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养尸地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养尸地

丁丁老家在四川农村,在大巴山的深处。那里山清水秀,风景秀丽。丁丁上初中才回的城里,老家那个小山村,基本上,全是老年人了,年轻人全部都出来打工赚钱,或者直接就迁到了城里。

丁丁很热爱她的家乡。更何况,别看是农村,家里的生活水平估计一点也不比城里差。所以,丁丁说起家乡,永远都是让我敬佩的自豪。

丁丁家,只有爷爷奶奶还有二叔还留在那个村子里。屋子后面三座青山,基本都是丁丁家的。家里还养了猪,总的说来,生活还是不错的。

对于老家,丁丁说得最多的便是老家的风水。

原来,屋子后面的三座青山,正好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屏障。在风水中,山为阳,水为阴,靠山一词,原本的意思便是人如果住在靠山的地方,那么,鬼神都不敢接近的。

据说,以前有个风水先生还夸过丁丁家风水好,必出贵人。

这几年,山的的风景却远不如从前了。一方面是由于树木的砍伐,另一方面,由于一次下雨,中间的那座山,不知道怎么的,居然从中间裂了条缝。

就从那时起,家里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大夏天,靠近山的屋子,居然连一只苍蝇蚊子都没有。后来,还发现,不但苍蝇蚊子这些,连以前时不时会出现的蛇,老鼠,全部都不见了。

家人最开始并没放在心上,后来,便认为是家里卫生做的好,所以才不生鼠蚁。

2、养尸地1

我家住在太阳公寓,一栋有40楼的高层建筑,就在原来的大学旁边。太阳公寓,如其名,常年受到太阳的眷顾,让我们这里日照量多。每每看到窗外的一丝阳光,一天的心情的都很舒畅。

今天我邀请朋友们来我家做客,搬过来这么久他们一次都没有来过,所以下了班我早早的买好菜,准备为他们烹制一桌美味大餐。

叮叮叮~我正在厨房做菜,电话响了。

“喂?是霜吗?我们都到楼下咯!”电话那头传来了阿兜的声音,他是我心仪的男生。

“嗯嗯,快上来吧,我家就在15楼,门已经打开咯。”

挂掉电话,我去把门打开,等着他们上来。

“哇,霜,你家装修的真不错,采光也好。”峰带头就窜了进来,阿兜跟在后面,最后面的是峰的女朋友小雨。

“咦?莎姐怎么没来?”我疑惑的看着空空的走道。

“哦,莎姐说去准备一瓶好酒去了。”阿兜回答道。

莎姐很喜欢喝酒,而且性格大大咧咧像个男孩子,也不知道她现在跑哪去买酒了。

“哎,我给你们准备了啤酒的,你们先做,菜马上就准备好了。“我去把菜盛在盘子里,端上了桌。

“哇!霜,你的厨艺见长啊!“小雨看着一大桌子菜吞口水。

“都饿了,那就开动吧!“峰说着夹了块香肠放进嘴里。

“住手!莎姐还没到呢!“我拦着这群”饿狼“。

“好吧好吧,都好饿啊,莎姐快点来啊。“峰摸着咕咕叫的肚子无奈地放下了筷子。

我拿起手机,拨通了莎姐的号码。

嘟嘟嘟~

“通了,可是没有人接。“

“可能正在选东西吧,我们就等等吧。“阿兜已经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吃起了水果。

时间不经意间就来到了8点。

“喂,要不咱们开吃吧,已经等了2小时了。”峰已经饿趴下来了。

“也是,我们已经给莎姐打了无数个电话了,一直不接,可能有急事吧。”阿兜也建议到。

“那~~我们就开动了!”

虽然莎姐没有出现,但我们依然开心快乐地把桌上的菜全都解决了,没人还喝点啤酒。酒足饭饱后,大家坐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

“莎姐今天没来可惜了,这么一桌子好菜。”我遗憾的说道。

“恩,下次叫她请客!居然放我们霜大小姐鸽子。”阿兜附和到。

“霜,你这有点闷,我们出去透透气吧。”小雨一副微醉的表情。

“恩,我们去24楼吧,那是个隔火层,还在施工,窗户没有安装,挺透风的。”说着我们穿上鞋子就向电梯走去。

“诶诶,我们才吃了饭,干脆就走上去吧,反正也才9层楼。”峰提议到。

大家一致赞成,于是我们向安全通道走去。楼道比较黑,昏黄的灯光照着一阶阶楼梯,好在我们有说有笑,把略带恐怖的气氛压了过去。

悉悉索索。

“你们听?什么声音?”阿兜停下脚步,指着楼上。

3、养尸地

  提起养尸之地,想来大家都多少听过一些,鬼怪奇闻中关于养尸的传闻也有不少,各种说法不一,可众人都未见过,再加上教育上的相信科学,这些神秘的与鬼神相通,或者说是科学不能解释的事便成了‘封建迷信’,抱着怀疑态度和鬼怪故事来听,那竹子便给大家讲一个养尸地的故事。

  故事是真是假,看客自已分辨,此事竹子虽非亲眼所见,但讲给竹子这个故事的人,竹子可以以未来媳妇名义担保他绝非杜撰。

  竹子只将故事做整理叙述而已,所以以第一人称讲述,看完信与不信由你。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国家开始推广火葬,但政策下来后就变成了强制。老一辈人讲究入土为安,至少我外婆就对这火葬是很抵触的,那时还有许多老人赶在政策执行时间前自杀,而外婆她已六十多岁,身体不好,知道迟早有这天,为躲过火葬,便坐车加走路,行了二天一夜来到她嫁到农村的女儿女婿家,也就是我家里,那时是湖北某县附近的一个百户左右的村子,她准备在这终老后入土下葬,这事在那个时候也非个案,和政府玩‘躲/猫/猫’的大有人在。

  外婆只我母亲一个独女,这事情也合乎情理,一年左右的养老送终,然后入土安葬都寻常无二,当时下葬是在六月份左右,棺木就葬在那个村东南方向的‘四里坟’坟地。

  提到四里坟,也许就会联想到十里坟场,那四里坟也确实不负其名,四周荒芜无路,只有杂乱坟丘,不仅有本村的,还有不少不知名的无碑坟。听老人说这四里坟最早也不知是谁葬的几个坟,那个时候孤坟到处都有,这里也没什么特别,直到后来民国乱世,有个地主家的小姐横死,深夜偷葬在那,夜晚常听鬼哭之声,村民便饶道而行,后来小鬼子还在那里一次枪毙了几个革命党,被村民就近埋在那,一下便堆了不少新坟,虽没出什么事,但从此甚少有人去哪,只听说后来有土匪或那挖绝户坟的把那个传说是地主家小姐的坟给挖开了,里面陪葬品被洗劫一空,当时村民知道后去看,黑木棺材已撬开,那个小姐的尸体却似刚刚腐烂,村中有个道士看后让人把那女尸烧了,重新另葬,而这块地也就出了名了,再看那些无名坟丘无人打理,坟丘越发高耸有气势,便都说是块宝地,坟丘自然越来越多,虽无四里,但一里还是有的,坟堆有碑无碑的成百上千,而且地势是个缓坡形,后来不知是谁修整的还是抬棺踏出了条路来,路从坟地中间直直穿过,路下有无数无名尸骨未挖起移走,雨天时便常有灰白人骨被冲出来,而两边无数坟丘高耸,人行其中似走在群山丘陵,又有碑木林立,有时风声吹过,杂草绕坟呼啸,甚是吓人。

  而外婆的坟,我清楚记得是葬在坟场坡势偏下的自家田内。因埋葬异乡,所以特意与那些坟丘隔开了些,新坟未立碑,有些孤伶伶的,却极好辨认。

  事情发生在入葬后二个月左右,那时正是夏天高温暴雨时期,湖北七八月份常下暴雨,电闪雷鸣,常有水灾发生,但那一年的七月和八月,我那地方方圆好几里,却反常的一滴雨都没下,庄稼闹了旱灾。其实那时我才十几岁,天下不下雨,田地旱涝与我无关紧要,使我记忆深刻的是另外一件事。

  那时我正暑假,整天在外面野,不到饭点不回家。那天我也是玩到太阳快下山才回去。农村是土屋木门,门环上锁后再向内推门,形成一道门缝,给家里的猫狗和鸡进出,其实那门缝大的三四岁的小孩也能钻进去。那时的人是从不带钥匙的,锁是装样子防外地贼的,钥匙一般都挂在门内侧钉的钉子上,探手进门一伸手就能摸到,村子十家八家都如此。

  我看门上锁着,便与往常一样去探手进门内侧摸钥匙,眼睛随着手向内厅看,就看见屋内有个人影,我那时吓了一跳,看门上锁好好的,屋内有些昏暗,而那人明显是个大人,而这个门缝我现在都钻不进去,大人更不可能。那人背对着门,正看着神桌上那贡着的毛爷爷相片,我看着那背影,看头发像是个女人,但那僵硬的动作,越看越觉的不对,再仔细看她身上的衣服,这一看吓的我转身就跑,那是一身死人才穿的黑色丧服。

  跌跌撞撞摔了好几跤,我才跑到了村中谷场平地上,那里有人还在收装谷场晒的稻谷,我才放松下来,刚才好险没被吓死。我不敢对别人说,一直呆谷场不敢回去,直到爸妈从地里回来,做好饭看我都天擦黑了还没回,才整村找我,我才敢跟着我妈回家。

  进门前我特意先看了看家里,发现和平常没二样才敢进去。我爸看到了我的动作,扫了我一眼,脸一拉就大声说我:野到都不晓归屋了?看你那脸白的,玩不疯你。我听到他的话,心里不乐意,也没精神说刚才的事,而且我总觉得那个东西没走,只是现在看不见它。我勉强吃了半碗饭就洗澡睡觉,躺在床上却并没睡,就睁着眼警惕看着房内,所以突然的一声惊雷吓了我一跳,狂风暴雨忽的一下子就全来了,那电闪雷鸣,我都感觉到房子在震动,而那雷还就感觉是围着我家四周在打。四周气温是骤然下降,我躺在床上缩成一团。

  我玩了一天,傍晚又受了惊吓,本来精神是很困的,但那雷打到了半夜,而且雷声还不像平时那样忽高忽低,这夜的雷打的,如炸雷一般还连绵不绝,我都担心我家房子都要打塌,直到后半夜,那雷声才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