,嘴上微笑的幅度几乎没人能察觉。但小杰的手边却划上了一大伤口。小杰却丝毫不在意,冷眼看着小蝶。

  “我没用刀弄他”小蝶虚弱的说道。“小贱人,闭嘴,如果你没有弄刀划伤小杰,那小杰的伤口怎么来的!”小蝶的妈妈狰狞的说道。说完又加重手上的力气。小蝶的身上那一道道的伤疤如此让人觉得残忍。

  第二天,“呀?这不是小蝶么?看看你身上的伤,简直令人作呕。”小婷不屑的说。小婷一直厌恶小蝶的容貌和那自命清高的性格。一直趁旁人不在的时候,打骂小蝶。“你貌似管太多。”小蝶冷淡的说道。

  放学后,“听说一家新开张的娃娃店里的娃娃很漂亮呢!”同学a说,“咱们去看看吧”同学b说,她们说的话传到了小蝶的耳边,小蝶微微抬起了头,那双美眸有许些色彩。

  “欢迎光临”一位服务员甜美的说道,但店里却阴森森的,小蝶抬头看望着那一排排的娃娃,最终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个金色长发,妩媚的大眼,粉嫩的嘴巴,穿着红黑相间的婚纱的娃娃吸引了小蝶的眼球。

  “这个多少钱?”小蝶冷清的说道,那一位服务员邪魅一笑说:“与你有缘,送你。” “谢”小蝶说。当小蝶走出门后,服务员狰狞道:“啧啧,绝望的灵魂。”

  “贱蹄子,还带着一个贱娃娃回家,呸!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不要脸的女儿呢!”小蝶的妈妈看着小蝶怒骂道,还伸出手来揪小蝶的头发。“咔嚓”骨头裂开的声音,“贱蹄子,你还反了,我辛辛苦苦的带大你,你就那么对我,不亏是贱蹄子啊!”小蝶的妈妈哀嚎着,用另一只手直接用力打在小蝶的左脸上,小蝶这次并没有还手,但小蝶被她妈妈打的左脸上流下了一滴血,上次的伤疤裂开了,滴在那漂亮而诡异的娃娃脸上,那娃娃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很快的消失不见。“呵!”小蝶冷笑着,拖着那伤痕迹迹的身子回到她的房间。

  梦里小蝶见到一个妩媚的女人,那女人的脸似乎看不清,只见那女人说道“想报仇么?”小蝶的身子微微颤抖着,报仇?可能吗?小蝶苦笑着的说:“哈!可能吗?如果可以我答应你一切要求!但提前我要亲眼看见他们怎么死的。”“哦!今天晚上见证她们的死亡我的要求是你代替我作娃娃,直到下一个死亡者答应你的要求,你才能解脱”那妩媚的女人说道,小蝶一口答应那女人的话。

  “嘀嗒嗒嗒”闹钟不停的数着时间,那一秒一秒的流失的死亡线渐渐逼近他们,小蝶轻轻走到了她妈妈和小杰的面前,轻轻的诉说着:“开始吧!”“斯——”屋子里的光亮全部被黑暗吞噬着,但能在黑暗中看到一切,一个妩媚的女人从小蝶妈妈后面轻轻地划过背面,看似很轻,却划出了鲜血。小蝶的妈妈身子一紧,颤抖的说“谁给我装神弄鬼的,出来,我会让你知道我的手段的。”“啊!!!不……”一道凄惨的尖叫声传来,小蝶的妈妈捂着脸望向小杰那边。只见小杰的肚子流出了血,大量的大肠小肠流了一地,眼球已经破开了,双手被被弄成一地,如果没看清,几乎都不知那是双手。“不!小蝶,妈妈错了,绕了我吧!”小蝶妈妈双膝跪地向小蝶求饶着,“现在知道错了” 小蝶淡淡的说道,突然,语调一变的说:“当初你打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呢!呵!现在我只是回报而已,双倍奉还!”小蝶说完后,朝那女人使了一个眼神,“不,我是你妈妈,你不能……”小蝶妈妈的话还没说完,身子已经被分裂成两半,脑浆子也流了一地,“我完成了你的要求,你应该做好成娃娃的准备。”妩媚的女人阴森森的说。

  “这个娃娃多少钱呀”“与你有缘,送你”…………

2、血煮洋娃娃

  铃香30岁了,平时没什么正式工作,个子不高,很胖,染着一头的黄头发,烫着大卷发,她和丈夫离婚了几年,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住,这个房子分为二层,一楼的房子全都租出去了,二楼只有两户人家住,她就是其中的一家,像许多单身的女人一样,她平常没事就在家里看看电视,或者出去逛逛街什么的,这天她从街上回来,发现,隔壁的租户已经搬出去了,整个2楼就只有她一个人住,她不免有点不适应,但也也是没办法改变的情况。

  深夜,她关上了窗户,冷冷的风让只穿着睡衣的她打了个寒颤,拉上了天蓝色的窗帘,准备入睡,子时,半醒的她,听到好像有什么锋利的东西在不停划她的窗玻璃,这种声音听得她直发麻,像什么呢?就像长长的指甲在直直的抠着窗玻璃,她是一个不轻易恐惧的人,但现在她觉得自己甚至没有开门去看看的勇气,用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

  过了半个小时,好像没听到什么声音了,她轻轻的松了口气,放下了紧抓着被子的双手,突然,她闻到了一股很臭的味道,味道是从厨房里传出来的,她下床来到了厨房,只见一个大概15岁的女孩在她的厨房煮着东西,圆圆的大铁锅里烧开了水,水里有一个洋娃娃,有着漂亮的金色卷发,可爱的大眼睛,穿着粉底碎花蕾丝睡裙,娃娃越煮越软,先是皮脱了,露出了红色的组织,然后血不断的就渗了出来,美丽的双眼滚出来两个眼球,在水里活波的滚来游去,脸上只剩下空空的两个洞,血红色的水沸腾着,女孩突然大笑了起来。

  转过了脸,腐烂的皮肤,头上流出一股股脑浆,嘴唇也没有,只有发黑的牙齿和猩红的舌头,近乎咆哮的朝她吼道,“这就是你的下场!”铃香拼命的跑了出去,隔壁家的厨房隐隐亮着灯,不是没人住了吗?铃香心里暗自奇怪,慌忙推开了门,发现竟然来到的是自己的房间,一种莫名的恐惧油然而生,无论她怎么逃怎么都跑不出去,铃香崩溃了。

  少女推来了一口大铁锅,升起了一堆火,“水开了,请进吧!”她双手双脚不由自主的往锅里去,少女惨不忍睹的五官似乎在兴奋的笑,铃香整个身体都浸在沸腾的开水里,先是皮脱了,露出了红色的组织,然后血不断渗出,眼珠被煮得发白…

  过了两天,楼下的邻居闻到了臭味发现了铃香的尸体,报了警,警察和法医看到她所谓的尸体,都忍不住想吐,她躺在浴缸里,就像一个被煮熟的巨型洋娃娃,警方判定,该事主沐浴时不小心开了最高温度,恰好突发心脏病晕倒,所以才导致了这一悲剧的发生。

  5年前,一个叫顾清的女孩想要在放暑假的时候去打工赚点钱,在车上结识了比她大10岁的铃香,铃香的丈夫是个赌徒,在外欠了不少赌债,债主多次上门讨要无果,恼怒之下,狠狠的把夫妻俩揍了一顿,于是铃香干起了违法的勾当,她负责以工厂招工的幌子将她骗到一个屋子里交给了几个男人。

  那几个男人把顾清糟蹋后,就把她买到了一个穷山恶水的山沟,后来她逃了出来,被村民发现,到处追她,她选择跳下悬崖自尽,因为积怨太深,在死亡的那一瞬间,诅咒让所有伤害她的人都不得好死,之后,那个村就染上了传染病,死了很多人,那几个男人出了车祸,尸体被辗得七零八落,处理完了最后一个人,顾清恢复了最初的模样,变得透明,她终于可以不再是厉鬼。

3、流血泪的布娃娃

  王冰是一个比较漂亮又活泼的女孩子,在学校许多男孩子都挺喜欢她的,每天一大堆情书在她手里,她几乎都看不上那些男生。

  王冰有一个白色布娃娃特别好看!王冰不管干什么都带着那个布娃娃。她给布娃娃起了个名字,叫:笨笨!王冰的舍友刘柳、张志红和李欢佳,她们三个都比较喜欢王冰的笨笨!然后,她们就商量以后每天晚上四个人轮流抱着笨笨睡觉。只要抱着笨笨睡觉的人都会碰到倒霉、诡异的事。可是没有一个人怀疑是布娃娃笨笨做的怪。

  有一天,该刘柳抱着布娃娃笨笨睡觉了。刘柳高兴的说:“唔!终于轮到我啦!好高兴哦。呃。反正明天晚上就轮到我抱了!”张志红得意的说。“呵呵”不知道谁说的。空气凝固了。三四秒之后恢复了正常。“咦?谁说的?”胆大的李欢佳说了一句。“不知道。”王冰回答。

  然后各自都睡下了。谁也没有看见布娃娃在流泪,那泪是红色的。那不是泪,是血! 早上大家都起床了,王冰、张志红和李欢佳睁大双眼都看着刘柳的枕头旁边。刘柳说:“看啥嘞?这么入神。”然后刘柳就往她们看的地方去看了。“诶!妈呀,咋会有血?” “不知道,起床之后就看见这里有血了。我还被吓了一跳呢。”李欢佳说。“咦!你们有没有发现昨天晚上刘柳就把布娃娃笨笨放在了枕头边啊?”张志红说。“呃,没发现,我刚才才发现的。”王冰傻傻说。 “这个布娃娃是不是有问题啊?”刘柳说 “哼!别胡说了,布娃娃没有问题,布娃娃就是布娃娃嘛,还能是什么?”王冰生气的说“诶!我听说那时候我们的学校有个女学生,叫做贞雪,她也有个跟你长得差不多的布娃娃,那个布娃娃也是有很多人都喜欢的,学校里许多人每天都争着要借那个布娃娃玩会儿,结果贞雪离奇死了!借她布娃娃的同学也都离奇全死了!死的时候都是张着大嘴!明显是被吓死的。布娃娃也没了踪迹。”刘柳严肃的说。“假的!都是骗人的。你还信?”王冰说。还没说完,她们就去晨跑了。晚上,就在她们要睡的时候,布娃娃坐了起来。她们四个人吓了一跳!立马缩成一团了。“哈哈!我终于等到了这天!终于可以把你们杀死了。”这声音听是从布娃娃嘴里发出来的。说着布娃娃走近了她们四个!眼睛里还流着血!

  顿时,她们四个吓傻了“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可是布娃娃根本不听她们四个人的话。邪恶的魔爪向她们伸来,布娃娃的笑脸渐渐不见了,腐烂的脸,看着都恶心。

  早上新闻上播出“××中学有四名女学生被吓死,现场还留下一个眼睛流着血的布娃娃。其实是有一个魂在布娃娃身上附着的,那个魂就是贞雪的,因为贞雪由于那个布娃娃而死的,所以她要让所有接触过布娃娃的人去死。杀她们的那一天正好是贞雪死的那一日。王冰手中的布娃娃就是贞雪以前的布娃娃。杀贞雪的那个布娃娃还不知道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