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寿衣店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寿衣店

寿衣店小丁是个面目清秀的年轻人。热情、好动、交游广阔。然而他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他厌倦了读书,不顾父母让他重读再考的建议,开始四处找工作。起初他热情高涨,按报纸上的招聘信息,一家家地去应征。但是几天下来,他灰心了,一个高中毕业的人想找一个他认为不错的工作的机会几乎等于零。就在他要放弃的时候,忽然在早报的,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大全网短篇鬼故事栏目!

鬼段子分享:老师进来的时候,同桌正在照镜子,接下来是很俗套的剧情,老师要把镜子没收,而同桌不肯,最后由我这个中间人把镜子交了上去,交镜子的时候,我瞥了一眼镜子里还是同桌的脸……您看懂了吗?


  小丁是个面目清秀的年轻人。热情、好动、交游广阔。然而他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他厌倦了读书,不顾父母让他重读再考的建议,开始四处找工作。起初他热情高涨,按报纸上的招聘信息,一家家地去应征。但是几天下来,他灰心了,一个高中毕业的人想找一个他认为不错的工作的机会几乎等于零。就在他要放弃的时候,忽然在早报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一则招聘启事:招聘本店急需店员一名。要求20岁---30岁,男性,有责任心,稳重勤恳。月薪600元,管吃住,有意者速来面试。
  平安大街东55号寿衣店某年某月某日“六百元,管吃住”小丁喃喃着,眼睛一亮。他抓起报纸打车来到这家寿衣店。这是一家很大的店铺,也许是快中午了,店里没有顾客。店老板是个肥胖的面目阴沉的中年人。不知为什么,小丁走进店里,浑身有一种说不出的不舒服的感觉。
  “您是老板吧?”小丁赔笑着问,“有什么事吗?”中年人微微皱了下眉。“啊,是这样,我看到您店里的招聘启事,我是来应征店员的”小丁有些紧张,太多次的让他有些患得患失的感觉。
  “年轻人,这份工作很闷的,你干得长吗?”老板有些不信任地看看他。
  “干得长,干得长,我这个人做事一向最认真啦。”小丁连忙保证。
  “那好吧,你明早来上班吧。”
  “谢谢老板。”小丁很高兴。
  得知小丁找到了工作,他的几个好朋友一起请他吃饭为他庆祝。当得知是在寿衣店工作时,他最要好的朋友小王不由有些担心。“小丁,那地方不干净,你还是别去了。”小王平时喜欢占卜一类的东西。对这些方面的事情懂得很多。“没事,没事,我才不怕呢。”小丁借着酒劲一付英雄大胆的模样。另外几个朋友也说小王穷紧张,嘻嘻哈哈的取笑他。散席后,小王给了小丁一个桃木弹弓和三颗银丸。并嘱咐他如果真要遇到什么只要射中三颗银丸,不管他是鬼是妖,都得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小丁原本不信,但看小王一脸认真,想想人家也是一片好意,便随身装了起来。
  几天工作下来,小丁对一切都熟悉了。他手脚麻利,嘴巴又甜,顾客对他很满意。店老板对他也友善起来。这家店外面是一大间店铺,里面是卧室、卫生间。老板姓张,外地人。家人都住在乡下。最里面一间屋是一扇大铁门,上面锁着一个大铁锁,锈迹斑斑,好像很久没人开过了。小丁和张老板睡一间卧室,每到夜深人静之后,小丁总会被一阵奇怪的声音惊醒,那声音好像是从里面屋大铁门里传出来的。小丁侧耳细听,隐隐约约听到好像女子求饶的哀恳的声音,好像既痛苦又甜蜜,其间夹着雄性的喘息喝斥命令声。让血气方刚的小丁听得欲火飞涨,不能自己。他推推躺在旁边的张老板,却怎么也推不醒。当他忍不住想下去看个究竟时,忽听一声鸡叫,天放亮了,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
  白天空闲的时候,小丁问张老板昨晚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时,他矢口否认,并嘲笑那一定是小丁的思春梦,当小丁请求看看铁门里有什么时,他的脸色立刻变得和很可怕,警告小丁千万不要太好奇,并说如果再有这样的念头就辞了他。
  以后几天里,小丁夜夜都听到铁门里传出的声音,强烈的好奇心*的他几乎疯掉了。就在这时张老板接到家里的一个电话,就急匆匆的赶回去了。临走叮嘱小丁看店。三天后就返回来。
  张老板前脚一走,小丁就急不可耐撬开了大铁门上的铁锁,他推门一看,他吓了一跳,里面站着好几个人。他定定神,仔细一看,原来是七个假人。但栩栩如生,同真人几乎一模一样,中间站着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皮肤黝黑,剑眉凤目,给人一种*荡残酷的感觉。他的面前半跪着六个女假人,个个貌美如花。尤其最前面的那个穿蓝色宫装的女人,杏眼桃腮,有种说不出的风情与妩媚。小丁情不自禁地摸了一下她的脸蛋,软软的、滑滑的,感觉十分舒服,竟然让他有种恋恋不舍的感觉。难道夜里的声音会是这些假人发出来的吗?一想到这,他既恐惧又兴奋,悄悄掩上门,他决定晚上再来看个究竟。
  做完一天生意,疲倦的小丁关上店门。躺在床上,小丁竟不知不觉睡着了。睡到深夜,他又被那个奇怪的声音惊醒了。他悄悄溜下床,来到大铁门外,轻轻推开一个小缝,他被眼前的情景吓得目瞪口呆:白天在里面看到的假人都活了!那个黑黑的高大的男人坐在一个宽大的太师椅上,那六个女人依次跪在他的面前,任他恣意玩弄。小丁看得口干舌燥,羡慕得要死掉了。整整一个晚上,里面一个男人和六个女人都在上演春宫图。小丁觉得既恐惧又刺激。第二天,小丁无心做生意,早早盼着天快点黑下来。天黑了,小丁急急忙忙溜到大铁门外,顺着门缝向里面看:那个高高的黑黑的男人赤身裸体地立在屋子中央,那六个女人跪在他的脚旁。他首先命令那个穿蓝色宫装的美女脱去衣服。那个蓝衣美女温驯地从命,露出一身白如凝脂的肌肤,纤细的腰身……然后她爬过去,跪在他面前。男人半咪着眼,用力抓住女人大力地揉搓,女人躲闪着哀哀的求饶。男人又伸出脚,命令女人舔他的脚趾,女人刚刚迟疑了一下,男人便暴怒了,喝令拿马鞭来。一个穿红衣的妖媚的女子立刻跪呈上一条粗粗的马鞭。男人挥舞着鞭子使劲抽打那个蓝衣美女,红红的血流淌在凝白的肌肤上,女人疼得满地打滚,哀哀地一个劲地求饶。但男人丝毫不为所动。他一面残酷地笑着,一面用力地雨点似的挥舞着鞭子,一屋的女人都跪在地上瑟瑟地发抖。小丁看得气冲斗牛,一种英雄救美的豪情令他忘记了害怕,他摸出那个桃木弹弓对准男人的头射了过去,啪地一声,正中脑门,男人立刻不动了,脸上露出痛苦地表情,啪,第二粒银丸又射中了,中弹的地方流出黑色的血来,小丁兴奋极了,第三粒银丸又射了出去---他要这个家伙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正在这时,一件让小丁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那个被打得浑身是血的蓝衣美女竟不顾一切地抱住那个男人,银弹打中她的后心,她软软地倒在地上。小丁还在纳闷,另外五个女人伸出长长的指甲向他抓来,他躲闪不及,脸上热辣辣地流出血来。“掐死他、掐死他,他伤了咱们大王!”女人们尖叫着瞪着血红的眼睛向他冲过来。小丁吓得魂飞魄散,拼命逃了出去。
  第二天,吓破胆的小丁硬拽着小王和几个朋友来到寿衣店,张老板还未回来,他领着他们笔直地冲进那个小屋,然而里面空空的,什么也没有。难道一切都是梦吗?小丁迷惘地想,但脸上的伤依旧隐隐作痛。
  下午张老板回来,小丁马上递上了辞呈打包走人了。

读完短篇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寿衣店”,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鬼大大哦!鬼段子:老师进来的时候,同桌正在照镜子,接下来是很俗套的剧情,老师要把镜子没收,而同桌不肯,最后由我这个中间人把镜子交了上去,交镜子的时候,我瞥了一眼镜子里还是同桌的脸……您看懂了吗? 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2、寿衣店

小丁是个面目清秀的年轻人。热情、好动、交游广阔。然而他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他厌倦了读书,不顾父母让他重读再考的建议,开始四处找工作。起初他热情高涨,按报纸上的招聘信息,一家家地去应征。但是几天下来,他灰心了,一个高中毕业的人想找一个他认为不错的工作的机会几乎等于零。就在他要放弃的时候,忽然在早报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一则招聘启事:招聘本店急需店员一名。要求20岁---30岁,男性,有责任心,稳重勤恳。月薪600元,管吃住,有意者速来面试。

平安大街东55号寿衣店某年某月某日“六百元,管吃住”小丁喃喃着,眼睛一亮。他抓起报纸打车来到这家寿衣店。这是一家很大的店铺,也许是快中午了,店里没有顾客。店老板是个肥胖的面目阴沉的中年人。不知为什么,小丁走进店里,浑身有一种说不出的不舒服的感觉。

“您是老板吧?”小丁赔笑着问,“有什么事吗?”中年人微微皱了下眉。“啊,是这样,我看到您店里的招聘启事,我是来应征店员的”小丁有些紧张,太多次的让他有些患得患失的感觉。

“年轻人,这份工作很闷的,你干得长吗?”老板有些不信任地看看他。

“干得长,干得长,我这个人做事一向最认真啦。”小丁连忙保证。

“那好吧,你明早来上班吧。”

“谢谢老板。”小丁很高兴。

得知小丁找到了工作,他的几个好朋友一起请他吃饭为他庆祝。当得知是在寿衣店工作时,他最要好的朋友小王不由有些担心。“小丁,那地方不干净,你还是别去了。”小王平时喜欢占卜一类的东西。对这些方面的事情懂得很多。“没事,没事,我才不怕呢。”小丁借着酒劲一付英雄大胆的模样。另外几个朋友也说小王穷紧张,嘻嘻哈哈的取笑他。散席后,小王给了小丁一个桃木弹弓和三颗银丸。并嘱咐他如果真要遇到什么只要射中三颗银丸,不管他是鬼是妖,都得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小丁原本不信,但看小王一脸认真,想想人家也是一片好意,便随身装了起来。

几天工作下来,小丁对一切都熟悉了。他手脚麻利,嘴巴又甜,顾客对他很满意。店老板对他也友善起来。这家店外面是一大间店铺,里面是卧室、卫生间。老板姓张,外地人。家人都住在乡下。最里面一间屋是一扇大铁门,上面锁着一个大铁锁,锈迹斑斑,好像很久没人开过了。小丁和张老板睡一间卧室,每到夜深人静之后,小丁总会被一阵奇怪的声音惊醒,那声音好像是从里面屋大铁门里传出来的。小丁侧耳细听,隐隐约约听到好像女子求饶的哀恳的声音,好像既痛苦又甜蜜,其间夹着雄性的喘息喝斥命令声。让血气方刚的小丁听得欲火飞涨,不能自己。他推推躺在旁边的张老板,却怎么也推不醒。当他忍不住想下去看个究竟时,忽听一声鸡叫,天放亮了,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

白天空闲的时候,小丁问张老板昨晚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时,他矢口否认,并嘲笑那一定是小丁的思春梦,当小丁请求看看铁门里有什么时,他的脸色立刻变得和很可怕,警告小丁千万不要太好奇,并说如果再有这样的念头就辞了他。

以后几天里,小丁夜夜都听到铁门里传出的声音,强烈的好奇心*的他几乎疯掉了。就在这时张老板接到家里的一个电话,就急匆匆的赶回去了。临走叮嘱小丁看店。三天后就返回来。

张老板前脚一走,小丁就急不可耐撬开了大铁门上的铁锁,他推门一看,他吓了一跳,里面站着好几个人。他定定神,仔细一看,原来是七个假人。但栩栩如生,同真人几乎一模一样,中间站着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皮肤黝黑,剑眉凤目,给人一种*荡残酷的感觉。他的面前半跪着六个女假人,个个貌美如花。尤其最前面的那个穿蓝色宫装的女人,杏眼桃腮,有种说不出的风情与妩媚。小丁情不自禁地摸了一下她的脸蛋,软软的、滑滑的,感觉十分舒服,竟然让他有种恋恋不舍的感觉。难道夜里的声音会是这些假人发出来的吗?一想到这,他既恐惧又兴奋,悄悄掩上门,他决定晚上再来看个究竟。

做完一天生意,疲倦的小丁关上店门。躺在床上,小丁竟不知不觉睡着了。睡到深夜,他又被那个奇怪的声音惊醒了。他悄悄溜下床,来到大铁门外,轻轻推开一个小缝,他被眼前的情景吓得目瞪口呆:白天在里面看到的假人都活了!那个黑黑的高大的男人坐在一个宽大的太师椅上,那六个女人依次跪在他的面前,任他恣意玩弄。小丁看得口干舌燥,羡慕得要死掉了。整整一个晚上,里面一个男人和六个女人都在上演春宫图。小丁觉得既恐惧又刺激。第二天,小丁无心做生意,早早盼着天快点黑下来。天黑了,小丁急急忙忙溜到大铁门外,顺着门缝向里面看:那个高高的黑黑的男人赤身裸体地立在屋子中央,那六个女人跪在他的脚旁。他首先命令那个穿蓝色宫装的美女脱去衣服。那个蓝衣美女温驯地从命,露出一身白如凝脂的肌肤,纤细的腰身……然后她爬过去,跪在他面前。男人半咪着眼,用力抓住女人大力地揉搓,女人躲闪着哀哀的求饶。男人又伸出脚,命令女人舔他的脚趾,女人刚刚迟疑了一下,男人便暴怒了,喝令拿马鞭来。一个穿红衣的妖媚的女子立刻跪呈上一条粗粗的马鞭。男人挥舞着鞭子使劲抽打那个蓝衣美女,红红的血流淌在凝白的肌肤上,女人疼得满地打滚,哀哀地一个劲地求饶。但男人丝毫不为所动。他一面残酷地笑着,一面用力地雨点似的挥舞着鞭子,一屋的女人都跪在地上瑟瑟地发抖。小丁看得气冲斗牛,一种英雄救美的豪情令他忘记了害怕,他摸出那个桃木弹弓对准男人的头射了过去,啪地一声,正中脑门,男人立刻不动了,脸上露出痛苦地表情,啪,第二粒银丸又射中了,中弹的地方流出黑色的血来,小丁兴奋极了,第三粒银丸又射了出去---他要这个家伙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正在这时,一件让小丁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那个被打得浑身是血的蓝衣美女竟不顾一切地抱住那个男人,银弹打中她的后心,她软软地倒在地上。小丁还在纳闷,另外五个女人伸出长长的指甲向他抓来,他躲闪不及,脸上热辣辣地流出血来。“掐死他、掐死他,他伤了咱们大王!”女人们尖叫着瞪着血红的眼睛向他冲过来。小丁吓得魂飞魄散,拼命逃了出去。

第二天,吓破胆的小丁硬拽着小王和几个朋友来到寿衣店,张老板还未回来,他领着他们笔直地冲进那个小屋,然而里面空空的,什么也没有。难道一切都是梦吗?小丁迷惘地想,但脸上的伤依旧隐隐作痛。

下午张老板回来,小丁马上递上了辞呈打包走人了。

Introduce:Xiaoding is the youth with a comely appearance. Enthusiastic, good move, make friends is capacious. However graduation of his high school was not taken an examination of attend a college, he was tired of read, disregard parents to let him reread the proposal that studies again, begin to apply for a job everywhere. At first he upsurges enthusiasticly, press information of newspaper paper invite applications for a job, land of a home goes be recruited. But a few the world come, he lost heart, the opportunity that the person that a high school graduates misses to look for him to think to work well is equal to almost 0. Should abandon in him when, see a job announcements in a of morning paper ordinary corner suddenly: This inn is badly in need of invite applications for a job counterjumper. The requirement is 20 years old---30 years old, the male, conscientious, sedate diligent and conscientious. Monthly pay 600 yuan, the canal eats, intended person fast come interview. Restful ave east 55 cerements inn " 600 yuan, the canal eats " Xiaoding is muttering, the eye shines. He grabs newspaper takes a taxi come to this cerements inn. This is a very large store, perhaps be fast midday, there is a client in inn. Inn boss is the middleaged person with a round cloudy face. Do not know why, xiaoding walks into inn in, have the feeling with a kind of sick inarticulate all over. "Are you a boss? " small fourth smile obsequiously is worn ask, "What thing is there? " middleaged person knitted next eyebrow slightly. "Ah, be such, I see the job announcement in your inn, I am to come of be recruited counterjumper " Xiaoding is a little nervous, too much second the feeling that allows his some be swayed by considerations of gain and loss. "Youth, this job frowziness, do you work longly? " the boss has some of distrust ground to see him. "Work longly, work longly, my this individual works all along the most serious. " small Ding Lianmang assures. "Good, you go to work tomorrow morning. " " thank boss. " Xiaoding is very glad. Was informed Xiaoding to find the job, a few his good friends ask him to have a meal to be celebrated for him together. Should be informed is to be when cerements inn job, he most the friend Xiaowang that be close friends does not worry by some. "Xiaoding, that place is nasty, still did not go. " Xiaowang likes augur at ordinary times a kind thing. Know to the thing of these respects a lot of. "Do not have a thing, do not have a thing, I just am not afraid of. " Xiaoding is borrowing wine interest to pay a hero bold about. Additionally a few friends also say small Wang Qiong is nervous, giggle mockingly he. Medicinal powder after banquet, xiaowang gave Xiaoding catapult of wood of a peach and 3 silver-colored ball. If want what to encounter to want shoot only really,enjoin him 3 silver-colored bolus, no matter he is ghost,be bewitching, get aeon of be frightened out of one's wits to must not exceed unripe. Xiaoding is not believed originally, but see small Wang Yi the face is serious, want to the family also is well-intentioned, installed. A few days of jobs come down, xiaoding was familiar with everything. His hands or feet is deft, mouth sweet

3、你必须死1寿衣店

序章

冬至,街边多了烧纸钱的人家,寒冷的晚上,纸钱燃烧产生的热量让走过那里的吴天瑞感到了一丝丝温暖。

一寿衣店

吴天瑞正值而立之年,但是仍然孤身一人,他是个孝子,祖上几代都经营这家寿衣店,19岁,他毅然放弃保送名牌大学名额,只是为了继续经营这家店,也因为这样,父母去世之后,吴天瑞一个人撑起了这家店。

像往常一样,因为他早上要营业,晚上他去进完货,就回到了店里,然后关上门。

他朝着手呼出几口热气,但是如此冷的天气这种动作毫无用处,他苦笑着,拿出了才拿过来的纸钱,放进盆里,点燃。

火光在摇曳,纸钱的灰烬盘旋在空中,交相辉映,犹如幽魂一般在这个狭小的屋子中飞舞。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吴天瑞纳闷,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或许是哪个流浪的鬼魂?想到这里,他又笑了一下我就是干这个的。于是他站了起来,打开了门。

门前是一个老妇人,冻得瑟瑟发抖。

吴天瑞看到之后,赶紧想请老妇人进来,老妇人却对他摆摆手。

吴天瑞正奇怪老妇人的举动之时,老妇人开口了“我知道我活不长了,我无依无靠,而我只想请求你,我死后给我一件寿衣,给我烧点纸,因为我觉得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

吴天瑞赶忙从口袋里拿出50块钱,想递给老妇人,此时的老妇人眼神突然变得无比凄厉“我对你说的没听清楚吗?”他被老妇人的态度吓了一跳,接着不说话了。

老妇人说完,一步一步的走向了远方。

关上门,吴天瑞很是纳闷,为什么这个老妇人这么的奇怪,但是老妇人这样的态度,也让吴天瑞没办法继续再想下去。吴天瑞照了老妇人的吩咐,选好了一件上好的寿衣。

时间慢慢流逝,外面也开始飘起了小雪,吴天瑞钻进了被子,因为明天又会是一个忙碌的日子。

他刚想闭眼,却突然发现,老旧的天花板上,好像有些什么。

应该是老鼠壁虎什么的吧,这房子都这么多年了。想到这里,他也没在意了,但是等他闭上眼睛的时候,却感觉自己仍然睁着眼,而且看到天花板上分明是一张脸!这张脸五官看起来扭曲不堪,但是却能看到诡异的笑容,这张脸慢慢的沉了下来,这张脸分明没有眼珠!深深的,黑洞洞的眼窝正在往外面滴着鲜血,血滴入了吴天瑞的嘴巴里,他感受到了一阵血液的腥味和咸味。

吴天瑞吓得睁开眼睛坐了起来,但是在看天花板,却什么也没发现。

这是做梦,这是做梦,他不断的安慰自己,然后又闭上了眼。

  
        共1页/3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