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故事会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午夜故事会

午夜故事会麻辣薯条的故事学校最西边一间人迹罕至的废弃教室里,团团围坐着两男三女。五个人都戴着奇怪的面具,正唾沫横飞地讲着故事。最先发言的女生叫叶雯,她的手里拿着她最爱吃的零食——麻辣薯条。于是,她便讲了一个关于麻辣薯条的故事:叶雯喜欢吃麻辣薯条已经达到了病态的程度,课间、饭,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大全网校园鬼故事栏目!

鬼段子分享:黄昏,她在信箱里收到一封发黄的信件,信上邀她参加好友的葬礼。她去了,却在走近时发现葬礼照片变成了自己。她疑悸地走近棺木,掀开,里面躺的确是她的好友。她缓了口气,却惊见自己不知何时已躺在棺木之中,好友诡笑着将棺木盖子钉上…她惊醒,天初光,好友正安睡身旁…她伸手…缓扼向好友…您看懂了吗?


  麻辣薯条的故事
  学校最西边一间人迹罕至的废弃教室里,团团围坐着两男三女。五个人都戴着奇怪的面具,正唾沫横飞地讲着故事。
  最先发言的女生叫叶雯,她的手里拿着她最爱吃的零食——麻辣薯条。于是,她便讲了一个关于麻辣薯条的故事:
  叶雯喜欢吃麻辣薯条已经达到了病态的程度,课间、饭后、睡前,甚至有时睡到半夜也会突然惊醒,起来吃点儿麻辣薯条才能再次入睡。
  一天夜里,叶雯又谗醒了。她坐起来打开充电台灯,拿起床边的麻辣薯条吃了起来。可吃着吃着,她突然觉得味道不对,那不是麻辣薯条咸中带香、香中带辣的味道儿,而是一股奇怪的腥味儿。
  她忍不住“哇”地一口吐了起来,吐出一颗圆溜溜、像弹珠似的东西来。
  她仔细一瞧,发现那竟是一颗眼珠子。那颗眼珠子像有生命似的,在地上滴溜溜地转个不停。叶雯吓得手一抖,将麻辣薯条扔了出去。她大吼大叫起来,将室友们都吵醒了。
  可是当室友们捡起她那袋麻辣薯条打开一看,却并没有发现什么眼珠子。叶雯惊疑不定地四下张望,也没有发现眼珠子的踪迹。
  室友们纷纷说一定是叶雯半夜睡迷糊,看错了,然后埋怨着各自睡下了。
  叶雯只好悻悻地爬上自己的床,看着那剩下的半袋麻辣薯条,肚子里的馋虫又被勾了起来。于是,她又开始吃了起来。吃着吃着,她又觉得味道不对,再次吐了出来。这次她吐出了一个肉乎乎、血淋淋的东西来。她瞪着眼睛仔细地一看,妈呀,那竟然是半只鼻子!
  叶雯又吓得大叫起来,可这次室友们都睡得死死的,一个也没有醒来。
  叶雯赶紧跳下床,想将手中小半袋麻辣薯条扔到窗外去。可奇怪的是,那装着麻辣薯条的食品袋竟然粘在了她的手上,怎么甩都甩不掉。更要命的是,她的另一只手还不由自主地伸进袋里掏出麻辣薯条往嘴里送。她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明明看清楚放进嘴里的是麻辣薯条,但是嚼起来却腥臭无比,吐出来的都是一些人体器官,有嘴巴、耳朵、牙齿……Wdash;—”众人都被那张脸皮吓得尖叫不已,纷纷问叶雯是人是鬼故事吧。”
  赵若颖是一个很美的女生,大家都说她天生有一张明星脸。只是人长得美,并不代表命就好。赵若颖出生在一个极其贫穷的单亲家庭中,靠自己多年的努力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学费要靠贷款才能交得上。平时的生活费更是只能自己想办法出去打工赚。W
  赵若颖找了一份工作,在各大夜总会、酒吧推销啤酒。在这一行,她们这种人被称为“啤酒妹”。要推销啤酒,少不了要陪客人喝几杯,酒量就得过关。为了生计,赵若颖只能豁出去了,每天拼命地喝啤酒练酒量。
  也不知是不是啤酒喝多了,赵若颖竟然产生了幻觉。一天晚上,赵若颖在给客人倒酒的时候,从啤酒瓶里倒出来的竟是血,将客人全吓跑了。老板大怒之下,不仅解雇了赵若颖,不给她发余下的工资,还要求她赔偿啤酒钱。
  赵若颖百口莫辩,却无计可施,心想可真是中邪了,看来以后不能再卖啤酒,只能找别的兼职做了。
  可事情远远没有结束,接下来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不仅是啤酒,但凡是液体,到了赵若颖的手上都会变成血水。她喝的水变成了血,从食堂里打出来的汤变成了血,洗漱时拧开水龙头流出来的也是血。
  赵若颖吓坏了,不敢接触任何液体,不敢喝水,不敢刷牙洗澡,以致喉咙又干又痒,像要爆炸了似的。身上又黏又臭,头上都生虱子了。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赵若颖的精神彻底崩溃,从学校的宿舍楼顶跳了下去。
  赵若颖的身体都摔碎了,就在她的灵魂想要离开之时,突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儿。于是她的灵魂便挣脱了肉体,朝那股香味寻去,竟然看见有人半夜起来吃麻辣薯条。她一时兴起,便产生了捉弄这个嘴谗的女生的念头。她使了障眼法,让这个女生吃进去的麻辣薯条全变成了人体器官。
  拿人的生命当玩笑,果然是鬼故事中馋嘴的女生分明就是自己啊!叶雯一时气结,可是又不敢发作。
  这时,坐在赵若颖旁边、一个从头到脚都罩在一件血衣里的男生说:“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既然你是因啤酒而死,为什么临死前吸引你的不是啤酒味儿,而是一股熟悉的麻辣味儿呢?”
  “那是因为,因为……”赵若颖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是因为你心中有愧!”男生有些激动地说,“我叫秦昊,你们别以为我是故意穿了件血衣,只要你们听了我的故事,就会明白我为什么会是这副样子了!”
  车祸
  秦昊是一个富二代,他在大学里的生活宗旨就是享乐和挥霍。他整天声色犬马,流连于歌舞厅、桌球室、夜总会、酒吧等娱乐场所。
  有一次,秦昊跟几个朋友去酒吧玩儿,恰好看见几个流氓正在欺负一个漂亮的啤酒妹。秦昊一时看不过眼,便吆喝一帮兄弟上前将那几个小流氓教训了一顿,帮啤酒妹解了困。
  那个啤酒妹对秦昊感恩戴德,和秦昊一来二去地产生了感情,成了秦昊的女朋友。在秦昊的照顾下,啤酒妹也不用再去那些声色场所里推销啤酒了。
  后来的一天晚上,啤酒妹过生日,秦昊本来想在外面为她大肆庆祝的,但啤酒妹却说只想和秦昊二人静静地一起过。
  于是,秦昊负责订酒店和蛋糕,啤酒妹则去买了啤酒和秦昊最爱吃的麻辣鸡翅。两人躲在酒店的房间里庆生,吃吃喝喝地过了大半夜,啤酒还有不少,鸡翅却吃光了。平时不怎么吃麻辣鸡翅的啤酒妹那晚却突然吃了很多,以至于秦昊还没吃过瘾,想出去再买些麻辣鸡翅回来作下酒菜。
  这时,啤酒妹想起白天有人告诉她,在滨海路有一家小食店,那里的麻辣鸡翅味道为全市之最。只是滨海路是事故多发路段,传言闹鬼故事:W
  郭戈喜欢吃各种口味的牛肉干,而他的女朋友叶雯却最喜欢吃麻辣薯条。那一天是周末,他和叶雯到滨海路附近找朋友玩儿,晚上便在滨海路附近的宾馆里过夜。睡到半夜,嘴谗的叶雯爬起来吃麻辣薯片,将郭戈肚子里的谗虫也勾了起来。不过郭戈只想吃牛肉干,可是他一翻两人的包包,发现带来的牛肉干都分给朋友吃光了。
  于是,郭戈便起床上街去买牛肉干。谁曾想,在过马路的时候,他竟被一辆车给撞飞了。当时他奄奄一息地躺在血泊里,但还不至于死,如果那个司机肯及时送他去医院的话,他还能活下来。可那个司机因为是醉驾,害怕极了。因为醉驾撞了人,不仅要吊销驾照,还得要负刑事责任,搞不好就要坐牢。结果那个丧心病狂的司机,竟然回到他的车子里,重新发动车子,来来回回地从郭戈的身上轧了好几次。直到将郭戈的身体都轧碎了,那个司机才从车里翻出一个大袋子将郭戈的尸体装进去,然后运到郊外的乱葬岗烧了。
  那个司机便是秦昊。
  郭戈生前是个孤儿,唯一牵挂的人就是女友叶雯。他成了冤魂后,想去找秦昊理论,让秦昊去自首,然后赔偿一笔钱给叶雯,让叶雯的生活过得舒适点儿。
  谁曾想,他还没来得及将自己的来意说明白,就将秦昊吓得出车祸死了。
  秦昊死后吓死了其女友赵若颖,赵若颖死后又缠上了叶雯,害得叶雯阳气渐失,形如枯槁,只剩下半条命。这真是一场可笑而又可怕的命运轮回。
  原来,秦昊并没有说实话!叶雯心中这才明白。
  冥冥之中真的有某种力量,竟然让我们阴差阳错地坐在这里讲故事,让秦昊和赵若颖这对爱恨交加的冤家聚了头。现在它们恐怕也分不出心来害你了,雯雯。
  郭戈在地上迅速地写着:不过,我还是不放心,我得去看着它们,别让它们再有机会前来缠着你。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你要多保重,我走了。
  “郭戈,不要,别走!”叶雯泪流满面,伸手想要抓住郭戈,却从郭戈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叶雯望着郭戈渐行渐远的身影,情不自禁地痛哭起来。
  “唉,原来今晚来讲故事的人,都不曾戴着面具!”过了许久,叶雯突然听到一声长长的叹息声。她抬起头一看,这才记起今晚参加活动的还有一个人。
  “你是谁?”叶雯抹了一把眼泪,轻声问道。
  “我叫许姝,穿梭于阴阳两界。经过这所学校时,我发现这里被一股阴气所笼罩着,于是便施法将这几个鬼故事。我在人间游荡了很久很久,见过了无数的悲欢离合,我早已变得心如止水。不为物喜,不为己悲,大概形容的就是我现在的心境吧。”许姝语气平静得如同没有风的湖面,“你们都有自己喜欢的食物,真好。我不记得我生前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了,不过,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吃的食物是什么吗?”
  许姝说着,一张坑坑洼洼、五官严重扭曲、变形的脸迅速地凑近了叶雯,一字一顿地说:“我现在最想吃的食物是活人的灵魂,因为它是支撑我继续在人间游荡的灵丹妙药!”

读完校园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午夜故事会”,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鬼大大哦!鬼段子:黄昏,她在信箱里收到一封发黄的信件,信上邀她参加好友的葬礼。她去了,却在走近时发现葬礼照片变成了自己。她疑悸地走近棺木,掀开,里面躺的确是她的好友。她缓了口气,却惊见自己不知何时已躺在棺木之中,好友诡笑着将棺木盖子钉上…她惊醒,天初光,好友正安睡身旁…她伸手…缓扼向好友…您看懂了吗? 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2、灵异故事会

我是一个灵异爱好者,爱好者个东西一旦沉浸其中就会像发疯一样的着迷。我对灵异事件的痴迷程度可以说不亚于那些瘾君子。今天我和阿豪在一个别墅里碰面,他是我在网上认识的一个同道中人,今天是他举办的一场灵异故事会,到场的都是一些跟我一样对灵异事件非常感兴趣的人。

我刚进别墅就看到四个人围坐在桌子前,阿豪就坐在正对门的位置,他的对面坐着一个胖男人,左边还有一个打扮美艳的女人,和一个带着眼镜的瘦弱男子,他们看我来都起身看着我,似乎我不是很受欢迎啊,阿豪看着尴尬的局面,于是就拉着我的手坐下,接下来就是乏味的自我介绍了,我对这些并不感兴趣,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冲着阿豪跟我说的惊悚的鬼故事来的。

于是,接下来我就打破了常规,我提议我们可以每人将一个鬼故事,但是必须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于是,今晚的灵异故事会就开始了,可是我想不到的是,真的很惊悚!

首先是那个胖子开口了,他的嗓子似乎有什么东西卡着,说话总是支支吾吾的。“我是一个普通的打工者,但是我平静的生活却被一个女人打破了,我的老婆叫阿莲,本来我们快乐的生活在这个城市的最低层,可是时间长了,阿莲的心慢慢的就变了,她变的有点爱慕虚荣,嫌弃我没钱,于是就做了一个有钱人的小三,在一次偷情中被我发现了,我当时恨不得马上把这对狗男女杀死,可是我忍住了,想不到的是上天似乎在有意帮我,不久这对狗男女出车祸死了,听说是一个男人开车撞死的,那个开车的男人也死了。在阿莲头七的时候,我回到家,看着冷冷清清的家,想着以前恩爱的画面,就忍不住的想起她,可是我一想到她背叛了我,我就打消了想念她的念头。晚上我睡觉的时候,突然感觉身后好像有人抱着我,接着我就感觉背后粘粘的,好像有液体顺着我的背往下流,我猛然转身,我看到我的妻子正睡在我的身后,浑身都是血,就跟车祸的时候一样,眼珠子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我,我想跑,可是身体动不了,正在我害怕的要死的时候,我听到阿莲说:”你为什么要下死手?我要你陪我一起下地狱。“我害怕极了,看着她的手慢慢的掐着我的脖子,我感觉我的生命在一点点的流逝着。我是冤枉的,她被撞死不管我的事,可是为什么来找我报仇?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鬼,也是最后一次。”

我们听完他的叙述,感觉不是很恐怖,毕竟真实性谁也不知道。

“还有没有更恐怖一点的啊?”我实在受不了这么老套的故事。那个胖男人听我这么说瞪着眼镜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还没开口就被对面的美艳女人打断了。

“我来说一个吧,你们不要被我吓到哦。我是一个小姐,干我们这行的三教九流都会接触到,我们有时候都不知道我们服侍的到底是人还是鬼,有一次,我在路过一个胡同的时候,看到在昏暗的路灯下站着一个男人,那天我刚喝完酒,脑袋还是蒙蒙的,于是我就过去跟那个帅哥攀谈起来。”帅哥,一个人啊?要不要跟姐姐去玩玩啊?“我调戏着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缓缓的开口说:”呵呵,不给钱可以吗?“我当时只是想发泄,于是就说:”可以啊,但是你要满足我哦。“那晚之后,我就后悔了,因为我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发现在桌子上有一打钱,那些钱是冥币,死人的钱!我想肯定是那个男人故意捉弄我的。可是当我穿好衣服的时候,我猛然想起那晚那个站在路灯下的男人没有影子!我敢肯定他没有影子!而且他的身体很冷,很冷。甚至那晚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从那以后每天晚上我都会梦到那个男人,我知道我被鬼缠上了。后来,我的身体就渐渐的虚弱了。也许你们想不到鬼也是好色的吧!哈哈,我的魂魄在一点点被那个鬼侵蚀着,现在我……”那个女人似乎想说什么,我看到阿豪瞪了那个女人一眼,那个女人就对我笑笑就不再说话了。

“然后呢?你现在怎么样?怎么没有了呢?”我继续追问着,可是那个女人却不再开口了。

“你是不是觉得不恐怖啊?那我来说一个吧。”阿豪看着他们,又看我的表情,于是就起身说着他的故事。

“有一个男人,他很喜欢一个女人,但是他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想法,终于有一天他们彼此吐露心里的想法,于是他们相爱了,但是女方的家人却嫌弃那个男孩没钱,终究还是没同意他们的婚事,他们俩就商量着一起自杀,生不能在一起,死总可以在一起吧。可是这次老天还是给他一个大大的玩笑,于是他们一起约定去跳楼,当那个男人跳下楼的时候,他看到那个约定跟他生死相依的女人却笑着看着他跳下去转身离开了!他不甘心,他临死的时候就发誓一定要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为什么她要背叛我,我不甘心。于是,那个男人就成了一缕游荡在世间的孤魂。”阿豪讲完这个故事,走到窗户边,出神的望着外面,眼里似乎有点伤感。

这时候,我感觉周围的空气似乎比之前冷了许多。想着今晚的故事也不是很恐怖嘛,于是我就起身准备离开了。这时候,屋子里的人都站起来看着我,眼里似乎投射出一丝危险的信号。

“是不是不恐怖呢?”那个戴眼镜一直不说话的瘦瘦的男人开口了。

“那这样呢?”我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门自己关上了,身后传来一阵阵彻骨的寒冷。我转身的时候我就后悔了,我看到屋子里的人此刻都变成一个个面目全非的人,不,准确说是鬼!他们有的舌头伸出老长,是那个被掐死的男人,还有那个变成骷髅的美艳女人,和那个跳楼自杀的男人,就是阿豪!!!!而那个带眼镜的是被烧死了,浑身散发着刺鼻的味道。

原来,今晚的灵异故事会,只有我一个听众。今晚之后也许我就会成为一个讲述故事的人,你会来听我讲故事吗?

Introduce:I am lover of a clever different, lover once the thing is enmeshed to be able to resemble going mad among them same infatuate. I am right of clever different incident be obsessed with degree to be able to say no less than those pothead. I and A a person of extraordinary powers are in today meet in individual villa, he is a men of the same line that I know on the net, today is the story of a clever different that he runs meeting, present is a few people that are interested in clever different incident very much as me. I just saw into villa 4 people are surrounded before sitting in the table, a Hao sits in the position of face each other, there is a fat man on his, left still has to dress up the United States' gorgeous wife, taking the skinny man of glasses with, they see me rise look at me, it seems that I am not very popular, a Hao looks at awkward situation, the hand that playing me then sits down, it is insipid next self introduction, I am not interested in these, the ghost story of the Jing Song that the purpose that I come to today is developing A Hao to say with me namely comes. Then, next I broke routine, I offer we are OK each story of a ghost, but must oneself had been experienced personally. Then, the clever different story tonight can begin, but I think those who be less than is, true Jing Song! Be that fatso mouth above all, his voice has what thing to getting stuck it seems that, conversation always fumbles. "I am a common person that work, but my quiet life was broken by a woman however, my wife calls A Lian, originally we live happily in the lowermost layer of this city, but time grew, a Lian's heart slowly changed, the love having a place that she changes is peacockish, cold-shoulder me to do not have money, what did a wealthy person then is small 3, was discovered by me in carry on a clandestine love affair, I wish to kill men and women of this pair of dogs immediately at that time, but I kept back, those who cannot think of is God helping me of purpose it seems that, before long disaster of dispatch a vehicle of men and women of this pair of dogs died, hearing is a man drives bump dead, that driving man also died. In A Lian head 7 when, I return the home, look at the home of cold and cheerless, thinking previously the picture of conjugal love, remember her with respect to what cannot help, but I think of she betrayed me, I gave up the thought that misses her. When I sleep in the evening, sudden sense is like somebody to holding me in the arms after one's death, then I feel those who stick to backside is stuck, seem to the liquid carries past indelicacy on the back down mine, I abruptly face about, I see my wife is sleeping in my back, it is blood all over, when following traffic accident same, eyeball is so straight be stupefied be stupefied look at me, I want to run, but the body cannot be moved, should dying in what I fear when, I hear A Lian to say: " why should you leave dead hand? I

  
        共1页/2条