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阴灵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阴灵小区(四)

  面对着那恐怖的双脚,我似是已经忘记了恐惧似得,仍旧趴在地上,眼睛瞪大,头慢慢地抬起……然而,眼前的景象却并非如我想象的那样:一具惊悚的焦尸正张着血盆大口对着我。站立在我前方的居然是一具只有下半身的残尸,它仿佛从腰部被扯开,突出的脊骨已被火烤成了黑色,一节被扯断的大肠在外面挂着,血肉模糊的腰部竟还有猩红的鲜血……

  “啊!”惊叫一声,我吓得一下子缩到墙角,生怕那半截的焦尸会向我靠近。“——吱!”就在我将全部精力都集中在这下半身的残尸时,突然一声门响,将我的注意带到远处突然打开的卧室门上。按说,我离门这么远绝不可能听的这么清楚,但那声音却仿佛就在我耳边响起。

  就在我奇怪这原因时,一阵更令我头皮发麻的声音响起,“呲!——呲!——呲!”,我还清楚的记得这曾出现在我梦里的声音。可是,没等我回忆起那时在梦中的恐惧,现实中,更恐怖的一幕发生了,我清楚的看到一双被烧焦的手慢慢从卧室里爬了出来,紧接着,是胳膊,然后,是头、上身……没了!从卧室里爬出来的竟是一具只有上半身的残尸,尸体慢慢的向前爬着,肋骨在地上磨得呲呲作响,腰部以下碎肉与破裂的脏腑在地上留下一道猩红的血痕……

  我不知道这两具残尸是不是同一具,但那具从卧室爬出来的残尸确确实实朝我爬来了,而距离我更近的那具残尸,也朝着这边迈开了脚步……“啊!”面对那两具已是尽在咫尺的残尸,我尖叫一声,两眼一闭,撞倒残尸向门口跑去……

  “咚咚咚……”离开那恐怖的屋子,我再次来到这曾令我抓狂的楼道。楼道里还是漆黑一片,尽管看不到楼梯,但我还是发疯似得,一手扶着栏杆朝楼下飞奔……“—— 呀啊!”,突然,我脚下一空,整个身子开始迅速下坠,由于条件反射,我的手死死的抓着铁栏,才没有整个人掉下去。然而,没得我朝下看,一种强烈的灼伤感迅速攀上我的双脚。“呼!呼!呼!”出于脚上的疼痛,我迅速爬上楼梯,喘息着朝我刚刚跌落的地方看去……那是一个如同火海的地方,我身处在大概是五楼的楼梯上,而这半截断裂的楼梯的下半截却已是没了踪影!不仅是这半截,连同下面的几层也已经都没入了火海!火海之上,热浪翻滚,虽然火花离着断层还有几米远,但我的脸上早已炙的通红。“——额?!”就在我伸着脖子朝火海里看的出神时,突然一只手从火海里伸了出来,紧接着,一个满身着着火的人从火里爬了出来,又有一个,又一个……慢慢的,我终于看清了,那不是火海,那是一个个身上着着火的人的身体堆积成的,不仅是如此,这些人如同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攀爬着,跳跃着,拉扯着,哭号着……而且,随着这些人的向上攀爬,它们形成的火海也不断向上攀升,眼看着,就要升到楼梯下面了……此时,我已是被这浩大的恐怖场面吓得出神,没注意一根散落的头发,竟在这火海的烤炙下燃烧了起来,“呀!”短暂的疼痛使我回过神来,一个激灵,连忙向楼上逃去,我可不愿成为这火海中的一员……

  带着恐惧,我急忙向楼上跑,又时不时的向下望望那襂人的火海。“啪!”突然,我不知是被什么一下子绊倒在楼梯上,“呀!”回头一望,绊倒我的,正是那只剩下上半身的残尸!此时,它正咧开那仅剩一层薄薄的焦烂皮肤的大嘴,露出一个惊悚的微笑,就和我梦中梦到的一样……

  “——啊!——啊!”我一边惊叫着,一边连滚带爬的向楼上逃去……一层、一层、又一层,不知道这楼梯是否又像先前一样没有尽头,如果真是这样,那即使不被火海所吞没,也会在这无休止的楼梯上累死……

  事实证明,我是错的,没过多久,楼梯就到了尽头,我连忙冲上楼顶,回头将门锁死。楼顶上乌烟密布,这时,我才知道原来这小区上空的不是乌云,而是火灾冒出的烟,看着楼下迅猛的火势,我慢慢坐下,回想着发生的事……顿时,我感到浑身的疲惫,可正当我要闭上眼休息一下时,突然,感到腿边一热,然而,没等我顾到腿时,一声巨响从不远处传来。

  “——嘭!”这是楼顶的铁门被撞开的声音……

  是生?是死?故事的结局与真相就要揭开了(请继续关注《阴灵小区》)

2、阴灵小区(五)

  “嘭!”紧接着刚才的响声,又一声短促的巨响,一群血肉模糊的焦尸争抢着从门里向楼顶涌来。它们互相撕扯着,甚至是啃食,鲜血、脑浆飞溅。我不知道是否真的有地狱,如果真的存在的话,我想,那恐怖程度也不过如此。我不断躲避着靠近的尸群,然而,这焦尸却不知有多少,源源不断的涌进这里,很快整个楼顶已经几乎被它们挤满,一股浓郁的令人作呕的怪味儿传到我的鼻子里,那是被烤得焦烂的人肉与蒸发的鲜血杂合在一起的味道。

  “啊!”我往后一仰躲过一个焦尸的胳膊,却险些从楼顶栽下去。楼顶的焦尸越来越多了,照这样看来我只会有两个下场:一是被这些焦尸撕碎,二是从这二十层的楼顶跳下去……不管是哪一个,结果我都不敢想象。我慢慢的坐在楼顶的边缘向下望了一眼,顿时把我吓得心惊胆战,整栋大楼都笼罩在浓浓的黑烟之中,而这黑烟之中,又仿佛有什么在挣扎,就如同马上就要从一层厚厚的网里挣脱出来的蜘蛛一样……

  “吭!”就在我正望着浓烟发愣时,突然一声闷响在楼顶某处的地面响起,随后整栋大楼开始剧烈的震动,一个塌陷的大洞出现在楼顶的正中央,洞里火浪澎湃,如同一张血盆大口,将那些焦尸尽数吞噬,并且越来越大,很快便已经接近楼顶的边缘。这时,我清楚的看清了那火海里的东西,那火里不再是一个个的人,而是随火浪不断翻滚的人肉汤。望着那不断翻滚上来的碎肉、颅骨,我终于做了一个勇敢的决定,轻轻站起,一跃向楼下坠去,迅速没入那浓浓的黑烟之中……

  “——啊!”下落的过程中,我的双眼一直紧紧的闭着,我只觉得我的嘴张得大大的,耳朵却听不到一点的喊声……以前曾听说,人在跳楼下落时,一秒钟会像平时一年那样长,如今真的是确确实实感受到了,仅仅这二十层楼,我却感觉下落了这么长时间……不对!又过了一段时间,我感受到了这件事的怪异。我确实是下落了很长时间,而且,这这周围的空气居然越来越冷,下降的速度还时快时慢……

  “这是……”我猛的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并非是在下落,而是坐在快速行驶的公交车上,头顶的冷气呼呼的吹着,吹得我身上一阵阵发冷。我努力定了定神,回想起之前的事,头却疼得厉害……

  “同学!同学!你东西掉了!”突然,一个非常娇嫩的女生的声音从我背后响起。

  “啊谢谢!”我条件反射得回了一句,同时向自己脚下看去,一刹那,我额头上冒起一层冷汗,我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悬在半空中………我猛的回头,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脸上挂着一个惊悚的微笑……

  “啊!”我尖叫一声,再睁开双眼时,却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床上,身上穿着病服……“我这是在哪?”

  “付雨,你醒了!”见我醒啦,门外两个人迅速走上前来。

  “是你们……”认出来人是我要好儿的室友,我紧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我怎么在这?”

  “你还问!我们还想问你,你一个人去火灾现场干嘛?”

  “火灾现场?”

  “是啊!医生说消防员发现你的小区在两天前发生了特大火灾,全小区人,几乎无一幸免……虽然你去的时候火已经被熄灭很久了,但里面还有隐藏的暗火和各种危险气体……你就是因为吸入一氧化碳过多才中毒休克的……要不是去排查危险的消防员及时发现,你这条小命早就没了…………”

  “…………原来……是梦…………”我轻轻拉开白床单,看到自己的脚腕上有一个手掌状的伤痕…………

  《阴灵小区》至此完结,若有意犹未尽且认为本人写得还可以的读者朋友,请静候《鬼鸦》。

3、村中阴灵

  这是一个凄婉而哀凉的故事,早在一个叫下槐村的地方,人们都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习,生活颇有规律,至到有了这个人的到来。发生了这样的一件怪事,这个平静的村子从此再也不那么风平浪静了。

  她是神秘的,村子的人并不知晓他确切的过去也未曾去询问她来在哪里。那是一个薄雾朦胧的清晨,早上刘老汉赶着自家的老牛去翻地,真值秋收后的时令,刘老汉起的特别早,当他经过村口的那刻老槐树的时候,刘老汉不经意的瞥了一眼老槐树,早晨被浓雾笼罩的槐树在老汉的视野里有点模糊,有点阴森。

  老汉盯着老槐树,总感觉今天的老槐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有种渗透人心的凉意。老牛也一改以前的温顺,显得特别的烦躁与不安。

  老汉向老槐树近前走去,果真树荫掩映下,老汉发现了一个蓬头垢面满身泥脏的女子躺在树后,那女子双眼空洞无力,一头脏兮兮的头发耷拉到眼帘,素白色的衣服上散发出阵阵的异味。老汉上前,问道:“姑娘,醒醒,你这是怎么啦,怎么在这儿睡着啦。”

  女子睁着一双空洞无力的双眼望着远方缄默不语,双手总在哆哆嗦嗦的画着什么。

  老汉无奈,便把那女子带回屋里。那女子在老汉家修养了几天,身体日渐回复,精神也焕发了许多,只不过总不爱说话,老是口中咿咿呀呀的念叨着什么,老汉一直心中诧异这女子的来历,但耽于女子总是不爱搭理,便一直没敢去问。

  生活便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日子好像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仍然恬静闲适。但日子久了,村里人便不免叨叨咕咕,对女子的来历都充满了猜忌。女子也总是对前来探望的人一副默然的表情,不去理会,只是不停得用手在床上画着什么。就这样,日子循环往复,别人慢慢的习惯了这女子的到来,女子也好像已经融入到这个安静的村庄中,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发生的事了。

  但就在人们都已经毫无戒备,都已经忘却了这女子的时候,夜晚村中却接二连三的出现了很多离异的事情,晚上安静的村中,狗吠连连,鸡鸭也不安宁的叽叽咕咕的叫个不停,刚开始,村中人们都没有去在意,总以为这是很自然和很平常的事,总会以为是哪个玩闹的孩童在作祟,但事情接连几天的发生。

  白天忙碌了一天的农民在晚上总是被这些动静吵醒,便显得焦躁不安,所以村子里人便集体商议,大家在这个晚上集体不眠,准备抓住这个肇事者,好好修理一番。

  这夜,村子的几个精壮的汉子聚在老槐树下一动不动的等着肇事者的出现,时间在一秒一秒的过去,前半夜一切都风平浪静,只有周围婆娑的树影和阵阵冷风吹动的声息,天空的夜色的也是那么娇媚。

  恰逢今天是八月十五日,皎洁的月光铺满整个乡野,一切都显得那么安稳而静美,村民完全被这深夜静谧的乡野陶醉了,深深地沉醉在这无边的夜色中,恍然忘了他们今晚是来干什么的了。

  但就在这时,只听“咣”的一声,刘老汉家的门轻轻的打开了,无声无息,只见半掩着的门扉后面出来一个人,满身素白,头发蓬乱,满眼空洞。

  不,不对,不应该是这样,那几个精壮的汉子分明瞧见,那女子不是走着出来的,对,她毫无声息,她双脚是腾空了的。汉子们被这一切给吓呆了,愣愣的躲在槐树后面大气也不敢出。

  只见那女子,双手微扬,一双枯瘦如柴的双手,指着皎洁的月亮,老是不停得画着画着,口中仍然是咿咿呀呀,不过这次不同的是村民们分明瞧见,那女子的嘴唇在滴淋着褐色的血,从嘴唇一直慢慢地慢慢地留到脖颈处,渗到素白的衣服中,不多时便染红了整个素白的衣服。

  村民们瞧见,在她的背后是一片片狼藉的鸡鸭的尸体。被扯撕的遍地都是。原来这几天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这女子所为,她到底是什么人,她到底做了什么??

  村民躲在后面怔怔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在他们脑中不停得闪现着这样一个词“阴灵”,专噬动物血肉的阴灵。村民不敢相信这一事实,只是睁着眼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这摄人心魄的一切。

  那女子枯瘦如柴的双手还在画着什么,村民们看不懂,也许他们也不用懂。突然间,只见那女子乌发飘然,在阵阵阴风下,整个被血染的素衣也随风张扬着,女子的身形更凌空了一节,越来越高。

  升到半空中时,周围的狗吠声又阵阵响起,整个鸡鸭也叽叽咕咕的吵扰着,对,动物是对一切异灵最敏感的,它们感触到了什么,或者是紧随它们的逼迫感。

  那几个汉子看着发生在自己眼前这匪夷所思的一切,除了惊骇,便只剩下无边的恐惧了,那是一种摄入骨髓的恐惧感。汉子中一人,也许是再也忍受不了,眼前这发生的一切,从树下冲出来,准备逃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