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乡村鬼故事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乡村鬼故事:孽镜台

村里的老头说:在阴间秦广王的地界有一个孽镜台,它能照出来你的过去……

据说村里的放牛娃狗蛋,就曾坐着一只怪鸟到了那里,看到了自己的过去。

有一天,狗蛋去赶集,回来时天就黑了,走到一片坟地里,突然他就迷路了,分不清方向,他就凭感觉往前走。

也不知道朝前走了多久,他来到一条黑水河边,只见这条河面很宽阔,似乎看不到对岸,河水是黑色的,并泛着幽蓝的磷光,河水里还有很多灵魂在洗身子,他们的身体看上去很肮脏,每洗一次,他们身边的河水的颜色就会更黑一些,那种境况看上去很瘆人。更古怪的是,河水里游动着很多条黑色的鱼,这些鱼都不算大,大约每条均有半斤重的样子,只是它们都长着尖尖的利牙,这些鱼都在围着那些正在洗身子的灵魂转,只要看到哪个灵魂洗了很久,还洗不净身上的脏东西,它们就会成群结队的扑向那个灵魂,吃掉他,而洗干净的灵魂就会被冲到对岸去,想必去下一个轮回了。

至于河水到底有多深,他也没有办法来测量,只觉得河水翻出来的浪花有一人多高,足见河水非浅。

据民间传说,以前黑水河叫阴界河,河里的水很清澈,阴界里大小鬼都会来这里取水喝,有时就连天上的仙子也会来这条河里洗澡,可是后来,人间的恶人越来越多,这些恶贯满盈的人死后,就会被鬼王投进黑水里来洗刷他在阳世的罪恶,所以黑水河本来清澈的水就被恶人们身上的罪恶洗得黑污不堪,有些罪孽太重的人,由于河水洗不干净他身上的罪孽,他就会被河里的黑鱼吃掉,不能再轮回做人了,从此这条河就叫黑水河了。

他心里纳闷:自己怎么会来到黑水河边了,难道自己死了。这样想着,他心急如焚地在河边走来走去,来想过河的办法。

突然他看到从河对岸飞过来一只大鸟,这只鸟的模样很怪,通体都是黑色的,却长着一张人脸,而且还是一张美女的脸,在她的翅膀下面长着一双人腿,和一双人手。她一边嘶叫着,一边如同闪电一般疾速向他这边飞过来。

狗蛋不由惊呼一声,难道她就是传说中专门吃人灵魂的怪鸟吗,他吓得不由后退数步,恐怕她会扑到自己身上,吃掉自己的灵魂。

只在眨眼之间,那只怪鸟就落在他面前,然后怪鸟像人一样直起来身体,目光专注地盯着他:“尊敬的客人,欢迎你来到阴界。”

怪鸟居然会说人话,而且语气里并模样敌意,这让他稍微放松下来,不过他心里还是害怕,担心她会吃掉自己的灵魂。

他不由得又退后数步,朝怪鸟吼道:“你不要过来,我会收妖怪,能让你瞬间灰飞烟灭。”情急之中,他编出瞎话来骗那只怪鸟。

“你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我是奉主人的命,来接你过河的。”怪鸟突然朝他暖暖地一笑。

经怪鸟这么一说,他心里纳闷起来,这个人是谁?他为什么要接我过河,还派这么一个人不人,兽不兽的怪物来接我,随后他怔了怔,问怪鸟道:“你的主人是谁?”

怪鸟接着道:“我家主人就是管孽镜台的鬼差。”鬼怪吧鬼故事

他没有想到管孽镜台的鬼差会派怪鸟来接自己,不知是凶,是福?他心里开始惴惴不安起来。

那只怪鸟似看透了他的心机,催促道:“你快些上来吧,我家主人是不会害你的。“

听到怪鸟这样说,他才放心地坐在怪鸟的身上,由它驼着朝河对岸飞去。

也不知道飞了多长时间,只见飞过黑水淘淘的黑水河,飞过茫茫无际的白盐山,来到一片黑烟缈缈的地方怪地方,那只怪鸟道:“到了,客人,你下来吧。”

他从怪鸟的背上跳了下来,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怪鸟道:“此位居大海中、沃燋石之外,正西的黄泉路上,这就是阴间第一界,我们快来到孽镜台了。”

他呃了一声,才知道是来到阴间第一界了,他曾听村里的老头说过:秦广王专管人间的长寿与夭折、出生与死亡的册籍;并统一管理阴间受刑的吉、凶,看来这个鬼王是十个鬼王中最厉害的一个。

怪鸟不待他答话,又接着道:“此刻管孽镜台的鬼差正在等你,我带你去见他。”

他朝怪鸟点了一点头,道:“好!麻烦你前面引路吧。”

怪鸟就挺直身子,迈着步子朝一片有光亮的地方走去,他在怪鸟身后,跟着它走。在走的路上,他看到有一些鬼差看到怪鸟,都对它很尊敬,都叫它大人,由此可见,它在这里的地位不低。

就这样它跟着怪鸟朝那片光亮的地方走了一会儿,来到一面镜子跟前,只见它的台高一丈,镜大十围,向东悬挂,上横七字,曰:孽镜台前无好人,押赴多恶之魂,

怪鸟目光很诡异地盯向他,道:“孽镜台的鬼差说你是一个好人,一生一世,都没有做过错事,我不信,就和孽镜台的鬼差打赌,才把你带到这个镜子前面,照一照你的过去。要是你曾做过错事,就算是我赢了,孽镜台的鬼差就会赏给我一颗千年的阴参,要是我输了,孽镜台的鬼差就让我给你当奴仆,听凭你使唤。”

没有想到,自己已是怪鸟和孽镜台的鬼差的赌注了,想一想自己以前也没有做错过什么事情,就朝怪鸟笑了笑说:“我经常在村里放牛,从来没有到过外面做过坏事,这一次,你输定了。”

怪鸟自信地道:“人界有言:金无赤金,人无完人,每一个人都会犯错误的,你也不会例外。”说到这里,它又朝狗蛋招手道:你过来,站在镜子前面,要是镜子里你的影像清清白白的,就证明你还没有做错过事情,要是你的影像上一片混浊,就证明你曾做错过事情,这样你以前做错的事情,就会在镜子里放映出来。”

在怪鸟的激将之下,他迈步来到镜子面前,他相信镜子里的自己是清清白白的。

可是他却想错了,因为他看到镜子的影像开始时还很清白,突然一下子变得很混浊。

难道我以前做过错事,只是我忘记了,没有想出来,他心里开始隐隐不安起来。

怪鸟朝他露出得意的笑:“怎么样?我一定能赢吧。”

他反驳怪鸟道:“不,你不会赢的,一定是这个镜子在做假。”

鸟怪胜券在握道:“等会镜子里放映过你以前做的错事后,你就会心服了。”

果然在怪鸟的话还没有说完时,镜子里面已经开始出现他童年时的身影。

2、乡村鬼故事之纸人

夏夜,一辆奔驰在山间疾驶,浓重的酒气透过开启的窗户飘散到山林间。坐在副驾驶座的男人扭头对后座的中年男人说:“黄局,今晚的菜色您还满意吗?”

说话的男人是一家运输公司的老板,名叫邓杨,而被称为“黄局”的男人名叫黄赫,是本市交通局的副局长。黄赫半睁着眼睛,懒洋洋地说:“一般般,不过那道粤式烧法的穿山甲还不错。”

邓杨听出了他话中的重点,赶紧说:“城北新开了一家野味馆,师傅都是从广东请来的,不知道黄局有没有时间,改天一起去尝尝味道。”

“下周吧……”黄赫的话才说了一半,忽然被一个奇怪的叫声打断。“吼—”又是一声传来,黄赫还未缓过神,就听见司机惊恐地大喊:“有老虎!”紧接着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黄赫的酒劲儿瞬间消散,正奇怪这市郊的小山林怎么会有老虎,视线穿过前挡风玻璃,他吃惊地看到一只身形硕大的老虎向他们的车子扑了过来。死亡的恐惧瞬间袭来,黄赫眼前一黑,吓昏了过去。

待黄赫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在车上,司机和邓杨昏睡在前排,就在他疑惑大家是如何逃过虎口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车窗外传来:“别想了,是我救了你们。”

黄赫扭头一看,居然是自己已过世一年多的父亲,片刻的惊吓过后,他恢复了冷静:“爸,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知道你有难,所以过来救你。”黄父说,“那只老虎是前几日全虎宴你们吃下的老虎的鬼魂,来找你们报仇的。”

想起那虎的凶猛,黄赫心有余悸:“它还会不会来害我?”

“你吃了那么多野生动物,就算今天逃过了虎口,改天也逃不过其他亡魂的报复。”黄父看着儿子煞白的脸,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样吧,我给你一对纸人,有他们在那些亡魂就不敢近你的身,而且他们还可以在你危险的时候保护你,但切记,每个纸人只能保护你一次。以后好好工作,少花天酒地,为人正直这些脏东西自然就不会找上你了。”

说完黄父就消失了,一对纸人出现在车里,黄赫定睛一看,这不正是祭拜亡人用的童男童女嘛,心里正疑惑这样两个纸人要如何保护他时,纸人忽然变成了两个漂亮的年轻男女。

“黄局,我们该回去了。”童女的语调有些生硬,但声音还算甜美,黄赫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童男叫醒了前座昏睡的两人,对于童男童女的出现,司机和邓杨很疑惑,黄赫解释说是童男童女救了他们。

车子重新起动,向市区驶去。

那晚后两个纸人便每天跟在黄赫身旁,除了老婆知道实情,对外黄赫则称童男童女是他资助的两个大学生,利用假期跟着他实习,而他也谨遵亡父的教诲,谢绝了一切工作外的玩乐邀请,日子过得还算平顺。

一天黄赫上班,刚要走进办公室便被一个女人叫住:“黄局长,救命啊。”原来女人的老公是某道路工程的负责人,因为贪污被抓了,面对即将到来的极刑,女人想到了黄赫。

“你老公的事我帮不了,你应该去找律师,看能不能少判几年。”黄赫拒绝了,现在腐败查得紧,这种浑水他可不想。

听到他的拒绝,女人激动地叫喊了起来:“你怎么可以不帮忙,想当初我老公为了坐上工程负责人的位置,没少给你……”

“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黄赫厉声打断她的话,“我和你老公不熟,就算熟识,也不会包庇他犯下的错误!”黄赫立即喊来保安,将女人赶走。

“我不会放过你的,你这个见死不救的贪官……”楼道里传来女人凄厉的叫喊声,黄赫面无表情地走进了办公室。

下班的时间,黄赫和两个纸人一起走出单位,忽然一阵发动机的轰响传来,黄赫本能地停住脚步,扭头寻找声音的来源,他心惊地看到一辆小车疯狂地向他冲来,隐约可见驾驶室里坐着一个女人。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黄赫不知所措,就在汽车撞来的一刻,童男突然伸手抱住黄赫,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他,两人一同被车子撞出十几米,重重摔落到地面。预期中的疼痛没有袭来,黄赫从地上站起,摸了摸身体,没有出血,更没有缺胳膊少腿。这时他看见保安将肇事司机从车里拖出,是早上那个女人。顾不得女人不甘心地叫骂,黄赫赶紧寻找救自己的童男,却没有看见他的身影,地上甚至看不到一滴血。

“他不会再出现了,我们回家吧。”身旁传来童女生硬的声音,扭头看向她冰冷的双眼,黄赫心中庆幸,幸好父亲将一对纸人送给了他,否则今天他就完蛋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黄赫渐渐忘记了那日的车祸。周末,邓杨约黄赫去一家水库餐厅谈桥梁招标的事。看着餐桌上的各式野味,黄赫眉头微皱:“怎么能吃野生动物,这些东西都是从哪里偷猎来的?”

“黄局别生气,我这就让餐厅换菜。”虽然心中诧异他的改变,但邓杨没有多想,迅速让餐厅撤下野味,换上普通的菜。没了野味的饭局少了许多滋味,幸好还有美酒助兴,让这顿饭不至于太无聊。

吃喝完毕,招标的事也谈得差不多了,看到落地窗外碧绿的水库,邓杨忽然提议:“天气这么热,我们不如到水库里游泳吧。”

“好啊。”黄赫的目光忽然接触到一旁的童女,看到她年轻水嫩的脸庞,心中一阵骚动,“童女,你也下水吧。”

“我不会游泳。”童女拒绝。

“我可以教你。”黄赫一把搂过童女,满是酒气的嘴凑到她脸旁,调笑道,“不用害羞,大家都这么熟了,一起玩玩嘛。”童女最终抵不住他的要求,换了泳衣。

水里,黄赫假借教游泳对童女上下齐动手,而其他人很识趣地往水库另一头游去。酒精的作用下,童女年轻的身体让黄赫越发忘乎所以,双手抓住她泳衣的肩带正欲往下拉,脚上忽然传来一阵疼痛,打断了他的动作。“该死的,什么鬼东西?”黄赫低头看向水里,一个黑影从他脚边晃过,正想伸手去抓,就感觉身体不受控制,整个人往水中沉去,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当黄赫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站在水库岸边,他看见邓杨等人正围着一个躺在地上的男人,隐约可见那男人赤裸着上身。“你们在干什么?”黄赫伸手拍邓杨的肩膀,却惊讶地看到自己的手穿过他的身体,扑了空。他怎么了?

“你已经死了,被一条水蛇的魂魄咬死了。”身后传来的声音让黄赫猛地回头,他看到了父亲痛心的眼神。

“不,你骗我。”黄赫根本不相信,激动地叫嚷了起来,“你说过,有童女在那些动物的魂魄不敢接近我,我不会死的!”

黄父叹了口气:“你忘了童女是纸人吗?在你逼她下水的一刻,她就废了。”

黄赫彻底傻了……

Introduce:Xia Ye, one runs quickly to drive quickly between hill, the wine gas of dense waves through the window of open come loose between mountain forest. The man that takes in deputy driver's seat twists a head to say to the middleaged man of backlash: "Yellow bureau, the famished look tonight are you satisfactory still? " the boss that talking man is a transport company, be called Deng Yang, and be called " yellow bureau " the man is called Huang He, it is the deputy director general of bureau of this city traffic. Huang He is opening an eye partly, drowsily says: "General kind, the pangolin that does not cross type of that another name for Guangdong Province to burn a law is pretty good still. " Deng Yang Ting gave the focal point in his word, say rapidly: "City north opened shop of a game newly, the master worker is brought from Guangdong, do not know yellow bureau has time, sometime tastes gustation to together. " " next week …… " Huang He's word just said an in part, be interrupted by a strange cry suddenly. "Growl — " it is transmit, huang He is returned not delay is too magical, hear the driver frightens the ground cries greatly: "Have a tiger! " a back-to-back urgent Buddhist templeput on the brakes, the car stopped. Huang He's wine is strong the instant is abreaction, strange how can the small mountain forest of this environs have a tiger, the windshield before the line of sight is crossed, he sees amazedly one alone the tiger with huge body attacked to their car. Scared instant of death comes over, huang He at the moment one black, frightened the past. Wait for Huang He to open an eye, him discovery is returned on board, lethargy of driver and Deng Yang is discharged afore, be in he is interrogative everybody is how to had escaped when tiger's mouth-jaws of death, a familiar sound from the car transmit outside the window: "Did not think, it is I saved you. " Huang He twists a head to look, it is the father that oneself already died more than one year unexpectedly, after a short while fright passes, he restored sober: "Pa, how can you be here? " " it is difficult that I know you have, come over to save you so. " Huang Fu says, "That tiger is before a few days of Quan Huyan the spirit that you take the tiger below, come to those who revenge look for you. " those who remember Na Hu is feral, yellow He Xin has lingering fear: "It still can kill me? " " you took so much wild animal, even if had escaped today tiger's mouth-jaws of death, sometime also escapes other nevertheless die the retaliation of fetch. " Huang Fu looks at the son's pale face, sighed helplessly, "Such, I give you person of a pair of paper, they are in those dying fetch not dare close your body, and they still can protect you when you are dangerous, but be sure to keep in mind, every paper person can protect you only. Work well later, little indulge in dissipation, for person integrity these dirty stuff nature won't look for you. " say Huang Fu to disappear, appear in the car to paper person, yellow conspicuous fix eyes on looks, this is not hold a memorial ceremony for is done obeisance to die the Tong Nan Tong Nv that the person uses, in the heart interrogative such

3、乡村鬼故事之招魂

1.灵木庄

车子翻过两座山头,周伟看见远处隐约现出一座村庄。山上岚雾环绕,车窗上蒙上一层水汽。周伟指着那个村庄问:“林教授,那就是灵木庄?”

坐在前面的林教授回过头说:“是啊,你别看它隐在这山里,却是县志里记载的当地历史最悠久的村庄,具有很高的历史研究价值。这可是我花了好长时间才争取下来的。我们一定要把这次的课题做好。”

苏丽一直没有说话,也许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大山,她的表情流露的更多是惊奇。周伟一直不相信,这个身形弱小的女孩竟然会是医学系的高才生。

看那样子,也许,她连手术刀都抓不稳吧,想到这里,周伟不禁轻轻笑了起来。

车子终于到了灵木庄,周伟看见在庄外放了一些大小不一的长形物体,上面用白色的塑料单子遮盖着。

“那些是什么?”周伟不解地问道。

“哦,那是灵柩。灵木庄的习俗和别的地方不一样,亲人死后,他们便把装过亲人尸体的灵柩摆放在庄边,意思是亲人虽然死了,可他的音容还在。县志里记载过灵木庄这种奇怪的葬礼,没想到是真的。”林教授说道。

看着那些灵柩,周伟心里不禁一寒。忽然,他看见在那些灵柩中间竟然站了一个人,是个老人,穿着黑色的棉布衣裳,冷冷地看着周伟。

“那,那里有人!”周伟慌忙喊道。

“哪里?哪里?”林教授转头问道。

周伟愣住了,刚刚瞪着他的那个老人竟然不见了。周伟的头皮一下子炸了起来。

“一个大男生,疑神疑鬼的。”苏丽冷笑一声说道。

周伟一听,不禁来气,却又不好说什么。

车子停了下来,一个男人向他们走过来:“你好,你是秦县长说的林医生吧!我是村长王喜贵。”

林教授笑笑说:“你好,王村长麻烦你了,这两个是我的学生。”

周伟和苏丽向他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一进灵木庄周伟便觉得浑身不舒服。似乎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自己一样。

王村长带着他们来到了自己家里。周伟把行李放了下来,抬眼打量了下周围。王村长的家是那种典型的农家小户,墙上挂满了成束的玉米。王村长进屋端了三个碗,提着一个暖壶走了出来。

“来,林医生。喝点水吧。”王村长把碗放到院子里的石桌子上。

这时一声轻微的咳嗽声从旁边屋子传了出来。林教授看了看王村长问:“家里有病人?”

“林医生,真厉害。是我老婆,老毛病。怕风,又传染。所以一个人在里屋住着。”王村长笑笑说道。

林教授一听,把碗一放,说:“那我看看去吧。”说完,站起身往里屋走去,王村长慌忙跟过去。

周伟真的有点佩服林教授了,单凭一声轻微的咳嗽,便能听出有病。

王村长的老婆坐在床上,整个身子被衣服裹得密不透风,只露出两个眼睛。看见林教授,显得有点慌乱无措。

“林医生,这病传染。还是不看了吧?”王村长讪讪地说道。

“没事。来,嫂子,让我看看。”说着,林教授坐到床边,拉住王村长老婆的手。村长老婆却叫了一声。迅速把手缩了回去。短短的一瞬,周伟还是看见她胳膊上有几块明显的疤痕。

“这,她见不得生人。”王村长抱歉地说道。

“那,那以后吧。”林教授有点尴尬。

出门的时候,一个念头猛的闪过周伟的脑子,刚刚王村长老婆手上的那几块疤痕,像是尸斑!对,应该是刚刚形成不久。想到这里,周伟不禁一惊。他转头又往里看了看。村长老婆正直直地看着他们,目光冰冷慑人,周伟慌忙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