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鬼门开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七月十四鬼门开

  屏幕的恐怖画面停格时,小李就把电脑关了。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四处静悄悄的,小李看着窗外疑惑的拉上了窗帘。

  明天是七月十四老人留下的传说是每年到这个时间小鬼就会回到人间。

  更恐怖的事有仇的会去找仇人报仇。虽然听了很多老人这样对他说可一项胆子大的他怎么会相信呢。

  今天就是鬼门关打开的日子,路边满是烧纸钱纪念故人的简易的祭坛。说白了就是几根蜡烛和一个阴阳盆,怕故人孤独的再添上两个纸人一表知心。

  小李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敬畏故人,再说这是一个唯物世界这样不免荒唐了些。同事是个正宗的本地人,早已经潜意识里接受了这种观念,就劝他表现的敬重些。

  另一个同事就说不信我们可以打赌,怎么样。“赌什么,小李满不在乎的问”。

  “我们就赌你如果还见到鬼的话还这样一本正经就当我们输,两个月的房租免了”。

  小李刚拉上窗帘要去睡觉忽然同事拨来电话,非要到公园见面,支吾不过就去了。

  烧纸钱的人一个一个的有序列在路两旁,早已烧为灰烬的纸钱被风刮起地面向西散去,空中充满了纸钱燃烧时的味道。

  转过路口,小李就到了同事说的公园。周围依然静静的,只有路灯严然的立在哪里。

  “你怎么还不到,”。凉风一吹小李感觉凉飕飕的拿出手机质问同事。

  “我有事暂时到不了,给你一个新号联系他”,同事电话挂了。

  小李按照同事给的号码拨了过去,铃声滴滴鸣了好久,只是没有回应。就在要取消拨话时,对方的电话突然传来凄惨的声音。

  小李没有心理准备,又在寂静的夜了猛不然听到这种声音,心里一悚呆滞的说不出话来。

  不知如何时,公园的丛木后面传出死人葬礼用的音乐声,丛木的间隙可以看到人影幢幢。

  小李手都凉了,跑的念头迟迟没有传达到腿上。白幡散发出另类的欢快之情,夜色中肃杀每一个活的生命使其变得没有了意义。

  小李心理紧张的要命,血液不知情况加快循环冷汗偷偷的聚在手心。

  忽然白幡一晃直直的歪在树枝上,这姿势像人滑到抓不住手里的东西,又不舍的放下一样。白幡缠在了树枝上,挣扎了一会下面就嚷叫起来了。

  小李走上前去,气的两眼冒火星子。原来两个同事抓住白幡的柄,要把白幡从树枝上解开,不想两人使错了方向,白幡一动两人脚下踩空同时跌在了地上。

  看到小李怒气冲冲的站在跟前咯咯的笑着。小李这次真是惊吓不小,表情严然的他心里的慌悚之气还未散呢。心里发虚根本发不出火来只好扭头离开了。

  回到住处时已经凌晨了,刚脱衣准备躺下同事的道歉电话来了。末了还是劝他真该注意这天的言行不要得罪了谁还不知道。

  小李打开酒瓶盖,仰头狂灌,正要开第二瓶时听到外面有声音。常言酒壮胆,更想是同事的鬼把戏就没放在心上。

  又一瓶啤酒下肚,小李走到门前一手把门打开了。走廊里空荡荡的,地面映出门灯散漫的光。

  虽然小李喝多了酒耳朵还是好使的,从打开门就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在门前停下。小李什么都看不见,猛的关上房就去睡觉了。

  祭坛用过之后鬼节过后才把祭坛处理了,在这其间不管什么人破坏亡人享用就会遭到它们的报复。

  祭坛也摆放食物,恭亡人享用。这样夜里蟑螂就有机会食用,借着路灯可以看到祭坛爬满了蟑螂。

  一个时尚青年,听着音乐,手舞足蹈的和着音乐的节奏,完全与这样的气氛不搭调。忽然一只蟑螂径直的落在他脸上,这本白净的脸怎容忍一只蟑螂。

  狠狠的一抽蟑螂死了,但并没有解气,偏把祭坛破坏的狼藉一片才转身离开。年轻人又恢复原来的样子向家走去。

  音乐突然变了曲目,不知是啥反正听着悚人。把耳机摘下声音就消失了,从新戴上那种声音又出现了。年轻人这才慌慌张张的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同事的电话又来了,“Z街302号出了命案”。

2、七月十四鬼门开

  屏幕的恐怖画面停格时,小李就把电脑关了。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四处静悄悄的,小李看着窗外疑惑的拉上了窗帘。

  明天是七月十四老人留下的传说是每年到这个时间小鬼就会回到人间。

  更恐怖的事有仇的会去找仇人报仇。虽然听了很多老人这样对他说可一项胆子大的他怎么会相信呢。

  今天就是鬼门关打开的日子,路边满是烧纸钱纪念故人的简易的祭坛。说白了就是几根蜡烛和一个阴阳盆,怕故人孤独的再添上两个纸人一表知心。

  小李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敬畏故人,再说这是一个唯物世界这样不免荒唐了些。同事是个正宗的本地人,早已经潜意识里接受了这种观念,就劝他表现的敬重些。

  另一个同事就说不信我们可以打赌,怎么样。“赌什么,小李满不在乎的问”。

  “我们就赌你如果还见到鬼的话还这样一本正经就当我们输,两个月的房租免了”。

  小李刚拉上窗帘要去睡觉忽然同事拨来电话,非要到公园见面,支吾不过就去了。

  烧纸钱的人一个一个的有序列在路两旁,早已烧为灰烬的纸钱被风刮起地面向西散去,空中充满了纸钱燃烧时的味道。

  转过路口,小李就到了同事说的公园。周围依然静静的,只有路灯严然的立在哪里。

  “你怎么还不到,”。凉风一吹小李感觉凉飕飕的拿出手机质问同事。

  “我有事暂时到不了,给你一个新号联系他”,同事电话挂了。

  小李按照同事给的号码拨了过去,铃声滴滴鸣了好久,只是没有回应。就在要取消拨话时,对方的电话突然传来凄惨的声音。

  小李没有心理准备,又在寂静的夜了猛不然听到这种声音,心里一悚呆滞的说不出话来。

  不知如何时,公园的丛木后面传出死人葬礼用的音乐声,丛木的间隙可以看到人影幢幢。

  小李手都凉了,跑的念头迟迟没有传达到腿上。白幡散发出另类的欢快之情,夜色中肃杀每一个活的生命使其变得没有了意义。

  小李心理紧张的要命,血液不知情况加快循环冷汗偷偷的聚在手心。

  忽然白幡一晃直直的歪在树枝上,这姿势像人滑到抓不住手里的东西,又不舍的放下一样。白幡缠在了树枝上,挣扎了一会下面就嚷叫起来了。

  小李走上前去,气的两眼冒火星子。原来两个同事抓住白幡的柄,要把白幡从树枝上解开,不想两人使错了方向,白幡一动两人脚下踩空同时跌在了地上。

  看到小李怒气冲冲的站在跟前咯咯的笑着。小李这次真是惊吓不小,表情严然的他心里的慌悚之气还未散呢。心里发虚根本发不出火来只好扭头离开了。

  回到住处时已经凌晨了,刚脱衣准备躺下同事的道歉电话来了。末了还是劝他真该注意这天的言行不要得罪了谁还不知道。

  小李打开酒瓶盖,仰头狂灌,正要开第二瓶时听到外面有声音。常言酒壮胆,更想是同事的鬼把戏就没放在心上。

  又一瓶啤酒下肚,小李走到门前一手把门打开了。走廊里空荡荡的,地面映出门灯散漫的光。

  虽然小李喝多了酒耳朵还是好使的,从打开门就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在门前停下。小李什么都看不见,猛的关上房就去睡觉了。

  祭坛用过之后鬼节过后才把祭坛处理了,在这其间不管什么人破坏亡人享用就会遭到它们的报复。

  祭坛也摆放食物,恭亡人享用。这样夜里蟑螂就有机会食用,借着路灯可以看到祭坛爬满了蟑螂。

  一个时尚青年,听着音乐,手舞足蹈的和着音乐的节奏,完全与这样的气氛不搭调。忽然一只蟑螂径直的落在他脸上,这本白净的脸怎容忍一只蟑螂。

  狠狠的一抽蟑螂死了,但并没有解气,偏把祭坛破坏的狼藉一片才转身离开。年轻人又恢复原来的样子向家走去。

  音乐突然变了曲目,不知是啥反正听着悚人。把耳机摘下声音就消失了,从新戴上那种声音又出现了。年轻人这才慌慌张张的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同事的电话又来了,“Z街302号出了命案”。

3、七月半鬼门开

  “七月半,鬼门开” ——

  不知道最近主管是失恋了还是吃错药了,老是在快下班之前丢给我任务,让我在明天早上上班之前完成。没办法,谁让我只是个小职员呢。现在找个工作也不容易。带着满肚子的怨气,开始我的加班。在连续几个小时的奋战之后,终于搞定了。看看窗户外面,天都快黑了。收拾好东西,回家。

  走着走着,忽然看到前方的石凳上坐着一个小男孩。我赶紧走过去问到:“小弟弟,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家啊,你爸妈会担心你的”。小男孩抬起头,说到“我迷路了,不知道怎么回去,大姐姐可以送我回家吗”嗯,好吧,那你告诉我你家住哪里。“我家住在安雅小区1栋1单元2楼”“这也太巧了吧,姐姐也住那一栋楼。走,姐姐送你回去。”于是牵着小男孩的手,往家走去。“小弟弟你手这么冰啊,很冷吗”刚说完,就觉得这话说得很白痴。这可是夏天啊。“我奶奶说我天生就是这种体质”

  走了大概十几分钟,到家楼底下了,得先送这小男孩回家。因为在2楼,就不需要坐电梯,直接爬楼梯就好了。这还是我租房以来第一次爬楼梯,当然了,主要还是因为自己太懒,不想爬。楼道里灯光很暗,感觉幽森森的。爬了一层,抬起头,看到那墙上有2层两个字,字体还泛着绿光。“我家就在最里面一间。”奇怪了,这层楼,怎么每家都没有开灯,难道大家都睡着了。明明是夏天,可我却觉得很冷,身上都起鸡皮疙瘩了。总算到了,小男孩敲了敲门,没反应,过了一会,门缓缓的开了,一个苍老低沉的声音说到“你回来了”这声音在这昏暗的环境下,显得格外恐怖。“我迷路了,是这大姐姐送我回来的”老人把脸转向我,借着走廊昏暗的灯光,我看到这是一张苍白的毫无血色,布满皱纹的脸,眼窝深陷。“谢谢你送小忍回来,这孩子已经很久没出去过了,所以出去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说完她将那一双干枯瘦弱得皮包骨的手伸向我,握了握我的手。我握着那双冰凉的手,感到浑身一阵机灵。“我也该回去了”“是啊,赶紧回去吧,今天是七月半,鬼门关,阴间的孤魂野鬼都上来了”虽然我不信这些迷信的说法,可听到这还是有些害怕。赶紧告辞,在我转身离开的时候,眼睛的余光扫了一下那间房,发现房间里漆黑一片,只隐隐约约看到点点绿光。

  来不及多想,一口气跑回了自己的小房间,洗了个澡,坐在床上,越想越觉得今天晚上碰到的事情有些怪异。突然想起一个细节,走在路上和上楼梯的时候,我好像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没有听到小男孩的脚步声。而且我也想到前不久男朋友来找我的时候,跟我说,他明明是数着楼层的,可是却多爬了一层,直接上到5楼。后来他才发现,原来我们这里,爬楼梯的话直接就到3楼了,2楼那墙直接被封死了。那我刚才明明是爬楼梯进入2楼的。想到这,我不自主地抬起头,看到窗外竟趴着小男孩那张苍白的脸,正对着我诡异的笑。顿时吓得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病床上,还挂着点滴,旁边是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你都发了一天一夜的高烧了,嘴里还不停地说些胡话,什么七月半,鬼门开”我依稀在迷迷糊糊间听到一个声音对我说“明年这个时候,我还会来找姐姐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