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黑暗入侵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黑暗入侵

黑暗入侵鬼敲门在外面逛了一天,我直到晚上七点才回寝室。我早早地洗漱完毕,就上床休息了。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我揉着惺松的睡眼下了床,打开门,却只看到一个红彤彤、圆滚滚的球状物体在地上滚来滚去。我一时好奇,一把抓住那个球状物体,左敲敲右挠挠,冷不防从里面传出一阵的怪笑声。我吓得,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大全网校园鬼故事栏目!

鬼段子分享:她来看新买的房子,竟碰见了老同学灵,灵原来也刚买了这的房子。她们边上楼边开玩笑讨论这的房子这么便宜是不是因为闹鬼。因她们发现,这里的邻居都怪怪的。看完房子灵送她离开,出门那刻,她听见两邻居说:就是她,她刚才对着空气说话,又比划。好像身边有人…她看向身边脸色越来越苍白的灵您看懂了吗?


  鬼敲门
  在外面逛了一天,我直到晚上七点才回寝室。我早早地洗漱完毕,就上床休息了。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我揉着惺松的睡眼下了床,打开门,却只看到一个红彤彤、圆滚滚的球状物体在地上滚来滚去。
  我一时好奇,一把抓住那个球状物体,左敲敲右挠挠,冷不防从里面传出一阵的怪笑声。我吓得手一滑,将那鬼东西摔在了地上。那东西在地上蹦了几下,竟像花苞开放似的,一点儿一点儿地伸展开来。不一会儿,一颗脑袋钻了出来,接着是双手。再然后,那东西渐渐地往高里伸展,伸展,再伸展。最后,它竟然长成了一个“人”!它的皮好像被剥了一样,全身血肉模糊,这里挂着几块烂肉,那里吊着几根断筋,样子既恶心又恐怖。
  我吓得一激灵,顿时睡意全消。我转身刚要逃回寝室,没曾想那个鬼快我一步,上来一把掐住我的脖子,将我整个人像拎小鸡似的吊在了半空。
  我拼命地挣扎,却无济于事。渐渐地,我呼吸越来越困难,连嘴也不由自主地张开了。
  “救……命……”我努力地从喉咙里挤出这两个字,就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只觉得眼前的景物变得越来越模糊。
  我绝望地闭上双眼等死,却突然间感觉到脖子一松,猛灌进喉咙的空气让我忍不住咳嗽了起来。我睁眼一看,只见片片黄符闪耀在半空,像群蝶翩翩起舞,而控制黄符的是一个长得十分帅气的男生。
  我认识这个男生,他叫方李浩,据说是茅山方氏传人,典型的高富帅,全校女生心目中的男神。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也只是暗恋他的众多女生中的一个而已。
  “快躲到我身后!”方李浩见我还在原地发愣,着急地朝我大喊。
  我这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可刚要挪动身体,突然看到一条猩红的长舌从那个鬼的嘴里钻了出来。长舌从黄符的间隙穿过,像长蛇一样将我牢牢地卷住,我顿时动弹不得。
  “妖孽,休得作恶!”方李浩大喝一声挥动起铜钱剑,口中念念有词,“借四面雄气,纳八方神威,黄龙显灵,急急如律令,诛邪!”
  挥舞的铜钱剑带起一阵阵风,吹得黄符极速地旋转起来。黄符慢慢地聚拢成一条“黄龙”,随即扑向长舌,与长舌像麻花一样互相纠缠、撕扯起来。dash;—那个鬼张着没有了舌头的血盆大口向我直扑而来,仿佛要活生生地将我吞掉。
  你伤害了我
  我完全吓傻了,像木头一样杵在原地等死。幸好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方李浩一把将我推开了。
  我趔趔趄趄地闪到一边,突然听见方李浩惨叫了一声。我猛地一回头,发现方李浩被那个鬼咬住了拿铜钱剑那只手的肩膀。方李浩用另一只手掏出黄符对付它,却在半空中被它的双手抓住了。这阵势明显是鬼抢了先机,占了上风。不一会儿,方李浩就疼得满头大汗,脸色煞白,铜钱剑“当啷”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情急之下,我跑过去捡起铜钱剑,像砍萝卜似的拼命地朝那个鬼的身上砍。虽然我没有任何法力,但铜剑钱本身就是对付鬼的利器。那个鬼痛苦地扭动着身体,却不敢腾出手来对付我,因为那样方李浩的黄符就会贴上它的脑袋。所以,它只能忍着痛苦加重了咬方李浩的力度。我心里直犯怵,因为实在不知道方李浩和那个鬼究竟谁能撑得更久。
  正在我惶恐不安之时,方李浩突然对我说:“你将铜钱剑刺进它的身体,然后到我的背包里找出一条缠满黄符的绳子,缠在它的身上!”
  一听这话,我用仅剩的力气将铜钱剑插在了那个鬼的背上,然后迅速地去翻方李浩的背包。果然,我在背包里找到了一条符绳。接着,我拿着符绳一圈儿一圈儿地缠在了那个鬼的身上。
  这时,方李浩又低声念起了咒语。
  符绳突然发出黄光,像锯子一样一点儿一点儿地割锯着那个鬼的身体。
  那个鬼扭动得更厉害了,喉咙深处发出一阵痛苦哀号,而方李浩的声音则越来越响亮。最后,那个鬼惨叫着被符绳锯成了好几段。挣脱了钳制的方李浩趔趔趄趄地跌倒在地,我赶紧跑过去扶他,却看见那个鬼被符绳割断的脑袋竟还咬在方李浩的肩膀上。
  还不等我说什么,方李浩猛地咬破右手食指,挤出血滴在了鬼的脑袋上,然后大喝一声:“阳血诛魂,破!”
  顿时,那个鬼的脑袋就像落地的玻璃一样碎成了无数碎片,然后化成轻烟消散了。方李浩这才长出一口气,伸手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将一些白色粉末倒在了肩膀的伤口里。
  我赶紧从方李浩的背包里找出纱布,帮他包扎起来。
  方李浩捡起符绳,绕成一条项链,挂在了我的脖子上:“这条符绳你戴着护身,千万不要摘下来!”
  一股暖流刹时在我的四肢百骸里乱窜,我的心不由得“怦怦”直跳。直到包扎完后,我才心有余悸地问:“吓死我了,怎么会有鬼找上我?”
  方李浩说,他最近发现学校附近来了一小股游魂野鬼,企图入侵校园。那些鬼魂扮成各种各样的形状以吸引人上钩,趁人不备吞噬人的灵魂,再霸占人的身体重返人间。
  “一小股?这么说,进校园的鬼不止一个?”我一听这话,不禁吓得头皮发麻。
  “你放心,我和我的师兄、小师妹已经在校园里布了阵,不管有多少鬼魂进来,都逃不过我们方氏捉鬼传人的天罗地网!”方李浩说这话时,脸上洋溢着一股自豪之情。
  而我则敏感地捕捉到了“小师妹”的字眼儿,不由酸溜溜地问:“那个小师妹是你的女朋友吧?”
  满心期待着方李浩会说“不是”,谁知方李浩却甜蜜地笑着承认了。我的心顿时有一种被掏空了的感觉,刚想再酸溜溜地讥讽几句,方李浩的电话却响了。他按下接听键,然后说了句:“什么,小师妹有危险?”便火急火燎地离开了。
  “那我咋办呀,万一鬼又找了上来呢?”我急得跑出寝室,可方李浩的背影转眼间便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我扭头望了一眼窗外,几丝鱼肚白已经露了出来。我的心稍稍安了下来,带着无尽的怨念爬上床,唱着“你伤害了我,却一笑而过”,渐渐地睡着了。
  受骗上当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刺耳的声音惊醒过来。睁开眼的瞬间,一道黄光一闪而过。我以为是闪电,定睛一看,结果被站在床前的一个黑影吓得一骨碌滚下了床。
  “黄蕊,你别怕,我是方李浩的小师妹胡素素。”一个甜美的女声响起的同时,寝室的灯被按亮了。
  看清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清纯可人的女生,我一颗心才放了下来。我从地上爬起来,奇怪地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你门没锁好,我就进来了。方李浩有危险,快跟我去救他!”胡素素急切地说道。然后朝我伸出手似乎想拉我,可不知为什么又像触电般缩了回去。她顿了顿,率先朝门外走去。
  “ 是吗? 我记得我明明锁了门的!”我自言自语地朝窗口看去,见外面灯火阑珊,才知道自己这一觉竟然睡到了晚上。
  “还呆愣着干吗?再不去,你就等着给方李浩收尸吧!”走到门口的胡素素扭头朝我吼道。
  我回过神来,赶紧撒腿跟了上去。在路上,胡素素告诉我:原来,昨夜不只一个鬼进入校园作恶,她和方李浩及另一个师兄杨阳只好兵分三路去对付那些鬼魂。最后,师兄妹三人均大捷而归。不过昨夜的三个鬼魂只是先锋兵而已,还有好多孤魂野鬼盘踞在学校后面的荒山之上,时刻寻找着机会准备入侵校园。斩草不除根,祸乱会再生。他们师兄妹三个人商量好,今晚一起上后山直捣鬼的总巢,将这股孤魂野鬼一举歼灭。可他们低估了鬼巢的危险性,以致于方李浩为了保护她和杨阳逃出去搬救兵,自己被困在了鬼洞里。现在胡素素需要将符绳放进鬼洞,然后在洞口施法,助方李浩逃出来。
  胡素素讲完, 我们就到了目的地——学校后山的鬼洞前。我走进洞口低头往下一看,见洞里面黑雾缭绕,深不见底。我喊了几声方李浩,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 他听不见的, 快将符绳放下去!”胡素素催促道。
  “哦!”我应了声,心头不由得浮起一个疑问:为什么胡素素不直接拿了符绳过来,而要我跑一趟?我又不会法术,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个累赘罢了。不过我转念一想,也许这其中有什么玄机吧!除灵这门课,我可真的连皮毛都不懂。
  我抬头望去,见方李浩与胡素素斗得正酣。方李浩将铜钱剑舞得虎虎生风,黄符甩得“噼啪”作响,口中念念有词:“势如雷电,无物不伏,急急如律令,诛魂!”
  随着方李浩的动作,一张张黄符如有灵性般,“噼噼啪啪”地朝胡素素的身上贴着。
  胡素素自然不甘束手就擒,像野兽般嘶吼着,身体拼命地颤动起来,震得黄符“哗哗”如败叶而落。随着黄符落下,胡素素的身体突然发生了急剧变化:眼睛殷红如血,肿如鸡蛋,皮肤变得青紫……
  “胡素素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惊呼道。
  “唉!”身旁的男生告诉我,他就是方李浩的师兄杨阳。昨夜,他们师兄妹本来是兵分三路截杀鬼魂的,他遇到的鬼比较弱,三两下就解决了。他赶紧去找胡素素,谁知胡素素遇到的鬼十分狡诈难缠,而且功力深厚,他和胡素素联手都打不过那个鬼。最后,那个鬼将他打得重伤,功力散了一大半。就在那个鬼要杀他的时候,胡素素不顾一切地扑上去要与那个鬼同归于尽,却反而被鬼上了身。之后,那个鬼逃之夭夭了。他和方李浩以为那个鬼逃进了老巢,所以今晚便早早地来到此处布阵,准备深入鬼穴营救胡素素。谁曾想,他们的侦察兵(那些人形黄符)侦察到那个占了胡素素身体的鬼一直在校园里潜伏着。怕胡素素身体被毁,他们赶紧折回校园,寻着那个鬼的踪迹一路又追到了这里。说到这儿,杨阳恨恨地说:“我们被这几个鬼耍得团团转!”
  我刚要说话,突然被方李浩的嘶吼声吓了一跳,急忙扭头看去。
  “方氏七星剑术,驱魂!”方李浩走着北斗七星步,舞着七星铜钱剑,“唰唰”地挑起落地的黄符,然后刺在“胡素素”的身上。转眼间,黄符便将“胡素素”贴了个密不透风。这时,方李浩一个旋转飞身蹿到胡素素的跟前,咬破手指,将血点在黄符上,嘴里念念有词:“七星助威,以血弑魂,上穷碧落下黄泉,魂散形不灭!”
  胡素素痛苦地挣扎起来,一个狰狞的影子渐渐地从她的身体里分离出去。
  “ 想灭我而保存她的身体, 没门儿!若不放开我,我就与她同归于尽!”那个鬼瓮声瓮气地威胁道,同时扭动着钻回了胡素素的身体。接着,就见胡素素的身体一会儿胀一会儿缩,那个鬼大有和胡素素同归于尽的意思。
  尾声
  “别!我答应放了你,但你得离开素素的身体!”方李浩急忙说。
  “好!不过我怎么信得过你?这样吧,你和你的师兄退远点儿,让那个不懂法术的女生过来。我出来后,让她将胡素素的身体背回去。”那个鬼指着我说。
  “这……”方李浩看看我,不禁为难了。
  “好!”我不知哪来的勇气,答应了一声就要朝鬼走去。
  “等等!”方李浩突然叫住了我,对鬼说,“我可以答应,但她必须戴着那条符绳去。你放心,她不会法术,符绳也只能免她受到你的伤害而已。”
  “成交。别耍花招!”那个鬼恶狠狠地说。
  方李浩迅速地捡起符绳,如先前那样圈成一条“项链”,挂在了我的脖子上,然后很感激地对我说了声“谢谢”。
  我顿时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雄纠纠地朝那个鬼走了过去。
  谁曾想,当我走到那个鬼的身边,它从胡素素的身体里钻出来后,却直接举起胡素素的身体狠狠地朝我砸来。它将我撞飞出去,又将胡素素的身体扔向了鬼洞。
  我摔在地上半天起不来,看到方李浩疯了一般地冲了过来。就在胡素素的身体要掉进洞中时,方李浩像飞蛾般扑了过去,将胡素素的身体顶了出来,自己则摔进了洞里。
  我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手脚并用地朝鬼洞爬了过去,结果惊喜地发现方李浩像我先前一样,双手攀住了凸出来的石头,吊在了洞边。
  “来,抓住我的手!”我激动地伸出了手。
  方李浩小心地抓住了我的手,我使出吃奶的力气往上拉着他。可是就在这时,杨阳走了过来,我以为他是来帮忙救方李浩的,谁知他开口便问方李浩:“你是选择下去,还是上来?”
  “你今天出门忘吃药了吧?”我刚想开口大骂,却看到那个鬼飘了过来,顿时吓得忘了词儿。
  没想到的是,杨阳对那个鬼耳语了一翻后,那个鬼竟乖乖地飘走了。“师兄,你……”方李浩疑惑地看着杨阳。
  “其实,这次鬼入侵校园的事件是我策划的。这些鬼都是我暗中豢养的,目的就是为了除掉你这个方氏正宗的接班人,由我来接管方氏,也由我来娶小师妹!如果不是我使了手段,以小师妹的身手,怎么会轻易地被鬼上身?不过你放心,小师妹的灵魂我已吩咐那些小鬼妥善保管了。只要你不在了,我就会去将小师妹的魂找回来,将之放回小师妹的身体里。到时,小师妹就能活过来了。然后,小师妹会为了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对我以身相许。多美好啊!”说到这儿,杨阳得意地笑了起来。
  “师兄,对于接管方氏,我是半点儿兴趣都没有!小师妹呢,如果她爱的是你,我也不会跟你争。只可惜造化弄人,为了小师妹,我可以死!可是你作为捉鬼传人养鬼作恶,是不得善终的,我又怎么放心将小师妹交给你?”
  谁知杨阳突然说:“阿浩,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为了不让你孤单,我特意找了这个八字和你相合的女孩下去陪你。你安息吧,我会好好地爱护小师妹,好好地孝顺师父和师娘,光大方氏……”
  然后,我就被一脚踹下了坑中,与方李浩向无底深渊落去……

读完校园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黑暗入侵”,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鬼大大哦!鬼段子:她来看新买的房子,竟碰见了老同学灵,灵原来也刚买了这的房子。她们边上楼边开玩笑讨论这的房子这么便宜是不是因为闹鬼。因她们发现,这里的邻居都怪怪的。看完房子灵送她离开,出门那刻,她听见两邻居说:就是她,她刚才对着空气说话,又比划。好像身边有人…她看向身边脸色越来越苍白的灵您看懂了吗? 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共1页/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